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後重聽同桌的你,50歲老狼失控淚奔:願你餘生安好,白髮不老

2019-09-12 19:31:58

來源:愛奇旅

(ID:i-qilv)


1993年,老狼首次開演唱會,遇上停電,伴著全場靠打火機點亮的火光,他唱了這首《同桌的你》。


彼時,他還是那個揹著吉他的翩翩少年。


音樂資源載入中...

那時候天總是很藍  日子總過得太慢

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  轉眼就各奔東西

誰遇到多愁善感的你  誰安慰愛哭的你

誰看了我給你寫的信  誰把它丟在風裡



如今,年過半百的老狼,出現在綜藝節目《嚮往的生活》,坐著小板凳上打著爆米花,體態有些臃腫,頭髮星星花白。


《同桌的你》還有流傳,但歲月已舊痕斑斑。



在《樂隊的夏天》節目裡,望著在臺上歌唱的昔日好友“中國搖滾第一女聲”羅琦,控制不住自己突然洶湧的情緒,淚水奪眶而出。


“我特別感動,這一路走來,太多的故事。今天看到羅琦和老面孔在一塊,往事一幕幕映在眼前。”



歲月是把刀,時光催人老。


老狼哭了,螢幕前聽著他的歌長大的70後80後也哽咽了。



01

當年的人都想變成壞孩子,

但內心還都乾淨。


時光倒回到上世紀90年代,那是屬於老狼那一代人的樂隊的夏天。


大學時期,老狼加入了高曉鬆、蔣濤,組成了中國第一支大學生搖滾樂隊“青銅器”,擔任主唱。


老狼回憶第一次見到高曉鬆,穿著軍裝和一雙拖鞋,戴著個草帽,心裡想丫這是清華的?完全是個賣瓜的。


高曉鬆上來就說,我們缺主唱,你得唱兩句。


老狼就唱了幾句《我要的不多》。高曉鬆說老狼一直唱“我要的不多”,太套路了,所以主唱就他了。



那時候他們就出現在北京的各種地下搖滾音樂會,與崔健、唐朝樂隊、黑豹樂隊等同臺演出。


當時兩個男孩頭髮披肩,下巴尖尖,個子高高,滿臉青春痘。


愛穿格子襯衣和皮夾克,常常故意露出腰上栓火機的銀鏈子,外加一雙大軍靴——這是當年“不正經”年輕人的標配。



高曉鬆說:“當年的人都想變成壞孩子,但內心都還乾淨。”


那是一段令老狼至今回憶起來都覺得幸福無比的時光,一群人一起為音樂痴狂、為青春吶喊,還不知道憂愁的滋味。


畢業兩年後,老狼就因為受不了日復一日的枯燥工作而辭去了工程師一職。


那個時候,高曉鬆剛剛創作完成《同桌的你》。


兩個已經畢業的大男孩抱著吉他到清華的操場,像學生時代一樣瀟灑地彈琴唱歌。


一家唱片公司的人正好路過,他們當即決定買下這首歌。這家公司就是大地唱片。


他們找到高曉鬆,問給他多少錢合適。但是高曉鬆發現大地唱片想找一個晚會歌手唱《同桌的你》,一下就不幹了。他說:


“我不要你多少錢,我的條件只有一個,就是這首歌必須得老狼唱。”


多年後,回憶起這一段,高曉鬆說,因為我太愛老狼的聲音了。



就在那一年,老狼登上了“94大學生畢業晚會”,憑藉《同桌的你》一夜成名,高曉鬆也因此大獲認可。


連新人獎都沒得過的他們,只唱了一首歌,就直接把當年能得的獎全得了。



02

那時每個大學宿舍,

總有一個關於老狼的記憶。


高曉鬆說:


“他唱著我寫的東西,我聽著他唱的歌,我們兩個就像一個人一樣。”


音樂資源載入中...


《同桌的你》是高曉鬆為初戀女友紅梳頭時產生的靈感。


那時兩人一同租住在廈門大學附近的小漁村,某天清晨,高曉鬆為她梳頭時,突然迸發出了靈感,當即就寫了下來。


誰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誰看了你的日記

誰把你的長髮盤起

誰給你做的嫁衣


錯過最愛的姑娘的故事通過老狼滄桑的嗓音演繹出來,平添了一種時光錯位感,唱出了多少人暗藏心底的祕密。


音樂資源載入中...


這首歌的歌詞靈感源自高曉鬆在酒桌上接到的一個電話。睡在上鋪的兄弟畢業後各奔東西,來自遠方的問候,調動起了他關於往日的回憶,感慨萬千。


沉吟一小時之後,便有了這樣的字句:


分給我煙抽的兄弟

分給我快樂的往昔

你總是猜不對我手裡的硬幣

搖搖頭說這太神祕

你來的信寫的越來越客氣

關於愛情你隻字不提

你說你現在有很多的朋友

卻再也不為那些事憂愁


時光易逝,老狼詮釋出了歌詞裡寫的那些理想與現實間的鴻溝,純真和世故的今昔對比。



音樂資源載入中...


這首歌是在他們流浪了一圈回到北京時寫的,找到當年那把吉他時,它只剩下三根弦了,所以寫了這樣一首九拍的歌。


你走後依舊的街 總有青春依舊的歌

總是有人不斷重演

我們的事都說是青春無悔包括所有的愛戀

都還在紛紛說著相許終生的誓言

都說親愛的親愛永遠

都是年輕如你的臉

含笑的 帶淚的 不變的眼


多年後錄這首歌時,老狼在棚裡哭了。他說他想起和女友一起在八中校門口樹上刻下的字,他在黑著燈的棚裡,談起那些往事,談起她們。


那些年少時的承諾和愛戀,終將在離別後的許多年,重現在你的回憶裡,變成最幽微的心事。


音樂資源載入中...


這首歌創作於高曉鬆93年在煙臺出差期間。夜裡被樓下的露天卡拉OK吵得無法入睡,他決定下樓走走,愈走愈遠。卡拉OK聲漸消時,海風如雷而至,許多原以為早已被淹沒的事情紛至沓來,就有了這首歌。


想想當初第一面不是很遙遠

羞澀的你問著我兩個人的緣

牽牽你的小手親親紅紅的笑臉

你不知所措靠著我的肩說你會永遠

歲月不留痕忘了相親相愛的人

你我也會蒼老連相片也看不清

只有你的小東西還藏在我的日記本里

紅的象火一片楓葉上面刻著你和我的心


現在還有誰會用刻下心型的楓葉來見證彼此的情意?


那個年代對待感情的真誠和鄭重,早已隨著歌聲飄散在風裡。



只有聽過高曉鬆創作,老狼主唱的歌,才能懂得那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那些歌聲裡的字字句句,都是追尋理想、追尋愛情、追尋友誼,追尋一切美好事物的縮影。



03

不管在多麼喧囂的時代,

老狼都是能安靜唱歌的典範。


1999年之後,跟老狼一起做音樂的夥伴一個個離開。高曉鬆拍完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那時花開》,老狼唱了電影的主題曲《月光傾城》。


隨後高曉鬆就搬到了美國,拍電影、當評委……


大家好像都在為了生活作出一些改變,只有老狼不想變。



千禧年的來臨也給音樂市場帶來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校園民謠逐漸落幕,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又一群新生代歌手帶來的流行情歌。


白衣飄飄的年代慢慢遠去。


但老狼還是堅持做自己喜歡的民謠,越來越低調。2012年末,才發行自己的第二張專輯《晴朗》。


這張專輯在以情歌為主流的樂壇殺出重圍,掀起了罕見的熱賣浪潮,於是媒體將這一年的國內樂壇定義為“老狼年”。


這張專輯裡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虎口脫險》,還是那樣清亮而滄桑的嗓音,還是那個憂傷而感慨的風格,還是那種無怨無悔的情懷,只是歌詞從“分給我煙抽的兄弟”變成了“把煙熄滅了吧,對身體會好一點。”



此後的許多年來,老狼一直都不是高產的歌手。在越來越浮躁喧囂的娛樂圈,看起來他的存在感似乎越來越低。


但是他不同於當時充滿商業氣息的流行音樂,自顧自的低沉獨特的詩意歌唱風格,依然攫取了當時年青一代的心。


高曉鬆說:


「老狼是沒有被時代改變的人,他代表了一個不管在多麼喧囂的時代裡,能安靜地唱歌的典範。



04

人都是會老的,

幸好青春是一首不老的歌。


如今,


20多年過去了,排在校園民謠第一名的還是同桌的你;


30多年過去了,老狼還是留著一頭及肩長髮,還是那個年代文藝青年的樣子。



2016年,老狼參加《我是歌手》。


決賽上,他請來了玩搖滾的一眾好朋友——汪峰(鮑家街46號主唱)、欒樹(黑豹樂隊主唱)、丁武(唐朝樂隊主唱)、周曉鷗(零點樂隊主唱)等一起為逝去的兄弟唱響那首遲到的《禮物》,把舞臺變成了一場音樂會。



那場比賽,那首歌,重現了他們當年的青春熱血。


時代變了,但是如詩的旋律永存。唱著搖滾的他們都老了,幸好青春是一首不老的歌。



今年,老狼受邀參加《嚮往的生活》錄製。


節目上的他身穿黑色T恤和牛仔褲,輕鬆又隨意。鬢邊已經有了清晰可見的白髮,但是唱起歌來,還是那樣地充滿熱情和活力。



與何炅、黃磊,還有一群年輕演員一起,吃過晚飯,席地而坐。


抱著吉他彈唱《北京的冬天》、《久違的事》、《旅途》、《天天想你》,絲毫沒有架子。


大家圍爐而歌,有的人在追憶青春,有的人在經歷青春……



而電視機前的80後,又跟著老狼的歌重溫了一遍自己的青春。


時光的洪流帶走了很多東西,但老狼依然在用他獨特的聲音將淡淡的憂愁唱進我們的心裡。



即使時代從純真走向浮誇,但這頭半老徐狼,站上舞臺,拿起吉他,唱起熟悉的歌,依舊是記憶裡那個白白飄飄的少年。


願每一個走過青春的人,歲月靜好,白髮未老。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