百姓需要被教育?房價腰斬一次才知道痛!

2017-03-26 07:39:21

來源:鳳凰財經(finance_ifeng)


中國樓市再度瘋狂。在去年10月初中央出手調控樓市後,雖然深圳房價開始下跌,上海房價不再狂熱,可北京房價短短5個月內暴漲30-40%。按照經濟學家陶冬的測算:今天北京、上海、深圳這三個城市的房地產總值,相當於美國整個國家房地產總值的七成。


一時間,中央調控政策頻出,力度全所未有。自2017年3月以來,已有近20個城市加入調控大軍,北京、上海等地樓市政策再次達到“史上最嚴”,廣州、石家莊等地連夜出臺新政,更有一些城市在短短几天內連續多次調控,不斷加碼。其中北京祭出了史上最嚴的樓市調控政策,認房認貸還認“離婚”,可見政府遏制熱點城市房價上漲決心之大。


面對高企的房價,也有人認為,生活中不止買房,還有詩和遠方。正如清華大學校長邱勇所言,房子在生活中的確很重要,但“一個人的一生還應該有更多更重要的追求。”


在本屆博鰲亞洲論壇上,中國樓市也再次引發熱議。


百姓需要被教育,房價腰斬一次才知道痛!


在博鰲論壇上,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在回答如何抑制房價時,提到:


“老百姓是需要被教育的,房價漲的時候,大家都覺得的房價會一直漲下去,只有讓它跌幾次,腰斬一次,他才知道痛。政府真的沒有必要管理房價,要管就多建一些廉租房,讓低收入者有房住。”


“看看一線城市的房子多數在10層左右,極其浪費,把所有的住房加倍,平均20層,你看看供給上去了沒有,我們要抑制房價,實際上政策還是在為少數人服務。”


這些話有幾個意思:


第一,樓市就像股市,有漲有跌很正常,應該讓房子遵循市場規律。


第二,由於樓市火爆,房價暴漲,房子現在被當“資產”屬性,買得起高房價房子的大多是一些投機者,政府為什麼要為這些人投機者負責?如果有一天房價真的跌了,應該由他們自己為炒房行為負責。


第三,其實,房子還是應該用來住的,而不是炒作的。面對低收入無房可住,夢想無處安家的困境,政府更需要多建一些廉租房,讓低收入者有房住。


第四,現在的樓市政策傾向於少數買得起房的人,房子只建10層左右,是一種浪費。必須意識到土地供給是彈性極小的東西,住房需求是極具彈性的。要抑制房價,需要提高房子的供給。


在姚洋看來,目前房價這麼高,房子還屬於一個高檔的消費品,而且應該看到所謂的高房價都是在一線城市,現在擴張到二線城市,能夠買得起這些房子的是哪些人,不是普通老百姓,一定是有錢人,它是一種投資,是一種投機行為。所以,他認為,房價如果暴跌了,甚至是腰斬了,受傷害最大的恐怕是瘋狂的炒房者,這些人需要被教訓,才知道房價暴跌帶來的痛。


房地產稅就是一個忽悠!要加稅必須先減稅


談到房地產調控問題,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在博鰲論壇上講到,從上世紀90年代末期開始,中國沒有一次房地產調控是成功的。


一直以來,調控房地產的依據都是價格,但在李揚看來,價格高或者低根本沒有什麼問題,調控不應該把著眼點放在價格上。他建議要回歸到房地產的本質,迴歸到其作為人民必需品的本質,這樣的話,調控就應該要出臺一些可能影響價格的規定。


他認為,應該要調控以下幾個因素:


第一,要確立城市化步調和土地供應的關係,一個城市增加了1萬人就要相應增加住房用地,目前卻是房價漲、土地供應少的現象。


第二,居民解決住房問題是以買為主還是以租為主,中國目前的住房自有率達到80%以上,全球最高。如果每個人都喊著買房,從經濟合理性上來說,有些人是不該買的。他建議要逐漸轉為以租為主,國務院最近也不斷提出要擴大租房市場,也是為了解決現在房地產的問題。


第三,要調控土地價格在房地產中的比例。他說,與其控制結婚不結婚、離婚不離婚,還不如控制土地成本,這是國家能夠做到的,控制地價在房價中的比重。


第四,調控稅費。在他看來,房地產稅就是一個忽悠,作為全國人大財經委的成員之一,李揚表示,房地產目前是一城一策,今後會是一個地方稅,而不需要到全國人大層面立法。但他提出,地方要設立這個稅,必須要先整頓之前不合理的稅費。要加稅,必須先減稅。


第五,調控槓桿率。他認為,槓桿率可以有效調控市場,不需要做限制,只需要讓需要買房的拿出100%自有資金去買房即可,這樣對社會並不會產生外因性影響,沒有槓桿隨便他們買多少房子都行。


中國房價難道可漲到能買下全世界上市公司嗎?


央行資料顯示,2016年接近一半的新增貸款為房貸。


市場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房價快速上漲是因為貨幣超發。港交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巴曙鬆認為,一個充分全球化的經濟分為貿易部門和非貿易部門,前者是由全球定價,所以即使貨幣超發,其價格也不可能脫離國際市場而大幅上漲,但非貿易部門就要承擔貨幣大量發行的壓力,房地產就是其一。


房價現在漲到了什麼地步?巴曙鬆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房價)再漲10%能買下上交所所有上市公司,再漲20%可以買下上交所和深交所所有上市公司,再漲30%可以買下上交所、深交所和港交所所有上市公司。”


根據去年底的資料估算,中國房產總量是270萬億元,而上交所、深交所、港交所所有上市公司市值加起來約70多萬億。


提及金融風險,他認為,當下房地產行業正在去庫存,一線城市土地供應減少,其中住宅用地佔比下降,與此同時二手房交易成本上升,房地產市場面臨金融風險。


最後,談到房價高燒不退,經濟學家、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說,2013年我和任志強有過一個賭局,未來5年是買房子還是買股票好,現在還有1年就到期了,我很懷疑我到底能不能贏。


對於一個國家而言,樓市到底意味著什麼?


用吳曉求的一句話來總結,一國財富的主要形式應該是金融資產,而非不動產。如果大家都加槓桿去買房,這不是正常的秩序,會帶來巨大風險。


來源:鳳凰財經(finance_ifeng)

宣告:本文觀點來自博鰲論壇嘉賓觀點,不代表鳳凰財經立場。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新媒體運營編輯 史晗

鳳凰財經官方微信(ID:finance_ifeng)

聯絡郵箱:[email protected]

喜歡此文,歡迎轉發和賞讚支援財經君!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