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年都沒有性生活,你一定很窮吧?

2019-10-12 22:33:48


前段時間,海清在某頒獎典禮為中年女演員發聲,說她們正面臨著“沒戲可演”的困境。海清還在現場直接Q了自己的好姐妹們站臺——宋佳、姚晨、梁靜還有沒有到場的馬伊琍。場面一度非常尷尬,當時也引發了軒然大波。


中年女演員真的沒戲可演麼?是!也不是!


說是,因為現在是小鮮肉小鮮花的時代,影視圈也大吃特吃流量變現的紅利,為了給流量小花們加戲,導演和劇組無所不用其極,中年女星已經很難擔綱主角,只能靠給小花們當媽怒刷演技存在感,適合的角色越來越少。


說不是,因為像馬伊琍,宋佳,海清,姚晨們確實不至於沒戲演,只能說她們對自己有一個高標準和嚴要求,爛片,一般是不接的,如果她們不那麼“剛“也沒那麼強勢,有大把賺錢的爛片等著她們簽字畫押。



然而,這些中年女演員們都選了最難,也是最倒黴的路,不放棄自己對藝術的追求:宋佳為了演戲至今未婚,梁靜一邊做投資製片,一邊給自己物色合適的角色,而姚晨不得不自己做監製,才有了電影《送我上青雲》的機會。


《送我上青雲》這部電影,宣傳基本上都是打著“女性電影”的旗號,並且大張旗鼓的推銷這部電影講了所謂的“性自由”。理由就是姚晨扮演的盛男,可以公然的對喜歡的男人說出“我想和你做愛”。


但我覺得,這些宣傳口徑,都把這部電影給說小了,講片面了,也弄低俗了,而且也不切實際——現如今男女朋友交往,女孩子提出上床的需求已經很普遍了。電影裡的盛男,根本稱不上什麼“代表”!



最主要的,是電影裡豈止反映了性壓抑和女性面對的問題呢?姚晨所面對的,是所有大齡青年,乃至當代中年,都要面對的感情、職場、社會與人生困境!


姚晨在這部電影裡扮演的盛男並不是什麼剩男,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齡剩女。


她刻苦努力,潔身自好,都好幾年都沒有性生活了,有很強勢的性格和正義感,心中也有些說不清,但必須堅持不放棄的東西。可以說是“文能提筆寫自傳,武能抓賊控痴漢,進可電話召裸男,退可冷嘲土大款”。



堪稱自強獨立的新時代女性的不傑出代表——畢竟,你自強,獨立,但還不是把自己熬成了大齡剩女麼。而真正的傑出女性,應該是事業愛情人生雙巔峰!


那麼,姚晨為什麼找不到男人呢?因為在她的性格里,有種懟天懟地懟空氣的成分——哪怕是好心幫別人,也做的特別討厭、最明顯的,就是她看到小偷在偷一個女孩背在身後的包,她直接把手裡的東西摔過去……最後走到人家身邊,冷冷的告訴女孩“小心你的包”,留下人家一個感謝卻又帶著嫌棄的眼神。


這一個細節,就把盛男性格上的缺陷,暴露的淋漓盡致了。而這種性格缺陷,也導致了其他一系列的後果事業不順心,採訪遇瘋漢,抓賊被報復,檢查得癌症……



不過這還不算倒黴,最倒黴的,是她身邊的人也是各個奇葩:出軌的父親,糟心的母親,勢利的同事,偷腥的閨蜜……沒親人,沒朋友,還沒錢,唯一有的就是有病!


有病還沒錢治,找唯一稱得上朋友的搭檔借錢,你猜人家拒絕的理由是啥,怕她死了還不上……扎心了,老鐵!最後沒辦法,只能給之前得罪的土財主李老闆的父親寫自傳,稿費不多不少,正好是手術費的30萬!


本以為這是一棵救命稻草,但沒想到她的犟脾氣上來了,不光懟了金主爸爸,還在老人葬禮上讓色盲的搭檔穿了紅禮服亮相,寫自傳的活兒也吹了。可以預見盛男的下場:錢沒了,性也沒了,命……很可能也沒了……



這部電影最高階的,就是把特悲的一事兒,用一種特別詼諧的方式表現出來,所以能夠讓人在觀看的過程中,特別有代入感,像我們這樣沒有爹可以拼,嘴又不甜,修不成一座寶塔八面玲瓏,在現實中苦苦打拼的普通人,幾乎都會有些盛男這個角色的際遇,所以會情不自禁的笑著笑著,就哭了……


沒溜的父母,無望的事業,勢利的搭檔和垮掉的身體……這些,難道不就是當代中青年共同面對的嗎?


老齡化社會帶來的家庭壓力,職場的勾心鬥角,無休止加班帶來的工傷、猝死,後退的髮際線還有中年人逐漸消失的性生活……青年迷茫,中年危機,中產焦慮……熱鬧都是他們的,我什麼都沒有。


而這一切的根源,其實還不是因為盛男,哦不,是我們,太窮了麼?



因為窮,盛男連做愛的權利都被剝奪了。而有錢人家的傻姑娘,就可以豢養著知書達禮的劉光明當作洩慾工具……


四毛的色盲不是病,渴望成功而不擇手段才是絕症!劉光明會背圓周率也不是病,向物質卑躬屈膝才是絕症!盛男的卵巢癌更不是絕症,貧窮才真正是不治之症!


從《我不是藥神》到《寄生蟲》再到《送我上青雲》,其實講的,都是這麼一件悲催又無奈的事!



盛男,劉光明,四毛他們悲劇的根源,其實都在於他們窮。他們有才華,有能力,有思想,卻沒有施展的舞臺,只好做富人眼中佔便宜揩油的跳樑小醜,被無情的恥笑——他們為了錢,就不能要自尊,盛男要了自尊,就沒了錢,也沒了命!


有錢人的一口剩飯,可能就是姚晨的一條命。


渣男四毛睡過無數的姑娘,但好女孩姚晨卻得不到哪怕一次雨露滋潤。最後,還得靠自己手動獲得快感。


她想要的時候得不到,她得到的時候,已經不想要了……


電影通過各種的錯位製造尖銳的矛盾衝突,在短小的篇幅裡,融合進了社會的諸多問題。



如果說這部電影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丟擲了太多的問題,卻最後幾乎都沒接住。同樣的思想核心,就不如《我不是藥神》主題那般集中。最後又把所有問題的癥結歸結為我們沒有信仰——電影藉助土大款李平父親之口說出用信仰來解決危機,顯得太過雞湯化,說教化,把整部電影的立意迅速就給搞low了!


誠然,當我們遇到了科學與努力都解決不了的困惑,的確容易求助於信仰。但大多數如今的所謂信仰,其實都如片中的李平父親,徒有其表,色厲內荏,外強中乾。見到了漂亮娘們,還是會動心亂性——慾望是滅不掉的,靠信仰也不行!


從《找到你》到《都挺好》再到《送我上青雲》,姚晨扮演的都是獨立自強的職場女性角色,從忍受客戶鹹豬手遊刃有餘的律師李捷,到忍無可忍怒懟大款的記者盛男……雖然性格不同,但內在並沒有分別。所以姚晨也是一個不怕被定型的演員。



有意思的是,在《找到你》裡她有個作婆婆,在《都挺好》裡她有個作爹蘇大強,在《送我上青雲》裡她有個作媽梁美枝,想一想,還真是挺替姚晨心累的!


最後,南哥再說說“送我上青雲”這個片名,這句話出自紅樓夢裡薛寶釵的柳絮詞:“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意思簡單說就是有人幫襯,實現目標。


到了電影裡,我覺得它包含了三重意義:第一層,也是最直白的,那就是性高潮,因為罹患卵巢癌,哪怕治好,也極有可能再也享受不到房事的歡愉,所以姚晨要抓緊治療手術前的時機,找個心儀的男士好好愛愛愛一場,得到久違了的快感。


第二層是引申義,青雲其實還是虛幻的東西,姚晨在電影裡追求的東西最終都成了夢幻泡影,錢沒有,性也沒有,可以預見她的結局,那就是“上青雲”去死……


至於第三層的意思,其實是反語,原詩都說“好風憑藉力”才能送我上青雲,可電影裡的姚晨呢,一點兒力都借不到……所以電影無疑是在告訴我們,要想上青雲,就不要像姚晨扮演的盛男那樣剛,單打獨鬥不是成功最好的手段,懂得因勢利導,多結交朋友,你知道哪天ta就會成為你的好風呢?


最後,電影也在告訴那些菸民女青年:抽菸,固然很帥;但是,容易得癌!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