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先進的教育都已經換了賽場, 我們還在舊的跑道上拼命!

2019-09-18 00:20:46

大家好,我是圈主華川媽),育有一兒一女。曾留學歐洲,是美國正面管教家長講師。在此與您分享二胎孕、產、育兒知識,以及自家倆寶的親子教育經驗。 


點選標題下藍字“二胎媽媽圈”,即可關注我們。

源:童書媽媽三川玲(ID:tongshuchubanmama)



近兩年,我深入接觸到世界各地的教育動態。有的是去歐洲、北美、澳洲、日本等國家,進行實際教育考察感受到的;有的則是在採訪世界各地教育工作者時知悉的。總的感受是什麼呢?真的很急迫!對現有教育跟不上時代的著急上火的那種急迫!


我們總看見中國家長為了孩子“不輸在起跑線上”付出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孩子們為了考試廢寢忘食。而我最大的感受卻是:全世界先進的教育,都已經換了賽場了,我們卻還在舊的跑道上拼命!


我們強調成績

別人在強調能力

 

上個學期結束,女兒拿著三門主課成績單給我看。我跟她很坦誠地分享我對她的成績的看法:


你看,你的英語成績很好。然而我們在國外旅行的時候,你除了打招呼之外,幾乎是沒有辦法用英語交流的。所以,無論你考出的分數有多高,都只能停留在考卷上,對實際的英語運用沒有任何價值。

 

你的語文成績也很好。不過你還記得嗎,就算你曾經考了很低的分數,我也不會著急——因為我知道你實際的聽說讀寫的能力,還有你在生活中保持的閱讀和創作的習慣。所以,無論你的語文成績是高是低,只要你保持著這種習慣,我都不會有任何的擔心。

 

你這次的數學分數很低——你會發現,雖然你上次的成績很高,但並不能保證你的數學有一個良性的成長。在現實生活中,你能夠運用到數學的地方還沒有很多,所以,我們現在應該做的,不是背公式做習題,而是在生活中給你更多用到數學的機會——比如,去文具店買東西,旅行時買機票、訂酒店、算時差、規劃行程、制定預算……你把這些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我不知道我對考試成績的這種態度,有多少家長認同——應該是非常非常少數的。但是,我卻在國外的教育中,看到他們對“真實能力”的重視。

 

曾應邀去參觀義大利一所建築學院的畢業展。這種畢業展,我參加過很多,大多是一些建築設計的模型。但在這所學校裡,卻是一些看起來很具體的設計。


原來,這所大學和城市規劃部門合作,學生們會去調查哪些街區的哪些建築設施,可以改進得更加便利美觀,然後,他們進行課題設計,並去市政部門投標。這些年來,這所學校參與了很多城市街區的改進專案。


大家都知道,芬蘭在全球教育評測(PISA )中名列前茅。但我在採訪芬蘭教育署署長海諾寧的時候,他說,芬蘭正在進行新一輪的教育改革,這輪改革之後,他們的PISA成績肯定會下滑。
於是,我有些擔憂地問他:那你們怎樣應對這種壓力呢?

▲在上海採訪芬蘭教育署署長海諾寧(Olli-Pekka Heinonen)先生


他聽了之後,哈哈大笑起來:我們芬蘭根本就不在乎PISA成績!我們更看重的是教育所帶來的實際的效果。PISA成績好自然是好事,但這種評測成績落後了,對我們絲毫沒有影響。


以色列人在商業和科技上有多牛,想必大家都知道。曾有人說,在哈佛或麻省理工,每個實驗裡都有以色列人;在矽谷,每間辦公室裡也都有以色列人。
 
從2008年至今,超過1/5的以色列大學教授,被歐美知名大學挖走。過去幾年,美國共有18個州派出高階訪問團到以色列,爭相拉攏高科技創業人才...
 
但你們知道嗎?以色列15歲青少年的PISA成績,數學與科學兩項都在世界第40名,遠低於中國上海。以色列7所著名大學,在剛剛新出爐的《泰晤士報》世界大學排名中,最好的希伯來大學排第191名,落後於很多中國名校。

“我們成功的祕密不是大學,而是人才”,諾貝爾化學獎得主Aaron Ciechanover一語道破天機。以色列的孩子最重要的能力,不是考試考出好成績,而是實際解決問題的能力。


▲ 以色列的孩子在學習科技


在以色列一所公立小學,二年級科學課程的主題是“世界上的房子”。教室裡,看不見老師站在臺上念課文,而是十幾個小朋友動手做實驗,老師引導思考:房子的材料有哪些?要怎麼配合氣候?哪些房子適合蓋在什麼地方?要怎麼設計?

 

一位當了22年的老師說:我們用的是問題導向學習法,用問題激發學生找解決方法。例如,沙漠缺水,要怎麼找水?……教育的目的,是讓孩子有意義地學習,為實際生活遇到的問題提出解決方案。


我們強調競爭

別人在培養合作


去年冬天,採訪到了芬蘭“現象教學第一人”、赫爾辛基大學科絲婷 ·羅卡教授。我和三川讓她給中國的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提一些建議,她猶豫了一下說:雖然可能很難一下子改變,但是,請嘗試著不要讓孩子“過早競爭”!


▲在萬有幸福空間,聯合採訪赫爾辛基大學科絲婷 ∙ 羅卡教授

 

無獨有偶,在這之前,我採訪獲得戛納大獎的法國導演席里爾·迪翁時,他也稱:芬蘭所代表的教育,是全球未來的方向;而其中最令他觸動的,就是每一個孩子都能夠在任何一所學校裡探尋自我的價值。


目之所及,在西方大多數學校裡,都在提倡專案式學習、團隊式合作、多學科交叉等,很多考試和評價,也都是以專案小組的形式來進行的——這不僅是在大學階段,在中小學階段也都是如此。這些,已經不是創新教育,而是主流教育了。


曾經有一位同事,深有感觸地說:


我們在學校裡時,都是在強調要個人競爭。你得了全班第一,就淘汰掉了幾十個人,你得了年級第一,就淘汰掉了幾百個人;你得了高考狀元,就打敗了十幾萬人。


所以,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感覺到處處都充滿著敵意——如果和你成績相當的同學生病了,你會感到欣喜和慶幸——這不是我們人性有多惡劣,而是我們在競爭制度下的生存本能。


但是,當你衝破了所謂的重重難關,打敗了很多同齡人,步入社會,參加工作之後,你才發現,不是你把同事打敗了,你就成功了。


相反,如何和同部門的人合作,如何跨部門的合作,如何調動更多資源的合作,才是把事情做好的關鍵。哪怕完成一張活動海報的工作,你不能和設計部、營銷部、行政部的同事合作,這件小事情你都無法很好地完成,更遑論其他。

中國教育出來的孩子,不是失在智商、勤奮、能力上,而是失在我們的孩子過於“聰明”上,過於“利己”上。


在美國,Google和NASA合辦了一所大學,叫做奇點大學。一年有100位來自40個國家的學生聚在一起。他們會根據具體的專案,組成不同的團隊,然後,為110個國家解決當地的問題——這就是他們的學習。

▲美國奇點大學在球場上演示無人機


比如以3D列印房子,降低住宅成本,來解決流浪者的居住困境;發明自動蒐集手指上微量血液的穿戴式智慧戒指,透過無線網路,把血液數值傳到手機app,分析後再傳回雲端。
 
奇點大學的負責人艾斯摩塔說,“不同文化、背景的學生先把專業放一旁,重新學習科技跟專案的關係,傾聽他人的想法“。
 
對奇點大學而言,未來的大學得打破傳統體制,無需競逐排名或名譽。“未來評斷一間大學好壞的,絕對是學生組成的多元與創新程度。

我們強調學科學習

別人強調人的價值

 

在我國,老師都是分為數學老師、語文老師、英文老師、音樂老師、體育老師……好像每個領域都是專門的人才。

 

然後呢,我們還調侃那些語文成績不好的人,“你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吧!”

 

實際上,我第一次聽說“全科老師”的時候,也很困惑,一個(或幾個)老師負責一年級到六年級的所有課程,這難道不是教育的倒退嗎,這不是私塾的那種教學嗎,這對老師的要求是怎樣的呢,老師還不得累死啊……

 

可是,我接觸得越多,發現我們面臨的問題,並不是是否採用“全科教學”的方式,而是我們怎樣面對“學科”和“人的價值”。

 

所謂的全科教育,有什麼樣的好處呢?很簡單,老師會更全面地瞭解一個孩子。


比如,某個孩子語文成績很差,但擁有數學天分,那麼,老師就會結合他數學學習,來引導他更好地學習文字的能力;某個孩子對閱讀有障礙,但動手能力強,是不是也可以給他更個性和具體的學習指導……

 

我們都知道,並不是每個人擅長都做每項事情——所謂的用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來要求孩子,最後只能得到幾個優秀的孩子而已。

 

我們的教育,要採用“幫助每個孩子都找到自己價值”的思路,而不是每個單科的老師,只盯著自己教學任務是否完成,根本不去了解和顧及孩子的現狀。


法國有一所程式設計大學,叫做School 42。這所大學目前還沒有被納入正統教育體系,所以並沒有授予正式學位。但是,每年仍舊吸引了7萬至8萬名學生申請。


 ▲法國的創新大學School 42的學習空間(School 42官網)

這所大學不收學費。想進入這所大學,除了18歲到30歲的年齡限制之外,任何人都可提出申請,不需要任何證明檔案。幾次線上測試篩選,最優秀的3000名還將參加為期一個月的魔鬼測試,每天都要完成新的任務。最終,只有大約有900學生,能夠順利入學。

 

School 42的創始人尼爾認為:


各國高等教育都面臨相同問題:高昂的學費與僵化篩選機制,讓大學成了精英階級的專利,不再是創造社會流動的公平管道。

因此他與科學家尼可拉斯·薩迪拉克共同創立School 42,希望打破學術高牆,讓高等教育重新普及化,並彌補業界人才需求的落差。

 

在School 42裡,沒有課程,只有專項的任務。學生必須依序完成指定的任務,才能順利晉級。學生可自行決定學習進度。

 

學校裡也沒有老師、沒有教科書,一切得靠自學和同學。有任何問題,就上網問Google大神;如果還找不到答案,就去問隔壁桌的同學。

 

School 42培養軟體工程師的做法,完全顛覆了傳統強調知識傳授的學習方式。另一位創辦人薩迪拉克說:“學生不應該浪費時間學習知識,而應該要訓練批判性思考以及問題解決的能力,重點不在於你懂得多少,而是你如何思考。



我們不肯改變

別人擁抱改變

 

我遇到很多在中國做創新教育的人——可以說,都做得很艱難。

 

政策不支援,家長不理解,孩子適應也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他們往往做了十年,還是很小的一個機構,也沒有什麼名聲。


但他們就這麼痛並快樂著,行進在追尋真正的教育、中國自己的教育、面向未來的教育的道路之上。


我發現,教育創新的力量,其實來自三個領域:
 
第一個,是政府部門。
如果你仔細研讀政府的教育政策、教育措施,是符合創新教育的思路的。我想,無論是教育部門,還是各級校長,都很清楚地看到了教育必須改革的方向。他們也做出了很多很多教育的改革,很多從上個世紀90年代就已經在推行了。
 
第二個,是外圍力量,這裡麵包括教育媒體、教育機構。
北京很多公立中小學學校裡,已經實施了很多絕對不差於世界水平的教育創新,比如走班制、選修課、專案學習等等。
也有很多教育研究的機構,如道禾在中國文化上的創舉,一土、探月學院的國際化創新;營地教育的啟行、堅果派;企業辦學校的阿里、萬科、華為;線上教育的眾多平臺……

 ▲中國臺灣道禾的創新教育探索了22年

第三個,是老師和家長。
很多真正有志於教育行業的老師,以及見識過真正好的教育的家長也形成了一股合力,倒逼我們的教育,不得不進行改革和變化。
 
但是,三者結合的力量,也還很小很小。因為這些機構、老師和孩子,很難形成一個完整的渠道。


什麼意思呢?就是你的孩子,上了巴學園、培德的幼兒園,但是到了小學就要去公立的小學了;初中你可能進入到了創新學習的學校,但是,你總是要面臨著高考;到了大學,又有幾所學校,能夠給你提供真正能力的學習呢……
 
這就是我們面臨的現狀。

 

最後,我們再來看一下同樣是亞洲的新加坡的教育改革思路吧。

 

曾經,新加坡學校是以說教、死背學習和學術表現優越聞名。學生在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與國際數學與科學教育成就趨勢調查(TIMSS)中皆排名第一。


目前,新加坡教育正在進行一場多數人沒有注意到的革命,重點不只是教出聰明的學生,還要教導學生如何成為更好的人。他們是怎麼做的呢?

  

1、減輕學生的考試壓力,取消了中學排名,停止公佈最高得分者的姓名,擴大了一流中學的入學考察標準。

 

2、考試題目變得更具開放性,鼓勵學生強化批判思考和科目知識,教師評估則會同時考慮學生的學術表現和社會發展。

 

3、教學方式也在改變,每位教師每年都會獲得100小時的訓練,學習新的教學法。

 

4、培養真實的能力,到了2023年,取消傳統考試,每間學校都會有“應用學習”課程,著重於在真實世界環境中練習。

 

5、尋求家長支援,教育部與家長團體及網路知名人物合作舉行座談會,尋求家長對教育改革的支援。

 

新加坡的教育改革,肯定不是一帆風順的。那些理想化的措施,也會遇到重重的困難和阻力。但是,我們看到了各方都在努力,努力就有希望。

 

我們也知道,中國不同於新加坡,也不同於日本美國。


中國是一個巨無霸,它啟動任何的事情都會很費力,很慢;一旦執行在某個軌道上之後,要想改變方向,也同樣是很費力,很慢。


我們的教育可以慢,卻必須離開舊有的跑道,邁入世界公認的教育新賽場上去。否則,我們在自己陳舊封閉的跑道上,跑得越快,距離真正的教育,也就愈加遙遠。


--------End---------

作者簡介
白滔滔:童書媽媽聯合創始人。學機械、轉經濟,自學寫作進入媒體,歷經新週刊、南方報業,後創業從事數字出版。著及編著有《我手機》《十三億》《西方教育三千年》《西方童詩300首》等。喜歡鑽研教育思想,開發寫作課程,和讀書會家長孩子交流。同時,擔任北京中致兒童關愛基金會副理事長,致力鄉村幼師等專案。他還是每天穿得很酷去接送女兒的爸爸,是女兒小丸子眼中永不斷電的故事機。

推薦閱讀

二胎五年,我享的福,已抵得上我受的苦

兩個孩子三份工作,我是怎麼實現的?

我的後半生,是本育兒書

傳送【方框內】的關鍵詞,領取相應文章

二胎專題:【養倆寶】【孕二胎】【備二胎】

寶寶養育:【斷奶】【輔食】【哄睡】【兩三歲】

英語早教:【動畫下載】【教程下載】

媽媽雞湯:【幸福祕籍】【倆寶媽的春天】

關注 “二胎媽媽圈”,回覆數字,可閱讀相關內容

101 為什麼要生二胎

117 哪些情況不適合生二胎

116 兩個孩子相差幾歲最合適

120 如果你生了二胎,卻未能兒女雙全

121我二胎備孕生女兒的“成功”經驗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