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創板滿月後思考:有進有“退”會更成功 | 愉見財經【伴讀】

2019-10-06 17:35:41


   

   作者 | 夏心愉、深紅

   出品 | 愉見財經


本期推送為22日內容的修改版,並配合我們在第一財經資訊的專欄錄製語音。如您已經閱讀此前同話題文章,敬請忽略本篇,抱歉打擾。

聲音資源載入中...

7月22日開跑的科創板,前兩天已經交易“滿月”。回顧這一個月,科創板在相對弱勢的大盤下總體表現優異,28只個股相對發行價的平均漲幅達到183%,其中10只超過200%;一個月內總成交額累計超過5300億元,總市值超過6300億元。而同期上證綜指則略有下跌。
 
不過現象又分兩面看。A股市場素有炒新之風,當科創板承載著國家層面引領科技創新的戰略部署,短期內資金來追捧、甚至爆炒,也並不足為奇。這不,1個月後,科創板股票平均日內振幅已經由97%逐漸穩定在10%以內,與美國、香港等境外成熟市場新股初期表現基本一致,市場通過充分博弈較快形成了均衡價格。
 
但值得討論的還有另一個問題:什麼才是成功的科創板?一直都像過去一個月那樣漲勢喜人,就是成功嗎?
 
恐怕不是。作為資本市場改革的先行者,單邊上漲不是科創板成功的標誌。
 
前不久,全國政協委員、中投原總經理屠光紹在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上說道:“科創板的成功一定是意味著一批科創板的企業退市。這是市場規律,有進就有出,沒有退就沒有進。
 
同時,證監會日前也再次強調了深化資本市場改革的四個核心要求,即,「市場化」:實行更加市場化的制度安排,尊重市場規律,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真正把選擇權交給市場;「法治化」:加強資本市場法治保障,增加法治供給,加大處罰力度,讓違法違規者付出沉重的代價;「強監管」:加快職能轉變,提高監管效能「國際化」:學習國際最佳實踐,加快資本市場高水平對外開放,以開放促改革。


退市,談何容易?

Y

 
不過現狀是,由於退市牽涉面較廣,對於監管部門而言,做出退市的決定一直較為謹慎。
 
遠的不說,就以剛剛被證監會頂格處罰的康美藥業(600518.SH)為例,該公司從2016年到2018年累計虛增營業收入近300億元。證監會措辭嚴厲,稱其為“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造假,影響極為惡劣,後果特別嚴重”。
 
目前,康美藥業的市值距離高點的1390億已跌去約90%,超過28萬名中小投資者深陷其中。
 
可問題是,相比於造假性質之惡劣,證監會的“頂格處罰”或許並不足以對造假者及造假現象產生足夠的震懾。證監會擬決定對ST康美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的罰款;對實際控制人夫婦馬興田、許冬瑾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90萬元的罰款;對原董事會祕書邱錫偉等其他19名相關當事人均給予警告和罰款。
 
真是恐怕有不少投資者在這隻股票裡虧進去的,都超過那個罰款額。
 
而且,這一財務造假,因為沒能夠得上“連續三年虧損”(康美藥業扣除虛增的那些收入外仍有利潤),所以並沒有被罰退市。
 
不過我們又查了一下,發現上市公司退市規則並非只有“連虧三年”,還有重大違法。2018年新修訂的退市制度提到,“上市公司存在欺詐發行、重大資訊披露違法或者其它涉及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態安全、生產安全和公眾健康安全等領域的重大違法行為”屬於可以被強制退市的範圍。
 
但遺憾的是,目前尚未有公司因為重大資訊披露違法而退市。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證監會和上交所沒有做出關於“退市”的表述,於是乎按我大A股的神邏輯“利空出盡就是利好”哇!那些本來就要抬盤的資金,借勢著刀口舔血而湧入的投資者,竟然在上週將康美藥業股價連拉4個漲停板。今天收盤的3.6元/股,已比處罰出來前低點不足3元的股價高出了超20%。
 
有業內人士說,站在懲罰上市公司及大股東的角度來說,對重大違法違規的上市公司,按照規則予以退市比較合理;但另一方面,一旦退市,可能會對中小投資者的利益可能造成更大的傷害。正因為此,長期以來A股的退市效率不高,退市規則執行效果不佳。
 
屠光紹亦在演講中回憶起中國證券市場的“退市第一股”,即2001年退市的PT水仙,該公司因連續虧損三年而喪失上市資格。雖然已經是將近20年前的往事,但他仍然感慨“(退市)推進得非常艱難”。
 
彼時,屠光紹擔任證監會祕書長,他當時就在公開場合表示“對不符合繼續上市條件的公司要摘牌退市”。
 
這樣一路走到今天。據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統計,2000年以來,A股共有820家公司被實施ST,同期卻有722家公司撤銷ST,撤銷率達到88%。撤銷ST的手段無非是企業通過財務操作、關聯交易、出售固定資產等手段進行了保殼。監管層考慮到股票市場的穩定,並未對此類行為做出足夠有“殺傷力”的懲罰。


退市,能否常態?

Y

 
聊到這裡,想復推“愉見財經”寫於去年的觀點稿《科創板註冊制的“面子”和“裡子”》(點選標題可跳轉)。主機板中小創難以做到的,科創板應當是一次帶動;科創板既然要“寬門檻”,就理所當然該輔以“嚴懲罰”。
 
舉個不恰當但形象的例子,就像美國的大學,進校相對容易,但進去了以後是嚴要求的。
 
就像“愉見財經”在上頭那篇文章裡呼籲的:“在信披造假、內幕交易、殼資源炒作等我們投資人深惡痛絕的問題上,到了科創板裡頭,對不起,那肯定就不是像現在這種罰個款幾十萬毛毛雨的懲戒了,懲罰性賠償制度該落地就要落地!以後像ST長生那樣性質極其惡劣的,被罰得個傾家蕩產的案例就該多起來!”
 
要不然,證監會的那一句“影響極為惡劣,後果特別嚴重”,這嚴重的後果,就總落不到造假者頭上。
 
當然我們還是得再次話分兩頭說。要看到積極的方面:近兩年,A股已在朝著退市常態化的方向努力,退市企業數量和暫停上市公司數量較往年明顯增加。
 
比如日前,雛鷹農牧(002477.SZ)已經因連續20個交易日每日收盤價均低於股票面值(1元)而被終止上市,成為繼去年退市的中弘股份後,第二隻“面值退市”股。
 
該公司曾是A股的“養豬第一股”,今年年初卻接連曝出餓死生豬、業績變臉、鉅虧38億、欠債“肉償”等奇葩事件,最終資不抵債,無力迴天。
 
此外,另一隻已經走在“面值退市”邊緣的股票華信國際(002018.SZ),正在等待深交所最後的裁決。
 

退市,漸漸加快

Y

 
“愉見財經”統計了一下,從2015年至2018年,A股退市數量分別為2只、1只、2只、4只。而2019年至今退市的股票就已有5只。
 
具體來看,2018年退市的4只股票包括連續四年虧損的吉恩鎳業、昆明機床,連續20個交易日股價低於面值的中弘股份,以及連虧三年且第四年被出具“非標”審計意見的烯碳新材。
 
2019年退市的股票除了雛鷹農牧,還有被暫停上市又被出具“非標”的海潤光伏、眾和股份,被暫停上市後未能如期披露年報的華澤鈷鎳,以及知曉達到退市條件後選擇主動退市的上海普天。
 
此外今年還有樂視網、凱迪生態、金亞科技等公司被暫停上市。目前暫停上市期限已縮短至6個月,因此,下半年或許還有更多上市公司有被判“死刑”的可能。
 
以下是“愉見財經”收集和整理的一些資訊,供您參考:
 

 

科創板退市,程式簡明

Y

 
知遠投資總經理柳正華表示,隨著科創板試點註冊制,以及金融對外開放的不斷推進,未來A股退市將會是常態化,“面值退市”只是其中一種。
 
“科創板為市場化程序做了很重要的推進,特別是退市。屠光紹強調。
 
科創板試點註冊制,與主機板中小創的核準制相比,體現了市場化發行機制改革的突破;而同時,寬進對應著嚴出,《科創板股票上市規則》中的“退市”部分,被稱為史上最嚴退市規定。
 
與現有的主機板中小創退市制度相比,科創板最大的區別是不再採用單一的連續虧損作為退市指標,更為看重市值、交易情況等指標,且取消了暫停上市、恢復上市環節,退市程式更加快捷、簡明。
 
根據中泰證券研究統計,在科創板對標的納斯達克市場上,80%左右的股票在上市後3年內便因公司破產、被購併或私有化等原因退市。2016年至今,納斯達克共有606只股票退市,年均退市率高達6.3%,實現了良好的優勝劣汰。同時,納斯達克綜指2016年以來從5007點上漲至8244點,漲幅高達65%。
 
屠光紹指出,所謂市場機制,最核心的機制就是競爭機制。
 
過去的資本市場的服務業競爭是不充分的,在良性競爭沒有建立起來情況下,就有很多問題出現。這種負面的競爭既反映出服務體系供給質量和水平存在問題,更使資本市場的信心受到很大損傷,致使發展直接融資的願望一直難以很好地落實和體現。
 
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是資本市場重要基礎性制度,對於優化資源配置、促進優勝劣汰、提高上市公司質量、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發揮著重要作用。特別是在新股常態化發行的情況下,業界對於退市更是寄予更大期望,“有進有出”才是一個健康證券市場的狀態。


點選“好看”並轉發,是您對我們最好的獎賞



愉記枕邊伴讀  聽風金融江湖

煮酒喚雪 | 黑客帝國 | 對韭當割 | 僧多粥少 | 高利風雲

五十度灰 | 養虎為患 | 火眼金睛 | 人艱不拆 | 知己知彼

濁涇清渭 | 仁者不憂 | 手中無劍 | 狼之圖騰 | 降維打擊

捨得之間 | 短兵相接 | 碧瓦朱甍 | 遊刃有餘 | 明日之城

真作假時 | 一夜暴富 | 暗度陳倉 | 亦能覆舟 | 變臉大戲

違約地圖 | 姍姍來遲 | 那年花開 | 盡職免責 | 一念成佛

歲月繾綣 | 山重水複 | 斷流成殤 | 一語成讖 | 鏡花水月

大道至簡 | 完美謊言 | 殃及池魚 | 等米下炊 | 演員誕生

財女圖鑑 | 需於酒食 | 至暗時刻 | 放虎歸山 | 信仰碎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