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出亞洲走向奧運的絆腳石,近為委內瑞拉,遠為日本

2019-09-15 12:20:20


你們看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正在從上海趕回北京的路上,今天晚上我將火線勤王,告別E組迴歸A組,同中國男籃一起度過他們的小組終極一戰。昨夜堅韌而頑強的土耳其人把衛冕冠軍美國險些拉下馬,證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希望中國男籃今天同樣可以證明自己。興奮緊張激動之餘,午夜時分琢磨來琢磨去,應該和各位聊點兒什麼呢?


就聊聊E組這支估計會三戰全敗,但仍然值得我們重視警惕的日本隊吧。


因為八村塁高順位入選華盛頓奇才隊,也因為上海的地理位置離日本夠近,E組每個比賽日,東方體育中心都會湧入大量日本球迷為球隊吶喊助威。儘管日本隊前兩場比賽“抗歐”失利,明天面對小組最強對手美國隊恐怕也難逃一敗,但完全看不出球隊有任何沮喪和失落,他們的目標和野心遠不是這屆世界盃可以衡量的。


先從國家隊層面說起:日本隊首場對陣土耳其時,日本籃協副主席、負責技術實務的東野智彌坐在轉播工作臺後面的球隊親友席,安靜地關注了全程。不知道日本隊在力量對抗方面的劣勢是否又一次觸動了他,但他強調日本籃球學習阿根廷籃球的方向和信念絕對不會動搖。



日本男籃的主教練胡里奧·拉馬斯是阿根廷男籃征戰倫敦奧運會獲得第4名的主教練,按球員們的說法,拉馬斯教練強調“快速攻防轉換和靈活性”的打法,讓球員們“感覺自己學到很多”。聘用拉馬斯是日本籃協向阿根廷籃球學習的一部分,這其中尤以青訓人才培養為重。據說東野智彌從2011年開始研究阿根廷籃球,為此甚至撰寫了長達80頁的研究報告。因此他全力支援拉馬斯教練的工作,比如在視窗期客場對陣伊朗和卡達之前,拉馬斯和教練組商議後提出,希望能到有中東生活環境的地區進行拉練,日本籃協管理層舉雙手錶示贊同。最終日本男籃前往土耳其飛行集訓,也因此對土耳其的籃球環境有了一些瞭解。


你很難說這種行動對他們有著什麼樣的影響,但從管理到執行沒有分歧,而且目前也不用成績來質疑過程。按照日本籃協事務總長、日本B聯盟董事長大河正明的期望,日本國家隊作為日本籃球的“頭部資源”,要用這樣的投入完成“三大目標”的第一個:讓日本國家隊成為亞洲一流強隊。


這個目標隨著八村塁和渡邊雄太兩位鋒線球員的崛起,開始越來越清晰。儘管2014年代表獨行俠參加夏季聯賽的富樫勇樹因為右手骨折無法參賽,但在過去的夏天,馬場雄大前往獨行俠參加夏季聯賽,那裡還有日本前國手伊藤大司的哥哥伊藤拓摩作為教練員鍍金;比江島慎則和澳大利亞NBL布里斯班子彈緣盡分手後,回到國內B聯盟栃木皇者隊效力,並先後在獨行俠的迷你訓練營和鵜鶘的夏季聯賽鍍金歷練——日本籃球的“洋務運動”已經熱熱鬧鬧地開展起來了,短期目標和長期目標都非常明確。


說到大河正明的聯盟三大目標,其實還有日本籃球觸底反彈的過程:由於在職業化問題上產生的分歧,日本籃球協會分裂出採用FIBA規則的日本國家籃球聯盟NBL和採用NBA規則的BJ職籃聯盟兩個頂級聯賽——按照國際籃聯的規定,一個會員國只能擁有一個頂級籃球聯賽。由於日本籃協遲遲無法完成兩個聯賽合併,2014年11月國際籃聯決定對日本籃球實行國家隊在世界大賽層級的禁賽,這也應該是日本籃球近些年的至暗時刻。於是日本籃協聘請當年的日本足球教父川淵三郎出山,以足球“J聯賽”的方式把一個2016創生的新興聯盟B聯盟迅速推上頂峰。


首先是賽制,對於球隊的刺激性很強,沒人可以安然穩固高枕無憂:B聯盟分為B1、B2、B3三級聯賽,B1和B2各有18支球隊,B3則是9支球隊,他們也是亞洲目前唯一的三級梯級聯賽。B1聯賽的18支球隊是頂級球隊,分為東、中、西三個分割槽,每個分割槽六支球隊,常規賽共60場,前8進入季後賽,首輪和半決賽採用三場兩勝制,決賽則是一場定勝負。每個賽季B3戰績第一的球隊升入B2,而B2每賽季季後賽前二直接升入B1。但B2和B1間的升降要比B3和B2之間的升降複雜很多:每賽季常規賽墊底的兩支球隊降級,倒數第三第四打降級附加賽,降級附加賽中輸掉的球隊與B2四強賽落敗的兩支球隊的勝者爭奪第三個升級名額——有點兒像當初咱們曾經用過的升降級制度是不是?



其次是經營。在創立伊始,B聯盟就獲得了軟銀集團的贊助,價格大致和李寧贊助CBA每年的金額相當,於是聯盟在此後也順利獲得了索尼、卡西歐、富士等優質品牌的戰略合作支援,這樣聯盟的管理者們在與屬下球隊的對話當中就處於強勢的位置:像日本足球J聯盟一樣,球隊不允許出現冠名,讓真正的職業隊成為現實;加強財務稽核,倡導俱樂部會計專案公開化。財務成本核算之後,B聯盟會根據B1和B2不同的標準來發放牌照,如果出現財務出現負債或連續三年虧損直接吊銷牌照,這使得俱樂部必須要在自己的經營上好好動一番心思。


B聯盟還設立了最低工資保障線,說實話,當我看到這個金額的時候就明白他們為何要學習阿根廷籃球。各位可以看一下:如果是新秀,B1球隊“低保線”只有將近20萬元人民幣,B2則不到15萬元,如果不是新秀,金額能夠“大幅度”上漲到28萬元人民幣——他們掙得實在是不多。也難怪大河正明的“三大目標”第二個就是讓B聯盟出現合同金額超過1億日元的超級球星,也就是要讓真正的超級明星能在聯盟當中,掙到大合同,安心留在聯盟裡帶人氣。


現在這個人已經出現了,就是簽約千葉噴氣機隊的富樫勇樹。儘管他因為右手骨折沒能隨日本隊征戰世界盃,但東方體育中心還是有很多身著日本隊2號球衣的球迷到現場去給他們的國家隊鼓勁兒,2號球衣正是富樫勇樹在國家隊的球衣——可這位超級明星的合同金額也不過是600萬人民幣,比起我們的很多俱樂部當家球星,掙得要少的多。


收入和期望值差距比較大怎麼辦?怎麼鼓勵後來的年輕人投入這個專案和職業?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他們會向阿根廷籃球學習。早年間參與斯科拉中國行的時候,和他父親曾經和我交流過對於其時阿根廷籃協的印象。那麼日本要學習他們什麼呢?東野智彌還特別提到了青訓。



咱們先籠統地看看阿根廷籃球青訓的情況:阿根廷集體專案有各級的體育聯合會,籃球則是以俱樂部為單位,運動員們可以參加各種俱樂部比賽。體育聯合會投入資金,培養青年運動員、省一級優秀運動員和國家級運動員,每年會組織大量賽事。此外阿根廷全民熱愛體育。雖然足球在阿根廷依然是第一運動,但在阿根廷有很多年輕人喜歡橄欖球、手球、籃球、排球和曲棍球。而這些專案也在全國教育體系之中,有專門的體育教師。再加上足夠的體育設施,都讓阿根廷運動員們可以有足夠的訓練和比賽機會。運動俱樂部的興起,讓群體性運動成為主角。之後通過有效的工作,從青訓開始逐級遞進——我猜這可能就是東野智彌那80頁研究報告當中會涉及的發展方向吧?


體育作為教育的硬核部分存在,在日本籃球的體系裡是提倡的。比如B聯盟有一項針對在校大學生的“特別指定球員”政策——允許在校大學生在不放棄學業的同時參加職業聯賽,這為大學生球員以後如果有可能順利轉戰職業,提供了極好的經驗輔助和積累。如果你前一段時間在自己的社交網路裡,會被能代高中或者福岡一高的籃球比賽吸引的話,你也就會明白他們的籃球培養體系從小學、中學再到大學以及海外留學是非常完整而合理的系統。


而從明年開始,B聯盟的各支球隊的U18梯隊也要應運而生——但和我們不同的是,他們的U18梯隊是不付工資的,反而是要入隊的小球員自己交入隊費方可進入,這似乎在我們這裡有點難理解。但想一想家裡為你打球提前付出,自然會有期望值,也自然會在訓練生活和日常行為當中嚴格要求,這應該也就是利用了人之常情。更有人情味兒的是,如果你入選過各年齡段縣級代表隊,費用還會有不同層級的減免,目前就當做是表彰福利吧。據說比江島慎曾經效力的栃木隊還有身高滿1米85還能減免的條例,這算是破除傳統心魔的方式麼?當然現在日本年輕人的身高已經沒那麼矮了,在昨天日本對陣捷克的比賽裡,渡邊雄太比盯防他的捷克預選賽第一得分手博哈西克足足高出一頭,八村塁也可以在和矮壯內線克里斯·馬丁的對抗中不落下風,還能一搶四幹拔暴扣……


再說回來,日本各俱樂部U18梯隊很重要的比賽任務,就是會參加高中生們的冬季杯,也就是說,他們將繼續考量這樣的梯隊建設究竟應該怎麼做才能更完善。最直觀的比較方式就是和名聲在外的學院們一較高下,冬季杯歷史悠久,為學院們所看重,是優秀籃球高中生們成名的舞臺。2008年統治級球隊能代工高被比江島慎的洛南高中逆襲,就是挺好的例子。高三的比江島獨取22分,一躍而起。



此外,由於日本對混血兒的接納度非常高,也鼓勵年輕人們去海外發展,於是一大批有著出色身體條件的小球員到比國內更好的教育系統裡接受更為全面的提升,於是更多的混血兒看到前人的成功之路,增添自信,勇於提升自己站在公眾面前,會讓日本籃球未來選擇更多:八村塁就是從校園籃球系統走出來的佼佼者,在八村塁身旁,有看著他學習他的德日混血兒幸樹,他是日本U19的主力,在他們身後,還有留洋的泰福斯·海和在IMG體院打球的混血兒田中力是同齡人的佼佼者。而在日本男籃視窗期拉練的過程中甚至還出現了山之內勇登這樣毛遂自薦的混血兒:16歲2米02,福島出生夏威夷上學,如果他真有所成,在B聯盟打球都不會被算作外援——B1和B2兩個級別的每支球隊都可以擁有三名外援,而且不含日本出生或者長大,以及畢業於日本小學或者高中的外國公民——這樣的話,理論上可以有一支球隊的場上陣容完全由黑人球員組成而不觸犯聯盟規定。


由於日本的文化形成歷程包含太多外來文化因素,所以他們的觀眾和球迷認為這樣不違和,這跟我們的觀念有很大的差別——當我們還在討論要不要歸化球員的時候,大家有沒有想過,當下屆或者下下屆奧運會的視窗期來臨,八村塁真正走入成熟期,他身邊可能會出現五六個混血兒球員,受教育程度良好,理解教練意圖極快,從小一起摸爬滾打互相熟悉,到那時候我們又會拿出怎樣的對策呢?


建立在良好的校園體育基礎上的職業聯賽,會有難以預想的活力。B聯盟不但遠學阿根廷,還要近學韓國KBL,他們已經達成一致,在未來,雙方的本土球員可以作為亞洲外援交換,不佔球隊外援名額,以利互相學習,互相促進——大河正明的“三大目標”第三個,就是要讓本土有300萬人關注B聯盟或者讓聯盟創造300億日元的價值,現在看來,這個目標也有可能會在明年東京奧運會前後實現了。


說了這麼多,如果今天晚上我們幹掉委內瑞拉,直接獲得東京奧運會的出線權,那麼中國籃協和CBA聯盟就要騰出手來落實改革的舉措了。畢竟對手已經不斷地在落實行動了,時不我待啊。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