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周琦成語接龍和為周杰倫打榜 都是我們這代人孤獨的全民狂歡

2019-09-13 04:51:43

“周琦發球失誤,你男朋友連發八條朋友圈;而和你交往三年,他朋友圈隻字不提。”——網路段子
周琦關鍵失誤之後,社交媒體上對於周琦的批評、質疑、嘲諷絡繹不絕
“親們我不會打籃球。甚至連球星都認不全。比如,中國籃球隊我只認識蔡徐坤,波蘭籃球隊我只認識周琦。”——前魅族科技高階副總裁@李楠或kkk
蔡徐坤因為NBA形象大使而被球迷熟知
與波蘭隊一役的致命失誤後,已經主動發聲承擔責任的周琦,不可避免地成為了各類社交媒體謾罵、惡搞、蹭流、消費的物件。
這和我們在網路世界裡,或群情激奮,或熱血沸騰,或牢騷滿腹,或遍地雞湯的每一次表達其實並無二致。周琦理應拿出態度和能力去澆滅這團怒火,而我們也沒有理由剝奪他的機會。
但即便周琦沒能在餘下的比賽中做得更好,諸如朋友圈一晚八條的瘋狂,也終會隨著男籃世界盃的落幕而回歸常態。
在尋常世界中,籃球不可能佔據多數人生活的C位;而周琦引發的全民吐槽,其本質無非是一次需要主題、場景和熱度的社會化狂歡(若是極端些,則是狂躁)。
網路上的各種惡搞
引述巴赫金早已被奉為經典的狂歡理論,大概會讓您讀不下去,我們純就現象說現象。
第一個段子裡那位妹子,如果男友不是在發朋友圈吐槽周琦,而是在微博上給周杰倫打榜的話,她的怨念又是否會減輕些?
男籃一晚貢獻N個熱搜且長期霸屏,短時間內積聚的海量曝光度和熱議度,和之前曠日持久的“周杰倫粉絲被迫營業”,到最後給時代留下的,不過是資訊的碎片。
男籃一晚貢獻多個熱搜且長期霸屏
當然了,兩相比較同樣會激起眾多粉絲的憤怒,認定兩者在各自所處的體育界和娛樂界無論是江湖地位、人氣基礎還是專業成就,都有次元級的差距。事實的確如此。但之所以有此一筆,想說的是,深陷於一切都來得快、去得也快的暴躁節奏之中,當每一場社交狂歡的主角都被符號化而沒有本質差異之後,我們該抱著何種態度去接受,去交流,去生活?

你刷的不是周琦而是你自己

與波蘭那場不堪回首的敗局有,有一位媒體前輩託人帶話給周琦,讓他這幾天少看網上的訊息。
網路上的周琦被娛樂化妖魔化
這當然是明智和善意的建議。我們都看到易建聯、郭艾倫、王哲林等中國男籃的大部分隊員,都在當晚微博上發出了那張“輸,一起扛”的主題圖時,周琦的最後更新停留在了8月31日的揭幕戰時。按照這兩天網路上的風向,周琦無論發什麼,都很難得到善意的迴應。
當然也不該給多數網友扣上“得理不饒人”的標籤。
男籃是輸是贏,和多數人的切身得失沒有必然的聯絡。他們需要的甚至不是道歉或者回應,而只是一個情感宣洩的出口。
尺度把握好的,借姚明、李楠、周琦那一晚的表情包,再以他們名字做諧音篡改成語,無傷大雅,會心一笑;尺度跑偏的,則難免上升到人身攻擊,周琦的百度百科甚至被P成了“波蘭籃球運動員”。
網路上出現各種各樣的表情包
這也絕非一時一地獨有之現象。相似的例子,韓國男足在去年世界盃上雖出局但贏了衛冕冠軍德國隊,日本男足小組末輪消極搗腳鎖定出線權,他們在國內遭受的“網路審判”並不比我們所見的更仁慈,有些甚至禍及家人。要說區別,大概是我們民意的狂歡之所數量級要大得多,所以一時間爆發的攻訐才能呈如此排山倒海的氣焰。
當你徹底忘形於無意識的群體之中,這種狂歡到高潮處常常忘記了原本的觸發點,更多是每個參與者將自己的思維、情緒、立場、經歷自然地代入,追求的是狂歡的過程而非結果。
文章一開始的第二個例子,苛責男籃主帥的球迷們去同名同姓的另一個“李楠”微博下保持隊形,而即便多數人都意識到這位躺槍了,但“我太楠了”的留言絲毫未見衰減之勢。
當然,深諳社會化營銷的這位李楠也以很配合的姿態,給這場狂歡又增添了些許熱度。
來自同名“李楠”的調侃
多數有理性思考的人都明白,不可能通過罵周琦、罵李楠、罵任何一個他們認定應該背鍋的人,去實現任何的正義或是正確。但到最後如病毒擴散般的參與度,一部分是基於自身的“情感傷害”所主張的補償訴求(那痛惜的一晚的確讓很多人失眠),一部分則是眼見風潮如此不願落單被撇下。
情感互慰、群起攻之,這是孤獨的當代人最容易找到情感上同頻率夥伴的兩個媒介,或許也可以用來概述“楠辭琦咎”的多數人。
因為當看似負面的情緒披上了狂歡的外衣,除了當事人要忍氣吞聲低調行事之外,多數人在狂歡的高潮退去後會獨立形成自己的判斷,並重新評估參與和表達的方式,這也意味著一個陣營的土崩瓦解。倒也不見得是產生了顯著的意見分歧,而是普通人的精力和情感投入都並非無限的前提下,“更有意義的事”會佔據智商的高地。
王仕鵬賽後落淚
“姚頭談琦”而又貢獻嶄新表情包的姚主席,幾近哽咽並鼓動觀眾加油的王仕鵬,某種意義上也參與到了由周琦引發的這場狂歡中。只不過他們所代入的是2006、2008年時無可複製的體驗,正如你在把周琦刷成熱詞的貢獻中,刷的也不過是過去某個節點、某個場景下的你自己。

瘋狂輸出之外更難得是自留地

但凡全程看了與波蘭那場比賽的朋友,我相信很多那一晚在社交網路上的輸出量都要倍於平日,我身邊人即是如此。這也不免讓我想到,前陣子周杰倫的幾代粉絲們為愛豆打榜時,許多早已荒蕪的微博一夜之間復活,有人甚至到那時才發現早就被盜而成了廣告號。但是被迫的每日營業之後,往往又歸於沉寂,畢竟很多人不喜歡也不習慣在公眾的視野下記錄生活。
一場比賽將周琦推到風口浪尖
這是可以理解的。很多社交平臺推出的多少時間內可見的許可權,也正是因為很多人不忍直視時間記憶中的自己,更不想讓別人看見。但那畢竟都是自己真實內心的表達,只是受限於當時的自我和外部影響,如今看來如此格格不入。就像一場狂歡後重新審視自己的言行,難免羞赧。
中國籃球此前很多或暗淡、或榮耀的記憶,因為發生在網際網路的原始時代,所以留下的資料和敘事也無一例外地官方而單調。這其中也有很多我們的籃球前輩自身原因導致的敗局,有些甚至比輸給波蘭那場更令人痛心。
所以我時常想,2000年奧運會被裡加多投進6個三分球翻盤,2002亞運會輸給韓國以及被片面報道的王治郅滯美事件,以及2009亞錦賽頒獎臺上那不合時宜的嬉笑,如果發生在有微博和朋友圈,有自媒體和短視訊的當下,我們會如何去了解和接受,而與之相關的籃球人又會怎樣去應對和化解?
歷史總是向前,中國籃球未來的道路上必定會有比數次“前八”更喜人的榮耀,而必定會有超出想象的挫折和低潮,有些甚至讓周琦當下的尷尬變得不值一提。
在觀念的傳達和情緒的宣洩愈發直觀、順暢的未來,我們在類似的狂歡下除了一次次瘋狂的輸出,是否還為自己準備了能夠精耕細作、能留下一些東西的自留地?
未來,中國男籃依舊將面臨各種情況

未必非得是某個可見的資訊載體,亦應該是契合自己的、理性的價值判斷,優先評判,以及建設性的舉措。“所有人齊齊整整”所帶來的愉悅和爽快感常帶有欺騙和迷惑性,若本身帶著娛樂的心態參與到狂歡之中當然無可厚非,但保持不自欺的清醒,不是誰都能做到。

說回大家的偶像。粉絲們為了證明周杰倫比當下的小鮮肉絲毫不差的存在感,而瘋狂為愛豆打榜時,或許忽略了一個本質的問題——周杰倫在微博興起這十年間在這一平臺的“缺位”,到底是因為什麼,而強行將他在一個他並不涉足的平臺上變為主角,又是否有些許荒誕?他正優雅地避開的,是否也是周琦努力清空自己充耳不聞的那一類資訊?
你見過姚明開通微博嗎?若是回到球員生涯最鼎盛那些年,會有人為他打榜嗎?

結語

短時間內積聚而成的觀念、意見、認知,容易散去也容易反轉,只要能有下一波浪,讓參與者在風口浪尖再衝一波。
幸好周琦引發的這一波並不是涉及什麼複雜問題、根本矛盾的討論,而挽回的方法也簡單直接,機會就在今晚要打響的小組賽出線攻堅戰。談不上救贖那麼濃墨重彩的詞彙,只是沒人不想贏,而周琦想必也希望大家再造一些正面的成語接龍。
小組賽最後一場,周琦需要放下包袱
如果表現優異到足以掀起一波為他打榜的熱潮,即便是之前極盡貶損之能事的朋友,想必也不介意輕微打臉。家門口的世界盃難得一遇,我們也想滿屏刷上“我為你驕傲”啊。

掃描下方二維碼,瞭解更多體育資訊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