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靈脩,才能將你從昏迷的周遭文化中震醒?

2019-09-12 09:45:06


橡樹出版之【精彩書摘】

編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雖然新書大量問世,許多屬靈書籍也一直再版,然而在適當培養靈脩技巧的方法與原則方面卻鮮有相關的指導手冊。靈脩關鍵不在解經,不在訊息,也不在其重點文獻,而是在上帝面前使心靈成長。因此,我們必須以一種有助於使“裡面的人” 與上帝相和的方式來靈脩,因為好作品能使我們轉向上帝的國度,幫助我們的性格在基督裡成長。文章稍長,但值得收藏。

永不可讓不具靈性實質的事物進入你的靈裡,否則,你將失去敬虔和回憶的甜美。你活在這個世界,要彷彿只有你的靈魂與上帝在其中,好讓你的心靈不被任何俗事擄去。


靈脩閱讀優先注重聖經閱讀


別讓初次體驗靈脩作品的興奮感轉移了研經與默想的高優先性。要記住,聖經是聖靈引導所成,亦是上帝兒女的祈禱準則,“ 唯獨聖經” 是上帝給人類的終極啟示。
 
在基督徒的屬靈操練中,常常最需要恢復或大大調整的事,就是學習如何默想、敬虔地使用聖經。因為自宗教改革運動以來,許多基督徒傾向把解經壓縮成一種歷史批判的過程,按著自己的想法,把它看為只是作者寫的內容。但是中世紀的學者修士卻按如下釋經詩詞所歸納出的四重意義,把聖經看得更加豐富:

字義將上帝及先祖所行顯於我們,
寓意則向我們顯示信心隱藏之處。
道德涵義予我們日常生活之遵循,
靈意則指出我們終結衝突之所在。

雖然絕大多數人並不會有系統地在每一節經文裡找尋這四重意義,但我們相信,聖經文字的原義或明顯涵義也需要使用“ 象徵主義”,以提醒我們關乎奧祕之處。

同時,我們也必須使用其中的道德應用,而且有識於經文內藏之末世論的超越性事實。這種處理方式最顯見於詩篇,它向來是聚會中最受歡迎、最常被使用的一卷書。



靈脩不在乎技巧,而在乎態度


要留意觀察我們的文化裡面一些經常使我們取消或中斷靈脩的壓力和障礙,簡直像在發展“ 第六感” 一樣,那些只是與發展屬靈的渴求與洞察力非常相近的一種過程。那種過程是明顯不同於想望更多訊息的好奇心,也不同於理性理解的知性挑戰,因這態度會讓人對訊息的好奇轉變成願意改過自新的意願,並渴求“ 一改舊觀”。當我們明白、順服救贖訓令而變得有基督形象時,也就超越了只是“ 治理全地” 的命令。
 
這是涉及“ 以不同的心態去認知” 的新方式。訊息式的閱讀比較著重找尋問題的答案;靈脩閱讀則著重於活在上帝面前的根本問題。前者尋求透徹的理解,後者則滿足於在感恩與欽慕中與奧祕者共存。再者,訊息式的閱讀多屬辯證與比較性質,因此邏輯很重要;然而靈脩閱讀著重於接受與順服,而不是比較與批判。
 
訊息閱讀具有剖析性,資料會被分解成區域性或片段,以增加人們瞭解的範圍和認知能力。靈脩閱讀則是樂意將一切主動權交與上帝,然後回想、讚歎上帝已成就的事,並以活潑動態的方式與上帝聯合,好比一位船長邀請舵手站上駕駛臺。因此靈脩較有個人性,且涉及了順服與捨己,並願意以最深的決心和內在的紀律,來改變個人行為。這樣“ 靈脩日誌” 的做法就成為改變心態並渴望立於上帝面前的一種記號。
 
因此,能促成性格改變的靈脩,可能會遭遇激烈的屬靈爭戰和深刻的情感衝突,它需要以耐心和靈裡的溫柔來對待,要靠著基督掌管我們的生命來維持靈裡的喜樂,而且要避免不切實際地苦待自己。


基督徒必須從周遭環境中覺醒


我們容易在自己的文化裡“ 睡著了”,直到有一天去國外旅行,才訝然發現其他社會的生活與行為,竟與我們如此不同!
 
使徒已暗示,基督徒必須從周遭文化心態和生活態度中覺醒過來,必須更新自己,而且誠實地向著上帝活( 帖前5:6)。這常常會引致一種心靈上的破碎,一種新的或更深刻的有罪意識,也可能使我們重新思量行事的優先順序。然後我們開始發現,不同的基督徒雖然有同樣的正統教義,卻有著極為不同的屬靈態度。
 
今日教會裡會有這麼多沮喪、困惑,其實更加要求基督徒具有“ 心態上的洞察力”,以避免發生像朋霍費爾(Bonhoeffer)所說“ 廉價恩典” 的那些狀況,而且要在上帝面前操練真正的敬虔態度。我們可能需要像當年的沙漠教父一樣,離開城市四處旅行,或需要學習中世紀神祕主義者的探究精神,或需要像清教徒那般體驗受苦,才能夠深刻了解到基督教已世俗化至何等光景。
 
既然認罪與悔改是靈脩的結果,而且靈脩會使心被攪動得很不舒服,所以靈脩閱讀無法和娛樂性閱讀混為一談,因為靈脩是進入深處的,甚至是激動的,不會任由我們安處在自己熟悉能掌控的範圍裡。
 
“心靈的病變”乃表現為陷在詭詐、隱藏罪以及無力抑制犯罪的情況中。因此認信意味著需要承認上帝的聖潔,又需要懺悔自己的罪惡過犯。唯有犧牲能使罪人與上帝聯合,而唯一能使罪人與上帝聯合的犧牲,正是耶穌基督的犧牲,並且其他一切犧牲的價值都是由此而出。於是,認罪成為讚美、成為一種感恩祭。所以明谷的貝納爾(Bernard of Clairvaux) 勸誡人:“ 要藉著認罪,藉著讚美的表白,使你一生都在表明他!” 我們當以讚美為衣飾,以認罪來恢復“ 內在美”,就能種下日後得榮耀的種子。
 
倘若你以為寫《效法基督》(Imitation of Christ)的肯培過度嚴苛,會不會是你的生命缺少了懺悔?會不會是因為沒有懺悔的行動而無法發出讚美?因為讚美是源自感恩,而感恩又是源自認識上帝之後的悔罪行動。
 
當代以“ 信仰為一信念體系” 的神學概念,是出自12 世紀費肯的約翰(John of Fecamp)這樣的人士,他們把神學當作一種讚美、欽慕和禱告的事情,是由“ 默想上帝” 所觸發的工作。
 
在悔罪中,我們會發現真實的自己,以及必須處理的自負心態。約翰· 歐文(John Owen)生動地描述了內心的深切醒悟,能帶來一種對撒旦及罪惡的真實感受,促使人因此屈膝跪下。試探是一種深刻的真實,使我們需要從更多的靈脩閱讀中得著警醒和警戒。悔改是一種活生生的真實,需要聖徒相通裡的支援、安慰和勉勵。
 
因此,在我們經歷了自己靈魂的失敗和不誠實後,從而生出的一種極欲重設生命、重尋真實途徑的渴望,將會強化我們欲向他人學習處理這類問題的心情。當我們能看出生命的深刻意義,就能產生更深的屬靈智慧,甚至遠超過先前自以為需要的範圍。一旦踏上朝聖之路,並且遠離現狀,就能使我們走在一條“ 從乏味的長眠中覺醒” 的道路上。當然,我們絕對需要很多屬靈同伴。


匆匆趕完靈脩作業是無益的


身為基督徒,必須向上帝長久順服,必須抵擋世人“ 速成文化” 中的那種急躁、不耐。求速效的靈脩閱讀難以改變生命、塑造生命,因此,匆匆趕完靈脩作業是無益的,這不是閱讀推理小說,不能抱著“ 速速看完” 的想法。
 
因為人總是很難掌握“ 合宜的速度”,所以生活中往往會出現許多不真實的情況,例如我們經常會想得比講得快,講得比做得快,做的又比自己所具備的能力還多、比自己能行諸般事務的性情更快。
 
在屬靈上,我們必須減緩速度,花時間安靜反省。我們需要有規律、固定的閱讀時間,緩慢有度的步伐,即使一天只有二三十分鐘亦無妨,把幾行有益的文字吸收進心底,再把它們流經全身“ 血管”,內化成為自己的心思和態度。這比單純為了好奇而急著瀏覽完畢有效多了。也好比許多教會面對的問題都是“ 如何將長執們的決定快速告訴會眾” 一樣,因此,靈脩閱讀的問題是在於如何剋制心思的不耐,不要被單單冀求資訊的慾望勝過。
 
除了時間,靈脩閱讀還需要空間,例如房間裡設定一個祈禱“ 聖壇”。身體也需要一個舒服的姿勢,或許是一張特定的椅子,一個能讓我們放鬆的地方,並有為此靈脩活動所營造的氣氛。我們還可以在度假時安排靈脩閱讀,這樣的屬靈活動與操練,能使我們獲得一種真正放鬆身心、開闊感受的體驗。在洛杉磯高速公路上,一個有趣的廣告看板上寫著:“ 有了冰激凌, 每天都是個聖代(sundae)”。事實是,有了屬靈閱讀的滋養,每天都是主日(Sunday)。


他屬所有教派,所有教派都屬他


前面提過,今日基督教國家的貧乏,需要靠過去二十個世紀以來所有屬靈傳統的資源,不管它們是希臘正教、天主教還是基督新教。因此,對於歷世歷代及各種文化中的眾多聖徒所經歷的包羅永珍的感受和體驗,我們怎能猶豫不決、不敢接受?最多經歷到上帝豐富恩典的人,就是最能接受相容幷蓄的屬靈閱讀的人,這樣的人不會在任何方面忽略福音真理,也不會失去堅定的信心。
 
懷特(Alexander Whyte) 牧師是蘇格蘭自由長老會(一個對大公教會事務沒有太多興趣的教會)極具影響力的一員,他的生平與服事是很好的例子,可以說明廣泛閱讀能大大豐富基督徒的生命。懷特牧師56 歲時開始閱讀勞威廉(William Law)的合輯,並以《勞威廉的性格與特質》(The Characters and Characteristics of William Law)一書,寫成了勞威廉的作品文選。他在序言中如此評論這名英國國教徒:“ 研究這位舉世無雙的作家,正是我一生中最值得紀念的一件事。
 
後來懷特牧師又被引導去研究阿維拉的德蘭(Theresa of Aliva), 寫了相關的書, 他還為安德魯斯(LancelotAudrews)、布朗恩爵士(Sir Thomas Browne)、路瑟福德(Samuel Rutherford)、克隆斯塔德的約翰(John ofCronstadt) 等人寫頌詞。七年的時間裡,懷特牧師從許多先前聞所未聞中領略到了一系列有關靈性的嶄新景觀,於是他認識到對上帝偉大聖徒的欽羨與愛慕,實際上就是對一個巨大寶藏的探究。
 
懷特曾如此規勸人:“一有機會就要在真理中操練喜樂和慈善,即使我們不熟悉這慈善的外觀是什麼。真正的公教徒(譯註:天主教的英文Catholic 有廣泛、包容之意),正如其名稱所暗示的,是飽讀詩書、思想開通、熱誠接待、有屬靈操練的福音派人士,因為他屬於所有的教派,所有的教派也都屬他。


享受屬靈同伴的情誼


屬靈小組可以每兩週或四周聚會一次,輪流聆聽與討論各組員所評論的書籍,這樣可以強化、深入屬靈挑戰的意識,併產生一種對事實事務的全新看法。
 
  “質疑自我”是常見的反應,會讓人懷疑自己的信念和渴望是否失衡或瘋狂了,這就好像從重病、死亡的威脅康復,或從極深的破碎經驗中走出來一樣,會讓人有重生、更新的感受。同樣地,閱讀基督教神祕主義的作品也會有這種效果。
 
獲得那些更具經驗人士的鼓勵和智慧的引導是非常重要的。不但如此,小組中個人不同的反應能提供一種平衡的認知,糾正一些偏向、失衡的態度。保羅在《以弗所書》4 章13 - 14 節中所說的“ 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 其實就是“ 集體的成熟”。
 
12世紀的作家裡沃的埃爾雷得(Aelred of Rievaulx) 在其《屬靈友誼》(Spiritual Friendship) 一書中提到:“ 屬靈朋友是忠心、有正面動機、審慎、有耐心的人,可以幫助我更認識上帝。” 因為某種程度上我會永無止境地欺騙自己,所以我需要屬靈嚮導來使我保持誠實,而且只有在朋友幫助我脫離自己的狹隘之後,我才能體驗到如何進入那更寬廣、更有洞察力的境地,只有在其中誠實面對自己,才能從中看見上帝對我的愛。
 
因此,“啟示”和“誠實” 能讓人選擇屬靈同伴的樣式或型別。屬靈生活要靠基督的啟示,他持續以聖靈的大能呼召我們進入與他的關係中,而這又有賴於我們的誠實,應該看什麼、應該對付什麼等方面的誠實。所以,屬靈同伴不僅是一種“ 餵養”的過程,也是一種“ 對質” 的過程,而這兩種過程都是從屬靈閱讀和發掘靈脩文獻中得著助益的。
 
在基督裡的真正朋友會使我清醒,助我成長,加深我對上帝的體認,因為上帝的愛是藉著那些關心我、鼓勵我、希望我的思想和情感是以上帝為中心的朋友來傳達的。埃爾雷得說:“ 上帝是友誼;我與那些有屬靈思想人士建立友誼,會引導我趨向上帝的聖潔。” 但是,今日已鮮有人如此認真地看待屬靈友誼了。


專注閱讀在今日也許是一項新訓練


我們的敏銳度常常不夠,以致看不出、也不會質疑為何一本書無法抓住自己的注意力,也不會試著瞭解為何這麼不適應它?如前所述,這很可能是因為自己意志消沉或屬靈狀態低落所致。即使明明知道自己是有福之人,但灰心失望仍隨時展示他醜陋的面貌。沙漠教父稱此狀態為“ 意興闌珊”(accidie),厭倦、乏味,或沮喪消沉,當我們因這些感覺而相信自己是毫無長進時,這也成為我們極大的苦惱。
 
我們也可能因為分心而沒有好好閱讀,因為書向來只供休閒娛樂,我們從不覺得需要靠一本書而活。在我們拿著遙控器隨意換臺、逐一觀看電視節目的普遍情況下,專注的閱讀在今日也許成了一門新的訓練?
 
容易分心,或許是我們不曾從屬靈閱讀體會到上帝同在那種敬畏與驚喜,因此,在我們能享受屬靈大師的經歷之前,可能需要先調整自己的閱讀心態。
 
當然,我們也可能因為經典之作受時間限制的文化和神學框架之故,而對它們望而卻步。
 
例如,欲使明谷的貝納爾的證道對今日的我們產生意義就需要對中世紀的四種解經法有所理解並認同。中世紀英國的神祕主義者,像寫《未識之雲》(The Cloud of Unknowing)的佚名作家,還有羅爾(RichardRolle)、肯普(Margery Kempe)、希爾頓(Walterof Hilton) 等人,都堅持我們在默想上帝時要放下所有的思想,而這就讓我們覺得有點困難。他們認為,能賦予此種真正理解的方式是愛,而不是理性本身。在感受恩典、謙卑、悔改和深刻默想上帝的事上,他們談到“ 審慎” 是必要的一種屬靈意識。
 
清教徒較後期的文獻,因其拉丁式的風格或者大標、小標的“ 精密度”,令我們望而卻步。從他們把一個又一個的重點分類、整理的方式,就可以理解為何他們有“ 嚴守教規者” 的稱謂。正因為詞彙不同、冗贅、風格不同等理由,所以我們才著手把這類經典以合適現代風格的方式重新編寫出版。希望這樣能讓今日的讀者不再以“ 難以理解” 或“ 不易查明” 作為打退堂鼓的託詞了。
 
這些作品的文化喻意多屬過往。明谷的貝納爾的《新騎士的讚美》(In Praise of New Knighthood),德蘭的《內在城堡》(InteriorCastle), 班揚的《聖戰》(Holy War)等著作似乎都是一些過時的象徵,但其實它們仍包含著永不過時的屬靈爭戰原則,例如交出自己、與上帝契合的原則,或是在試探中警醒的原則。在基督徒的生命中,“ 苦修” 仍是重要的一項(或一系列)操練,也是一連串的操練。


閱讀現代與古代著作之間的平衡


請注意,現代著作尚未經長久試煉,缺少老酒的醇美,而且常常反映的是市場時尚,一如路易斯(C.S.Lewis) 所言:
 
新著仍在受試驗,而外行人沒有資格判斷它……唯一的安全作法,是要有一個不摻雜的、核心的基督信仰,就如巴克斯特所說的“ 純粹的基督教” 的標準,把此刻的爭議放在適當的立場之中,而此標準只能求諸古典著述。在讀過一本新書後,除非能先讀過一本古籍,否則不應任自己另讀一本新作。這是一個很好的規則,如果這種作法對你太難,那麼至少也該每讀三本新書,就讀一本老書。
 
儘管有此提醒,《今日基督教》這份刊物就“ 百本精選靈脩書籍” 做大眾普查時,其中只有三分之一是超過百年之久的,大多數的入選書為當代作品。
 
理應排除在外的書種,其實是宗教狂熱之作,例如紀伯倫的通俗著述;愛克哈特、波默所寫的沉思性神祕主義著述;反映當代積極性思考或者只談甜美與光明面的著述,這些型別的著作對人生命裡的罪性都持有非現實性的看法。
 
有一種看法,是覺得我們必須借現代作家之助, 來替我們披荊斬棘、超越現代世俗心智, 以回到基督教的永恆真理中, 找到某種進入更深刻屬靈經驗的切入點。路易斯自己曾經需要切斯特頓(G.K.Chesterton) 的明智和幽默,以及麥克唐納(GeorgeMacDonald) 的聯想力,以便在象徵手法的運用上得到幫助。然後他再回到波伊修斯(Boethius) 的《論哲學的慰藉》(The Consolation of Philosophy),此書讓路易斯堅定相信“ 永恆並非只是指無限的時間”。
 
其實,能塑造生命的典籍特質,就在於極少作家真能為我們做到這一步。所以,路易斯很肯定地告訴我們,如同許多人都已經經歷過的,過分飽讀群籍雖然使我們變得博學多聞,卻總是留不下多少深厚的影響。
 
今日,誇伊斯特(Michel Quoist) 的《生命的禱告》(Prayers of Life)一書已令許多人的禱告生活為之更新,並使生命與人性注入禱告中。我當初就是受到克爾凱郭爾《清心志於一事》 (Purity of Heart Is Will One Thing) 的激勵,它使人從根本上去認真面對全能上帝。福賽思(P.T.Forsythe) 在《禱告中的靈魂》(The Soul in Prayer)一書裡提醒:“ 最糟糕的罪,就是沒有禱告。” 章伯斯(Oswald Chambers) 的《竭誠為主》(My Utmost for HisHighest)一書幫助許多人提升了屬靈追求。
 
假如我們並不渴求更深的屬靈生命和預備接受它,那麼,無論是歷代典籍或現代的靈脩讀物,都不會在我們身上發揮任何決定性的影響。
 
正如一些詩篇適用於任何情緒與人生的需要,同樣地,我們的閱讀也要有此平衡。有時我們需要讀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這種紮實的神學書,有時,像特拉赫恩(Thomas Traherne) 的《千百年之默想》(Centuries ofMeditations)、喬治· 赫伯特的《聖殿》(Temple)的著作更為合適。又像十架約翰在《靈魂的黑夜》(Dark Night of the Soul) 的著作裡, 把西班牙文學裡的抒情詩、極其強烈的苦難以及對上帝的熱情結合在一起表達。還有查理· 衛斯理和約翰· 衛斯理兩兄弟的讚美詩,懷特菲爾德的《日記》(Journal),費耐隆的《書信》(Letters),或是帕斯卡爾的《思想錄》(Pensees),都顯示出靈魂在上帝面前的各種不同狀態。屬靈閱讀的多樣性,有助於“ 飲食平衡”。


屬靈閱讀要搭配日記或反省性筆記


清教徒曾形容,就像船長要記錄航海日誌,醫生要記病例,商人要記錄、查核賬目,一樣地,基督徒也應記錄自己與上帝的互動。
 
在這一類的作法中,也有一些偉大寶藏。例如班揚的《豐盛的恩典》,布萊納德(David Brainerd) 的《回憶錄》,或是喬治· 福克斯、約翰· 伍曼(John Woolman)、約翰· 衛斯理、懷特菲爾德的日記等,他們的榜樣今天仍鼓勵我們:不要只記屬靈的成功,也要注意上帝在我們失敗、沮喪和復原當中的仁慈良善。
 
他們的日記也指引我們去思考一些小事,它們看似瑣碎、無關緊要,卻也是靠著上帝“ 預先的護理” 才得以維持的。雖然有時我們靈裡的枯乾已讓靈脩默想變為無用,但若仍然忠誠且持久記下這些過程和感受,也是出於一種“ 愛的勞苦”,使我們在一切境況裡都能思念他、尊崇他。
 
把事情和想法用文字寫下,是一種有用的反省操練,有助於我們在情緒混亂或懶散時把思緒理清楚,它也會讓事情變得可資紀念又具教化意義。這樣做,我們默想的果實便可以儲存,避免那些“ 很棒的想法” 一下子就蒸發於無形。
 
有些人說他們每天潦草的隨手記錄,似乎稱不上日記,有些人則從未寫過日記。無論如何,“ 靈脩自傳” 仍然是重要的,因為我們知道要把每一件重要事情都看為是信主而生的。
 
在某些圈子裡,這有時被導向一種“ 畢全功於一役” 的不健康強調,以為那些經驗不會再有任何後續,而欲將過去、現在及未來“ 一舉搞定”。其實不然!我們若是朝聖客,則人生仍敞開於面前,所以我們的“ 屬靈自傳” 仍在撰寫中。任何試圖在剛信主之刻,或“ 第二次恩福”,或在受到特定恩賜或啟示之際,就提早結束自己的“ 故事” 的打算,都應該制止。
 
不管是藉著日記、雜記、回憶錄,或是一張仍在進行中的感恩清單,我們都要在此生更多操練“ 屬靈自傳” 的作法。
 
有些經常被人拿來公開見證的故事,我們應謹慎提防,因為它們往往被過分誇大,或是因為過度曝光反被糟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說《地下室手札》裡的英雄論道:“ 個人意識是一種病!” 現今以“ 自我” 為特色的時代,其病灶正是狂熱的追求“ 自我滿足”,這顯然是一要命的病症。
 
人類的思想、決定、渴望、喜悅……若未與上帝關聯,正是“ 自我意識” 趨向邪惡之因。屬靈自傳的恢復或許能幫助我們。因為這是一種尋找生命意義的方式,而若此追尋未能涉及救贖主,則註定是徒勞無益的。
 
因此,為自己的靈脩閱讀做記錄,有助於保持閱讀穩定性,此外,它也是“ 良知”上的一種指導方式,這是從認識上帝、並非單憑個人認識而來的良知。
 
另外,它可以指導我們為神國預備合宜的生活方式。霍爾主教曾記下他許多的省思。他提醒我們:“ 基督徒為了專注、敬虔於工作,而不默想,就如同想維生卻沒有心臟一樣不可能。” 默想的記錄將持續提醒我們,靈魂在上帝面前的漫長旅程。


小心選擇能改變靈魂的著作


我們能選擇的屬靈書籍很多,其範圍之廣,甚至讓人在選擇時就感到困惑、挫折。所以,首先得作出區別:哪些是基礎閱讀的主要經典;哪些是較小經典的次要資料來源;屬靈背景之歷史、傳記及其他有助於填補主要經典的上下文材料,則是第三類書籍;至於範圍非常廣大的當代靈脩典籍是尚未被分類為具有恆久或短暫興趣或價值的書,此為第四類書籍。
 
不要仿效別人對經典的選擇,因為你的需要可能是非常特別的,你可能需要屬靈朋友的建議,以幫助你找出哪些書才適合作你終生的屬靈伴侶。你若沒有這種屬靈嚮導,以下建議可能對你有所幫助:你若覺得最糟糕的敵人就在你裡面,私慾、罪惡感使你過著一種經常挫敗的基督徒生活,那麼,奧古斯丁的《懺悔錄》可能是你最需要看的書。
 
很多人都同意奧古斯丁所承認的——遲遲不肯探究並降服於基督信仰,是因為他真心想要的是美女、性和成功的慾望,而非心靈的治癒。“ 主啊!使我貞節,但,現在還不要!” 這是奧古斯丁在上帝面前的誠實敞開,對許多一生封鎖真相又不斷推遲淨化自己心靈的人而言,形容得真實貼切。
 
你若真把上帝當一回事,並感覺缺乏一種在上帝面前的真門徒的身份,那麼肯培的《效法基督》可能正是你的需要。此書發展出一種傳統,即所謂的“ 筆記”,在其中你會讀到作為默想之用的簡短經文,或是教父們的智慧言語。你何不也來加入這群可敬的委身者的行列呢?
 
你若視生命為持續的掙扎,並感覺到軟弱、想放棄,那麼,斯庫波利的(Lorenzo Scupoli)《屬靈爭戰》或許正是你需要的。此書於1589 年在東歐出版,它在東歐有極深的影響力,僅次於《效法基督》。聖方濟各沙雷氏將它置於床邊達16 年之久,是他每天都要讀的“ 寶貝書”。
 
對於那些經常否絕自己、厭棄自己的人而言,他們需要懂得如何溫柔待己,那麼,聖方濟各沙雷氏(Francis de Sales) 默想小品《敬虔生活簡介》的甜蜜韻味,可以使脆弱的心靈天天得到滋養、更新。
 
對於一些認為“ 與上帝相愛似乎是可怕的事情” 的基督徒而言,可以閱讀高薩德(Jean Pierre de Caussade) 的經典之作《父啊!隨你安排》來開啟不同的感受。此書最近被馬格里奇重編為《每時刻之聖禮》,內容主題仍相同。另有勞倫斯的《與神同行》也同屬17 世紀法國的靈脩佳作。
 
這一切可能會鼓勵你回到12 世紀,那時代與今日很像,著迷於透過一種浪漫的情感來發掘個人的獨特性。明谷的貝納爾和他的朋友們對此的反應是:“ 人們應該以上帝的愛作為自己特質的來源,因為愛的本身和來源就是上帝自己,而人們是被他的愛所呼召。” 當人視上帝為永恆的真實而愛他的時候,人的“ 完全感” 以及對自己的認識就會加深,因此像《愛上帝》,《屬靈友誼》之類的作品以及對聖經雅歌的默想,都有助於我們進入真實的愛。
 
你若是覺得有必要以紮實的神學研究來滋養靈脩生活,那麼,常常被忽略的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第三部,正是為此目的而作。在你讀到那裡以前,請先讀完威伯福斯的《真正的基督教》,這位曾經對抗奴隸制度和革新風俗習慣的基督徒政治家針對國人信仰狀況所發出的嚴正撻伐,會使你得到很大的助益和激勵。
 
你若是對神學夠清楚了,但在情感上對上帝感到困惑、不確定,那麼,愛德華茲的《宗教情感》至今仍屬獨一無二,對現代基督徒而言,是一本急需尋回的經典著作。
 
當然我們也可以回到班揚的《天路歷程》這類童年讀物上,在無論什麼年代都不會過時的層次上去讀它,為上帝“ 恢復我們的童真”。就像路易斯從麥克唐納的故事中得著啟發一樣,它能幫助我們為了未來的豐盛,重新得回過去的日子;有時,藉著重讀先前阻礙我們發展的資料來源,能解除我們年少時的偏見。
 
十架約翰在他的《格言錄》裡總結了我一直想說出口的話,他寫道:“ 在閱讀中尋找,你就發現默想;在禱告中呼求,門就在默想中敞開。
 
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認:“ 為了操練、不為敬虔而朝聖的人,實在太多了!” 最後,他警告人們:“ 永不可讓不具靈性實質的事物進入你的靈裡,否則,你將失去敬虔和回憶的甜美。你活在這個世界,要彷彿只有你的靈魂與上帝在其中,好讓你的心靈不被任何俗事擄去。


(本文節選自侯士庭(James M. Houston ) 的《靈脩指南》,略有改動。此文收錄於《無偽之信》,中福出版有限公司, 2007 年12 月第一版。


相關閱讀:

1、侯士庭是誰?

2、侯士庭《幸福真諦》:尋找人生真正滿足

3、《師徒之道》告訴你如何找到真導師

4、恩典情感與幸福人生——侯士庭評《宗教情感》

5、十位大師談閱讀


《尋求引導》徵稿啟事

你信主後的人生有篤定的引導嗎?還是如那隨風飄散的蒲公英肆意追求所謂的自由?在自己靈脩之餘、忙碌休息時刻,以“引導”為主題詞來一場默想吧!歡迎把默想後的感受發來分享給我們:oaktree_amos@qq.com。


用稿說明

橡樹對橡果的來稿一直堅持熱切歡迎和支援態度!但由於來稿較多,橡樹無法保證一一回復是否採用以及何時採用。為不消滅橡果們寶貴的熱情,橡樹決定做此通告。橡果投稿三個月後若無收到用稿通知,可郵件詢問是否收到稿件,以避免郵件丟失情況;或者發郵件提出稿件轉投其他平臺,以避免造成一稿多用。

橡樹文字工作室
我信文字的力量!
微訊號:oaktreepublishing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購買《尋求引導》,請點選下方閱讀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