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飛機就看綜藝,只有阿聯知道自己該做啥:中國男籃輸球不冤

2019-09-13 04:52:07

這一夜過去了。一覺醒來,心中竟是荒涼。
我們在上海的報道組,雖然一直跟隨著美國隊的程序。但我們都知道,那是工作的一部分,都盡力完成好各自的工作就可以。甚至有些慶幸,所有美國隊的比賽都和中國隊錯開,這樣我們不用一邊工作,一邊還在擔心中國隊到底打得如何了。
說實話,這就是情感,這就是排除在工作以外的,真正屬於對於籃球,對於祖國,對於中國籃球的熱愛。

“這樣,能贏球嗎?”
昨天,我們上海報道組的幾個成員,包括王猛和果果,以及幾個在上海居住的籃球圈朋友,聚在一個火鍋餐廳,說是邊吃飯邊看球。
開始的時候,大家興致還很高,一邊聊著,一邊吃著,嘴一刻也沒有閒著。比賽開始之後不太久的時間,大家開始慢慢安靜下來,手裡的筷子也不動了,話也不說幾句。就算說了,也都是帶著疑問,“哎,那球為什麼是這樣處理啊?” 到了後來,就只剩下嘆息。
你知道在這之前,我的好朋友劉佳曾經問,“來佛山嗎?”聽說,佛山那邊都已經準備好一切,來迎接中國國家隊。相反,就在比賽開始前,甚至是比賽的程序中,廣州那邊都沒有做好任何準備。

球場上失意的中國男籃球員
人們好像總是抱著美好的想象,這是在家門口的一戰,這是必須拿下的一戰,這是佔盡了一切天時地利的一戰,這甚至是該做的準備,該做的工作都已經做好的一戰。
我不知道,人們從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當初那個預設和美好的判斷,需要我們自己將它拆解和打破。我只記得,每一次只要有一個進球,哪怕是一個都夠不上流暢的合理進攻的進球,哪怕是那種你這次能這麼幹,下次肯定沒戲的進球,都可以讓我身邊的朋友們,立刻看到希望。立刻想到,好吧,也許從這裡開始,我們就會緩過來了,我們就能吹起反攻的號角了。
可是,我是個悲觀主義者。當我看到郭艾倫兩次靠扛著炸藥包衝進禁區,換回了兩個可有可無的哨,第三次還是往人胸口撞。我說了一句話,“這樣能行嗎?”忘了是身邊的誰說,“沒有辦法,現在這是唯一一個可以開啟局面的方式了。”可我跟了一句,“但這樣能贏球嗎?”正說著,哨聲響起,郭艾倫進攻犯規。
從那時候開始,我看到的每一次費力的進攻得分時,腦子都這樣想。我看到的是人跑不動,球倒不開,籃投不進,板搶不到,罰籃更是一塌糊塗。
身邊的人說,“估計李楠和場邊解說的王仕鵬現在上去,都不至於是這分數吧。”我想想,還真有道理。

球場邊焦躁的主帥李楠

阿聯,是唯一可依靠的人

比賽結束,我看了一眼朋友圈。你知道,一定是摻雜著吐槽、謾罵、批評,以及一些不切實際的假雞湯。有一個上白班的編輯說的挺有意思,“波蘭那一場之後,我一夜沒睡,意難平,這一場之後,我已經沒了那種感覺,而且竟然有點餓了。
這是我們人身體最直接又最真實的反應。它向你傳達了一個訊號就是,那第二場你覺得輸的冤,輸的遺憾,輸的讓人生氣。有一腔怒火無處發洩。可第三場之後,你輸的沒有脾氣,輸的沒有章法,輸的讓人看不到未來。
比賽最後時刻,我已經提前離開了飯局,來到了球場看日本隊的訓練。我看到日本記者圍著八村壘,圍著渡邊雄太,儘管他們已經遭遇了兩敗,同樣出線無望。儘管八村壘在整個比賽過程中,都並沒有達到一切預期。但你知道嗎?從那些日本媒體的眼中,我看到的卻是希望,是期待,是相信。
而在這日本媒體身後有一個大螢幕上,恰恰是阿聯低著頭離去的身影。那一刻,我感覺自己身體最後的一絲力氣都被拖走,強撐著情緒完成了出鏡的工作。

32歲的易建聯,低頭離去
我想起09年時,來到新澤西跟隨採訪阿聯時,他是那麼年輕。我也是。後來,他到了華盛頓,然後我也去了華盛頓做跟蹤採訪。那時候,總覺得阿聯不夠外向,不夠大膽,不夠有勇氣的說出自己的想法,甚至覺得他的性格根本不適合美國這個地方。
10年後,看到了他眼裡以前沒有的擔當和責任,看到了他儘管仍然話不多說一句,但卻已經是那個你最可以依靠的人,或者說是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我們隊員一上飛機,看的卻是綜藝”

16年裡約奧運會的備戰,我在洛杉磯和帶隊來打熱身賽的時任中國隊主教練宮魯鳴聊了很久。宮指導嘆了口氣,搖搖頭說,“全隊唯一一個知道來球場該做些什麼的,也只有阿聯一個人。而這是國家隊。

說著,他指了指一個球員,“你看咱們聊了半個小時了,他就在底角這麼站著鬆散的投籃,步子連挪一挪都懶的動。這是你還看著呢。” 然後他跟我說,國家隊應該有競爭,甚至是考試,要讓他們知道,就算進了國家隊也不是穩的。你也可能被弄下來,或者換一撥人。
後來,姚明上臺就真正開始了紅藍分隊。事實證明,這是一個多麼正確的決定,我們確實也看到了一些,不同於以往的屬於更多人的機會和成長。
可我總是記得,當初宮指導的另外一句話,“你看NBA的球員,甚至像詹姆斯那種,一上飛機掏出來看的是比賽錄影。我們隊員一上飛機,看的卻是綜藝節目。
如果我們浮躁的大環境不變,我們再做任何改革,也都是捉襟見肘,我們都只是將那些人篩來篩去,最後挑出幾個還算相對來說可以用的。 然後這個行業就像是很多其他的行業一樣,甚至與這個社會大環境一樣,充滿著浮躁和泡沫。
你怎麼祈求他去好好練練罰球,好好練練三分,好好弄明白什麼是,來到球場上該做的事情。
怎麼祈求他隨時上一罐好油,就立刻提速到200邁,超越一切。這臺車它能禁得住嗎?

我們有太多疑問,有太多失望,有太多不解。而我們也不知道,有誰能將問號一個個拉直,還是繼續這樣晃一晃的繼續下去,週而復始,原地踏步。
我喜歡楊毅老師說的一句話,一場球,有時就是命運的分水嶺。贏了,你就上去了,輸了你就下來了。不是你一個人下來了,是你這一代人都下來了。
最後,我想說的就是與波蘭的那一場比賽。誰也沒有想到會引起那麼大的關注度,有那麼多人在觀看那一場比賽,之後還上了那麼多的熱搜。但,昨天之後,那樣的一天我們還能再看到嗎?
掃描下方二維碼,瞭解更多體育資訊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