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10年的心機女主,《甄嬛傳》裡活不過3集

2019-09-13 07:27:26


童年時追過很多劇,也對一些“狠角色”產生了心理陰影。


比如《小魚兒與花無缺》裡因愛生恨的江玉燕;


《至尊紅顏》裡斷人手腳的徐瑩瑩;


還有《宮心計》裡打人不挑日子的姚金玲。


女配姚金玲 / 《宮心計》


2009年《宮心計》播出,距今已經過了十年。


它是很多人追過的第一部宮鬥劇。


想當初,心狠手辣的姚金玲,讓人恨到想砸爛電視機。


重溫後發現,她一步步踏上不歸路,也有令人心疼之處。
 
反觀女主劉三好,讓我們看到了“黑心閨蜜”的樣子。


也開始理解為什麼後來宮鬥劇不再流行“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的理想化人格;


取而代之的是甄嬛、魏瓔珞這些會“黑化”的大女主。


“黑化”後的甄嬛 / 《甄嬛傳》



小心那個時刻勸你大度的朋友


劉三好和姚金玲從6歲開始,就在一起過苦日子。


家裡吃不起好的,金玲就把唯一的糖餅給三好吃。


三好和金玲實質上是主僕關係 / 《宮心計》


晚上睡在土房裡,三好有自己親孃哄著唱歌謠,金玲只能一個人縮在旁邊。
 


劉三好一直是被主角光環籠罩的那一個。
 
而不被幸運女神光顧的姚金玲,吃過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兩個被抓到宮中做婢女,免不了受欺負。

三好從小性格軟弱,被其他年紀相仿的女婢欺負,金玲總是第一時間站出來保護她。
 
久而久之,金玲習慣了在所有三好吃虧的時候,替她出頭。


當然這也得罪了不少人。



長大後,善良的三好被所有人喜愛,金玲卻一直被排擠。


分房時,三好被分在了製作衣裳的司制房,金玲去了製作首飾的司珍房。
 
她們只能夜晚聚在一起,聊一聊生活中的瑣事。


但為了避免紛爭,分屬兩房的女史私下見面是不合規矩的。


被抓到私會,兩人卻受到了完全不同的待遇。


兩房的管事(鍾司制和阮司珍)都堅決地認為三好無過錯。


鍾司制溫和地安慰,自己從沒有不信任三好,而是不信任金玲。
 


同樣的對話,第二天又上演。


阮司珍把三好請到自己房裡,肯定她的為人,表達對金玲人品的擔憂。




周圍人都不看好金玲,她只有暗戳戳地努力,希望有一天能當上掌珍,不被人欺負。

在所有女史中,金玲是最勤勉,手藝也是最出色的一個。

她的努力也得到了回阮司珍提名金玲做掌珍,只差一個批准,她的理想就可以實現了。

只不過碰巧趕上三好做了一隻釵子,討得太皇太后歡心,直接提拔三好做掌珍。
 
 
三好“被迫”成了掌珍,金玲也失去了這個等待多年的機會。

本應該難過的人是錯失機會的金玲,三好卻表現得比金玲更難過。

因為她一向淡泊名利,這次卻“搶”走了朋友唯一晉升的機會

金玲強忍著心裡的失落,安慰滿臉愧疚的三好:沒關係,幸好是你嘛。


三好走後,金玲才敢一個人偷偷崩潰。

她難過地哭了起來,不斷告訴自己,不要難過,要為自己的好朋友開心才對。



在事業上,金玲多年的努力被三好奪走;在愛情上,金玲也是倒黴的那個。


同樣是在宮中偶遇王爺,三好被英雄救美,有了美好的初見;


金玲卻因為被發現和王爺說話,被當眾掌嘴。



似乎所有人都善待劉三好,但姚金玲就是她們的眼中釘、肉中刺,不能給一點好臉色。
 
明明一同進宮、一同長大,三好和金玲卻完全過著兩種人生——
 
三好的生活像童話,金玲生活在現實的水深火熱之中。
 
劉三好總是勸誡金玲,要 “說好話、做好事、存好心”。


她也指責金玲不要總是勾心鬥角,告訴她做人要善良。

金玲反駁:“本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難道我被人陷害,都不可以自保嗎?”



受盡排擠磨難,金玲只是一直在被逼著堅強和強硬。


而那個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從來沒有站在自己的一邊。

你受盡了苦難她只會站在一旁勸你大度,甚至冷嘲熱諷地指責你。

雖然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但這種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朋友,也從來不會替你考慮。



你對她的好,她永遠看不到


金玲雖然有心機,卻對三好敞開心扉 。


從小,金玲在領了賞賜後都會給三好留一份。
 


長大後也會毫無保留地向三好傳授學到的手藝。



每次三好面臨危險,金玲都會挺身而出。


一次姐妹兩人在宮中散步,路上撿到了一個金釵。


走了幾步,遇到郭太后正在訓斥鄭太妃——原來手中這支金釵,正是鄭太妃不小心弄丟的。


三好看不過,搶過金玲手中的金釵,上前為鄭太妃開脫。


她謊稱鄭太妃不是弄丟,而是送到宮裡修繕。



郭太后反問三好是哪個房的女史,三好並非制釵的女史,她這才發現露了陷,犯了欺上的大罪。


郭太后發現她說謊後,火冒三丈,要置她於死地。



一旁的金玲看到姐妹有危險,不顧郭太后的怒氣將罪過全部攬下。


她解釋,是自己生病才讓三好代替自己送釵。


一旦被識破,便也是罪加一等的死罪。



一次,三好出盡風頭幫妃子製作釵子,被太后問及為什麼她會制釵。


這個時候沒人能保護三好,連阮掌珍也無法作答。


太后面前本不應女史插嘴,又是金玲冒風險為三好撒謊。


如此一來,三好的手藝受到認可,成了妃子眼前的紅人。



三好也經歷過“職業危機”。


手不小心撞在尖銳的石頭上,經脈盡損,不能再做手藝活。


看著崩潰的三好,金玲焦急地為她煎藥、幫她揉手。


 
太醫認為鍼灸可以嘗試,不過需要讓針入肉七分。

他也坦言,從未有女子能承受入肉七分的痛苦

因此,不敢輕易治療三好,怕她有性命之危。不過可以找一名女子代為試針。

金玲沒有一絲猶豫,決定幫三好試針。



試針稍有差池,輕則頭暈目眩,重則經絡盡斷,手就廢了。
 
面對這麼大的風險,皇上允許金玲再三考慮。


金玲卻說,即使手真的廢了,自己和三好一人一隻手,剛好合起來一起制釵繡衣。


更請求皇上試針的事情不能讓三好知道。



三好的手被醫好,皇上龍顏大悅,問金玲想要什麼賞賜。


金玲將這千金難求的賞賜許給了三好,希望皇上幫三好的父親洗清冤屈。

也正因如此,三好和父親才得以團聚。
 


但金玲並未換來三好同等價位的回報。


金玲被升為妃子,心懷妒忌的賢妃打了她一耳光。


因賢妃背後實力雄厚,金玲不敢和旁人提起,只能和自己的姐妹訴苦。


吃了啞巴虧,誰都希望能有人理解自己的委屈,能站在自己這邊。


但聽到金玲被打,三好的第一反應竟然是勸導金玲忍讓,讓她好好對賢妃。



在金玲的世界中,三好排在所有人的前面。


但在劉三好的世界裡,所有不相干的人都排在金玲前面。


在你需要幫助的時候,她卻非常聖母地踐踏你的真心反過來指責你對不起他人。

這種朋友,不管你給了她多少真心,都換不來在她心中的地位。


 
總高高在上指責你的朋友,趁早遠離
 
真正對你好的朋友,總會用心為你考慮。


可三好卻從未這樣對待金玲。


有一次,金玲掃地時不小心摔倒,扭傷了手。


程掌珍看見後,馬上關心金玲的傷勢,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


只不過,金玲並未警覺對方的意圖。


由於手受傷,金玲出於信任便告知她自己的想法,同意讓程掌珍幫她畫下圖樣。



等到太后賞賜時,程掌珍謊稱圖樣是自己的想法,將所有功勞攬在自己身上。


金玲怒斥她撒謊,卻因沒有證據,只能啞巴吃黃連。


自己被耍了一通,金玲向姐妹抱怨。


三好只是雲淡風輕地回覆,你沒有真憑實據,單憑你一面之詞就定罪,會很為難的。


從頭到尾三好也有安慰自己的好姐妹,只是站在不相干人的角度加以評論。



後來,程掌珍越來越過分,夜裡偷換金玲的胭脂,意欲讓金玲毀容。


金玲撞破了這一奸計,知道了程掌珍想要害自己。


當面對質時,程掌珍向金玲求饒,金玲假意答應放過她。



第二天金玲就故意塗上了胭脂,滿臉紅腫。


最終程掌珍的詭計人盡皆知,被趕出了司珍房。


三好知道了來龍去脈,認為金玲變了。


即使金玲再三強調是程掌珍害人在先,屢次欺壓,三好還是怪她用計。
 


三好對誰都好,也從不避諱和金玲的對手親厚。


在三好的世界裡,只有黑白分明的善惡,沒有誰更特別。


 張岱在《陶庵夢憶》裡寫,人無癖不可交也,以其無深情也。


沒有瑕疵的人是不存在的。


一個人無差別對待所有人,那麼所有人都是她的朋友,別人也很難看到她的真心。
 
像劉三好一樣的人,善良得太不真實。倘若要找個交心交命的朋友,卻不是最佳選擇。
 
當你陷入困境之時,永遠不知道她站在哪一邊。

她永遠都有雙重標準,你也永遠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在被背後“捅刀”。
 



理解自己的朋友,最珍貴


有一種朋友,從來聽不到你內心的呼救,只會指責你的手段。


比起劉三好,金玲或許才是敢愛敢恨的人。


為了在爾虞我詐的宮中更好地生存下去,她開始多長了心眼,暗用計謀。



可無論怎麼努力,姚金玲只能是劉三好的影子。

三好的世界裡好人遠遠多於惡人,所有人都會奮不顧身救她


李怡、高顯揚鍾情於,太后寵愛信任,阮司珍鍾尚宮爭奪她。


而金玲只能身處泥地,拼命掙扎。


就連唯一的好姐妹在看到自己的陰暗面後,都沒有為她挺身而出,反而一味責怪她。



姚金玲本質是善良的,直到後來被仇恨矇蔽,她的機靈聰慧變成陰險狡詐,她的自保反擊變成濫殺無辜。
 
有句話說,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


回看姚金玲悲慘的一生,發現也不無心酸。


三好指責她時,她反駁:


本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難道我被人陷害都不可以自保嗎?



如果換做今天,備受煎熬的姚金玲更有可能成為大女主。


就像《甄嬛傳》裡的大贏家甄嬛,又或是《延禧攻略》裡天生脾氣暴不好惹的魏瓔珞。


她們都極力抗爭,不願做一個任人擺佈的布偶。直面現實的殘酷,也運用智慧掙脫命運的桎梏。


可類似劉三好這樣的女主人設,放在如今卻“美好”的不太真實。


在我們的朋友在最難的時候,TA需要的往往是愛與幫助,而不是你冷眼旁觀的指責。


給文章點個在看,願你找到真心理解自己的人,遠離那些“有毒”的朋友。



《槽值》招聘新媒體內容運營坐班實習生工作地點北京,三餐免費、提供班車。長期招聘線上約稿作者,單篇稿費300-1500元。點選招聘即可檢視。點選閱讀原文檢視☞週末特惠低至5折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