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鎮“政績化”之風,必須堅決剎住!

2019-09-16 02:20:55




多重政策利好下,短短几年裡,特色小鎮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一些地方政府大幹快上,把特色小鎮建設當作“票子和帽子”,重數量不重質量,求速度不求方向,走向了“政績化”的歪路。


2016年相關部委提出到2020年培育1000個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鎮。隨後各級、各地政府通過中央財政、專項建設基金、地方補貼展開特色小鎮建設,目前平均每個省有16.1個特色小鎮,每個地級市有1.7個。現實中,特色小鎮的建設存在著揠苗助長的短視傾向,很多決策都讓位於政府短期的政績和利益。



目標引領,資金傾斜之下,一些地方急於求成,規劃出特色小鎮名單、建成時間和規模,層層分解具體任務,習慣性地打造“形象工程”。還有一些本身沒有相關產業基礎的地區跟風新潮概念,盲目打造人工智慧小鎮、電商小鎮、基金小鎮等等。事實上,不少地區對特色小鎮的理解還很淺,對建設規劃都是一筆糊塗賬,以為搶到特色小鎮的牌子,就是搶到了優惠政策和錢,往往淪為招商引資或土地財政的幌子。


形象工程的做法,往往是要“面子”,輕“裡子”。特色小鎮不只要建設“硬環境”,更要營造“軟環境”。交通的便利、設施的完善等“硬環境”是特色小鎮建設的基礎。在不斷完善硬環境的同時,讓特色小鎮有持續的生命力,還需要在“軟環境”上尋求新的突破。比如,積極招才引智,優化生活環境、教育環境、醫療環境等,讓人才在小城鎮也能享受到與大城市一樣高質量的生活品質和生活保障,讓人才落戶沒有後顧之憂。


政府主導規劃下的小鎮,容易用行政式思維代替市場規律,重管理輕服務,重口號輕體驗,結果是阻礙市場主體自我發展。政府主導下,容易出現市場主體錯位,依賴舉債建設,在當下地方債務率較高的形勢下,風險較大。一些小鎮儘管有名義上的公司在經營,但背後的主體仍然是政府。政府不需要凡事都“當家長”,應該把相應的職能還給其他主體,能贏得市場、持久經營的產業往往是自然選擇的結果。


急於求成,運動式地搞特色小鎮,結局是“虎頭蛇尾”。此前,一篇《2018中國特色小鎮死亡名單》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今年5月,相關部門淘汰整改了427個“問題小鎮”;8月,雲南對當地3個特色小鎮因公共服務欠缺、產業偏重進行整改,如整改不到位將收回獎補資金。小鎮建設,需要走上一條符合規律的良性發展之路。


特色小鎮的建設要從自身產業基礎、文化積澱出發,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打造有“靈魂”的特色小鎮,而不是打造空中樓閣。打造的時候風風火火,結果只是曇花一現,關鍵是因為無法跳出工業時代的慣性思維,過度依賴地產和商業,沒有把握新經濟的發展規律。比如當前中國60%的特色小鎮都是以旅遊為主題的文旅小鎮,旅遊產業的發展不僅要有優美的風景,還需要重視服務和運營。優美的風景和小鎮的廣告可能帶來遊客的線性增長,但是提升遊客的服務體驗和旅遊感受,讓遊客參與到特色小鎮的價值創造和品牌打造當中,一傳十、十傳百的口碑卻可以帶來小鎮指數級的發展。


一個產業的培育、一個小鎮的打造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一代人,甚至幾代人的努力。特色小鎮要有長期思維,特色小鎮要對標先進,要麼出眾,要麼出局。大多數人只知道法國格拉斯小鎮因香奈兒5號而聞名於世,但忽視了格拉斯小鎮的農民從1614年就開始種植香料花卉,到1730年才誕生第一家香料生產公司,探索出小鎮產業結構的發展模式,用了116年之久。有時候快就是慢,欲速而不達,不能以犧牲長期利益為代價謀求短期發展,有時候慢就是快,厚積才能薄發。



為你推薦



  • 國家發文整頓、規範合作社,這類合作社將徹底退出歷史舞臺

  • 沒錢養豬?銀保監會出手了!對生豬產業不得盲目限貸、抽貸、斷貸!

  • 玉米即將收割!適時晚收,每畝可增產100斤以上

文來源:中央廣播電視總檯央視網(微訊號:cctvcomweixin

轉載編輯:楊瀅 //責編:李沛 // 監製:張磊、彭忠蛟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