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50歲,患上白血病”:凡是愛無法治癒的,藥物也無能為力。

2019-09-11 11:57:23

來源:閒時花開(xsha369)


—問—


娜姐,你好。

 

關注很久,以前常把你的文章讀給媽媽聽。媽媽小學沒畢業,很多字不認識,但喜歡我給她讀文章。

 

媽媽生於1969年,是個農村婦女。令全村人都驕傲的是,她培養出一個本科生和公費留學的博士生。我本科畢業後,在廣東工作,哥哥2016年去法國讀博士。

 

就在上個月,50歲的媽媽突然被確診為白血病。我不知道老天爺為何那這麼狠心,哥哥明年就能回國了,這個節骨眼上,媽媽竟然病了,而且患上這種病。

 

回想媽媽一生,真的磨難很多。

 

計劃生育的年代,她被強行結紮,腸爛了幾寸,後經搶救才保住命。我讀小學四年級時,我媽媽去樓頂晒乾菜,結果貧血發昏摔下來,摔傷了腿。

 

我讀初中時,媽媽又被診斷出肚子長了個瘤,到現在13年了,如今又診斷出白血病這種大病。

 

都說好人有好報,為什麼一生勤勞、與人為善的媽媽,卻這麼多不幸和劫難?!

 

如果眼淚可以減輕媽媽的痛苦,我的淚水已經快流乾了。面對病床上的媽媽,我強忍著淚水,寬慰她,媽媽還不知曉自己的病情。我恨老天爺沒眼,要這樣折磨老實人。

 

目前,媽媽在武漢化療醫治,準備後期骨髓移植,儘管成功率很低,費用也很高,但我們不想放棄,想讓媽媽活下來。

 

這一會兒,我實在是心裡堵得難受,就坐在醫院走廊裡給娜姐寫了這樣一封郵件。此時此刻,真不知道和誰訴說。

 

期待收到娜姐的來信,給我一點寬慰和指導,讓我陪媽媽勇敢走下去。


遙祝姐一切安好。

 

—答—

 

感謝信賴。

 

6年前,我爸檢查出直腸腫瘤。他也是農民,食量奇大,腳板如船,勤勉倔強,善良正直。他病確診時,我哥的生意剛起步,我妹即將生產,我工作處於焦慮迷茫期。

 

所以,聽聞我爸患病的第一時間裡,我和你感受差不多,也覺得老天不公。但很快,我們一家商量後,我把我爸接到我這裡,聯絡醫院,複查確診,預約專家,確定手術,精心照顧。

 

我邊工作邊和我哥分工協作,在忙碌中遇到了不少難題,也想出了很多辦法,結識了不少好人,和其中一些醫生和病友,甚至成了好朋友。

 

就在我爸那次住院的一個月裡,我、我哥和我爸,湊在一起說了很多之前沒有說過的話,講了很多對方錯過但自覺重要的事,有些話有些事,甚至是塵封多年的親情疙瘩,敞開說後,瞬間解開,彼此流下熱淚,也獲得清洗。

 

被兒女精心照顧的我爸,出院後整個人開朗樂觀了許多,更注重健康,也更相信我們。

 

我和我哥陪護我爸後,對父母更加感懷,也一致認為要好好工作,努力掙錢,讓操勞一生的父母,生病時不再為錢作難。

 

也就是從那時起,我明白了一個道理:

 

病患,是一場愛的教育。

 

因為,人在脆弱時,更容易袒露真心,更容易看見真相,也更容易彼此靠近。

 

有了這樣的認知,並把這個認知落實到行動中後,我在隨後面對我媽生病、我婆婆手術,我公公臥床不起,甚至我自己患上子宮腺肌症後,都不再恐慌,不再流淚,不再怨天懟地,而是心平氣和去應對。

 

我想,面對病患,每個人都該秉持這樣的常識:

 

①好人更容易生病,因為他包袱太重。

 

人吃五穀雜糧,總會生病。甚至,越是好人越容易生病。

 

為什麼?好人好隱忍,善付出,愛犧牲,總是默默地隱藏情緒,悄悄地攬下重負,他的身體和精神透支得更厲害。

 

所以,面對病患,不管是親人,還是自己,第一步要做的,是不逃避。

 

一聽說病患,就六神無主,就哭哭啼啼,就手忙腳亂,就病急亂投醫,就等於在身體垮掉之前,精神先錯亂,只會添堵添亂。

 

接受病患,就像接受意外總會發生,變化隨時到來,然後在冷靜中,尋找對策。

 

②親人之間,最怕負罪感。

 

前幾天,有個媽媽來信,說她孩子患上一種先天性疾病,她每天帶孩子求醫,還在家人的詆譭中,陷入深深自責:

 

都是我不好,孩子才得這種胎裡帶的怪病。

 

我給她回信:



你沒有錯,也沒有罪,相比其他人,你才是最不希望孩子得病的那個人,任何人都沒有資格責怪你。

 

親人之間,最容易誤用的情感,是負罪感。

 

孩子生病了,媽媽怪自己不好。媽媽生病了,孩子怪自己拖累。愛之深,愧之重,可以理解,但這是錯誤。

 

放棄負罪感感,不要覺得是自己的錯,以豁達積極的心態,照顧病號的同時,保全自己的健康,才能用樂觀傳遞樂觀。

 

如果你,老是沉浸在媽媽為啥得病的排斥裡,老是陷入到媽媽是為了供養我們才得病的愧疚裡,時間久了,媽媽沒有好,你自己反倒病倒了,媽媽怎麼辦?

 

我記得,我爸兩次住院時,我都加班加點地工作。有天,在病房,我爸自責地說,治病花了這麼多錢,我恰好有筆稿費到賬,連忙拿給他看:“別怕花錢,你閨女每天都在努力掙錢。”

 

我們放棄愧疚感,足夠樂觀,親人才會從“我拖累了孩子”的重負下解脫出來,堅韌勇敢。

 

③向家人求救,是一種信賴。

 

久病床前無孝子,因為再孝順的孩子,日夜操勞也有崩潰的時候。

 

有些懂事的孩子,在父母生病後,自己攬下所有重活兒,不讓其親人插手,結果疲憊又抑鬱,生活亂成一鍋粥,還把這種焦慮傳遞給了父母,讓老人覺得自己是個累贅,病情愈發嚴重。

 

你哥哥在國外,回來一趟不容易,但如果親生母親患上重病,你都不告訴他,不讓他參與這場家庭變故,這對他不僅是錯失,也是罪過。

 

遇到難題,向家人求救,和眾人分擔,這是一種信賴,更是一種連線。

 

連線產生關係,關係傳遞能量,能量帶來溫熱,溫熱治癒病痛。

 

④隱瞞真相,是製造恐慌。

 

對病患的排斥,對親人的關切,讓我們面對重大疾病時,都不約而同地選擇隱瞞。

 

其實,心情可以理解,但做法值得商榷。

 

有一些疾病,瞞一瞞,無妨,但有些疾病,瞞一瞞,只會增加病號的恐慌和負擔:

 

資訊不對稱,預感極不好,周圍人又都在說謊,病號除了感覺被孤立被欺騙,更容易陷入“我活不長了,家人才瞞我”的消極心理暗示。

 

其實,人一旦知道真相,反而更容易沉靜下來。因為,恐懼源自未知,事實一旦清楚,人反而在平和中變得坦然。

 

患上白血病的媽媽,需要長久的治療,哪怕骨髓移植,也無法確保萬無一失。

 

這種情況下,選擇時機告訴媽媽真相,用信賴、真誠和媽媽一起面對,不是不孝,而是一種理性的善良。

 

⑤只要盡了努力,學會放過自己。

 

病患面前,如果有萬分之一的奇蹟,為了愛的人,我們都願試一試。但是,更要看到概率,更要尊重醫學,更要聽聽媽媽個人的意見。

 

如果,孝心的最後,是媽媽的萬分痛苦,是錢財的巨大損失,是你和哥哥的餘生鉅債,那一定不是媽媽的心願。

 

我有個親戚,癌症晚期,家庭子女條件都很好,不願意放棄治療,非要帶她去北京最好的醫院做手術。幹了一輩子教育工作的她,拒絕了,回到了老家一所臨湖的房子裡,小半年後安詳去世。

 

“謝謝你們,我的孩子們。謝謝你們,成全媽媽。讓媽媽最後的日子裡,在鳥叫醒太陽,風吹過山林,水拍打碼頭,野果砸落泥土的聲音裡,閉上雙眼。”

 

她的日記,停留在這樣一頁。我為她寫過一篇文,叫《她走了,在愛的聲音裡》。

 

親愛的姑娘,願你渡過難關,願媽媽最終好運,願你們一家人能挺過這道坎兒。



信的最後,很想和你分享這樣一段話:

 

人生本來就是一場生死侷限,所有人終將從原點走向終點。

 

所以,面對成功、榮耀,不必一時得意忘形;遇到失敗、病患,也不必過分驚恐悲觀。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平和、善意和擁抱,陪伴、傾聽和尊重,讓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充盈,飽滿。



因為,凡是愛無法治癒的, 藥物也無能為力。加油。


-END-

者簡介:劉娜,80後老女孩,心理諮詢師,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為“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

更多精彩:負債30億,沒人敢繼承遺產,一代“鞋王”的破產讓人警醒!

商務合作請聯絡QQ:2916006726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