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後,我被最好的朋友拉黑了。

2019-10-06 17:50:30


很高興你能來 不遺憾你離開


聲音資源載入中...
作者:李意外

來源:夜聽(ID:yetingfm)



前陣子刷微博的時候,看到一張很有意思的圖:



從5個朋友,到3個朋友,到1個朋友……


身邊的朋友是一年比一年少。


跟朋友談起這個話題的時候,他特逗地說了一句:“這跟我的髮際線走向簡直一模一樣啊!


這人是真敢自黑!但說的是大實話。


這些年我們眼睜睜看著他從一個年輕氣盛的小夥子,變成一個髮際線越來越往後的“中年老父親”,感覺歲月跟寫在腦門上似的。


大家相互打趣,笑成一片,笑著笑著,不知道怎麼突然有些傷感。


朋友率先感嘆了一句:“變了,變了,但變的又何止是樣子啊!
 

這話有點兒意味深長,但裡頭藏著的故事,說起來有些心酸,也有些搞笑。


前陣子朋友去合作方公司碰頭,遇著了多年不見的故人,用他的話來說,那可是一個衚衕口裡長大的正宗鐵瓷兒啊!


後來搬家,才慢慢斷了關係。


他這鐵瓷兒現在混得很不錯,官兒大,面兒足,人也熱情。

那天工作結束,還特地招待大家到酒店吃了一頓,朋友平時並不是一個喜歡應酬的人,但那天明顯比平日裡高興許多。


結果尷尬的事情來了,喝到興頭上,他那鐵瓷,端著酒杯,和朋友勾肩搭背,看起來別提多熟絡了,但吞吞吐吐半天,卻叫不上朋友名字。


朋友當時滿嘴說著沒關係,回程的路上,卻氣得不行:“這孫子真損!一點兒舊情都不念。”


我們都點頭稱是,唯有朋友媳婦看得通透:


這麼多年不見了,你還指望人家記你一輩子啊?


朋友的心,被這一句話擊得落花流水。


可是仔細想想,又不是沒有道理。
 
哪有什麼至死不渝的交情呢?



朋友媳婦生第一胎的時候,學生時代的一位朋友,千里迢迢趕過來陪產,他兒子還認了乾媽。


到今年,生二胎,得了個閨女,高興得不行。


滿月的時候,給那位朋友發請帖,卻再也沒有了迴應。


上次帶孩子回孃家探親,在商場遇見,他媳婦順口招呼孩子喊人“乾媽”。


他們家兒子囁嚅半天,卻蹦出一句:“這個人我都不認識。”


你說尷尬不尷尬?


最後還是那朋友說:“叫阿姨,叫阿姨就行了。”


孩子真就乖乖叫了聲“阿姨”,好像知道點什麼似的。


朋友兩口子回家卻唏噓不已:太諷刺了!


“乾媽”和“阿姨”,就一個稱呼的事,你說差得多嗎?也不多。


可成年人的友誼,微妙就微妙在這裡。
 

差的是毫釐,失的是千里。


走的是時間,變的是人心。


那天看到一句話,真的感觸很深:


初中我們計算座位的距離;高中我們計算班級的距離;大學我們計算城市的距離。


現在才發現,說到底,我們計算的不過是心與心的距離。



前兩年,微信剛興起的時候,我被拉入初中同學的班群。


畢業十餘年,有些人有印象,有些人早已忘卻。


我最初意興闌珊,直到豆子發來驗證訊息。


我倆已失去訊息十來年。


而過去,幾乎是彼此青春裡的唯一玩伴。


一起逃過課,一起追過星。豆子喜歡周杰倫,而我喜歡五月天。


為了能在生日時送對方一張演唱會的門票,可以節衣縮食半個學期。


一起去旅遊,曾揚言到老的那一天,還得互相攙扶著,結伴看山水。


一起考大學,曾發誓到要考到同一個地方,繼續禍害對方。


一起戀愛,又一起失戀,吃完散夥飯,哭得撕心裂肺。


有過各種約定:


將來我結婚,你是唯一的伴娘;將來我生娃,你是唯一的乾媽。

就是這樣一個人,曾經以為絕不會有別離,後來卻慢慢淡了聯絡。


大學的時候一南一北,各自忙於學業,工作以後更是許久才見一面。


豆子結婚那天,我去當伴娘。


眼淚糊了滿臉,有感動,也有小小的遺憾:


我以為自己會是特別的那一個,沒想到並不是。


這傢伙似乎交了很多新朋友!伴娘都有一打。


那次回去之後,我半真心半開玩笑地問過豆子:“原來我只是你6個伴娘裡的其中一個啊?


豆子插科打諢地敷衍過去,可我卻總覺得有什麼東西變了味道。



想起知乎上有個問題——


關係親密的朋友為什麼會漸行漸遠啊?


有一個回答是這樣的:


我把你當唯一,你把我當其中之一。


那幸福的紅色喜悅,我以為你會最先同我分享,沒想到別人早已先我一步知道。


那種感覺,真的很糟糕。


就像張愛玲說的:


倘若你給我的,是和別人一樣的,那我就不要了。



這次和豆子重新聯絡,我原本抱有滿心期待。


總覺得可以再追回一些往日時光。


總覺得走散了的人還可以再相聚。


以為那晚,會是一場久別重逢的熱聊,沒想到,大家都很拘謹,來來回回都是客套話,全然沒有了往日無所顧忌的打趣與說笑,只剩下陌生的疏離與附和。


後來豆子匆匆道別,說有事,空了再聯絡。


可那次之後,我們卻再也沒有聯絡過,而是靜靜躺在對方的通訊錄裡,成了可有可無的擺設。


想起那句話:


你的稍後回,就是有去無回;你的再聯絡,就是再不聯絡。

說沒有傷感是假的。



前陣子,在朋友圈看到豆子來深圳出差的訊息,說是遇到了一些不順利的事情,我看到,就在下面問了一句:“怎麼不來找我?”


豆子打了個哈哈,回了一句:“不好麻煩你。”


那一瞬,我突然被刺傷,但也釋懷。


從前我是你第一個想麻煩的人,現在變成了不好去麻煩的人。


那其實就代表,我已經從重要,變成不重要。


就像他們說的:


我知道你不想困擾我,但發生了事情不告訴我,讓我覺得很失落。


你不再願意麻煩我,總歸讓我覺得我們之間沒有那麼親密了。


工作忙碌只是藉口,不想叨擾也只是藉口。


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改變了我們的模樣,也留下了一個扎心事實:


所謂歲月神偷,神就神在偷走了太多珍貴,卻換來了太多再見也無話的遺憾。


我們之間是早已沒有了交集,也沒有了共同話題,才會聊幾句就陷入沉默的境地。
 

那之後,我也默契地不再找豆子。


直到有天,看到豆子發了條朋友圈:
通訊裡裡熙熙攘攘幾百號人,翻來覆去,卻找不出幾個說話的人。


我是不是該清理一下朋友圈了?


鬼使神差,我選在這時候,發了條訊息給豆子,螢幕上卻顯示出一個紅色的感嘆號。


我才知道,自己在這波清理中,被拉黑了。


把這事告訴閨蜜,她倒是看得開:


十年過去,大家都變了。


豆子沒留在原地等待,可你不也沒留在原地等待麼?


豆子有了新朋友,可你不也有了新朋友麼?


是呀!


我想,友誼這個事情,也許就像他們說的,是被世人捧得太高:


它跟永恆其實沒有太大關係,換個地方,換個時間,總會有人離開;


也總會有與當下的你心靈相通的同伴不斷出現,來陪你走接下來或短或長的人生。


所以別念念不忘,也別再期待什麼迴響了。


就像他們說的:


很高興你能來,不遺憾你離開。就讓我們退回最熟悉的陌生人,道一聲“珍重”,就足矣。

作者:李意外,本文轉自公眾號夜聽(ID:yetingfm),愛與生活,不可辜負——與3000萬女性一起為愛遇見更好的自己,歡迎關注,每晚十點,不見不散。轉載本文請聯絡原平臺。


- 這裡有你喜歡的文章 -

- 點選以下圖片即可檢視 -



文章已於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