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籃球的至暗時刻,但還不是放棄的時刻

2019-09-15 12:20:21


殘酷的現實就是如此,它像一根紮在心頭的刺。


我們各種熱血各種力挺各種期待,中國男籃還是沒能在家門口的世界盃小組出線。三年前里約奧運會對陣委內瑞拉的比賽,我和王非指導一起在現場解說,罰丟了十個球才輸三分,於是我覺得按照現在的心氣兒和狀態,怎麼不得出口惡氣?現在想想抽籤後的採訪,姚明通過我們的直播說“可能別的國家也覺得是上上籤”,大家還是覺得他在開玩笑。

從1990年世錦賽到1992年奧運會再到三年前,我們都沒有在正式大賽裡贏過委內瑞拉,算是三批人吧,要說都有一定偶然性,但是確實都沒贏過。委內瑞拉2015年在美洲幹掉一堆NBA球員的加拿大和只缺少吉諾比利的阿根廷,這麼看來絕非偶然。他們防守端的籃板球頂搶意識、防守擋人卡位,防擋拆繞過,都特別值得我們學習。不是說學了那些基本功就怎樣怎樣,而是學習委內瑞拉那種完全把基本功運用當做習慣的執行力。委內瑞拉的阿根廷主帥杜羅說:“我們整場比賽都堅持貫徹比賽計劃。”就在世界盃開始前一個月,他的這些隊員因為對他場上場下的諸多行為不滿,外加訓練費和醫療條件得不到保障,一度罷訓。那會兒覺得打他們可能比較輕鬆的人裡,有我。


委內瑞拉收縮防守死頂三秒區和籃下,繼續以摔跤甚至相撲式的方式跟中國男籃死磕,而且他們對籃板球的保護習慣就像鐵和吸鐵石,讓我羨慕不已。有了周鵬和小丁會不會好點兒?也許吧。從進攻上突破和投射也許效率會高些,但個體持球時間增長和分散攻擊點增多對控衛們是否又是一個新題目?委內瑞拉肉盾們不會針對他倆特點製造更多麻煩嗎?想來想去,結果可能是一樣的。

比賽計劃和執行可能有問題,人員安排可能大家不滿意,輸球就是輸球,找客觀沒意義。我既不打算灌什麼雞湯,也不打算藉助什麼精神動力,如果一定要在這場比賽之後、廣州排位賽開戰之前總結點兒什麼,只能說:高水平的訓練和比賽還得越來越多啊。

比賽不光指國家隊熱身賽,還有CBA聯賽,只滿足於國內各種高分高光,確實會在碰到真勢均力敵的對手時產生心理落差,像李楠指導說的“上來想把對手一下靠個人能力打服,發現不是那麼容易之後再一急躁,徹底被對方把節奏給帶走了。”想想CBA聯賽的表現,有多少畫面符合這個狀態?外援一旦再缺乏限制,很難出現理想的鍛鍊環境,拿對委內瑞拉舉例,保護籃板怎麼可能只交給三個內線或者前場?內線間的頂人卡位發生之後,其餘人如何判斷如何發揮,這不應該是國家隊再教再學的東西了吧?


至於訓練,更容易舉例:對抗基礎上拼技術,不被撞得東倒西歪的隨便一扔,說明你知道核心的重要,力量訓練不用說太多,體型就能說明一切;投籃更是吃飯的本錢,前天在上海解說土耳其對美國,最後關頭土耳其四罰全丟,劉煒講話,“拼心態很正常,平常刻苦練還能出問題,更別說沒有訓練保障了。”劉煒說休賽期他每天普通投籃訓練就是一個半小時到兩小時之內自投自搶進六百個球,不知道如今有多少人真能保質保量完成?

從基本功到經驗,從日常訓練到各級別賽事,環環相扣,絕不是任何單一環節或者單個人的問題。如果你還認為這是在灌雞湯或者找藉口,我就只能告訴你,這場失利證明我們在很多環節上確實積累了很長時間的頑疾。由於這些頑疾,導致在發揮不理想的情況下,心態徹底崩盤,才會有一場大家都覺得能贏的比賽卻完敗於對手——就因為沒有一件事兒和預想的一樣。


昨天這場失敗一出,各種批評迅速擴散成謾罵,失望的情緒在所有的空間中滿溢。但我想說的是,這樣的失利更證明我們的專案改革不是有問題,而是開始得晚,還受到很多舊有因素的制約。既然確定改革方向 就必須大力推行,而且要從基礎從細節下狠心改革,還不能圖快,省得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從“小籃球”和青少年籃球培訓開始到中國籃球的“頭部資源”國家隊和頂級職業聯賽,真正做到系統改革,完成一個體系式的改變和發展,才能夠有機會贏得痛痛快快,輸得明明白白。

無論這一屆男籃是否像大家如今指責得那樣不堪,他們都只是整個專案過去長時間積累的縮影。其實如果你回想一下,中國男籃有很多次在關鍵時刻力挽狂瀾的場景發生,憑藉的還是超強的個人能力、團結一心的態度以及那麼一點點運氣。團隊競技專案要想取得成績,這些因素缺一不可。而運氣因素必須也只能排在最後,只有能力和態度都勢均力敵的情況下,它才會發揮微弱的作用。

說得有點多了,這只是我們的長期目標或者遠景目標。近期的目標非常明確:帶著一勝的既定戰績,在廣州的排位賽先力爭擊敗韓國,再死磕奈及利亞,以亞洲最好成績直接進軍東京奧運。看到這兒你可能會嫌我囉裡囉嗦,既然表現得這麼差,為什麼就非得進軍奧運呢?去了也很可能贏不了球,還不是給自己添堵?

當然沒有那麼簡單,從隊員的角度來說,他們要開始面對易建聯不在球隊當中的局面。對陣委內瑞拉,易建聯的身體狀況和臨場發揮都欠佳,這應該是他最後一屆世界盃了;而在他的身旁,年輕一代的頂樑柱們,還沒有掌握如何引領球隊繼續提升,連續兩年參加國際最高水平大賽,會讓他們對自己的和球隊的水平有更為冷靜清醒的認知,也能明白自己的差距和方向究竟在哪。而對於中國籃球的管理者和執行者們,成功進軍東京奧運,能讓改革所面對的壓力和挑戰暫時偃旗息鼓,你能讓改革的辦法和措施,努力施展開拳腳,要知道,這可是一個自下而上的系統工程,任何時間都不能掉以輕心。


所以,這回我們穩當點兒,從我做起,別說什麼幹掉這個幹掉那個的話了。要是能把“史上最強”奈及利亞磨得陣腳生亂,也算沒白過招;至於韓國,是咱們拿排位賽好名次的最關鍵對手。看看賽前咱們能不能做到,就當去年雅加達沒贏過他們?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