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創作2216首音樂,因為他,黃磊再也不唱歌

2019-09-12 19:32:22

本文授權轉載自:淘漉音樂


如果你喜歡臺灣流行音樂,你只要稍微留意一下,你就會在“編曲”一欄中,發現陳志遠先生的名字。

如果你再多留意一下,你會發覺許多你所鍾愛的歌曲,都是出於這位陳志遠先生。
 
在臺灣流行音樂最黃金的80、90年代,陳志遠編寫了數千首流行歌曲,也創作了不少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王傑,歐陽菲菲,蔡依林都受過他的恩賜。
 
在臺灣的流行音樂史上,能與“滾石唱片”比肩的是由臺灣民歌運動的代表人物吳楚楚創辦的“飛碟唱片”。
 
而陳志遠就是飛碟唱片的當家之一。

 
在上個世紀,陳志遠親自操刀,包辦了市面上大部分華語流行樂唱片的編曲工作,連續為當紅歌手做嫁衣。
 
費玉清的《一剪梅》

音樂資源載入中...

姜育恆的《再回首》

音樂資源載入中...

蔡琴的《恰似你的溫柔》

音樂資源載入中...

王傑的《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一場遊戲一場夢》

音樂資源載入中...
音樂資源載入中...

張雨生《天天想你》

音樂資源載入中...

林憶蓮的《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

音樂資源載入中...

鄭智化的《水手》、《年輕時代》和《星星點燈》

音樂資源載入中...
音樂資源載入中...
音樂資源載入中...

張艾嘉的《忙與盲》

音樂資源載入中...

李宗盛《生命中的精靈》

音樂資源載入中...

小虎隊《逍遙遊》

音樂資源載入中...

齊秦的《大約在冬季》

音樂資源載入中...

就連《明天會更好》,編曲也是陳志遠。

音樂資源載入中...

更有梅花烙的配樂歌曲大部分是陳志遠專門為它做的,配樂全用日本曲子,小時候還不懂,現在再看陳志遠的編曲,只覺得太出色,尤其主題歌《梅花三弄》。

 
音樂資源載入中...

他參與創作的歌曲可以橫跨整個臺灣流行音樂輝煌史,據不完全統計,他編曲的歌就有2216首。

他被稱為“音樂魔法師”。
 
若我們用感恩的心聆聽大師留下的諸多作品,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會為他那雙充滿魔力的手而再次驚歎。

無數的經典在他手上誕生,比起現在的各種裝置、各種噱頭或者嘗試「一招鮮吃遍天」的編曲人們,陳志遠似乎更值得被人敬仰。
 


飛碟唱片被華納唱片併購後,陳志遠來到了繼承飛碟唱片血脈的豐華唱片擔任要職。
 
張惠妹、黃磊等的走紅,陳志遠先生是最重要的幕後推手之一,黃磊與陳志遠也因此成了忘年交。
 
在很多年輕人的印象中,頭次提起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是黃磊在《嚮往的生活》第三季的時候。
 


晚飯後,大家圍在餐桌前敞開心扉的聊起前塵往事,謝娜用手機播起了黃磊曾經唱過的歌——《年華似水》。
 
音樂資源載入中...

黃磊跟著哼了起來,
他問何炅:“你知道為什麼我後來不再唱歌了嗎?寫這首歌的人已經死了六年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叫陳志遠,以前我所有唱片的作曲編曲都是他弄的。高山流水覓知音,他死了我就不唱了。

 


黃磊用平淡的語氣,慢慢地說:高山流水覓知音,故人逝去,音難起。
 
黃磊有很多膾炙人口的歌曲都是陳志遠寫的,他似乎是黃磊的知音,知曉他的心意,而黃磊也能把陳志遠的歌曲詮釋到極致。
 
早已經將自己的人生化繁為簡的黃磊行走半生,卻始終難忘這一知音,這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
 


對於朋友遍天下的黃磊來說,能與他成為忘年之交的人,必然有他的過人之處,無論在節目上還是微博上,這份濃厚的師生情總是會讓黃磊意難平。
 
1996年,陳志遠給張雨生譜了一首歌,叫《不亮的燈》,可能是歌名兒欠彩頭,沒紅。
 
音樂資源載入中...

一年後,這首歌被重新填詞,改名為《邊走邊唱》,收錄在黃磊的同名專輯裡,忽然,這歌兒火了。
 

這是黃磊和陳志遠第一次發生交集。

黃磊與陳志遠的相遇,是黃磊第一次導演的電視劇《似水年華》,陳志遠就負責整部劇的音樂。
 
黃磊曾說:“第一次聽到這個旋律,是在2002年的年初,浙江烏鎮,一個水鄉小鎮。我第一次做導演,然後陳志遠老師做整個音樂。有天我拍了一夜的戲,他等了我一夜,早晨我們坐在二樓的餐廳,他遞給我一個耳機,我戴上,他按下Play,然後這段旋律就永遠刻在我心裡。《年華似水》,刻了十年。當時可能是太累吧,也可能是音樂太好聽,我哭了,老師就低著頭沉默著。”


到後來黃磊的每一部戲,從《橘子紅了》到《天一生水》陳志遠都是電視劇的作曲人,兩個人一拍即合的默契,使他們開始長達十幾年的友誼。
 

音樂資源載入中...

二人相差二十一歲,創作使他們孤獨,又使他們告別孤獨。
 
黃磊會為了去看陳志遠專門坐飛機在大陸和臺北來回跑,他也是陳志遠的太太咪咪姐唯一允許的“外遇”。

黃磊每次一去臺灣,就會有人打趣說:趕緊通知陳志遠老師啊,他的情人就要來了!

他們倆好的人盡皆知。
 
在愛情以外,拋開世俗利益,還能擁有一份至真至純的友情,這是多少人心底的渴望?



陳志遠雖然音樂才華橫溢,很多人都搶著跟他合作,卻很少有人懂他。
 
黃磊曾經講過一個故事, 他和陳志遠坐在餐桌前,面前放了一瓶茅臺酒,老師在思考,咪咪姐在廚房做香菇燉雞湯。
 

音樂資源載入中...

老師叫 :“咪咪你來一下” ,咪咪姐就來了。

老師說:“請問茅臺酒為什麼要配香菇雞湯?

咪咪姐答:“因為這樣喝起來比較好喝,而且很暖 。

老師會說 :“錯。

咪咪姐就說:“好,我錯了。

然後老師接著問:“你知道你為什麼錯了嗎?

咪咪姐說:“因為我錯了,所以我錯了”,繼續回去煲她的雞湯,老師繼續他漫長而深刻的思考。
 


陳志遠這麼個無趣的人,卻好把生活過的無比的有趣。
 
哦對,這也是黃磊再也沒有喝過香菇燉雞湯的原因。
 
過去的那份美好,不是眼前的景,不是當下的人,便再也不是當年的味道。
 

 
在陳志遠最後的幾年裡,就屬黃磊最懂他。
 
陳志遠曾經說過:“我是一個不知道怎麼去表達的人....."
 

 
但是黃磊卻說:“老師是最懂表達的人,每一個音符都是他最生動的表達。他全部的感情和深情都傾注在曲中了。
 

 
或許是「天妒英才」,2004年,陳志遠罹患大腸癌,2010年年底,抗癌7年的陳志遠身體狀況急轉直下,次年2月底進入臺大醫院住院治療。
 
病重期間,黃磊多次飛往臺北看他,幻想著他身體逐漸好轉。
 


可他還是沒有堅持下來,病逝於臺北。
 


那個作曲編曲兩千多首的天才,一代華語流行音樂大師陳志遠,離開了。
 


彌留之際,在病榻中陳志遠對音樂的熱愛也從未減退,他堅持完成了《假如有一天我不在,樹在》的創作。

音樂資源載入中...

逝世後,在第11屆音樂風雲榜年度盛典授予陳志遠“終身成就獎”。
 
去世當天,黃磊連續發了四條微博表示對於恩師的難忘與悲痛。
 


在那餘下的多年時間裡,他都在表達著對這位摯友的思念。
 



飛碟唱片成立之初,簽下了蔡琴、蘇芮等日後的巨星級歌手,此時的陳志遠在飛碟唱片參與了蔡琴的《此情可待》、蘇芮的《臺北 東京》等的編曲工作,並讓這些專輯都成為臺灣流行樂壇的經典專輯。

1982年潘越雲的《天天天藍》專輯,陳志遠憑藉此張專輯,獲得當年金鼎獎的“最佳編曲獎”。
 
音樂資源載入中...

蘇芮那首火遍大陸的《跟著感覺走》,便是大陸聽眾對於陳志遠先生的作曲及編曲和飛碟唱片最初的印象。
 

音樂資源載入中...

陳志遠用他天馬行空般的編曲方式,讓一首一首歌曲迅速成為當時的“流行金曲”及日後的“經典歌曲”。
 
1990年林憶蓮在飛碟唱片出版了個人首張國語專輯《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當時「陳志遠的曲+丁曉雯的詞=市場的保證。

音樂資源載入中...
 
傳聞陳志遠還是華語樂壇唯一一個靠編曲掙到1億元的音樂人,在製作《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時,飛碟老闆剛聽了前奏就笑說「我聽見錢掉下來的聲音」。
 
1992年下半年,陳志遠終於自組製作公司“熱帶音樂”,而陳志遠選擇的第一位歌手,就是歐陽菲菲。
 
飛碟、陳志遠、歐陽菲菲的“鐵三角”組合,也為歐陽菲菲加盟飛碟,首張專輯《擁抱》的大賣打下堅實基礎。
 

音樂資源載入中...

順便說一下,鄭智化講過,歐陽菲菲的《擁抱》這首歌,是他準備登飛機的時候唱片公司逼他寫的。
 
難怪臺灣音樂圈流傳過一個段子,陳志遠能在趕路的計程車上完成下一首歌的編曲。
 
後來飛碟為力捧王傑等一眾年輕歌手拍過一部電影叫《七匹狼》,所謂七匹狼,也就是王傑、張雨生、邰正宵、東方快車的主唱姚可桀和「星星月亮太陽組合」7個人。

其中的兩首主題曲《永遠不回頭》和《烈火青春》每一次聽都讓人熱血澎湃。

音樂資源載入中...
音樂資源載入中...
 
陳志遠標誌性的富有節奏感的作曲,加入了許多搖滾元素,更具現代感,一掃鄧麗君時代的小調之風,但又不同於重金屬的小眾,曲調朗朗上口,兼顧流行性,開創了臺灣流行音樂的新時代。
 
陳復明說過,沒有陳志遠就沒有現在的臺灣流行音樂,他代表了華語流行音樂的最高水準,無古人無來者。
 
陳志遠偉大的地方就在於他並不是憑藉歌手成就自己,而是博愛於整個樂壇,讓整個華語樂壇為他受益。
 


相比較李宗盛、羅大佑等人在媒體的頻頻曝光,陳志遠幾乎是個低調的不能再低調的音樂人,真正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的高風亮節。
 
可他自己卻認為,是因為自己不擅交際、不太會說話,容易把場子搞壞。
 
2008年,他獲得臺灣第19屆金曲獎“特別貢獻獎”,但自己沒參加頒獎,而是讓妻兒上臺代為領獎。
 
當晚,他卻開心地一身便服出現在豐華唱片的金曲慶功宴上,說“有好酒的地方我怎能不來參加。”
 

 
陳志遠雖然忙碌、低調,但私下還是很活潑逗趣的,他從不公開露面,卻擁有一眾知己好友。
 
陳志遠的外號是音樂怪博士,有人評論,他給人的感覺聰明又偏執,不想浪費時間在不對盤的人身上,他要不要跟你交朋友,從他想不想跟你講話就可看出來。
 
而且他交朋友從沒有年齡的限制,有一群忘年交。
 
姜育恆與陳志遠相差10歲。


早在他出道時,陳志遠已是音樂界公認的大師。

但這一點也不妨礙他們鬥嘴、抬槓,一起喝酒、一起熬夜做音樂。
 
華語樂壇的黃金時代要感謝有陳志遠存在。
 
就像金曲獎給予他的評價:一代編曲作曲大師陳志遠,80年代,他的名字他的曲,被封裝進每一張令你動容的臺灣唱片。


在他去世的那年12月10日,臺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了一場名為“如果有一天我不在,樹在”的音樂演唱會,來紀念陳志遠。
 
李宗盛、蔡琴、姜育恆等近70位音樂圈的友人共追憶,演出陣容盛況空前。

在演唱會上,黃磊沒有唱歌,甚至可以說在陳志遠離開的那一刻,黃磊就決定,他再也不唱歌了。

他說:「他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音樂知音,人都沒了,我也覺得沒什麼意思。
 


一個人能夠因為另一個人而堅持或放棄一件事,應該是最情重的表現吧?

 猶如當年“子期死,伯牙謂世再無知音,破琴絃,終身不復鼓。

或許,這是他在以自己的方式,記得與老師的這份情。
 
世界上那個最懂你的人,那個唯一懂你的人走了,那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在那場告別演唱會上,他說:“我就是來說說話。

他帶著笑容,輕鬆地說著他們之間的小事,背景音樂便是那《年華似水》。
 
年華似水匆匆一瞥
多少歲月輕描淡寫
想你的心百轉千回
莫忘那天你我之間

 


黃磊的《我的肩膀,她們的翅膀》一書中,他給兩個女兒寫信探討什麼是友情時,引用了自己與陳志遠老師的友誼:


“說兩句陳伯伯,我與他的友誼是一生的友誼。相逢時我們會話題不斷,平日裡,忙碌中,我們是對方的一份支撐。我們會相信這世上還有人和你一樣在思考,找尋到這樣的朋友最重要,無論彼此身處何方,你都將不畏懼,不慌忙。他過世後,他的遺孀咪咪阿姨將他常年架在臉上的近視鏡送給了我,至今我都將它放在書桌抽屜裡,並且很少去碰它。”


當世人已經快要忘記陳志遠的時候,黃磊自己仍在一遍一遍的懷念著,仍然將陳志遠和他的故事傳給自己的子女,這麼多年來,始終令人難以忘記。
 
我不羨慕黃磊,但是我真的羨慕有陳志遠的黃磊。
 
他像是一棵樹,而那迎著微風的樹葉擺動的聲音,是他留在世間的最後音符。

他不是明星,他是大師,而且是大師中的大師,這是毫無疑義的。
 
8年過去了,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能記著這位開創華語音樂的天才。

每次看到「陳志遠」這個名字還能被人銘記,心裡還是有些許的小激動。
 


如果隨著時間的逝去,當音樂逐漸被人遺忘,這便是華語音樂史上最大的遺憾。
 
像記住羅大佑、李宗盛一樣的記住他吧!

他才是華語樂壇真正的半壁江山!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淘漉音樂(ID:taolumusic)。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我們不提供網路神曲,只分享經典音樂。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