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圖書營銷到社長助理,一位出版從業者的升職記

2019-09-12 04:16:14

文/李靜

本文約2900字,預計5分鐘閱讀完畢


商務君按:放棄高校的工作進了出版社做圖書營銷,一晃13年,歷經部落格、微博、微信時代,在面臨短視訊等新營銷形式時,不忘初心,接納、吸收、嘗試。這是一點陣圖書營銷人的成長之路,也是十餘年來,圖書營銷方式的變革和迭代。



如果用三個詞概括自己,宋強選擇了樂觀、創新和活躍。樂觀,讓他面對困難時可以化解種種壓力;創新,使他時刻關注外界的變化並以敏銳的眼光思考問題;活躍,是希望在主流媒介和宣傳渠道中站穩腳跟。



如今,出版社裡的“80後”正值“壯年”,他們的業績如何,現在下結論或許還為時尚早。但是從宋強在人民文學出版社(簡稱“人文社”)工作的13年裡,可以看出這三個詞貫穿了他的工作,並引導著他登上一個又一個臺階。從初入人文社策劃部,到調任辦公室,再到以策劃部主任身份迴歸策劃部,直到如今的社長助理,宋強在工作中始終飽有熱情和希望。而這一點,往往是工作多年的人,最容易丟掉的“星星之火”。


書不僅是文化產品,更是一種商品


2006年從北京師範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專業碩士畢業後,因為對人文社一直以來的嚮往,宋強放棄了去高校任職的機會,選擇進入人文社策劃部。他坦言,當時自己對出版社的瞭解並不深,只是單純地認為出版社是一個文學機構,負責出版好書,和作者打交道。


直到正式工作,宋強才逐步對出版業有了全面的瞭解。初入人文社,宋強在策劃部負責圖書營銷工作。這讓他第一次知道,圖書也是需要“宣傳”的,而不是擺在書店裡就有人來欣賞。他說,從業之初,印象最深的就是目睹了滯銷書被銷燬成廢紙的過程。這讓他深刻地意識到書不僅僅是文化產品,更是一種商品。



2006-2008年,宋強在策劃部供職。兩年間,他的主要工作是與媒體建立聯絡並撰寫新聞稿,組織各種新書釋出會、研討會。當年部落格大行其道,作為部門裡的年輕一輩,宋強認為圖書營銷也應該跟上潮流,因此建立了人文社在各個平臺的部落格。他還將當時最流行的“帶著作家到入口網站做訪談”的形式帶入了人文社的營銷工作中。由於技術的侷限性,入口網站和部落格當時只能進行文字直播,在各個網站上建立的人文社站點,也只能以文字和圖片的形式進行更新,站點內容僅以書評和書摘為主。這些情況現在難以想象,但在當時,的確是一種“革新”。與其說是與時俱進,宋強更願意說是“被時代逼著走”。 他說,“圖書營銷必須要緊跟潮流,這一點可能比做圖書編輯還要敏感。


“被時代逼著走”的營銷之路


2008年之後,宋強被調到總經理辦公室,負責行政管理。在辦公室工作的7年,宋強對人文社的定位和發展思路把握得更加清晰,但他依然熱愛營銷這份貼合自己性格的工作,所以,當策劃部主任的職位出現空缺時,宋強主動請纓,回到了策劃部。


2015年迴歸策劃部後,宋強深切體會到出版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時,傳統媒體的生存越來越艱難,部落格也已被基本淘汰,微博正經歷由興轉衰的過程。微信的主要職能仍然是通訊工具,自媒體剛剛崛起。針對這些變化並結合人文社的自身特點,宋強對圖書營銷活動提出了“四個原則”,即新書宣傳和常銷書宣傳相結合、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相結合、線下活動和線上活動相結合、圖書宣傳和品牌宣傳相結合。



首先,新書和常銷書結合。此前,人文社策劃部在圖書宣傳上只重視新書,忽略了常銷書。這讓宋強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因為經典圖書的銷售碼洋是人文社收入的主要來源。所以,在宋強迴歸策劃部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為當時被忽略已久的經典圖書“哈利·波特”策劃了一場線下活動,目的是將哈迷重新聚集起來,再次擴大“哈利·波特”的影響力。當年,他還在曹雪芹誕辰400週年之際,策劃組織讀者與紅學專家一起免費遊覽大觀園,邀請紅學專家舉行講座,很好地宣傳了人文版《紅樓夢》。這一舉措不僅再次喚醒了經典圖書的活力,同時也是對出版社品牌影響力的一次提升。


第二是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結合。傳統媒體影響力日漸衰落,而新媒體方興未艾。宋強認為,人文社應該搭上新媒體這趟“順風車”。因此,人文社非常重視微信公眾號、豆瓣、微博以及各種微信群的建設,並逐漸加大投入。截至目前,人文社微信公眾號關注人數超過54萬,並連續四屆榮獲“大眾喜愛的50個閱讀類微信公眾號”稱號,在全國出版社中影響力位居前列。此外,人文社還首創了許多新媒體推廣“新花樣”,如在微信群裡召開新書釋出會、直播推書等。宋強說:“隨著技術的發展,平臺的更迭也越來越迅速。圖書宣傳不能只侷限於火爆平臺。只要是能吸引人群的地方,就是我們需要注意的地方”。


第三是線上活動和線下活動結合。一方面,舉辦線下活動重視二次傳播,將活動中嘉賓發言或對談的實錄通過新媒體轉化,擴大影響。另一方面,組織線上交流活動,例如組織作家在微信群裡與讀者交流,或者“多群直播”,這些方式十分受讀者的歡迎。


第四是圖書宣傳和品牌宣傳結合。以往的圖書營銷活動往往只侷限於單本書,但宋強認為,單純宣傳圖書是不夠的,還要彰顯品牌影響力。因此,在之後的營銷活動中,人文社採取系列化的方式,把品牌宣傳貫穿於每一場活動。如,連續兩年與首都圖書館合作組織“閱讀文學經典”系列講座,同時配合展出人文社的經典版本和插圖展覽,將推廣文學經典與提升人文社的品牌影響力密切結合。今年的活動主題以外國文學名著為主,藉助人文社今年推出外國文學新網格本的契機,不僅為讀者提供了豐富的精神食糧,也有效地拉動了圖書銷售,對人文社的品牌宣傳大有裨益。



工作與生活其實密不可分


在人文社的13年中,宋強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和圖書營銷打交道。他對自己經手的圖書專案如數家珍。其中,迴歸策劃部之後營銷的《匿名》一書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本書是純文學作品,不同於暢銷書,線下發佈會極難促成,作者也不願意主動宣傳但宋強一再堅持,並與責編楊柳、作者王安憶屢次商討釋出會方案,終於將活動落成。這是王安憶第一次舉辦新書釋出會,也是人文社第一次在外地為傳統文學作家舉辦新書釋出會。此後的媒體專訪以及圖書銷量都收穫了良好的結果。鋪天蓋地的圖書報道、高達8萬冊的銷量,這些成績都在回饋宋強的努力與堅持。


在人文社供職十幾年,宋強不僅在工作中收穫了許多,同時也見證了出版業的發展。“我認為出版業在迴歸理性。”宋強說。經歷過浮躁、狂熱的階段後,出版業已經越來越理性。從前的讀者喜歡淺薄的心靈雞湯文字,現在他們已經開始走向深刻,出版業也在隨著讀者需求的變化而改變。



去年4月,宋強的職務變更為社長助理,負責管理辦公室、策劃部、文創部以及總務部四個部門的工作。文創部從成立到現在不到半年時間,營收已超過100萬元,其每週上新的文創產品和“海明威120週年紀念禮盒”眾籌活動吸引了眾多媒體和讀者的關注。


回看宋強在人文社的13年,他從事過一線的營銷活動,也經歷過辦公室之類節奏“安靜”的工作。兩者相比,宋強表示更喜歡圖書營銷,“因為它每天都是新的,而且是充滿活力的”。從業以來,宋強的樂觀、創新和活躍始終貫穿於工作之中,他也將這種性格傳遞給身邊的每一位同事。在生活中,宋強運營著自己的喜馬拉雅賬號和微信公眾號。宋強說,這其實是工作的一部分。但不熱愛工作的人,也很難熱愛生活。當年的“星星之火”,早已“燃燒”了這片他所熱愛的“土地”——人文社。



喜歡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打賞商務君喲!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