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沂東:在寫生中,我只尋求我需要的那種美!

2019-10-12 22:33:26


我一點都不高雅,就是特別喜歡漂亮的女孩——喜歡好看的東西,這個是真實的。好看,對我就有刺激,我就想畫,但不是說漂亮的我都畫,我只尋求我需要的那種美,希望這個形象能幫助我。——王沂東





王沂東作品


寫生:褪其凡塵,取其精華

一筆一畫,給這個紛擾的星空下點綴璀璨光芒



愛寫生的親們好!


“寫達爾生”和大家共同進步,不斷挖掘有意思的寫生資訊,充實大家的藝術生活,把更多精彩內容獻給大家!動動手指點波關注,心想事成,笑口常開!大家可以在本公眾號上暢所欲言。


我一點都不高雅,就是特別喜歡漂亮的女孩——喜歡好看的東西,這個是真實的。好看,對我就有刺激,我就想畫,但不是說漂亮的我都畫,我只尋求我需要的那種美,希望這個形象能幫助我。——王沂東



我和油畫的緣分,始於一個特殊的年代。


1967年的一天,我從學校裡放學回家,路過父親所在部隊的大門口時,看見一些戰士正在大門裡邊不遠的地方壘一堵高牆。高牆當仁不讓地佔據著路的中央部位,處於最顯眼的地方。大約半個月後,一位當時在駐地部隊中被公認的“大畫家”來了,他在那面牆上用一些特殊的顏料畫了一幅毛澤東的巨幅畫像。



在那個年代,這是一件必須做的事情—被稱為“獻忠心”。後來我發現,幾乎每個單位的大門裡邊都迎面矗立著這麼一面高牆,上面畫的是同一個人,高大、魁偉、容光煥發、神采奕奕。



對畫上的人物,每個中國人都一樣熟悉,讓我感到驚奇的,是那種顏料所形成的效果,如此神奇,如此動人,簡直美輪美奐!對於一個12歲的孩子來說,看到如此逼真的畫面,真不知是因為顏料的功能還是因為畫家的技能。



這個看似很普通的作品,當時對我的影響是如此巨大,以至於後來每天放學後,我都要在那面高牆前面久久駐足,不肯離開。就是那時,我聽周圍的人說,這種畫叫油畫,不僅好看,而且不怕雨淋、不怕風吹、不怕太陽晒。欣賞著那位大畫家用神奇的顏料畫出來的神奇的畫,我心馳神往,傾心仰慕,有意為之。



自那以後,我就開始計劃我自己的“油畫”了。父親得知我有心學習油畫,非常支援。無奈當時社會處於動盪之中,沒有學習的條件,再說,山東臨沂是個小城,那裡找不到我該用的書籍和顏料。為了滿足我的要求,父親特意去了一趟省城,給我買了一些顏料。



對於現在的人來說,當時油畫顏料的種類真是少得可憐,而對於當時的我,已經是相當奢侈了。看著一堆五顏六色的顏料,我感到一種溫暖,一種幸福,想一想我即將要用這些顏料創造人物,這比親眼見到毛主席還要幸福—當時誰如果能見到他,被認為是平生最大的榮耀!



我的第一張油畫是畫在自家白牆上的。當時,父母上班去了,我迫不及待地開始我的創作。我必須這樣“先斬後奏”,如果事前告訴父母,他們也許不會同意,至少母親不會允許我在牆上胡塗亂抹。我學著那位畫家叔叔的樣子,先在畫報上的毛主席像上打了許多小格子,然後在牆壁上按一定比例畫上同樣多的格子,放大後,我開始起輪廓,然後上色……當時我以為,這種畫只能畫在牆上,不知道還有畫布,因為那位畫家叔叔就是畫在牆壁上的。



我的第一幅油畫的“誕生”,引來了很多參觀者,他們都是我的鄰居。我猜想,一定是我父親告訴那些人了,說他的兒子如何了不起,能在牆上畫偉人像了。在那個年代,大多數青少年都在外邊沖沖殺殺“鬧革命”,如果誰家孩子學會一門藝術,是很難得的。在那之前,我雖然沒畫過油畫,但因為愛好美術,已經有了幾年胡塗亂抹的經驗。第一次畫油畫,色彩的運用水平可想而知,但我估計,模仿得也還可以,如果有重大瑕疵,當時就是嚴重的政治問題,我父母也不敢在外人面前炫耀。



後來,我就在自己家裡那間不大的房子裡開始了我的油畫創作,到處畫滿了我的作品,父母就是我的“粉絲”。父母的讚許,給了我極大的成就感,也滿足了我的虛榮心。那是一段充滿暖色的歲月,油畫讓我遠離外邊的動盪,我也因此逐漸接觸藝術的門檻,並且與油畫一起長大。後來,我進了深山裡的一家工廠,成為工人階級中的一員。我的工作很枯燥,唯一讓我感到安慰的是,工廠裡也有一些宣傳活動,比如畫毛主席像,比如畫宣傳畫。每當我和顏料親密接觸的時候,我的內心就會平靜,甚至感到很過癮。



16歲那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考上了山東藝術學校,成為一名準文藝工作者。在我的課程中,就有我向往的油畫課。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因為色彩總能讓我激動。雖然油畫課的課時不是很多,但已足夠讓我高興了。在後來的日子裡,我不止一次地回想過:一個人如果能將自己的職業和興趣結合一致,是非常幸福的。進入山東藝術學校並從此靠近了油畫,是生活給予我的又一次美好機遇。再後來,我又考入中央美術學院,成為一名油畫專業的學生。畢業後,我留校任教,由學生變成了教師。在那段日子裡,我雖然也畫過一些作品,但還是一位美術教育工作者,所有創作都是業餘的。直到2004年,我被調入北京畫院,才算成為一名專業的油畫工作者。



一切都在變化,我如此,我的畫也如此。不知道您是否在我的作品中感受到了我的風格的漸變。我總是嘗試著去吸收一切對完善畫面有用的藝術營養,這些營養可能來自其他藝術門類,也可能來自浩瀚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海洋,更多的則來自生活的啟發、變化與衝突。這些營養對我的作品中那些不斷出現的新模樣,起著相當重要的作用。我希望我的作品的變化是自然的—就像我的年齡增長那麼自然。年齡,或者說時間,給予我經驗、領悟和感動,我的人生和我的油畫都得益於此。



從一個毛孩子大膽地把顏料投放在白牆上開始,我就和油畫結下了不解之緣。算起來,迄今為止,我的“油畫生涯”已經40年了!逝者如斯,不捨晝夜,如白駒過隙,真是太快了!在我對油畫這門藝術剛剛有所感悟的時候,卻不知如何說起——



語言和色彩確實不是同一個東西。我想,對於我一個熱愛油畫、一輩子從事油畫創作的人來說,最樸實、最可靠、最真誠的表達只能是:不斷學習,好好畫畫。



王沂東說,絕對不能為市場畫畫,那樣就會被市場驅使。用真情實感創作,肯定有人與你共鳴。繪畫和股票不一樣,只要喜歡,心靈上就有滿足感,不會後悔,如果當作投資就很危險,容易賠了。



王沂東,1955年五月十一日出生於山東蓬萊縣,1978年 考入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1982年於中央美術學院畢業並留校任教。曾任中央美院教授。王沂東是當今中國最具實力的油畫藝術家之一。王沂東出生於民風純樸、山川如畫的魯南鄉村。故鄉的山水賦予了他具有濃郁的鄉土氣息和深刻精神內涵的藝術氣質。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