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陶虹:中年女人的世界裡,沒有塑料姐妹花

2019-09-11 11:57:20

來源:桃花馬上石榴裙(taohuama2015)


-01-
《小歡喜》有一段劇情,非常打動我:
由於懷疑方一凡和英子早戀,宋倩和童文潔這對老閨蜜爆發了爭吵。
事後,兩人都憋著一口氣,各自彆扭著,死槓著。
又各自委屈著,內疚著。
誰也不肯先示好,誰也不肯先破冰。
直至應酬喝醉的童文潔,在樓下偶遇出門的宋倩,藉著酒勁吐真言:“我最不喜歡塑料的了,我不要跟你做塑料姐妹花,討厭你!”
而下一次,是與喬衛東和女友吃了半頓火鍋,尷尬得要提前離開的童文潔,一開門看到了宋倩。
終於,兩個中年女人,在電梯口哭成狗:
“你說我們倆這是幹嘛啊,為家裡這點事,為孩子這點事,把這點友誼都葬送了。”
“我覺著孩子將來都會走,都會離開我們,好朋友會一直到老。”
……
我這個向來淚點很高的中年女人,看哭了。
然後看著她們哭著哭著,又笑了。
這是一段只有經歷過友情考驗的中年女人的才能看懂的一段戲。
因為青蔥小妞看了會莫名:“這都啥啊?至於嗎?有病吧!”
因為油膩男人看了會嘲諷:“就這點事就鬧翻了,女人啊,嘖嘖嘖”。
但我等中年婦女,懂。
-02-

我似乎是這幾年越發明白,什麼叫做,“生長的友誼”。
是青春少艾之時的粉紅祕密,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煩惱。
是婚嫁之年的怨糾葛紅男綠女,初入圍城的糾結忐忑。
更是為人母后的一地雞毛屎尿屁,對抗肥胖衰老產後抑鬱。
而當這些都走過之後,在中年女人們面前的緩緩攤開的,似乎是一幅全新的、前所未有的情誼畫卷。
那裡有心照不宣、廢話不言的默契。
我會在工作結束後,心安理得把熊孩子扔在老閨蜜明明家裡,任由幾隻熊在她家翻天覆地大鬧天宮,而我倆,開車直奔最常去的那家飯館,燉了只雞。聊到夜半才回去。
我們會在分隔兩個城市一起創業、隔空工作的過程裡,不定期地通一個特殊的電話,任何工作都不談,只聊家長裡短。
老媽又高血壓去醫院了。
熊孩子又鬧么蛾子了。
豬隊友又不省心了。
誰的小姑子生孩子了哪個老同學鬧離婚了。


這些默契,這些對庸俗瑣碎的包容,讓我們成為對方的樹洞,以及偶爾的垃圾筒。
······················
那裡有超越一切形式的接納和共情。
在某些自知即將繃不住的時刻,抓起電話打過去,一個字也不說,心態崩盤,唏裡譁拉。
這邊只是哭。
那邊只是聽。
我們再也不會對對方說:“好了別哭了,哭也沒什麼用。”
取而代之的是一句:“想哭就哭吧,我在。”
誰不知人生實苦,誰沒嘗愛恨嗔痴。
誰不知道你我皆凡人,茫然四顧,父母已老孩子尚小,而那個人生伴侶枕邊人,也得體諒他的難處。
那些苦我們都無力解決。
可至少,我能讓你知道我在這,在你這。
那裡也有,我們對薄情世界特有的深情調侃。
有時午後,我會跟孫小仙視訊連線。
瞎掰扯兩句,然後,我寫稿工作,她看書擼貓。
視訊就這樣一直連著。
沒有太多要說的。但一轉頭就在螢幕裡能看著。
咫尺天涯,即是如此。
某次,青島的雨天,我在工作室的飄窗前對著鏡頭向她得瑟:“泡上花茶,品茗聽雨,享受生活。”
剛說完不到十分鐘,婆婆打電話,兒子跆拳道腰帶忘了拿。
我跌回凡間,匆匆掛了視訊,打車回家找到腰帶直奔跆拳道館。
半路收到她發來表情白眼:真可憐,拖家帶口的中年老母,連一個完整的13都裝不完。


這兩天,四仙女在策劃9月壩上之行。
查了攻略包了車,定了導遊和司機。
一個說:“務必要找個靠譜的司機,別不安全”。
另外三個齊聲附和:“對對對,主要是他不安全,拉著四個如狼似虎的老孃們兒。”
四姐妹,加起來超過150歲。
哈哈大笑。

-03-

有時聊到宮鬥劇。
發現,如今我們看宮鬥劇,與當年截然不同。
勾心鬥角搶男人的戲碼,我們這些見過大風大浪的中年婦女,對套路早已滾瓜爛熟。
最終讓我們動容的,都是女人間的情誼。
甄嬛和眉莊。
如懿與海蘭。
宮鎖重門裡,相依相伴的她們,又何嘗不是,紅塵桎梏中,相扶相攜的我們。
我知道你所有的臭毛病,但還是要護著你。
你知道我全部的破習性,但還是要守著我。
曾有個女友問我:“愛玲你相信女人間真有堅如磐石的感情嗎?”
她說,她也有兩個閨蜜。但她總感覺,這份閨蜜情是建立在三個人在生活工作收入各個方面都“差不多”的前提下。如果有哪個人某天超出太多,恐怕就難以維繫了。
是,女人好麻煩,總逃不開那些微妙的競爭和嫉妒。
但是,當我們走向中年,走向人生更加開闊更加真實的流域,那些“你可以過得好,但不能過得比我好”的閨蜜,都會逐漸離去。
大小S阿雅範曉萱,貢獻了女人情誼的仙女版。
她們美貌依舊,總是富有,嘻嘻哈哈從少女走到成年。
而童文潔和宋倩,是普羅大眾的平裝版。
離婚,單親,失業,沒錢。
熊孩子不聽話,父母被詐騙。
她們看著彼此狼狽,痛哭,一起跌跌撞撞走向中年。
現實版中年女人的友情裡,是帶著一絲疲憊的。
你在那頭說養娃艱辛婚姻操蛋,我在這頭感同深受。
而這份疲憊裡又帶著一份喜感。
你說我臉大胸小,我笑你腰長腿短。
沒有惡意沒有競爭的互黑,苦逼生活裡逗逼作樂。
而這裡面最寶貴的那個部分叫做——我懂你所有的不容易。
那是一份再愛的男人也無法體諒的惺惺相惜。
是一份塵世荒原人生曠野之上,同性之間的相依與憫恤。
黃佟佟寫過一段話:
“女人真正的相知一般要等到中年之後,因為那時她們才會發現,無論你曾經多麼美,多麼有名,多麼有錢,男人絕對不是最後歸宿。大家必須相互扶持,面對共同的命運——孤獨。”
所以,塑料姐妹花?
中年女人的世界裡,不存在的。
那些塑料的,早已被大浪淘沙的潮水帶走了。
留下來的,都是銅鑄的,鐵打的,鋼焊的。

-END-

作者簡介:李愛玲,情感作家,職場媽媽,百萬讀者心中的鏗鏘犀利桃花姐。最新作品集《此生江湖聚散,你要敢愛敢當》。微博@李愛玲的桃花馬。個人微信shiliuqun02,微信公眾號:桃花馬上石榴裙(ID:taohuama2015)。

更多精彩:中國女人婚姻滿意度世界最低:這10個婚姻真相,你必須知道

商務合作請聯絡QQ:2916006726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