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看 | 這些80後出版牛人是怎麼煉成的?

2019-09-12 04:16:12


文/柴小珊

本文約4500字,預計9分鐘閱讀完畢


商務君按:“讀小學時大學不要錢,讀大學時小學又不要錢;沒工作前工作包分配,到該找工作時又得自謀職業”,身為80後出版人,真是欲哭無淚。但選擇出版業並堅守十幾年,一路成長收穫,一路苦樂相伴,他們有許多故事要說!



談及80後,有人說他們是“被上天寵溺的一代”,伴隨著改革開放出生,有相對優渥的物質和教育條件;也有人說他們是“被坑的一代”,各種優惠政策總與他們擦肩而過,但政策帶來的後續壓力卻要他們來承擔;還有人說他們是“垮掉的一代”,多為獨生子女,被貼上了“嬌生慣養”“自私”“缺乏生活信仰”等負面標籤。


但現實是,經歷了激烈時代變革和殘酷社會競爭洗禮的80後,在各行各業中已經開始掌握更多話語權,逐漸撕掉各種負面標籤,在各個崗位上展示出優秀的能力,成為行業的中流砥柱。


對於出版業而言,亦是如此。與其他行業相比,與書為伴的出版業更具理想化色彩,也顯得更為穩定。因此,80後出版人身上既有這一代人的共性特質,又因為行業的特殊性具備許多個性化特徵。放眼當下,80後出版人已經成長起來,成為出版機構中的骨幹,更有佼佼者已經成為企業的“掌舵人”。那麼,他們因何種理由踏入出版業?在自己的崗位上書寫了怎樣的輝煌篇章?他們身上又有哪些閃光特質?


生於80年代,不幸卻又幸運的一代


“生在蜜罐裡,長在鳥籠裡,活在戰場上”是80後的成長縮影,他們享受著時代賦予的各種便利和機遇的同時也面臨更多競爭和挑戰。


相較於前輩,80後出版人是不愁溫飽的一代。他們中的大多數從小便擁有優越的物質條件,並且能夠接受完整而良好的教育,這也為出版業輸送了更多優秀人才。但同時,這一代人卻不得不面臨一些尷尬和困境,“讀小學時大學不要錢,讀大學時小學又不要錢;沒工作前工作包分配,到該找工作時又得自謀職業,更慘的是此時的大學生開始貶值”,這都是其學習和工作歷程的真實寫照。當時,工作分配政策的取消也讓一些傳統老牌出版社開始思考轉型升級和人才激勵政策的調整,以此來吸引選擇權更多,擇業時更加“挑剔”的優秀人才。


同時,作為“計劃生育政策”和“二胎政策”的第一批受影響者,多為獨生子女的他們從三十而立到四十不惑之際面臨著巨大的經濟和生活壓力。而身處收入並不高的出版業,他們必須很好地平衡現實和理想之間的矛盾,才能在這個行業繼續深耕下去。


80後出版人是最先受到網際網路影響的一代。如果說90後、00後是網際網路原住民,那80後就是網路社交的第一代。在新世紀第一個10年讀大學的他們,正好趕上了網際網路的火速發展期,因此他們天然地具備網際網路思維。在職業成長期,又親眼見證了網際網路對出版業的革新,新媒體、大資料、人工智慧等技術層出不窮。為了能夠跟上行業的潮流,80後出版人必須不斷拓展提升自己的能力,學習更多跨行業技能。


除此之外,80後出版人還面臨更加成熟與開放的行業環境。正如海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海豚傳媒”)執行總經理安海洋所言:“經過前輩們的打拼和積累,我們這一代在入行時便能在較為成熟和穩定的企業平臺上成長。”另外,大多數80後出版人在入行之際,出版業的轉企改制已陸續完成,集團化發展、資本化運作使得出版業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他們面臨的是更加開放和自由的環境,也擁有更多的發展空間和職業選擇。

 

進入出版業,理想與現實的平衡


如果說70後出版人趕上了國家分配工作的“尾”,那麼80後出版人則開了自主擇業的“頭”,雖說會面臨相應的就業壓力,但他們也擁有了更多自主選擇權。儘管進入出版業的初衷各種各樣,但對眾多80後出版人而言,最終堅定地選擇深耕出版業的理由都是因為在這個行業找到了理想與現實的平衡點。


大多數80後出版人進入行業都源自對書和文字的熱愛。這其中,有些是因為攻讀了編輯出版專業,在畢業之際選擇繼續堅守在出版業。安海洋便是這樣,畢業於編輯出版專業“黃埔軍校”——武漢大學的她表示,畢業以後進入出版業對她來說是自然而然的;四川人民出版社營銷中心副主任周曉琴也是這樣,由於中學時代深受張元濟、魯迅、巴金等出版大家、著名作家的故事影響,她期望能成為一名甘心“為他人做嫁衣”的編輯,大學時報考了編輯出版專業,畢業時也自然而然地進入了出版社。


安海洋在海豚傳媒2019年經銷商大會上


有些是因為非常熱愛圖書,放棄了原本的就業機會轉而投身出版業。中文系出身的人民文學出版社(簡稱“人文社”)社長助理宋強,畢業之際在與一所高校簽署了三方協議的情況下,收到人文社的邀請後便義無反顧地加入人文社;譯林出版社副社長謝山青也是放棄了進入外交部的機會,投身出版業;北京大學社會學專業研究生畢業的王媛媛在讀書時就被山東人民出版社的《社會學家茶座》吸引,畢業之際在收到心儀出版社拋來的橄欖枝時欣然前往。


譯林社與土耳其紅貓出版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前排右一為謝山青


還有些是基於對出版和圖書的熱愛,轉行做出版的。因為熱愛,明天出版社(簡稱“明天社”)圖書發行中心副總經理沙慧蕊從一名空乘人員跨界進入童書圈,把愛好變成了工作;因為熱愛,青橙文化創始人、總編輯王二若雅先後跳出廣告公司、公關公司,專心和圖書、文字打交道。


當然,除了熱愛,還有些“誤打誤撞”進入出版業的。童趣出版有限公司(簡稱“童趣”)副總經理史妍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律系,原本想自主創業開一家瑜伽館,為了出版自己的瑜伽練習心得,她敲開了出版社的大門;同樣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學院的法律出版社(簡稱“法律社”)市場研發部主任王旭坤,畢業之際在公務員國考和京考相繼落空後,收到了法律社發來的offer,從此便與出版結緣至今。


也有部分80後出版人是因為一些現實因素進入出版業。如理工科出身的明天社北京中心總經理寇瑩坦言,畢業之際她進入出版業的最主要原因是當時心儀的出版社可以解決北京戶口。由此或許也能窺見,80後出版人面臨的巨大的生活壓力。


職業成長,有折騰也有堅守


與前輩們相比,80後出版人的職業路更加多元和豐富,他們的職業成長一路伴隨著出版業的轉型升級,轉型期的出版業讓他們有更多機會通過職業調整,實現自我價值。


1982年出生的北京仁意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簡稱“仁意文化”)總經理劉鵬鬆,自大學畢業投身於少兒出版領域以後,便從未離開,並好好“折騰”了一番,“5年海豚傳媒+6年接力出版社+2年天地出版社”的職業成長經歷讓他對童書營銷發行有了充分和深刻的理解。今年6月,劉鵬鬆創辦了仁意文化,將多年積澱轉化為創業的動力和源泉。


寇瑩的職業路也經歷過一次重大調整,在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簡稱“外研社”)工作9年以後,主動“降職降薪”跳到童書出版圈,從零開始組建團隊,尋求跨界合作,打造爆款圖書。


史妍


史妍的職業之路也幾經波折,在吉林出版集團北京分公司度過了兩年出版“新人期”之後,2007年正式加入童趣,並且在一年後成為公司史上最年輕的編輯部主任。她也曾出走出版業,在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工作了3年,在國際平臺積累的版權管理經驗,為她迴歸童趣並且最終出任童趣副總經理、分管童趣的版權業務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有的80後出版人選擇不停“折騰”,尋找最適合實現自我價值的平臺。還有許多80後出版人選擇“擇一社,終一生”,與所在的出版機構互相成就。


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簡稱“上海交大社”)總編輯李廣良2008年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對他來說,“上海交大”這幾個字已經貫穿了他的整個學習和工作生涯,成為他人生中的一個重要標籤。在上海交大社工作的這10餘年,他始終為科技類圖書引進出版、向歐美主流出版界輸出上海交通大學優秀科技專著不斷探索,為推動上海交大社建設國際化出版平臺做出突出貢獻。


謝煒在第9屆中國數字出版博覽會上


35歲便出任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簡稱“社科文獻社”)副社長職位的謝煒,從入社之初人力資源部的一名職員到分管人力資源工作的副社長兼人力資源總監,一直和社科文獻社的人力資源事務緊密相連,並利用在人力資源領域的專業優勢,制定與實施資訊化與數字出版戰略,開闢出一條獨具社科文獻社特色的資訊化與數字出版之路,推進社科文獻社的“智慧型出版社”建設和轉型升級。


入行15年,在民營出版策劃機構成長起來的安海洋始終與海豚傳媒共同成長,促成了海豚傳媒第一家省級分銷平臺——山東小海豚的創立,創設性提出“產品線經營”發展策略,夯實“精品出版”發展路徑,推動海豚傳媒從規模型發展向質量型發展轉型。在出任執行總經理以後,她在出版、數媒、幼教、財務、人力資源等多個業務板塊推動了海豚傳媒向更高的平臺發展邁進。


  80後烙印,直面挑戰拼搏不止


無論如何,經過多年的成長與歷練,80後出版人已經展示出紮實的業務能力和強大的競爭力,成為當下出版業的中流砥柱。整體而言,這一代出版人身上具備許多共性特質:不懼挑戰、不斷嘗試、勤奮靠譜。


首先,不懼挑戰且樂於挑戰是80後出版人展現出的職業姿態。這種職業姿態既是主動選擇也是被動接受,80後出版人出生併成長於劇烈變革期,只有勇於挑戰,才能不斷實現職業突破。許多80後出版人彷彿天生就是“聖鬥士”,樂於挑戰像是他們骨子裡與生俱來的品質。寇瑩從外研社跳到“八竿子打不著”的童書出版圈時,她很“興奮”,於她而言,這又是一次能夠實現自我突破的機會;安海洋也表示,“我很喜歡每一次崗位變化帶來的挑戰,只有敢於迎戰,才能讓自己不斷實現價值增值。”當然,能夠很好地應對挑戰,也顯示出這一代人強大的心理素質和抗壓能力。


宋強在“茅盾文學獎系列沙龍·周大新《湖光山色》”活動上


其次,不斷嘗試且不斷創新是80後出版人展示出的職業能力。求學於網際網路飛速發展的時期,職業期伴隨著新媒體、大資料、人工智慧等技術層出不窮的背景,使得80後出版人對於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強,他們能夠準確快速地把握最新的行業變化,並及時運用到工作中。宋強在2015年擔任人文社策劃部主任時,敏銳地捕捉到圖書營銷環境的變化,並結合人文社的自身特點提出了圖書營銷活動的“四個原則”。同時,80後出版人中還有許多“斜槓青年”,他們不止於做好本職工作,不斷在新領域大展身手。如,沙慧蕊既是市場營銷達人,也是一名繪本作者、閱讀推廣人和業餘歌手;法學系出身的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文學分社綜合編輯部主任孫玉虎,不僅是一名明星童書編輯,還有兒童文學作家、獨立書評人、主持人和志願者等多種身份。


最後,勤奮靠譜、有強烈的責任心是80後出版人體現出的職業精神。許多80後出版人都用“靠譜”一詞來形容他們這一代人,並將這種靠譜歸結於肩上承擔的巨大責任。“養老、養孩子、養房子”的壓力讓80後的責任感倍增,這種責任感自然而然地也體現在工作中。國防工業出版社電子資訊圖書事業部主任王京濤表示,“我們這一代人對工作絕不推諉,敢擔當,不計較加班加點,並且願意將自己在工作中的收穫體會與年輕人分享,沒有前輩的架子,希望能與新人共同進步。”李廣良也表示,“一旦將工作交給80後,完全不用擔心完成質量在及格線以下,他們一心只想把事情幹好,寤寐思服。”


★你認為80後出版人身上有哪些特質呢?歡迎留言與商務君討論!



想了解更多有關80後出版人的成長故事,第508期《出版商務週報》特別有愛:

專題報道包括:


《謝煒,一位學術出版人的逐夢之旅》

《從相戀到相守,史妍的14年出版之旅》

《宋強,初心不變,我在人文社的13年》

安海洋,出版生涯的三級跳


 《出版商務週報》單期購買看這裡  


喜歡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打賞商務君喲!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