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虧損帝”鉅虧155億,15萬投資人傻眼!

2019-10-03 15:32:03


來源:中國基金報(chinafundnews)作者:泰勒、每日經濟新聞(ID:nbdnews)、每經APP(記者:曾劍)等


A股的紀錄就是用來打破的,沒有最虧,只有更虧。


今年年初爆出天神娛樂2018一年鉅虧70多億,成為了虧損王。


而昨天的樂視網公告出來,表示這水平很一般,我半年能虧100個億。


當大家都以為樂視網坐穩目前虧損王的位置時,沒想到僅過了一天,跳出個ST信威,大幅度輕鬆擠出首位,上半年鉅虧155億元,超越樂視,勇奪虧損之王寶座,不對,應該叫虧損帝了


而ST信威的槽點不僅如此,還贏下A股跌停王的名聲,截至今日收盤,已經連續36個跌停,而且從跌停板上的封單手上,這個跌停數量還得繼續下去。


除了虧損、跌停雙雙創紀錄以為,這家上市公司還曾經停牌了將近1000天!


2015年的巔峰期,*ST信威的市值高達2000億,貴為上證50成分股,受到眾多基金追捧,如今全面崩塌。


究竟發生了什麼?

半年鉅虧155億,遠超樂視網



根據*ST信威半年報,今年上半年*ST信威營收1.22億元,同比增加2.17%,淨利潤虧損155.52億元,一舉將樂視網“虧損王”的帽子搶了過來。




大額計提預計負債和壞賬準備成為*ST信威巨大虧損的主要原因,其中,計提預計負債84.06億元,計提壞賬準備15.05億元,


該公司表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面臨的經營環境較以往更為錯綜複雜,經營工作面對嚴峻挑戰。公司資金壓力大,海外公網業務基本處於暫停狀態,且已發生多筆擔保履約對公司生產經營產生很大的影響,公司只能盡全力維持公司正常運營。報告期內公司在國內行業專網和無線政務網、特種通訊、通訊網路監測和資料分析業務等傳統領域取得了部分進展,海外專案有所延遲;另一方面公司積極推進重大資產重組的開展,從而為公司的長遠良好發展注入新的增長點和發展動力,力爭實現公司業務結構的轉型升級。


值得注意的是,該公司此前已經連續兩年虧損,總計虧損額度達46.52億元,若加上今年上半年虧損,兩年半時間的虧額高達200億元。


*ST信威釋出半年報後,立即收到上交所的事後稽核問詢函,上交所的問題包括:


1.大額計提預計負債和壞賬準備的具體原因,計提金額是否審慎,是否存在財務“大洗澡”行為。


2.報告期末,公司貨幣資金15.54億元,較2018年底111.47億元大幅減少86.06 %。請公司說明貨幣資金大幅減少的原因,以前年度列報是否存在差錯。


3.公司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淨利潤均為負值,2018年度財務報告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根據規定,公司股票已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若公司2019年度的淨利潤仍為負值,或者公司2019年度財務報告仍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公司股票將被暫停上市。


請結合公司半年度大幅虧損的情況,充分評估相關風險,並及時履行資訊披露義務。


另外,8月25日,*ST信威釋出公告表示,目前公司融資困難,經營壓力大,資金鍊緊張,無法按期歸還募集資金。


根據*ST信威公告,截至公告日,公司已歸還4930萬元至募集資金賬戶,剩餘20.71億元(含補流後產生的利息收入8.15萬元)尚未歸還至募集資金銀行專戶。


市值從2000億跌到67億


成立於1995年的北京信威曾是大唐集團旗下核心資產之一,開發出了具有獨立智慧財產權的通訊系統SCDMA、TD-SCDMA和McWiLL(多載波無線資訊本地環路)三大線通訊技術標準。但2007年至2009年的連續虧損,迫使北京信威在2010年進行了改制和股權重組,由董事長王靖接盤。大唐集團減持退出,公司駛入民營化並扭虧為盈。


2013年9月,信威通訊宣佈擬巨資借殼中創信測,一共超過300億元的資金與資產,注入僅11.71億元市值的殼公司。這一罕見的“大象借小殼”交易是近年A股體量最大、融資最多的重組案例之一。


這場重組在當時長期低迷的二級市場,引起軒然大波。隨後公司估計連續漲停。


信威集團於2016年12月26日開始停牌,而停牌的原因則是源於一則媒體報道——2016年12月23日,網易財經刊發的《信威集團驚天局:隱匿鉅額債務,神祕人套現離場》報道。


報道稱,網易走訪發現:讓信威名聲大振的柬埔寨業務,從2011年到2015年累計貢獻30億元收入,佔信威收入超過八成。但在當地,這家運營商已處在破產邊緣,手機和電信服務都無人使用。


這讓公司股價當天跌停,導致信威集團收到上交所的問詢函。對於這則報道,*ST信威曾表示,“報道描述與公司實際情況嚴重不符”,隨後公司股票與債券均於26日緊急停牌。


回想當初,*ST信威市值曾突破2000億元,曾經是上證50的成份股,並一度被納入MSCI中國A股指數。


不過,截至8月30日收盤,*ST信威已經連續37個交易日跌停,市值僅有67億元,較巔峰時期下跌96%。




曾揚言要挖運河、發衛星

分析師曾稱董事長為人中龍鳳


說到*ST信威,不得不提到它的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王靖。


除了*ST信威之外,王靖還控制著香港尼加拉瓜運河開發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HKND集團”)。2013年6月,尼加拉瓜國民議會通過一項法案,允許HKND集團在該國境內修建一條連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運河,該運河總長度為巴拿馬運河的3倍。2014年7月7日,尼加拉瓜運河專案的路線規劃最終確定。專案計劃於2014年底開工,2019年完工,2020年投入使用。公開資料顯示,這條運河總投資500億美元。


開發大運河還不夠,王靖還想大舉發展衛星領域。


2010年開始,王靖就與清華大學共同發起“清華—信威空天資訊網路聯合中心”並出任管委會主席,合作研製靈巧通訊衛星,並於2014年9月4日成功發射“中國民企第一星”。


2016年8月,信威集團公告稱,將與多家公司一起,以2.85億美元收購以色列通訊衛星運營商Space-Communication Ltd. 100%的股份,將這家上市公司私有化。


沒想到,幾天之後,馬斯克旗下SpaceX公司的獵鷹9號火箭在地面加註燃料的過程中發生爆炸,這枚火箭搭載的,正是這家以色列衛星公司的Amos-6衛星。


這次爆炸之後,*ST信威多次公告稱,各方應善意合作以評估因運載火箭爆炸導致 Amos-6衛星全損的影響以及調整協議的可能性。但在2017年、2018年的財報中,這家以色列公司的名字再也沒有出現過。


對於王靖本人,在外媒報道中,他強調自己是一名“普通人”,“父親是普通工人,纏綿病榻11年,2010年去世,母親已經退休,此外還有一個女兒”。對2010年以前的人生,他總結為“在香港學習金融投資,在柬埔寨開金礦”。


信威集團官網截圖


公開資料顯示,王靖於1972年12月出生於北京,曾在江西中醫藥大學就讀中醫專業。


2015年6月,*ST信威股價達到歷史高點。王靖的個人財富在胡潤百富榜上達到了480億元,但隨後身價連年縮水,到了2018年只剩下100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的時候,有分析師出了這麼一篇研報,《信威集團公司點評:大國崛起的側面(二),人中龍鳳》的研報,給予該股“買入”評級。


他在報告寫到:大國崛起的側面正在逐步構建,王總真是人中龍鳳:上面的每一個專案,都是難度極大,超出絕大多數人的想象。“燒不死的鳥是鳳凰,燒的死的鳥就是燒雞”。大國崛起,各個側面都是要構建,至於資本市場,無需擔心,跑得快,來的也快。最重要的是,說出來的豪言壯語,逐步兌現,欣喜的發現,兌現正在過程中。






*ST信威的奇葩故事


信威集團又有什麼“過人之處”呢?我們來捋一捋。


1、曾經的A股最大借殼案


而成立於1995年的北京信威曾是大唐集團旗下核心資產之一,開發出了具有獨立智慧財產權的通訊系統SCDMA、TD-SCDMA和McWiLL(多載波無線資訊本地環路)三大線通訊技術標準。但2007年至2009年的連續虧損,迫使北京信威在2010年進行了改制和股權重組,由董事長王靖接盤。大唐集團減持退出,公司駛入民營化並扭虧為盈。


2013年9月26日晚,中創信測披露重組預案,信威通訊擬巨資借殼中創信測。一共超過300億元的資金與資產,注入僅11.71億元市值的殼公司。這一罕見的“大象借小殼”交易是近年A股體量最大、融資最多的重組案例之一。


這場重組在當時長期低迷的二級市場,引起軒然大波。隨後公司估計連續漲停。



同時控制著香港尼加拉瓜運河開發投資公司等20餘家企業、在全球35個國家開展業務的王靖令外界頗感神祕,而其資本運作手法也因彼時北京信威業績狂增而引發關注。


根據北京信威披露的財報,自2009年年底王靖重組北京信威後的近3年時間裡,北京信威經歷了7次增資擴股,營業利潤率和淨利潤等財務指標亦隨之飆升。其中,營業利潤率由2011年的52%、2012年的58%增至2013年上半年的90%,淨利潤同步從2011年的5.69億元、2012年的4.91億元增至2013年上半年的16.79億元。


對於這一資本市場鮮有的“蛇吞象”案例,輿論界眾說紛紜,質疑者認為,信威通訊遠高於行業水平的利潤率匪夷所思,而且其鉅額應收賬款可能成為“黑天鵝”;而支持者則認為,其擁有自主智慧財產權的McWiLL無線通訊技術,因成本結構優於行業水平,未來將為信威帶來更為可觀的鉅額利潤。


2、神祕實控人王靖
持有股份已全被質押


據公開資料顯示,*ST信威董事長兼總裁職務由法人王靖擔任,該上市公司主要經營業務包括,監測維護系統及測試儀器儀表、智慧醫療養老社群、資料通訊服務等。早年,在王靖的掌舵下,*ST信威,市值曾經突破2000億元,並一度被納入MSCI中國A股指數。



英國《金融時報》曾用“橫空出世”來形容王靖。


王靖吸引全世界的目光,是在2014年開挖尼加拉瓜運河,總投資500億美元。根據協議,王靖的私人公司香港尼加拉瓜運河開發投資有限公司將在尼加拉瓜開挖一條運河,連通太平洋和大西洋。此前王靖通過當地電信投資,認識了尼加拉瓜總統丹尼爾·奧爾特加,運河建成後,王靖的公司將獲得100年特許經營權。


開挖運河、當運營商還不夠巨集大,王靖希望打造一個低軌衛星星座系統。2016年8月,信威披露擬以2.85億美元收購以色列通訊衛星運營商SCC100%的股份,將這家上市公司私有化。


在接受國外媒體採訪時,王靖不願談及其財富積累的細節,他用了成語“集腋成裘”來形容這一過程。尼加拉瓜運河的鉅額投資,據稱也與王靖在信威集團的資產完全無關。在國際舞臺上,這位年輕的商人被稱為“神祕大亨”。


在外媒報道中,他強調自己是一名“普通人”,“父親是普通工人,纏綿病榻11年,2010年去世,母親已經退休,此外還有一個女兒”。對2010年以前的人生,他總結為“在香港學習金融投資,在柬埔寨開金礦”。


出生於1972年12月的王靖,曾公開介紹,自己出生於北京,曾在江西中醫藥大學就讀中醫專業。

王靖個人完全控股的大洋新河曾經還設想在烏克蘭克里米亞投資100億美元建設深水港專案,根據媒體的報道,大洋新河一度與烏克蘭基輔水利投資有限公司達成合作,並且召開了新聞釋出會。只不過因烏克蘭局勢驟變,上述專案最終可能難以實現。


2015年6月30日,信威股價達到歷史高點67.95元,較借殼時的股價上漲5倍。王靖也躋身《彭博億萬富翁指數》統計的全球前200名富豪之一,淨資產102億美元。


截至到2018年末,王靖持有*ST信威8.57億股,而這部分股份已被全部質押。


3、一篇報道引發了近1000天的停牌


信威集團於2016年12月26日開始停牌,而停牌的原因則是源於一則媒體報道——2016年12月23日,網易財經刊發的《信威集團驚天局:隱匿鉅額債務,神祕人套現離場》報道。


報道稱,網易走訪發現:讓信威名聲大振的柬埔寨業務,從2011年到2015年累計貢獻30億元收入,佔信威收入超過八成。但在當地,這家運營商已處在破產邊緣,手機和電信服務都無人使用。


這讓公司股價當天跌停,導致信威集團收到上交所的部詢函。對於這則報道,*ST信威曾表示,“報道描述與公司實際情況嚴重不符”,隨後公司股票與債券均於26日緊急停牌。


4、部分神祕股東,已經通過減持套現鉅額財富


不僅如此,在風險背後,信威集團的部分神祕股東,已經通過減持套現鉅額財富。
 
據2016年10月胡潤研究院釋出《2016胡潤套現富豪榜》,信威集團股東—楊全玉以41億元的套現金額,位列榜單第二名。其在2014年信威借殼上市期間,通過定向增發持有公司近1.38億股。此外有資料顯示,信威集團前十大股東持股比例,已經從2015年9月10日解禁之前的77.84%,下降至2016年9月30日的61.73%。
 
報道一出,公司股價閃崩跌停,公司對此的迴應則是“報道與公司實際情況嚴重不符”、“公司已就上述不實報道出現當日向有關部門進行了舉報,併發送了律師函。”
 
5、業績一落千丈,面臨退市風險


在停牌期間,信威集團經營業績一落千丈,甚至到了瀕臨退市的邊緣。2016年時,信威集團還曾完成營業收入30.88億元,實現淨利潤15.29億元;但在次年,該公司營業收入卻銳減至6.47億元,淨利潤由盈轉虧,全年虧損17.54億元。



2019年4月28日晚間,信威集團披露2018年報,當年完成營業收入4.99億元,同比下降22.87%;淨利潤虧損28.98億元。由此,信威集團同時觸發了兩個退市風險警示條件:淨利潤連續兩年為負值、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4月30日,信威集團股票起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股票簡稱變更為“*ST信威”。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公眾號立場;文中投資建議僅供參考。


↓↓關注鳴金網,擁抱科技創新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