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包鋼一號高爐、中國第一管道……原來都是他們建的!

2019-09-16 05:28:58



近日,由中冶集團黨委宣傳部主辦,中國二冶承辦的中冶集團“鑄七十年輝煌——中冶人奮進在新時代”冶金強國夢故事會第二站包鋼故事會在我市舉辦。


來自中國二冶、上海寶冶、中國三冶、中國五冶、中國二十二冶等講述人帶來了高爐上的光環、包鋼四號高爐百餘天鏖戰完成自動化程式設計零突破、包鋼選礦廠專案、“中國第一管道”—包鋼白雲礦漿和供水管道、“中冶藍”閃耀在內蒙古高原等包鋼故事。故事中,幾代中冶人在包鋼建設的主戰場,攻克難關,揮灑汗水,最終建成了一座現代化的“草原鋼城”。


▲講述人們手持國旗,為祖國祝福。


“逆生長”的

包鋼一號高爐


高大的包鋼一號高爐,在湛藍的天幕下,雄渾威武,很難看出已經是“年過花甲”。歷經了60年的風雨,當年國內最大容量、技術最先進的高爐,如今不僅沒有垂暮,還實現了“逆生長”。如今一號高爐年產量達到150多萬噸,在“大資料”的操控下,成為了中國綠色環保高效低能長壽爐的典型代表。


時光追溯到60多年前,荒蕪的戈壁灘上迎來來自祖國四面八方的中國二冶建設者,他們來到包頭,建設包鋼,不僅要結束內蒙古“手無寸鐵”的歷史,更要在高原上完成中華兒女建設巨集大北方工業的壯舉。


劉志祥,這個浩浩蕩蕩建設大軍中的一員,在最艱苦的歲月裡,他用智慧和雙手飛到隊伍的最前面,他帶領團隊不僅高質量地建成一號高爐,還攻克了高爐風口難關,成為永遠的“包鋼一號高爐榮譽爐長”。劉志祥14歲做工掙錢養家,解放後,在瀋陽東北工業部第一工程處第二工程隊做木工。“小機靈鬼”劉志祥在最艱苦的年代發明了“制土坯機”,還通過改造電鋸、革新榫卯扣等實現了木工操作半自動化,大家稱他“萬能小劉”。“萬能小劉”是瀋陽市的先進生產者、瀋陽市甲等勞動模範。1955年,他得知包鋼(當時叫五四鋼鐵廠)和搞基建的中國二冶合併急需人才,放棄去清華大學深造的機會,坐上火車來到包頭。


▲二冶建設者工作場景(圖片由中國二冶提供)


一號高爐投產後,就碰到了巨大的難題,風口大量破損。據統計,開爐後的8個月裡,風口累計損壞就達到1700多個,最多的時候,一天就損壞24個風口。頻繁的風口損壞,造成高爐頻繁休風,一旦休風,就要影響生產。


誰能攻克風口難關?中國二冶和包鋼的領導都想到了革新能手劉志祥。


但是劉志祥不在包鋼高爐工作,缺乏高爐生產經驗,對於高爐環境又不瞭解,攻克風口談何容易。面對困難,中國二冶劉志祥沒有退縮。


在高爐上,劉志祥等人一待就是一個多月,他們和高爐的幹部職工同吃同住,觀察瞭解高爐風口燒穿損壞情況。同時他又走訪了包鋼科學研究所、包頭鋼鐵學院、包鋼冶金設計院、包頭市耐火材料廠、金屬結構公司、包頭市科委等37個單位,向數百人請教相關知識。


他們先後用169種不同性質的新材料,製作了169個不同規格質量的風口、渣口,通過20多次試驗,終於成功配置三種具有耐酸、抗氧化、導熱等效能的新材料,用這種新材質製成的風口、渣口,損壞率顯著降低,平均使用壽命比以前提高了11倍。其中兩個風口安裝後使用了612個小時。這一系列成績,讓劉志祥被評為“包鋼一號高爐榮譽爐長”。


▲中國二冶離休幹部劉志祥照片(圖片由中國二冶提供 )



我們的設計

經受住了一線考驗


包鋼四號高爐籌建於1992年,於1995年11月建成並投產,為當時包鋼容量最大、應用技術最為先進的高爐。當時高爐計算機程式設計工作主要由國外供貨商完成,國內相關機構多進行區域性程式設計。承攬四號高爐自動化程式設計對於包頭鋼鐵設計研究總院自動化所是零的突破,部門及公司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1992年-1995年,包頭鋼鐵設計研究總院(以下簡稱包頭院)先後為包鋼四號高爐建設進行了可行性研究、初步設計、施工圖設計、程式設計除錯及現場服務。包頭院組建了老、中、青三代人員配備最優的程式設計團隊。團隊建設不僅要求隊員有過硬的技術,還要求具有團隊協作能力、具有克服困難的決心和 “啃下”這塊硬骨頭的鬥志。在業內人士“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不客氣嘲諷中,程式設計團隊一輪輪與業界最知名的西門子、HONEYWELL、ABB廠商交流,並將交流成果及時向包鋼公司進行反饋。包院人的努力沒有白費,計算機程式設計如期完成,在試執行中表現優秀,之前發出質疑之聲的人紛紛豎起大拇指。


“在向四號高爐一線同志瞭解情況時候,他們介紹到四號高爐設計精良,第一代爐服役長達19年,完成鍊鐵量兩千七百萬噸。2014年改造時仍保留了上世紀90年代的框架,其中有60%左右的原設計被保留。四號高爐建設時投資並不算高,但是整體執行情況較為突出。聽著這樣的評價,我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沒有比這更高的評價了,沒有比這更高的讚許了,我們的設計,我們的工作經受住了一線的考驗,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時任包頭鋼鐵設計研究總院自動化所所長段玉璽激動地說。


▲“中國第一管道”——包鋼白雲礦漿和供水管道(圖片由中國二冶提供)



“中國第一管道”

橫空出世


在包頭至白雲礦區相距145公里的範圍內,白雲鐵礦礦石一直通過鐵路、公路源源不斷地運送到包鋼廠區,但包鋼要擴大規模,提升產能,增加效益,必先解決原料的“兩頭”問題:即前頭加大礦石供應,後頭增加尾礦排放量。


面對傳統擴路建壩無法滿足發展需要的諸多難題,包鋼獨闢蹊徑,尋找解決難題之策:在白雲鄂博西礦建設選廠,通過管道將黃河水輸送到白雲鄂博,再通過礦漿管道將鐵精礦粉運送到包鋼廠區,此舉既解決了包鋼礦石增量的難題,又破解了尾礦排放制約,還改善了白雲礦區缺水的現狀,節約了運輸成本,可謂一舉多得。


2008年4月5日,包鋼礦漿管道工程建設在包頭昆都侖河畔破土動工,堪稱包鋼建設壯舉的“中國第一管道”由此拉開了序幕。2009年10月工程全面竣工,10月18日,管道從黃河成功送水到白雲礦區;2010年1月3日10時48分,白雲西礦鐵精礦礦漿開始輸送,1月4日10時30分,來自白雲鄂博西礦的近3000噸鐵精礦礦漿經過24個小時145公里的“長途跋涉”,源源不斷地經過管道順利到達包鋼廠區過濾系統。經脫水後的礦漿迅即變成烏黑的鐵礦精粉,隨著調整運轉的皮帶被送至鍊鐵廠綜合料場。


該工程被包鋼譽為“包鋼三峽工程”和“包頭市南水北調工程”,同時也是中國二冶拓展市場新領域,樹立企業新形象的重點工程專案。該專案輸送礦漿能力達550萬噸/年,供水2000萬立方米/年,專案使用壽命30年,全長145千米的工程,中國二冶承擔了其中的81千米(k49至130區域)管線施工,是迄今為止同溝直埋敷設兩條大管徑管線為國際唯一,鐵礦漿管道管徑最大、國際第二大的礦漿管道工程。


(記者:李強;編輯:賀怡欣)

版權宣告:本文為包頭晚報原創,未經授權謝絕轉載。


你錯過的好新聞


提前避堵!包頭交管部門釋出最全“中秋節”出行攻略


最新通報!包頭這些樓盤還未取得預售許可證!


那些年老師的口頭禪,你還記得多少?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