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幹完最後一票就收手,殺手老趙沒想到自己會闖入一個迷局

2019-09-13 23:06:02


導演徐順利第一次拍電影就把故事放在了1935年的老上海,可見其野心之大。


有必要說說當時的歷史背景。“一·二八”事變之後,儘管閘北一帶開始慢慢凋敝下來,但上海大多數地方仍在發展前進著,租界的存在讓市中心免於日軍刺刀的統治,使之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的畸形繁榮景象。筆者曾在一本有關1934—1935年度上海的英文版旅遊指南里見識過這座遠東第一大都市,稱其為當時的“夢想之都”都不為過。


然而繁華背後是政局的動盪,各方勢力暗流湧動。各派為了達到消滅異己的目的,常常把暗殺當作一種行之有效的方式,暗殺成了民國時期最為光怪陸離的一幕。(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要說民國曆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殺手,大概是有著“暗殺大王”之稱的王亞樵,他抱持著暗殺救國的理想,創造了多起攪動上海灘的驚天大案。除了像王亞樵這樣自成一派的民間殺手,為政府效力的殺手也大有人在。這些人是亂世豪傑還是殺人惡魔,歷史自有定論。


電影《最長1槍》將目光聚焦在這個時期的殺手群體上,試圖勾勒出一幅民國的殺手版圖。


亂世迷局



眾人皆知好演員王志文對劇本的挑剔,一個細節是,“杜月笙”曾是他特別想演的人物之一,但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自知再也演不出年輕杜月笙的狀態了,就果斷放棄了這個願望。而如今年過五十的他能夠接受《最長1槍》裡殺手老趙這個角色,說明這個角色的感覺必然與他的人生經驗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暮年殺手的身份決定了人物身上的那種沉澱和厚重,王志文的表演在豪放的同時又能夠自如帶出各種細膩感受,他天然的瀟灑賦予了殺手老趙迷人的特質,其中的內斂神祕又與時代的複雜性契合一致。


電影一開始,老趙即出手不凡。一截還未提速的火車車廂裡,執行任務的老趙挨個拉門檢視,不時說著“對不起,走錯了”。三四個車廂後,發現目標人物,走了兩步便掏槍折返,只聽槍聲悶響,片刻後老趙走出,消失於畫面中。



他是殺手經紀人老杜口中“行當裡最好的工人”,有著從未失手的紀錄,他疾惡如仇,殺的全是大CASE、大壞蛋,但平日裡卻是一家修錶店的修表工。一個老來單身之人如此拼命賺錢,背後必有所執。因為患上帕金森病影響發揮,老趙萌生退隱江湖的念頭,此時經紀人老杜手裡恰有一大單可賺,老趙想在這“最後一單”裡圓滿收尾。然而幹這一行的人都知道,往往就是這“最後一次”容易出事。(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除了對時代背景的瞭解,理解《最長1槍》必須要釐清導演精心編排的複雜人物關係網,理解這些角色做派、言行舉止的背後所代表的文化與味道。演員李立群飾演的殺手經紀人老杜可看作是這個關係網的一個交集,他一邊手握殺手資源,另一邊又靠著有暗殺需求的僱主養活生計。


有句話說,民國時期的風雲人物,如果沒遭遇過暗殺,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有地位的人。所以來找老杜辦事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經老杜之口人們知道,法租界內愛爾蘭商人皮特與來自寧波的黑幫頭目波波反目成仇,二人的恩怨攪亂了以王老為首的商會秩序,甚至觸及了法租界長官佛凱的利益。


在這個“誰都可能混成老大”的局勢下,出現了極為戲劇化的一幕:殺手老趙接到了老杜介紹的兩個訂單,同一時間,同一地點,一個訂單的目標卻是另一訂單的委託人。


亂世迷局之下,殺手老趙該如何完成任務?牽涉其中的大大小小的人物紛紛登場,頗有浮華眾生之相。


還原華洋雜處的租界文化



據說,為打造“包漿的上海”,《最長1槍》將十里洋場搬至墨爾本當地的議會大廈、布洛克拱廊、麗晶劇院等地標性西式建築,景物自帶的復古感與民國年代高度吻合。小細節上,老趙鐘錶店裡所有的工具、擺件也都是從很多地方一件件淘來,力求還原真實。更令人驚喜的是,曾經著名的匯豐銀行門口被人們用掌心磨得鋥亮的獅子腳掌亦出現在鏡頭中。徐順利說,“真材實料,觀眾才能感受到當年上海空氣瀰漫的那種東西,那種獨特質感”。


而從人物角色的狀態上可以看出,《最長1槍》對當時租界文化的研究做足了功課,幾乎做到了百科全書式的展現。



無論是波波、皮特、王老、佛凱這樣的上層人物,還是殺手阿掛、唐、巡警老周、報童這樣的底層人,每個人都具備所代表的階層氣質。而當年的上海灘,的的確確就是這樣一個魚龍混雜、華洋雜處的景觀。


從愛爾蘭來到上海經商的皮特代表了租界闢設之後,從異國他鄉來到上海尋找機遇的外國人。他在片中不止一次高呼“我愛上海”,是對他衣食住行十分滿足的真情實感。的確,在愛爾蘭,皮特是個窮光蛋,但在上海卻能穿得起50塊錢一件的大衣。這是對“外僑要比華人高階”的租界階層法則的展現。(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而波波所代表的上海黑幫的上層人物,都非常注重端莊,從言行神態到衣服著裝,極有做派。影片中有兩處是他與日本浪人有交集的部分,一口黑牙的波波一邊在泳池掌摑一個日本人,聲稱不做漢奸,另一邊又以日本浪人重點保護物件的身份出現在王老召集的商會晚宴現場。此處可作為當時日本侵略者向租界內滲透的展現。


法租界長官佛凱則是當時專門負責管理轄區事務的代表。上海法租界是近代中國4個在華法租界中開闢最早、面積最大也是最繁榮的一個,當時的上海法租界已發展成為條件設施最高階的住宅區。佛凱乾的實在是一個肥差,因為他“兩頭吃”,所以時刻擔心皮特和波波的矛盾會觸及自身的利益。


熟悉租界文化的觀眾,會更易捕捉到主創者的用心。其實片中小人物皆具點睛之筆。比如巡捕老周這個角色,最後為何會死在老趙手上?其實,不僅僅因為他發現老趙的身份後威脅老趙要錢,更主要的是立場問題。老周背後的巡捕房,當時是法租界公董局的下屬部門,表面上負責公共安全,實際上還有打擊共產黨的背景,所以有著抗聯身份的老趙不得不將其解決掉。


餘皚磊飾演的殺手唐也是一個可以分析的角色。他的環節是表面效忠於皮特,又覬覦余男飾演的雪兒。通過皮特與唐的對話人們得知,唐有著背信棄主的不恥歷史,而他的這種趨時精神不僅沒有遭到皮特的鄙夷,反而對此津津樂道。唐的這部分本質上也是租界文化燻蒸之下的產物,雜糅的環境既可以使人先進高明,也可以使人醜陋窳敗,奴性媚外。因此唐身上所代表的是租界文化的末流表現。


如此看來,表面上劇情是衝著老趙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單去的,但實際上這只是最終的去處,而這個過程中牽涉出的形形色色的人物,才是電影真正想要展現的部分,這同時也是電影為何叫“最長1槍”的深意。(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純粹性的消亡

如果說片中每個出場的人物都可單獨作為闡釋的主角進行分析,則不得不面臨影片的指向的問題,即發生在民國上海灘的這些愛恨情仇、幫派鬥爭的故事,到底指向什麼核心?


還是要從當時的上海灘的生態上說起,人們說租界文化是上海灘的催化劑,為當時孤島一樣的上海帶來了短暫生機,但同時也意味著傳統的凋零。片中皮特有句話點明瞭題意,“要是中國的古話管用,上海就不會有租界”。因此在筆者看來,《最長1槍》指向的主題是對傳統倫理走向沒落的惋惜,一種純粹性消亡的無限傷感。


禮崩樂壞之下,每個人都為自己的生存而戰。有人徹底滑向深淵,像唐;有人堅守底線,像遵守承諾的老趙、懵懂善良的年輕殺手阿掛、像信重義的俄國殺手魯克;有人掙扎著復仇,像雪兒……(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就是因為純粹的稀缺,人們才會被最後完成任務的老趙而觸動著,他掙扎著刺向波波的身影,是一輛即將報廢的火車終於進站了。


劇情簡介


從沒失過手的殺手老趙,得了帕金森病,準備退休,卻同時接到兩個訂單:同一時間,同一地點,一個訂單的目標卻是另一訂單的委託人。為了彌補心中一個久遠的愧疚,老趙決定利用這最後的機會,傾力一搏,把兩筆錢全掙了。而一個巨大而複雜的深淵,在靜靜地等候著他……


編輯丨肖玲燕  設計丨劉巖

文|毛亞楠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