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行禁售?以後買燃油車要做好被“歧視”的準備

2019-09-11 13:41:56

不管是燃油車,還是新能源車,物美價廉的才能在路上跑。圖/圖蟲創意


新事物戰勝舊事物,必將是新事物擁有足夠優勢,並且大眾能夠消費得起。否則,不論怎麼禁,舊事物依舊會“死而不僵”。


近來,工信部訊息顯示,海南代表全國人民走出了吃螃蟹的第一步。


到2030年,島上不僅再也買不到燃油汽車,且隨著汽車服務設施的變化,已購買的燃油車恐怕也很難再繼續存活下去。


可以想見,乘著最近“國六”新標的東風,剛剛入手新車的海南人,接下來將思考的問題是,如何抓緊時間在十年內把車給開報廢。


按60萬公里報廢的指標,今後需每年環島駕駛約100圈,方能如願以償。


涉及交通工具改革,向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縱觀過往,我們也從不缺乏虛有其表的案例。


2007年1月1日,那一天是廣州進入全面禁摩的日子。這項工程的起點可一直追溯到1991年,在全國還沒有多少人買得起摩托車時,當年10月,廣州市區已開始實施摩托車限量發牌。


近30年後,廣州與大部分禁摩城市一樣,大街小巷依舊有無數電動單車穿梭其間。這類無需證件但實質與摩托車無異的交通工具大行其道,曾經出於緩解交通、整治市容等一系列目的而實行的禁摩,很難說取得了成功。


廣州禁摩是12年前就開始了的。圖/圖蟲創意


喧囂過後,它以赤裸裸的現實告訴世人:新事物戰勝舊事物,必將是新事物擁有足夠優勢,並且大眾能夠消費得起。否則,不論怎麼禁,舊事物依舊會“死而不僵”。


對於海南來說,率先禁售燃油車有其自身的優勢。


其一,海南島域面積狹小,新能源汽車續航能力只需達到200公里以上,便可滿足基本需求。此外,截至2017年年底,海南汽車保有量僅100萬輛左右,市場增長潛力大。


若將該政策放在汽車保有量近3000萬的廣東,恐怕將會在民間的反彈之下寸步難行。


然而,民眾多年來的使用慣性、廢立之間的配套設施變更都將是棘手的問題,海南仍將面對不小的挑戰。


正如網友調侃,若新規成為翻版的“禁摩”,我們或許可以開玩笑般地假設,十年之後,瓊州海峽上最繁忙的生意,千萬不要是將廣東的燃油車走私到海南。


10年後,海南人能習慣無燃油生活了嗎?圖/圖蟲創意


新能源汽車要真夠好

誰還會買燃油車


《史記·管晏列傳》中曾講:倉稟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司馬遷為後人留下了一個千年不變的真理:一切促使人們放棄基本生活質量而追求精神滿足的行為,都是耍流氓。


在新能源汽車環保這件事情上,太史公的箴言顯得愈發真實。人人都能道出幾句新能源汽車環保的證據,但買新能源車為環保助力的事,卻總希望別人去做。


有網友直言:“要不是有補貼,自己也不願意去做小白鼠”最近,新能源汽車補貼退潮之後,銷量下滑便是最好的證明。


對於普及汽車不久的中國人來說,汽車還是一個滿足生活的工具,相比環保,人們更關注其價效比與實用性。


如今,國內外禁售燃油汽車幾乎成為風潮,背後最大的證據支撐自然是環保。然而,新能源汽車環保與否仍然存在很大爭議。換句話說,新能源汽車從來沒有真正證明過自己。


在如今的條件下,新能源汽車環保更多是一個偽命題。


這麼多混合動力車,是不是因為純電動賣不動?圖/圖蟲創意


以當下最流行的電力驅動的新能源汽車為例,即使該車型的排放量遠低於燃油車,但其源頭——發電廠的汙染卻依舊沒有得到解決。


我國的發電量冠絕群雄,但直至今年一季度,火力發電量仍超過總量的70%。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國汽車保有量達到3.4億輛。


如今國內投放市場的新能源汽車不過300多萬輛,可以想見,若新能源汽車全覆蓋,數以億計的汽車帶來的電量消耗將是無法估量的,由此帶來的火力發電汙染不容小覷。


相比禁售燃油汽車,調整能源結構,減少化石燃料發電應該是更重要的事情。否則,堵得住車輛排氣管,卻堵不住發電廠的大煙囪。


德國在推動新能源汽車普及的同時,也致力於推動清潔能源發電的能源結構調整。同一時間,也有類似印度這般國內尚不能實現供電自由的國家一起呼籲“以電換油”。


充電樁不夠普及,電動車開著開著就成了手動車。圖/pexels


只能說,在禁售燃油車這件事情上,單有人定勝天的意志遠遠不夠,背後一連串的配套設施,才是真正的考驗。


有網友反映,新能源汽車廢舊電池帶來的汙染雖然還未成規模,但已現苗頭。當下,新能源汽車逐漸走向市場,但處理新汙染源的配套設施卻沒有跟上,更不要說充電樁稀少、充電速度慢等問題尚未解決。


如今的汽車廠商,一邊鼓吹新能源汽車是大勢所趨,一邊又強力推動燃油車禁售。不禁讓人疑惑,既然是大勢所趨,何不讓市場自由更迭換代。


若有一天商家能拿出效能碾壓燃油車的新能源汽車,還用擔心沒有人買嗎?與其絞盡腦汁想用行政命令殺死燃油車,倒不如多下功夫生產優質新能源汽車。


燃油車禁售背後

是一大批人的就業危機


1936年,卓別林在《摩登時代》中演繹了一名被工業流水線逼到失智的工人,藉以抨擊福特的汽車生產線。


《摩登時代》片段


作為擁有上百年曆史的老牌製造業,汽車行業一旦有風吹草動,皆會引起社會的關注。如今,禁售燃油車的變化,似乎比曾經福特將“世界裝上車輪”更具有顛覆性。


不乏有聲音認為,為禁售燃油車劃時間線,一方面可以激勵新能源汽車行業,同時也可以倒逼傳統汽車行業改革。


只是人們習慣了只聞新人笑,不聞舊人哭,不論傳統汽車行業做出何等積極的迴應,都早已預示了這將是一場充滿血淚的壯士斷腕。最終的陣痛,將由無數產業工人來承擔。


作為傳統汽車大國的德國,與其他歐洲國家一道,開始著力推動新能源汽車的產業變革。訊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


德國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雖然新能源汽車行業會帶來一定的工作崗位,但遠不足以彌補傳統汽車行業萎縮造成的就業崗位縮水。據換算,行業將損失近十分之一的工作崗位。


要整個複雜的汽車製造行業在短時間內完成“斷舍離”?太難了。圖/pexels

由於新能源汽車在零件數量上只有燃油發動機的六分之一,組裝時間也比傳統汽車製造短,導致所需的勞動力大幅減少。


令人頭疼的問題還遠不止於此,一輛汽車背後,不僅有複雜的產業鏈條支撐,還有相關的配套服務體系。若燃油汽車產業萎縮,原有的修理廠、加油站等就業人員也將受到影響。


伴隨著技術變革,工人被淘汰或自我轉型本是正常現象。然而,給停售燃油車劃時間線的舉動,極大地弱化了市場對產業更迭的調控。


傳統汽車工人面對的,要麼是快速學習新的產業技術,在政策推動下暴力轉型,要麼被淘汰。


與新能源汽車有關的配套設施,諸如充電樁建設也將趕在時間死線到來前大批鋪開,這類建設很難說是由市場做出的反應。


其中是否存在政策推動下的過量投資、投資是否足夠科學合理尚不得而知。若最終效果不理想,這將是一場實質為劣幣驅逐良幣的全球狂歡。


照新能源汽車的發展現狀來看,無論將禁燃的時間點定在多少年以後,說服力都是不夠充分的。圖/pexels


法國確定了在2040年開始禁售燃油汽車,同時於今年年初宣佈上調燃油稅,最終引發了民眾的激烈反對,甚至出現了大規模的騷亂。


德國的一項調查資料顯示,超五成的受訪物件認為應該推遲禁售的時間線,近四成民眾則認為,自己有權選擇駕駛怎樣的車輛,對自我財產的使用權利應該得到保障。


推動燃油車禁售和保就業是難以權衡的兩難困境。一些聲音認為,加大新能源汽車的研發力度,逐步建立起民眾對新能源汽車的信心,最終實現正常的產業更新升級,或許是相對溫和的道路。


在中國,汽車文化便是市井生活


“燃油車還沒玩夠,怎麼就要禁售了呢?”這或許是大部分國人聽到訊息之後的反應。而存在著相當數量的人,還沒有好好玩過車。


普通中國人與汽車結緣,不過是最近二三十年的事情,時至今日,汽車對於大部分人依舊是奢侈品。從人們稱中國為“汽車文化的荒漠”便可以看出,中國人的價值觀中,汽車仍舊是滿足生活需求的工具。


與美國這樣的老牌汽車製造國不同,時至今日,恐怕也無人敢用“完全普及”來形容汽車在中國的發展。


擁有百年汽車發展史的美國,培育出瞭如“皮卡”文化等獨特的汽車文化,汽車除生活中的工具之外,被賦予了更多的含義。


與美國人相比,中國人對汽車的觀念則質樸且實在。在購買汽車時,除了將一小部分精力放在“面子”上,其餘皆以方便生活為導向。


若問一個人為什麼不買價值百萬元的跑車,他必定能在囊中羞澀之外找到別的理由:座位太少,家裡人多。若是想改裝車,更要問問交警答不答應。


皮卡居家旅行都很合適,在美國大受歡迎,但到了中國卻連城都進不了。圖/pexels


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上升背後擁有財政補貼的支援,這早已不是祕密,當補貼退坡,銷量便應聲下降。它反映了包括你我在內的大部分中國普通人的心態:環保很重要,但生活便捷更重要。


汽車消費完全以生活需求為導向的例子在國內並不少見。自2018年起,國內汽車銷量大幅下滑,各汽車廠商苦不堪言。只是在銷量下滑的名單中,難覓日系車的身影,幾乎所有日系車銷量都實現了逆勢增長。


曾有研究表明,經濟不景氣時,日本車銷量會向好。近年,經濟省油、皮實耐操的日系車,也愈發受到人們的歡迎。


國人獨特的生活環境,自然也形成了獨特的“汽車文化”,其背後隱藏著一個關於生活水平的祕密,透露著中國人獨特的生活經營哲學。


或者加把勁,你還能在開始搖號前入手一臺電動車。圖/圖蟲創意


如今停售燃油車的新規,除去環保的考量,更應該關注普通人的生活需求。


當下在二手車市場保值率表現不佳,日常維修、使用尚不夠便捷的新能源汽車,真正需要考量的問題是如何與中國老百姓的生活更好地相容。


我們甚至可以預測新能源汽車真正俘獲國人內心時,中國特色的汽車文化將會呈現出的樣貌:搖號買電動車,攢錢貸款買電動車,電動車限行……


可能有人會問,為何與今天如此相似?


答案顯而易見,因為不論交通工具怎麼變,市井生活與為人們服務的制度建設必將是一如既往的。


江蘇南京,眾多燃氣出租車在天然氣加氣點外排隊等候加氣。/ 圖蟲創意


參考文獻:

《新能源汽車產業規劃遠比推進燃油汽車退出更重要》,中國經濟網,2019.8.27

《崔東樹:我國傳統燃油車減排工作任重道遠》,人民網,2019.8.27

《探討能源轉型:燃油車會退出嗎?能源發展未來趨勢?》,新浪財經,2019.8.26

《燃油車時代真的會終結麼?》,36氪,2017.9.30

《2019年上半年全國機動車保有量達3.4億輛》,新華網,2019.7.3

《德國動真格了,2030年禁止燃油車上路》,澎湃新聞,2016.10.10

《為何每逢經濟不好時,日系車反而賣得更好?》,經濟觀察報,2019.5.31



✎作者 | 陸兆謙
歡迎分享文章到朋友圈
新週刊原創出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推 薦 閱 讀

點選圖片即可閱讀全文


陽澄湖要有多大,才能讓全國人民吃上大閘蟹


“看完心理醫生後,我傾家蕩產了”


沒有了好萊塢,中國演員去哪更上一層樓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