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潑斯坦必須死:美國政壇大戲

2019-10-06 17:41:23


文 | 盧克文
來源 | 盧克文工作室


01
 
1943年,25歲的美國小夥子布萊斯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三州醫院認識了一個前來培訓的護士卡西迪。

布萊斯本來是帶著自己的女友來看病,卻跟護士小姐調起了情,護士小姐當時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布萊斯在這之前結過三次婚,至少生過兩個小孩(可怕的是,50年後小護士才知道這件事),是個段正淳式的多情種子。他無比麻利地拆散了卡西迪的戀情,並甩掉自己的預備女友,將護士小姐兩個月後娶到手
 
剛結婚,布萊斯就奔赴二戰戰場,主要在義大利修理吉普車和坦克,戰後回到妻子身邊,定居在芝加哥。

1946年5月17日,布萊斯開車途中輪胎爆胎,車輛失去控制,他被甩到一條下水道里淹死。
 
布萊斯死時卡西迪已懷孕數月,三個月後她早產兩週生下一名遺腹子,取名比爾·布萊斯三世。
 
卡西迪生下兒子時僅23歲,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又談過幾任男友,4年後嫁給了一名離過兩次婚又愛酗酒的汽車經銷商,名叫羅傑·克林頓,他兒子便跟著改名叫比爾·克林頓
 
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克林頓總統。
 
在蘭博小學讀書期間,克林頓在加蘭縣公共圖書館迷上了閱讀,但他也十分調皮搗蛋,他的老師凱瑟琳說他將來“要麼成為州長,要麼成為流氓,關鍵在於他能否學會什麼時候該說話,什麼時候該閉嘴”。
 
年僅10歲時,克林頓最感興趣的不是動畫片,而是喜歡坐在家裡的地板上收看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兩黨辯論,他說自己“有一種找到家的感覺”。
 
在克林頓14歲的時候,繼父酗酒日深,一天深夜喝多了在臥室關上門動手毆打卡西迪,克林頓拿了根高爾夫球棒衝進臥室。

看到繼父還在毆打母親,克林頓威脅繼父,如果再打他媽他就要動手了,繼父這才放手,聳拉著腦袋坐到椅子上。此後卡西迪帶著兩個兒子離開這個家,並於1962年正式離婚。

高中時,克林頓主要學習微積分、西班牙語、法語、拉丁語以及化學、物理,併成為了一名文藝青年,熱愛古典樂、爵士樂、搖滾樂,薩克斯吹得很不錯。

他學習成績十分優異,每年能拿到500美元獎學金,高中時作為全國學生代表到白宮與肯尼迪總統會面,見過大世面後,他忽然下定決心,不再往文藝青年的道路前進,將人生目標定位為政治精英。

1962年,美國總統肯尼迪與高中生克林頓握手
 
在他繼父因癌症過世後一週,他得到了一個改變人生命運的機會,獲得了羅茲獎學金。
 
羅茲獎學金只獎勵給各州最出色的學生,有長達12輪的面試,面試問題十分刁鑽,比如會問你“你如何看待世界貿易”“你如何看待本州保護養雞業”等等。

克林頓靠真才實學,成功通過面試,並得到了去牛津大學深造的機會,進而走向了精英階層。
 
1970年5月,克林頓被耶魯法學院錄取,在這裡就讀時,24歲的克林頓換了好幾任女友。有一次在聽艾默生教授講課時,見到一名戴眼鏡的金髮女子,“神色十分鎮定”,克林頓立時起了勾搭之心,尾隨她,留意她,次數多了,女子注意到了他。

有一次克林頓在法學院圖書館跟同學聊天時,看到她正站在遠處,克林頓跟個花痴一樣盯著她看,那名女子合上書走過來說:
 
“不要再盯著我看了,我叫希拉里,你叫什麼名字?”
 
希拉里那時還有一個男朋友,克林頓發揮出了家族拆CP基因,很快將她搶了過來,兩人於5年後結婚。

耶魯大學時的克林頓與希拉里
 
此後克林頓平步青雲,僅27歲時,獲耶魯獲法學博士,畢業後到阿肯色州州立大學做教授,30歲出任阿肯色州司法部長。從1978年32歲開始,到1992年46歲期間,他幾乎一直壟斷阿肯色州州長的位置,1992後,他擔任美國總統八年,權傾天下。
 
克林頓的政治業績我們在其它文章進行過分析(這裡就不詳細展開了),他政績出色,廣受好評,除了萊溫斯基案,人設基本沒垮過。
 
一直到愛潑斯坦案的發生。
 
02
 
愛潑斯坦比克林頓小7歲,生於1953年,是紐約本地城裡人。

他在布魯克林區長大,家裡條件一般,連個本科都沒念完,就跑去混社會,但他腦子活,演講能力強,彈得一手好鋼琴,愛好古典樂,“有驚人的數學頭腦和想象力”,沒學歷也能在紐約的一家中學教數學和物理。

 
有學生家長跟他說,哥們你腦子這麼靈,教什麼書啊,去華爾街試試。
 
愛潑斯坦覺得有道理,試試就試試,真的就跑去華爾街混,中間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離奇經歷(找不到任何資料),先是成為了超級富豪們的金融顧問,過幾年自己也混成了大富豪。
 
他是個超級有錢人,他在紐約有一棟7700萬美元的別墅,裝修異常奢華。

這套4.5萬平方英尺的別墅就在曼哈頓上東區,你們最近看到新聞裡克林頓藍色連衣裙女裝大佬照,就掛在這套房子的牆壁上,出自藝術家克萊德之手,進大門右手處就能看到。
 
 
愛潑斯坦在世界各個城市都有房產,名下有30多輛豪車,在新墨西哥州還有一片大農場。他是金融大亨,還是民主黨重要金主,為民主黨重要政客提供獻金。

他還常年贊助大都會博會館、麻省理工學院,每年做大量慈善專案,捐錢贊助學術界大牛的研究專案,對量子物理、天文科學都懂,他接人待物很有天賦,熟悉他的人說和他溝通時“如沐春風”。
 
1992年,為了避稅,愛潑斯坦在維京群島註冊公司,後來乾脆就在那裡買了一座叫“小聖詹姆斯”的小島。他在小島上大興土木,建了大別墅,栽種下棕櫚樹,僱了一群保安,拉了一票未成年少女開門迎客。


必須要澄清一件事情,現在全世界媒體都把愛潑斯坦說成是“淫媒”、“拉皮條的”、“老鴇”,其實這個定位是錯的,更準確地說,他應該是“有豪華私人會所的超級金融大亨”,那個私人島嶼只是一間全球頂級會所,是他招待政治名流的地方。說他是老鴇實在太低估他了,只有搞清楚他的人生定位,才能弄明白背後的是是非非。
 
他招待過的那些人,全都是社會頂尖名流,而且有很多,是你們根本沒有想到過的人。
 
這份長長的名單包括:
 
比爾·蓋茨、英國安德魯王子、哥倫比亞總統帕特拉納、哈佛大學教授德肖維茨、凱悅酒店董事長湯姆·普里茨科、對衝基經理杜賓、科學家明斯基、民主黨參議員米切爾、前墨西哥州州長及克林頓政府高官比爾·理查森,以及......霍金,沒錯,就是大科學家霍金(霍金可能沒上島,只是上了他遊艇玩)
 
 
名單非常長,為了不讓普通吃瓜群眾太過驚奇,現在公佈的眾多名字都打上厚碼,只能說等等等等,全是世界名流。
 
愛潑斯坦在北美頂級人脈圈子裡很出名,過去大家都認識他,現在大家都說不認識他。
 
他的小聖詹姆斯島上全是未成年少女,專門用來招待世界名流。
 
招聘少女的方法很簡單,他會先高薪請一些白人少女(他只要白人少女,不接受其它人種)在紐約別墅上門給自己按摩,按摩過程中他會性侵這些女孩,女孩們當然會受到驚嚇,他會出高價拿錢砸到這些女孩滿意為止。

搞定一個以後,他會再出錢讓女孩出去尋找新的女孩過來,其中一個女孩羅伯茨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說,她一個人就介紹了70個未成年少女給愛潑斯坦。
 
這些女孩大都出生貧窮,缺少父母關愛,或者來自單親家庭,過早步入社會,然後就落到了愛潑斯坦的手裡。

根據多家媒體的報道推測,英國王子安德魯應該是在1992年認識愛潑斯坦,並和他交往過密。

原先在島上工作的雛妓弗吉尼亞向英國的報紙透露,她第一次去小聖詹姆斯島,在愛潑斯坦豪宅的按摩室裡,愛潑斯坦一絲不掛躺在她面前,說要對她進行面試,“試試她的按摩技術”,才按摩了兩分鐘,就和她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弗吉尼亞
 
她還說,在那個鑲滿珊瑚、360度海景的豪宅裡,每次去都能看到十幾個一絲不掛的少女。
 
安德魯王子第一次來玩時,愛潑斯坦給了弗吉尼亞1.5萬美元,讓她好好招呼英國王子,於是她就在豪宅的書房裡為安德魯提供了服務。

書房裡有一張巨大的書桌,書桌上用玻璃壓著少女們的裸照,王子進來後,她跟另一名少女一人坐在王子的一條大腿上,又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這個鍋王子是不可能甩掉了,因為他摟著弗吉尼亞的照片現在傳得全世界都是。

 
這張照片讓安德魯王子百口莫辯。

2014年12月30日,又有一名女子向佛羅里達州法院狀告愛潑斯坦性侵她,在遞交的補充材料裡提到當時不到18歲的她也曾被迫在倫敦、紐約、小聖詹姆斯島上與安德魯王子發生性關係。

那次官司沒有將安德魯王子作為被告,但讓王子更加聲名狼籍,很少對江湖傳聞發言的英國王室趕緊說“絕對沒有這種事”,但王子後來還是因此被撤掉了英國國際貿易和投資特別代表這項公職。
 
注意上面這張照片,重點還不在弗吉尼亞,而在照片右側的那個黑捲髮女性。
 
這名女性叫蓮·麥斯威爾,是英國傳媒大亨、《鏡報》集團老闆羅伯特·麥斯威爾的女兒。

羅伯特和自己女兒吉蓮
 
羅伯特有一次乘坐以女兒命名的遊艇出海,不明不白墜海身亡,死後被發現早欠了一屁股債還不起,吉蓮便離開倫敦躲避是非,然後在紐約遇見了愛潑斯坦。

弗吉尼亞對媒體說愛潑斯坦很喜歡這個富家女,給她買了豪宅和私人直升飛機,吉蓮則回報他,用家族的影響力將愛潑斯坦引薦給英國的上流社會,並因此而結識了安德魯王子。
 
吉蓮本來想嫁給愛潑斯坦,但愛潑斯坦沒打算娶她,吉蓮便改變了自己的工作定位,轉為小島上的媽咪。除了愛潑斯坦在美國用招聘按摩師的名義招聘女生外,她也親自去南美、東歐地區物色美貌少女來島上打工,並親自上陣,教這些妹紙如何穿衣打扮、如何跟名流調情、以及滾床單的技巧。
 
堂堂一代傳媒大亨的女兒,將妓院媽咪的工作幹得有聲有色。
 
這就是小聖詹姆斯島的來龍去脈。

這座小島就是愛潑斯坦私下開的頂級會所,只免費接待他世界頂級人脈圈的私家顧客,每名少女服務客人一次可以獲得1.5萬美元的酬勞,在2000年左右,對普通人這是一筆鉅款。
 
來到島上的客人都必須乘坐他的私人波音727飛機(媒體稱它為“蘿莉航班”),為了方便客人,他甚至還經常帶著未成年少女直接在飛機上招待客人。

愛潑斯坦的私人飛機
 
愛潑斯坦費盡心血佈下這樣一張色情大網,當然是要回報的。

那些知恩圖報的人就好商量,那些睡了女孩就跑想吃“霸王餐”的人,他則通過在各個性交易場所安裝的針孔攝像頭,將他們滾床單的過程拍下來,日後誰不聽話,就拿視訊要挾。
 
在過去太平日子裡,特朗普和克林頓同志就很聽話。
 
特朗普在1987年就認識了愛潑斯坦,2002年在接受紐約雜誌採訪時,大地產商特朗普說他跟愛潑斯坦有15年交情,是鐵哥們,不過當上美國總統後,他就改口說2012年後因為有過節兩人就不再來往,而且“那是個不好的小島,他一次也沒上去過”(2019年8月17日語)
 
問題是,他有過一次蘿莉航班的乘坐記錄,弗吉尼亞也說在島上見過一次特朗普。

弗吉尼亞回憶說,看到島上各種狂歡的場面,當時還沒有從政的特朗普還誇愛潑斯坦“真會享受生活”。但有一名女子說她13歲時被騙到愛潑斯坦的派對上,被特朗普綁到床上強暴,這件事沒有任何證據,特朗普回覆說這純屬誣告。
 
猛報料的弗吉尼亞說曾親眼在飛機和小島上見過克林頓兩次,克林頓說他很早就欠愛潑斯坦人情,所以成了朋友(可能是收了政治獻金),愛潑斯坦將兩名美少女推到克林頓身邊,弗吉尼亞說當時他看到克林頓跟兩名女生保持著禮貌的距離,並沒有看到他動手動腳。
 
雖然沒有人證見到克林頓有出格行為,但克林頓跟愛潑斯坦實在太親密了。愛潑斯坦出事後,克林頓說他只乘坐過4次蘿莉航班,而福克斯新聞網拿到了蘿莉航班的出行記錄,從2002-2005年,清清楚楚記錄著克林頓有27次出行記錄,不過2005年後,雙方就不再來往(位元朗普還早7年)。
 
27次在滿是美少女的天空妓院裡混,克林頓要說自己是清白的估計也很難。
 
愛潑斯坦出事以後,她的女友兼小島媽咪吉蓮被轉為汙點證人這樣的角色,法院材料稱她為“未提及姓名的女子”,她把愛潑斯坦賣得乾乾淨淨,什麼都招了,換來免予起訴。奇怪的是,她和克林頓家族並沒有因此一刀兩斷,克林頓女兒切爾西結婚時,吉蓮是現場貴賓,他還把吉蓮安排到一家自己贊助的非盈利機構上班,每個月給她發工資。
 
這裡面應該還有很深的故事可以挖。
 
從2004年開始,陸續長大的女孩子們開始起訴愛潑斯坦性侵(克林頓一看不對趕緊斷絕關係,還沒進政壇的特朗普此時還沒有警覺,到了2012年才跟他絕交),他花了好些錢進行庭外和解,但告他的人實在太多,約有40-70人檢舉他,愛潑斯坦的官司忙不過來。

第一次出事是在2008年,但他用手中的人脈擺平了這件事,也可能用拍攝下來的視訊威脅到了部分高官,檢察官阿科斯塔只判他18個月的監禁,實際只服刑了13個月,其中大部分時間還是監外服刑,連審訊時都可以不用去聯邦法院。
 
這個檢察官阿科斯坦就是後來特朗普政府的勞工部部長,2019年愛潑斯坦再次被捕,阿科斯坦因為有包庇嫌疑於7月12日宣佈辭職。
 
2018年11月28日,《邁阿密先驅報》發表了長篇報道,再次爆料了愛潑斯坦事件,文章詳細分析了愛潑斯坦的財富、早年經歷、蘿莉飛機和私人島嶼,引起全國震動,站出來做證的主要證人Giuffre將矛頭主要指向了民主黨的米切爾跟理查森,說這兩人性侵了自己(因為沒有直接付費)。

2019年警方經過調查後搜尋了愛潑斯坦紐約豪宅,發現大量未成年少女色情圖片,並在保險箱裡找到一張光碟,裡面都是不同年輕女孩的裸體視訊。2019年7月6日,FBI特工在新澤西州的機場,將乘坐私人飛機從巴黎返回美國的愛潑斯坦逮捕,7月8日紐約檢方正式起訴愛潑斯坦,如果罪名成立,他將面臨45年刑期。
 
愛潑斯坦入獄後十分惶恐,跟政壇人物打交道幾十年,他當然知道現在形式有多凶險,矛頭已指向民主黨要員,而自己被關在民主黨地盤。《英國每日郵報》調查說他進去後急得到處告訴獄友和警備,擔心有人想要殺害自己。
 
8月10日,愛潑斯坦果然莫名其妙在監獄裡上吊自殺身亡。

 
愛潑斯坦這麼不要臉的人,真的有可能自殺嗎?

而且他所在的大都會懲教中心,是美國最安全的監獄之一,這裡關過墨西哥最大毒梟古茲曼(看過《墨西哥往事》的讀者們應該記得三次越獄的古茲曼有多牛逼),還關過美國最大黑幫頭頭約翰.高蒂,真正是個連蒼蠅都飛不進去的地方。
 
但在愛潑斯坦自殺前,他的獄友突然被調走,24小時視訊監控事發前幾天也被取消,本來每隔半小時就必須有人巡視他的牢房,出事當晚根本沒有人巡視,相反巡房的獄警還偽造了巡視記錄,而且他自殺後,頸部多處骨折,含舌骨也發生骨折,而含舌骨骨折,通常發生在他殺案中。
 
如果解釋說這一切都是巧合,愛潑斯坦居然在這麼多巧合的情況下,又突然良心發作,剛好找到這個一個短暫的視窗期自殺,真是不簡單。
 
全世界的觀眾,都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03
 
愛潑斯坦自殺後,特朗普一直暗示這是克林頓乾的,使勁把髒水往克林頓身上潑,並多次提醒“克林頓上過27次蘿莉航班”,而他“一次都沒去過”(你臉不臉紅?我這都有一大堆你跟愛潑斯坦勾肩搭背的合影和視訊)。

 
但這次髒水,應該沒有潑錯。
 
原本駐紮在阿肯色州的克林頓家族,權力中心早就緩緩移到了紐約。在爬向美國權力中心的過程中,兩口子也越來越心狠手辣。


希拉里有一個跟了她二十年的助手,叫胡瑪·阿貝丁(Huma Abedin),是印度和巴基斯坦混血,1976年出生,希拉里管她叫“第二個女兒”,掌管她的最高機密----希拉里的兩部黑莓手機。

胡瑪在希拉里身邊形影不離,美國媒體說“沒有胡瑪,希拉里門都不會出”,外界甚至猜測希拉里是雙性戀,因為早上起床時間打電話過去,都是胡瑪接的電話。
 
胡瑪有一個前夫,叫安東尼·韋納(AnthonyWeiner),這哥們身為紐約州前民主黨聯邦眾議員,卻有個怪癖,喜歡在網路上給少女髮色情圖片,並被逮住過一次。

2016年9月,美國選戰打得如火如荼,這哥們又給一15歲少女發了張色情圖片,結果被負責兒童色情犯罪的FBI探員發現,介入調查,沒收了韋納的電腦。

胡瑪和韋納
 
結果拿到電腦開啟郵箱一看,13個FBI探員們嚇出一身汗,感覺這回一定會被克林頓家族滅口,他們趕緊想了個辦法,說這案子太小,還是請紐約市警察局(NYPD)幫我們找找線索。
 
紐約市警察局的片警們接過電腦開啟郵箱一看,也倒吸一口涼氣,這裡面有662781封郵件,大部分是韋納前妻胡瑪的,還有一部分是希拉里的郵件,郵件猛料實在太震撼了,內容包括:
 
  • ISIS是中情局CIA和以色列特工處在參議員利伯曼、麥凱恩、格雷漢姆等三人的幫助下建立;(《ISIS傳下》可以從這裡開始)

 
  • 奧巴馬和司法部部長貪贓枉法

 
  • 克林頓、希拉里、Huma(拉拉里副手的老婆)和一些幼女的色情照片

 
等等等等。
 
片警們集體懵逼,嚇出一身汗,半天才想明白這是那13個FBI探員在給他們挖坑,這是要死一起死的節奏——知道的人越多,他們就越安全,克林頓家族總不能將他們全部滅口吧!這麼多人,哪裡滅得過來!
 
科米(前FBI局長)經過深思熟慮,決定啟動調查。

於是,在美國大選最焦灼的時候,FBI啟動了對希拉里的調查,使本來一直在選舉上領先的希拉里,在最後一刻輸給了特朗普。

時任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
 
因為美國人寧肯選擇一個瘋子,也不想再選擇希拉里這樣的騙子。
 
FBI深知克林頓家族的手段,“凡是在政治上阻止克林頓家族的人,最後都莫名其妙的死掉了”。美國人將死掉的一共50人名單記錄下來,稱為“克林頓家族裹屍布”,或者“克林頓死亡名單”,這50人包括:
 
James McDougal – 認罪的白水案合夥人,隔離審查期間死於心臟病突發,是獨立檢察官Ken Starr的關鍵證人。白水案是希拉里通過該公司獲得一筆非法紅利,利用法律漏洞轉出這筆錢,支援克林頓競選連任阿肯色州州長。
 
Mary Mahoney – 前白宮實習生,於1997年7月在華盛頓一咖啡館被謀殺,謀殺前她剛剛宣佈要公開克林頓白宮對她性騷擾的事情。
 
Vince Foster – 前白宮顧問,希拉裡克林頓在小石城律師事務所工作時的同事。死於頭部槍殺,判定為自殺。他當時即將出庭作證推翻希拉里拒絕交給國會的有關白水門事件的記錄。據稱他與希拉里有婚外情。
 
Ron Brown– 前美國商務部長,民主黨全國大會 。死於飛機失事。病理解刨員發現他頭蓋骨有一個類似槍孔的洞。死前他接受調查時公開表明希望克林頓夫婦白水門事件能夠被儘快處理。全機其他乘客均在空難中死亡。空難發生後幾天,當時的空中交通指揮自殺。
 
C. Victor Raiser II – 克林頓基金主要運作人,1992年7月死於私人飛機失事。
 
Ed Willey – 克林頓競選資金籌集人,1993年11月死於弗吉尼亞樹叢中,頭部槍傷。判定為自殺。死亡當天他的妻子剛剛公開指控了比爾克林頓對她在白宮進行過性騷擾。
 
有些人對“克林頓死亡名單”深信不疑,也有人認為這只是陰謀論。

在相信這份名單的人看來,多一個愛潑斯坦,只是在名單上多一個字而已。


而且就算這次克林頓家族不出手,民主黨也一定會出手。
 
這一次愛潑斯坦被起訴,如果任由事情發展下去,會跟2016年希拉里敗於特朗普一樣,民主黨死於最後輿論的一擊。
 
2020年大選在即,共和黨只要將案件拖到明年大選關鍵時刻,Giuffre到時逐一在法庭上指控民主黨大佬米切爾跟理查森,再繪聲繪色講一講民主黨的黑暗面,談一談大佬們的長短尺寸,必將讓民主黨顏面無存——選戰必敗無疑。
 
共和黨也吃到了四年前郵件門的紅利,利用愛潑斯坦案,將時間線掐得極準,步步緊逼民主黨。
 
所以愛潑斯坦死亡這件事,重點根本不是未成年少女性侵,重點是2020年美國大選!民主黨或者克林頓被共和黨逼得沒有辦法了,最後只有痛下殺手。
 
所以精通美國政治遊戲的愛潑斯坦,知道自己落在紐約民主黨的監獄控制之下時,情知情勢極其凶險,才會焦慮地反覆告訴獄友自己可能隨時被害死。
 
而這件事,也必將跟肯尼迪總統被刺殺一樣,成為美國曆史上永遠不會向公眾揭開的一塊黑幕。
 
美國高層黑暗面的政治鬥爭,大家都是心照不宣,讓民眾知道得越少,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形象才能繼續光輝燦爛。
 
04
 
在蘭博小學上學期間,克林頓的老師凱瑟琳曾說他“要麼成為州長,要麼成為流氓,關鍵在於他能否學會什麼時候該說話,什麼時候該閉嘴
 
克林頓深深理解了這一句話。
 
不過最後去閉嘴的並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些知道太多祕密的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盧克文工作室” (ID:lukewen1982),作者盧克文。


緩緩說(huanhuanshuo520):一個有趣有用又有溫度的公眾號,這裡會有不正經的胡扯,會有無趣的深刻,也會有熱氣騰騰的生活。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