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一輩子,有沒有為別人拼過命?”

2019-09-15 12:19:15


今天,男籃世界盃就算正式開打了,中國男籃三年以來真真正正頭一回世界大賽,就在家門口兒,就在五棵松。昨天晚上我特意去了球館一趟繞著轉了轉,好像隨時都能想起來2008年奧運會這個球館裡發生的一切一切:姚明對美國拉到頂弧投進的三分,大郅迎著小加索爾最後關頭出手如風的中投,劉煒對安哥拉風馳電掣的持球突襲,孫悅神兵天降般怒蓋霍華德,阿聯45度中投擊殺德國……球館周圍炫酷的噴繪佈置把我拉回現在——



姚明說:“從2008到2019,幾撥人,一個顏色,一個夢想。”


打過2008的只有李楠和易建聯了,打過2010和2012的只有易建聯和郭艾倫了,這之後打過2016的留到現在不少,因為這是他們的時代,主場作戰,就是要毫無保留,無所畏懼,努力把握住自己最好的機遇。上次在奧運會贏球還是2008年對德國,上次在世界大賽贏球還是9年前對陣象牙海岸,如今又是對象牙海岸,還是主場,找回自信實現夢想直通東京,是多麼激動人心讓人熱血沸騰的事情。


所以現在,你是不是能理解周鵬發出那條微博,是經歷了怎樣的心碎和顛覆?



我們把時間倒回略長些,周鵬所說的“自己因為年齡和經驗錯過的2008年北京奧運”,其實不止他一個心碎者。上海的天才少年徐詠,已經把天賦和技術結合得讓人豔羨。他在特訓後所拿出的身體指標和資料,完全和剛出道時的史蒂夫·弗朗西斯不相上下。但就在大家的憧憬都在增長的時候,骨肉瘤的診斷結果直接終結了所有的希望。作為參加2007年U19世青賽那支國青隊的得分王,徐詠和2008年那支國家隊隊並沒有一起走得太久,儘管球隊表現出的鬥志和臨場狀態確實出色,但如果徐詠真的和他們一起征戰,會不會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沒有人再去談起。北京奧運結束後的一個夜晚,徐詠掉了眼淚,他說:“其實說到底還是過不了自己這關,想起來,多少會覺得不甘心。”



周鵬所說的2011年,因傷遺憾不能和球隊並肩作戰的也不止他一個。正值當打之年的王仕鵬在海外拉練時手部骨折,得知自己無法參加武漢亞錦賽當時就掉了眼淚。儘管我們邀請他到武漢參與了現場解說(球隊也邀請周鵬到決賽現場觀戰),但那種沒有辦法上場戰鬥的壓抑,在他身邊合作會時刻感受得到。直到決賽最後關頭,道格拉斯突破被中國隊干擾,丁錦輝奮力點搶籃板,王仕鵬在直播當中忘情大叫“丁!丁!”此後中國男籃奪冠,我記得丁錦輝接受採訪時說:“能力有限,但想想因為傷病沒能一起作戰的隊友,怎麼也得拼了!”



即使在今年,周鵬也不是中國男籃損失的唯一一個,那張在五棵松外牆的圖,據說原本應該是這樣——



是的,我們還缺失了丁彥雨航,最好的鋒線和最好的鋒線3D,都沒法和這支球隊一起征戰。第一個對手,還正好是我們距今最近一次在世界大賽贏下的對手,九年過去了。


對手談不上神祕,也算不上強豪。欠薪問題已經成為笑談,關鍵就是個遭遇戰。象牙海岸能看到的熱身賽我基本上都看了,控衛頂弧交球后同側順下也好,異側無球跑動也罷,目的都是為了內線上來做掩護後由外及內的傳球,讓內線做決定性的進攻重點,直接強攻或者分球給零度角投射——那麼,易建聯、周琦和王哲林,能不能拿出崑山四國賽面對安哥拉的狀態,從內線封鎖對手,給外線製造大量防反機會?如果小丁和周鵬在,防守限制和反擊機會可能從外線就開始了,而現在除了三大內線正常發揮之外,翟曉川的防守端積極性也顯得重要很多:象牙海岸的技術非常粗糙,從熱身賽的情況來看,外線遠投命中率極低。無論這是否是煙幕彈,保護好籃板球壓制住對方攻防轉換的節奏,應該就是最重要的取勝之匙。


隊長周鵬傷別,易建聯成為了新的隊長,發國家隊新外套的時候,他毫不諱言自己從經歷巔峰到品嚐苦果的落差和沮喪,他對隊友們的要求非常簡單——“齊心就好”;而有可能要在三號位打很長時間的翟曉川也說:“主場一定往死裡幹!”我絲毫不懷疑他們的信念和決心。背水一戰的艱難,猝不及防的傷病,都讓中國男籃無路可退。但在這個推崇表達的流量時代,你可以在周鵬和丁彥雨航的社交媒體裡找到隊友們的祝福和表態,不再像以前那樣靦腆而內斂,如今的他們,真誠而熱血。


既如此,便如此。直接獲得東京奧運資格非常重要,重新在世界大賽上贏球找回信心也非常重要,但面對揭幕戰的對手,不用想太多,想想周鵬,想想丁彥雨航,為了他們,拼就拼了。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