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書|現代世界體系(附舊版“中文版序言”)

2019-09-11 19:41:41


為悼念歷史學家伊曼紐爾·沃勒斯坦,保馬今日重新推薦《現代世界體系》一書。該書曾於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了前三卷,後於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重新出版新譯本,並出版了第四卷。原版曾由作者本人撰寫《中文版序言》,有其特殊價值,故附於後面以饗讀者。

《現代世界體系》


作者: [美]伊曼紐爾•沃勒斯坦

出版社: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原作名: The Modern World-System

譯者: 郭方等

出版年: 2013-11

頁數: 2008

定價: 489.00元

裝幀: 精裝

ISBN: 9787509749296


《現代世界體系》是伊曼紐爾·沃勒斯坦頗具影響力的多卷本著作,對全球史進行了重新闡釋,將現代世界的產生和發展確定為16世紀到20世紀。


第1卷:“16世紀的資本主義農業與歐洲世界經濟體的起源”

本卷覆蓋延長的16世紀,講述現代世界體系的形成、以及它的一些基本經濟和政治制度創立的歷史。在新增的2011年版序言中,沃勒斯坦梳理了《現代世界體系》的寫作背景,並對“世界體系”理論迄今遭遇的主要學術批判做了系統的迴應。


第2卷:“重商主義與歐洲世界經濟體的鞏固:1600~1750”

本卷是整套書中至關重要的一卷,它反駁了把17世紀“危機”視為歐洲的“重新封建化”的觀點,論證了對作為一種歷史體系的資本主義的一種觀點和界定的合理性。另外,本卷還提出另一個新的重要論題,即霸權問題。認為在現代世界體系的運轉中,霸權是一種至關重要的機制。霸權機制使現代世界體系成為人類歷史上的一個世界經濟。


第3卷:“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大擴張的第二時期:1730~1840年代”

本卷介紹了18世紀30年代至19世紀上半期世界資本主義經濟,分別論述了工業革命、法國大革命及其引發的第三輪中心國家爭霸、南北美洲的獨立運動和印度次大陸、奧斯曼帝國、俄羅斯帝國、西部非洲這幾個被併入世界經濟的重要地區的邊緣化和半邊緣化。


第4卷:“中庸的自由主義的勝利:1789~1914”

本卷覆蓋從1789年~1914年這段時期,專門用於探討一種適用於現代世界體系的地緣文化的形成,沃勒斯坦認為該地緣文化大體是以他所稱的溫和的自由主義為中心塑造的、並由它所支配。在本卷書中沃勒斯坦以巨集大的歷史視野和社會科學理論的概括能力繼續得以展現,延續以往敘事的風格,沃勒斯坦對自由主義中間路線是如何在全世界成為佔據支配地位的政治意識形態做了重要的說明。第四卷提出了“全球地緣文化”的概念,深化了對世界體系的政治、文化和經濟諸方面之間關係的理解。


目錄

第一卷


插圖目錄

謝辭

導言 論社會演變研究

第一章 中世紀的先驅

第二章 歐洲的新型勞動分工:約1450~1640年

第三章 絕對君主制與國家主義

第四章 從塞維利亞到阿姆斯特丹:帝國的失敗

第五章 強大的中心國家:階級的形成與國際商業

第六章 歐洲的世界經濟:邊緣地區與外部競爭場

第七章 理論的重述

參考文獻

索引



第二卷


插圖目錄

謝辭

導言 有17世紀的危機嗎?

第一章 B階段

第二章 荷蘭在世界經濟中的霸權

第三章 中心地區中的鬥爭――第一階段:1651~1689年

第四章 緩慢增長時代中的邊緣地帶

第五章 十字路口上的半邊緣地區

第六章 中心地區中的鬥爭――第二階段:1689~1763年

參考文獻

索引


第三卷


插圖目錄

謝辭

第一章  工業與資產階級

第二章  中心地區的鬥爭——第三階段:1763~1815年

第三章  巨大的新地帶併入世界經濟:1750~1850年

第四章  南北美洲定居者的非殖民化:1763~1833年

參考文獻

索引


第四卷


插圖目錄

序言 寫作《現代世界體系》的幾點說明

第一章  作為意識形態的中庸的自由主義

第二章  建構自由主義國家:1815~1830年

第三章  自由主義國家與階級衝突:1830~1875年

第四章  自由主義國家的公民

第五章  作為社會科學的自由主義

第六章  對論點的重申

參考文獻

索引

譯者的話


中文版序言



[美]伊曼紐爾·沃勒斯坦

羅榮渠 譯


《現代世界體系》一書講的是資本主義世界經濟體,即現代世界體系的起源與歷史發展。現代世界體系是一歷史體系,發端於歐洲的部分地區,後來擴充套件到把世界其他一些地帶也納入其中,直至覆蓋了全球。我認為,直到19世紀中國才被納入了這一世界體系。


資本主義作為一個世界體系為什麼發端於歐洲而不是中國,對此學術界已進行了長達兩個世紀之久的討論。中國和西方的許多知名學者都參與了。我曾兩次討論這一問題,一次是在《現代世界體系》的第一卷第一章中(最早成文於1970年);另一次是在“西方,資本主義與現代世界體系”一文中,此文發表在《評論》雜誌第15卷第4期、1992年秋季號的第561-619頁(距第一次已有20年了)。在這篇簡短的序言中,我不可能再次展開這一話題。


但是,請允許我對於這一關鍵性的問題略述幾點看法:


第一,創立資本主義不是一種榮耀,而是一種文化上的恥辱。資本主義是一劑危險的麻醉藥,在整個歷史上,大多數的文明,尤其是中國文明,一直在阻止資本主義的發展。而西方的基督教文明,在最為虛弱的時刻對它屈服了。我們從此都在承受資本主義帶來的後果。


第二,我們並非處於資本主義勝利時期,而是處於資本主義混亂的告終時期。遍及全球的反國家心態就是這種危機的一個主要症狀,也是資本主義滅亡的催命劑。只要有眾多的國家存在,資本主義就需要強化國家結構,不是像虛誇不實之辭所說的那樣,要削弱它。


第三,資本主義是一個不平等的體系。此前的大多數體系也是如此。當21世紀中葉資本主義世界體系讓位於後繼的體系(一個或多個)時,我們將看看這後繼體系是否會更平等。我們不能預測它會是一個什麼樣的體系,但能通過我們目前的政治的和道德的活動來影響其結果。


占人類四分之一的中國人民,將會在決定人類共同命運中起重大的作用。



保馬

PourMarx




長按二維碼關注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