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歲結婚,67歲買房,83歲當爹,不著急的人生,過得有多高階?

2019-10-12 22:33:24

圖文來源:國館文化

現在的人都活得特別著急,都說四十不惑,怎樣才不惑?事業成功、家庭幸福、兒女雙全?

成功的標準被世俗固化,好像成功不趁早,就再也沒有翻盤機會了。


可有的人26歲還沒找到想做的事情,40歲拼盡全力馬馬虎虎養家,67歲之前一直都沒有錢買房,83歲卻依舊在談戀愛生小孩,90多歲還能開創新的國畫表現手法。


沒錯,他是齊白石。


你的黃金時代不是不到,

只是時候未到。

···

孔子曾這樣總結自己的一生:

吾十有五而志於學,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順,

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那是聖人,對“平凡人”來說,太難。

有的人26歲還沒找到想做的事情,

40歲拼盡全力馬馬虎虎養家,

67歲之前都沒錢買房,

83歲卻依舊在談戀愛生小孩,

90多歲還能開創新的國畫表現手法。


齊白石一生的經歷都在告訴我們,

人生並沒有所謂的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情。

活在自己的節奏裡,每分每秒都是黃金時區。





而立之際,

半路出家學畫畫。


湖南湘潭,

白石鋪,杏子塢,星斗塘,

山林翠秀,水光瀲灩,

1864年,齊白石就出生在這裡。



齊白石,原不叫齊白石,

宗族派名純芝,小名阿芝,

從小,阿芝就體弱多病,

難學田裡農活。



木工,

這一無須花大力氣,

也沒有昂貴開銷的手藝,

成為他當時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選擇。



可惜僅僅三個月後,

齊白石就被師父送回了家,

原因是扛不動大檁條。



後來,齊白石跟隨周之美學習雕花,

說也奇怪,這師徒二人真是有緣,

齊白石學得很有興味,

周師傅也覺得他聰明、用心,

覺得這個徒弟,比任何人都可愛。



有一天,齊白石跟周師傅出去做活,無意間見到一部《芥子園畫譜》殘卷,

他仔細看了一遍,好像是撿到了一件寶貝,恨不得臨它個幾十遍。



他趕緊把書借到手,

勻出點錢買了紙筆,

每日收工後,

以松油柴火為燈,

一幅一幅地勾影。



祖母曾教訓他:

三日風,四日雨,

哪見文章鍋裡煮?

明天要是沒有了米吃,

阿芝,你看怎麼辦呢?



溫飽都愁的光景,

還去搞有錢人的把戲,

也不見得有什麼前途,

這不是拿一家人的性命開玩笑嗎?



足足畫了半年,

勾畫的習作都訂成了十六本。

阿芝的無用折騰,朋友們看在眼裡,

順手把他介紹給了畫師蕭薌陔。



蕭薌陔也是半路出家,

原是紙紮匠,

自己發憤用功,

成了湘潭畫像第一名手,

他把拿手本領都教給了齊白石,

帶領他走進了國畫的大門。



齊白石27歲那年,

到離家四十多裡的賴家壠去做雕花活,

碰到了“壽三爺”胡沁園。



胡沁園對齊白石說:

你人很聰明,又能用功。

我也看到你的畫了,很可以造就的!

你願不願再讀讀書,學學畫?



讀書學畫,

齊白石當然是很願意,

但他家裡窮得很哪,

書也讀不起,

畫也學不起。



壽三爺說:

那怕什麼?你要有志氣,

可以一面讀書學畫,

一面靠賣畫養家,

也能對付得過去。 



齊白石又怕自己歲數大了,來不及。

壽三爺又說:‘你是讀過《三字經》的!

蘇老泉,二十七,始發憤,讀書籍。

你今年二十七歲,何不學學蘇老泉呢?’



因為齊家住在白石鋪附近,

壽三爺給他取了個別號,

叫做“白石山人”,

預備題畫所用。



從此,

齊白石告別蕭師傅,

扔掉斧鋸鑽鑿一類工具,

改行做畫匠。



要知道,12歲時,家裡就給他娶了童養媳陳春君。

待到19歲,他和陳春君圓了房,成了真正的男兒郎。

結了婚不好好工作,掙錢養家,到了30歲還改行,一切從零開始,未免太不靠譜了吧!



齊白石30歲以後,畫像畫了幾年,終於馬馬虎虎養得起家了。

母親緊皺了半輩子的眉毛,到這時才慢慢地放開了。

祖母也笑著說:阿芝!你倒沒有虧負了這支筆,從前我說過,哪見文章鍋裡煮,現在我看見你的畫,卻在鍋裡煮了!



年過半百竟成“北漂”,

一張畫不值一顆白菜。


這一畫就畫到了50歲,

齊白石周遊了半個中國,沿途作畫、寫詩,

結交了夏午詒、樊樊山等不少名家。

遠遊歸來,希望終老家鄉,

繼續畫畫、刻印。



誰想到連年兵亂,

每天提心吊膽的苟全性命。

一籌莫展之際,樊樊山來信,

勸他到京賣畫自給。


齊白石無奈辭別家人,

年過半百的他,

開始了悽慘的“北漂”生活。



木匠出身又沒有強大背景,

還不會看市場,

一心學著八大冷逸一路的畫風, 

他的作品自然不受待見。



別人一張畫4個銀元,

他賣2個銀幣,

依舊很少人來問津,

生涯落寞得很。



幸好,陳師曾特別欣賞他,登門拜訪,

鼓勵他自出新意,不必求媚世俗。



齊白石聽了他話,

自創紅花墨葉的一派。



還一個影響過齊白石的人是梅蘭芳。



有一次,齊白石到一個大官家去做客,滿座都是闊人。齊白石不受待見,冷落在一旁,尷尬極了,自悔不該貿然而來。


想不到蘭芳來了,對齊白石很恭敬地寒暄了一陣,座客大為驚訝,才有人來和他敷衍。


事後,他畫了一幅《雪中送炭圖》,送給蘭芳,題了一詩,有句說:而今淪落長安市,幸有梅郎識姓名。



齊白石名聲可以說是從那時才開始傳開的,

那一年,他已經58歲了,

別人抱孫兒的年紀,

他的事業才開始走上巔峰。



陳師曾把他的畫帶到日本去展覽出售,

賣價特別豐厚,一幅畫上100-250銀元,

在國內是想也不敢想的。



經過日本展覽以後,

外國人、收藏家、附庸風雅的人,

都紛紛求他的畫,

齊白石的賣畫生涯,

一天比一天興盛起來。



即便如此,

齊白石生活得並不寬裕,

因為他常常挨蒙受騙。



有一次他賣了畫,得了一摞鈔票,很高興,心想把這一年飯費都賺回來了。


他的學生去了一看,才發現那些鈔票當時是無法使用的,因為出鈔票的銀行已經倒閉了,鈔票成了廢紙。


齊白石作為藝術大師,好像把腦筋全用在藝術上了,對於外界的俗事,訊息極不靈通。



抗戰結束後,

齊白石在南京、上海辦畫展,

200多張畫全部賣出,

帶回一捆捆“法幣”,

卻如同廢紙,

連10袋麵粉都買不到。



不怕被人笑話,

80歲當爹又怎樣。


守得住寂寞,才看得到繁華。齊白石的成功,除了良師益友的幫助,還多虧了一個賢內助。


他少年時娶了童養媳陳春君,婚後她給他生了五個孩子。她是個聰明的女人,在他“不務正業”自學畫畫時相伴左右,遊學會友時義無反顧支援,更是在他遠離妻兒北漂時,為他選擇了一個年輕的女伴。


齊白石與胡寶珠


糟糠之妻只能換一種方式陪伴你,就這樣陳春君把18歲的胡寶珠的送到了57歲的齊白石身邊,他的生命迎來了第二春。


齊白石與胡寶珠


在別人當爺爺的年紀他接連當爹,

之後幾年裡,胡寶珠為他生下6個孩子。

有了胡寶珠照顧生活起居後,

他更能一心一意放在創作上。


待到買了房,

在北京站穩了腳跟,

齊白石已經67歲了。 



78歲時他第十二次當爹,

孩子取名良末,意為最後的孩子,

然而在83歲時,胡寶珠又懷孕了,

只是這一次作為高齡產婦的她難產而死。


齊白石與夏文珠


傷心在所難免,可生活還要繼續。之後幾年,一個叫夏文珠的女護士一直陪伴在他左右,即使到了93歲,他也沒有一點老年人的滄桑。


著名小提琴作曲家馬思聰的女兒瑞雪去看望齊白石,看他孤獨,就給他介紹了一個44的女子,不料齊老黑著臉拒絕:“實在是太老了。”



馬小姐後來又給介紹了一個22歲的,齊老一看就心花怒放,興致勃勃要結婚辦喜事。可惜好事籌備時,齊老就去世了。



如今齊白石留下畫作20000多幅,可謂是一生勤奮。除母親去世過於悲傷停止幾天外,他從27歲開始一天不畫畫心慌,五天不刻印手癢。



他有句名言叫:“不叫一日閒過。”

既便90歲高齡時他也堅持每天作畫,

且一畫就是五幅,

還開創了新的國畫表現手法,

不活在名聲裡的人,才能永遠進步。



齊白石這一輩子,

不按套路出牌,

不為時間所困,

一直活在自己的節奏裡。



二十幾歲的已婚男人做藝術夢,

五十幾歲像小年輕一樣北漂,

八十多歲還可以愛小姑娘。



人生路上,

我們都在奔跑,

總在趕超一些人,

也總被一些人超越。



但是,每個人的時間表是不一樣的。

即使看起來比別人慢,別急,

走在自己的節奏裡,

才會越走越從容。

-- END --

小美君編輯整理

來自美術之家網

看完文章的來這裡集合啦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