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屬於我的錢,我不賺 | 愉見財經

2019-10-06 17:36:36


   

   作者 | 夏心愉

   出品 | 愉見財經


這篇算是昨日推送《嗜血的金融與不歸的大佬》的姊妹篇、或者說大眾版吧。畢竟都是我寫的,小部分表意略有重合,請見諒。此文不像昨天的文章去追究金融和財富的正心,但多了幾個通俗典型的投資例子。敬請選閱。





前一陣子,有某私募老總電話我,讓我推薦個把大金主給他。我問緣由,他說有一個他很有把握的投資機會,具體電話裡不方便說,所以約人當面聊。
 
我找了投資人Z。彼時Z剛大宗交易出清了對某上市公司的持股,因此手頭現金寬裕,正好匹配那私募老總的“金主”需求。
 
見面後私募老總開門見山。大意是他們公司有機會共同推動某單涉上市公司的併購,因此他也可能會知道各進展結點,甚至是何時向市場披露資訊、何時停牌。這單併購大概率對公司股價形成利好,但他自身顯然是不能投資的,因此需要和他表面上無關的人和資金,分散在多個賬戶中佯裝非協同地錯峰埋入,而他還願意用另一筆他控制的資金一起打入某種共管賬戶作為一定意義上的“保證金”,若虧損先虧這部分。併購若帶動股價上漲,事成之後利益分成。
 
這七拐八繞的,說到底,不就是一個有結構設計的老鼠倉麼。我轉而看Z的表情,見他全程不動聲色,末了只是簡單提了兩句,監管現在查得嚴,只要願意查,這些持倉再分散都清清楚楚。之後便起身告辭了。
 
離開那間私募的辦公大樓後Z帶我去簡單用了個商務午餐,期間他沒再就事論事提那隻股票,而是語重心長跟我說道理。Z取過我的湯碗又指指我的骨碟說:“用這個小碗我只能給你夾兩筷子菜就滿了,用這個盤子我能把那整條魚裝給你。
 
Z進而說,“德”的盤子有多大,上面裝的權力或財富就可以有多大,而“德”事實上也應該是人為什麼要這些名、利、權、財的出發點。所謂“德不配位,必有殃災”,這個“位”可以是官銜權力也可以是財富名氣。
 
“要在小碗裡硬塞那條魚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吃的時候肯定不方便,而且一不小心魚肉就會翻出來掉到桌上,你吃不到不算,還會搞出很多麻煩。
 
聽聞Z曾經參與過生物醫藥公司的跨境收購,也有在一級市場的投資並協調推進所投公司上市。他承認早年的時候也喜歡過炒作和投機,有過幾桶金也走過幾道彎路。但經歷越多,他越喜歡在“創造價值”的前提下獲得收益。
 
“只賺屬於我的錢,不賺不屬於我的錢。Z說。



順著Z的思路,這世界上有兩種“錢”。
 
一種是“屬於自己的錢”:創造價值、付出心力、明白就裡、心安理得。
 
我們的勞動產生的工資所得如此、我們靠管理靠經營分享的團隊及公司所得如此、我們靠資本參與或推動價值創造並享受的資本回報所得如此。如果非要在普通投資裡分類,那麼,或許我們的確是通過調查研究的,從市場環境到具體專案都瞭然的、並且還要根據巨集觀走勢去動態做出修正的投資決策,也屬這類。
 
另一種是“不屬於自己的錢”:投機倒把、割籌帶血、聽風是雨、不明就裡。
 
絲毫不否認“不屬於自己的錢”一樣是可能被賺到的,而且往往還比“屬於自己的錢”好賺不少。但核心問題是,對賺這種錢有控制力嗎?能賺多久呢?
 
我做了9年的財經媒體工作,因此也看了9年種類各異卻本質相同案例。對於這一類錢財,只要可驗證的時間週期足夠長,“愉見財經”觀察到的故事結局往往是:比如,三次聽訊息都賭對了、第四次錯了,然後一錯錯光了前三次賺的錢;三年投某平臺都沒出么蛾子,於是投的資金年年加碼,第四年全部肉包子打狗……
 
道理很簡單,對於賺“不屬於自己的錢”:
1. 所有的核心要素都不在自己手上,大多數投資者連自己究竟投了什麼、錢去了哪裡、用在哪裡都渾然不知,當然就不能控制,只能靠運氣。運氣這個東西,總有用完的那天。
2.“輕易的錢”只要賺了,人性裡的貪慾必然被激發,絕大部分人都沒能力收手、也判斷不準收手的點,即便這裡收手了,那裡類似的投資他還會再殺進去的,這裡賺了最後去那裡虧掉。

對“爽”的記憶讓人手癢,對“痛”的記憶才會讓人收手。



舉兩個面貌不同但本質相同的例子。
 
第一例。在“愉見財經”公眾號後臺有某讀者告訴我他聽訊息炒股,並且每次都很嘚瑟他的訊息準。訊息源據說是個基金公司業內人士,說是人家已經把自己炒成了人生贏家。我這讀者因此覺得“跟著他準沒錯”。
 
一開始情況似乎也的確如此,對方說了幾隻票,我這讀者觀察為主,挑了兩隻自己盤感也覺得可以的,小錢跟了跟,結果賺了,爽;遂繼續聽訊息進了更多票、倉位也變得更重,並不時貼給我看他的“紅色截圖”,仍賺多賠少,大爽。
 
但到了前陣子的回撥,我這讀者滿倉被套。人的心態大抵如此,一旦套到自己前期賺的錢都下去了,對自己的投資一知半解的,這個時候心裡肯定是沒底的。靠問那個基金公司人士?人家輕描淡寫一句“你看情況操作,拿長線也可以,怕後面還有C浪拋了也行”,他就傻了。遂拋、反彈,遂搶反彈、又套,節奏紊亂不堪。
 
很顯然,不是自己的財,到了關鍵時刻是會克不住的。問題票,聽訊息哪知道問題在哪兒,當然是沒辦法逃在問題爆發前;好票,果真可以拿長線的,“長線是金”這種話說得輕巧,沒有自己一板一眼去做過研究、不瞭解公司發展對後市也沒有信心的,長線是根本拿不住的。人家拿得氣定神閒,他可以拿得如坐鍼氈。
 
第二例。“愉見財經”有個採訪物件,前兩年做ICO的。我現在問您一個問題,如果您三個月就賺了800萬會怎樣?您正常情況下會覺得樂壞了,趕緊拿著800萬遊山玩水好吃好喝去,就算800萬全放銀行理財,一年也有30多萬,一個月也有2、3萬花花,感覺相當不賴,生活也會變好。
 
您看您那麼理智清醒又精打細算,顯然是因為這個事情沒有真實發生到您頭上。
 
我採訪過的D,就三個月靠ICO賺了800萬。但他沒辦法收手,他必須用這800萬去翻幾千萬、一個億。請把腳放在他的鞋子裡體會他:
 
- 他不斷聽到造富神話,說這幣圈裡有人10萬進去滾到1個億的;
- 0到800萬的運氣,遠遠沒有800萬到1個億的誘惑大,遠遠沒有;
- 如果收手,就等於和“上億身家”道別了,這會讓他從此失眠的;
- 三個月800萬後,再叫他回到起早貪黑一年到頭只能賺10萬20萬的生活裡,等於就是逼他得精神病抑鬱症啊;
- 他的名言是,“0分不痛苦的,59分才叫痛苦”。

這個故事的結尾,倒並不是他立刻死在ICO的泡沫崩裂裡了。而是,他的確又賺了一筆,然後再也過不回以前的生活了,對過去自己所擁有的都“一覽眾山小”了,所以先辭職、繼而離婚,然後還愛上了賭博和酗酒了。
 
對於我這個他曾經的對話夥伴,估計也變成了他“眾山小”的一部分,後來再沒聯絡得到他。所以實話實說,我不知道他後來怎樣了,生活得如何,又或者,還有沒有“正常生活”了……以及,不知道他能不能躲掉去年一整年ICO的去泡沫、躲掉賭博的癮、躲掉未來可能誘惑他的各種不明就裡的投資和誘惑,好好守住財富過下去。
 
反正有些人,一旦被急速上升的財富刺激過,腦袋裡開啟多巴胺內啡肽的刺激閾值就上升,於是很難再對溫暖平凡的愛與世間煙火氣甘之如飴。
 
反正有些人,只要把時間週期拉得足夠長,不明不白來了的大錢,總會在鬧明白前,又給命運還回去的。
 
我克者方為財,其中的“克”可被理解為支配。“不屬於自己的錢”克不住,鏡花水月不為財。
 
鬧不好,只是來把原來平靜的生活打亂得七上八下的一場人生考驗。


點選“好看”並轉發,是您對我們最好的獎賞



愉記枕邊伴讀  聽風金融江湖

煮酒喚雪 | 黑客帝國 | 對韭當割 | 僧多粥少 | 高利風雲

五十度灰 | 養虎為患 | 火眼金睛 | 人艱不拆 | 知己知彼

濁涇清渭 | 仁者不憂 | 手中無劍 | 狼之圖騰 | 降維打擊

捨得之間 | 短兵相接 | 碧瓦朱甍 | 遊刃有餘 | 明日之城

真作假時 | 一夜暴富 | 暗度陳倉 | 亦能覆舟 | 變臉大戲

違約地圖 | 姍姍來遲 | 那年花開 | 盡職免責 | 一念成佛

歲月繾綣 | 山重水複 | 斷流成殤 | 一語成讖 | 鏡花水月

大道至簡 | 完美謊言 | 殃及池魚 | 等米下炊 | 演員誕生

財女圖鑑 | 需於酒食 | 至暗時刻 | 放虎歸山 | 信仰碎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