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職場相攜也曾機關算盡,好閨蜜曲終人不散

2019-09-11 11:57:10

職場凶險,步步驚心。大學畢業的沈柳燦帶著閨蜜秦莉進入令人羨慕的國際大公司,兩人相攜相伴,同舟共濟。秦莉從職場“小白”,一步步“打怪升級”,然而,當她們都到了職場關鍵的節點時,心態卻發生了變化……
 
“職場小白”進化史:閨蜜相伴一路“打怪升級”


沈柳燦1990年出生於湖南省邵陽市,與她同齡的秦莉是黑龍江省大慶市人,兩人是華南某農業大學的同班同學。從大一開始,兩人就成了形影不離的好姐妹。一南一北的地域差異,並沒有阻隔兩人的友誼,大學4年,每年的寒暑假,兩人都是輪流在邵陽與大慶一起度過,兩人情趣相投,形影不離,真可謂“不是親姐妹,勝過親姐妹”。


2012年夏天,兩人大學畢業後,沈柳燦先去了國際知名品牌公司的廣州分公司上班,秦莉不願意離開廣州,更不願離開自己的好閨蜜沈柳燦,就在廣州的一家小公司做了一名普通文員。半年後,沈柳燦瞅準公司招人的機會,極力推薦秦莉也順利進入了該公司。


沈柳燦與秦莉所在的公司主要生產經營小食品等快速消費品,這是許多大學畢業生嚮往的大公司,兩人相互鼓勵,發誓一定要在這家公司站穩腳跟,快速成長。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初來乍到的她們經歷了職場上許多“潛規則”,令她們的成長之路異常艱辛、步步驚心……


廣州分公司已經成立了20多年,公司裡不乏一些有資歷、有背景的“老油條”員工,他們平時把自己的工作交給新人做,新人有成績後,他們就將功勞據為己有;新人犯錯誤時,他們又撇清自己的責任。


有一次,公司參加一個公開競標採購活動,沈柳燦的主管沒有按時到達競標現場,主管在電話裡臨時授權沈柳燦代表自己參加競標,並要求她把競標價格臨時上調15%。這讓沈柳燦十分為難,她知道這樣做會有一定的風險,然而主管是她的直接上級,她也只好按照要求做了。最終,這次競標失敗。公司追查責任,主管“甩鍋”給沈柳燦,說是她擅自做主改變價格。然而,沈柳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事情的來龍去脈,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公司準備開除沈柳燦。


為了還閨蜜沈柳燦一個公道,秦莉四處尋找相關證人、線索,最後她證實該名主管與另一競標公司有利益關聯,他故意調高公司競標價格讓對手中標,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最終,這名損公肥私的主管被開除,沈柳燦與秦莉也因此雙雙被提拔。


2013年8月,涉世不深的秦莉與公司同事何劍談起了戀愛。何劍年長秦莉十歲,儘管沈柳燦一再提醒秦莉,兩人之間年齡、地位存在著很大差距,然而秦莉卻深信,愛情可以彌合一切。沉浸在愛河之中的秦莉智商成為“負數”,這讓沈柳燦惴惴不安。


兩人談了半年,秦莉這才發現何劍的行為有點反常,他經常會刪除手機資訊,還經常在外留宿,這引起了秦莉的警覺。一天,何劍說要去外地出差幾天,秦莉通過渠道查詢何劍的訂房紀錄,卻發現他在本市訂了酒店,她的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當天晚上,秦莉拉上沈柳燦去該酒店“捉姦”,卻發現與何劍同居的那個女人,居然是何劍的妻子。原來,何劍的妻子常年在美國,不諳世事的秦莉成了他情感的“替代品”。


上演完“小三”捉“原配”的鬧劇後,秦莉很傷心,情緒低落。禍不單行,此時她才發現自己懷孕了!自己竟然“被小三”,這個胎兒當然不能要,秦莉去醫院做流產時,何劍甩出5000元后就不聞不問了。在進行流產手術時,秦莉突發大出血,險些危及生命,幸好有沈柳燦在手術室外替她拿主意並簽字。手術前後,何劍卻玩起了“人間蒸發”,一連數天手機都無法接通。那段時間,沈柳燦請了一週的年假,每天在醫院細心陪護秦莉,讓秦莉度過了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光。


秦莉出院後,何劍在公司裡碰到她時,竟然形同陌路,更沒有半點愧疚,沈柳燦看到後非常生氣。一次,她與秦莉在公司茶水間與“渣男”何劍狹路相逢,兩人將何劍抓住後,一頓暴打,沈柳燦還將他的臉抓出了數道血痕,終於為閨蜜出了一口惡氣。後來,兩人掌握了何劍收受客戶回扣的證據,並向公司高層舉報。不久,何劍被公司開除。


沈柳燦與秦莉,兩朵姐妹花就像公司裡的兩股清流,深得公司外方高管的賞識。2015年3月,兩人同時被調入位於深圳總部的產品品牌與研發中心,該中心是公司的核心部門,也是很多人晉級的重要跳板。

高處不勝寒,來自閨蜜的暗箭最難防


新的工作崗位與新的工作環境,沈柳燦期望著與秦莉的純潔友誼能開出最美麗的花朵。然而,自從到了該中心後,秦莉的心態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產品品牌與研發中心,有品牌部與研發部兩個核心部門,沈柳燦與張躍霖分別是兩個部門的負責人,秦莉是沈柳燦的副手。中心的工作如市場調研、產品開發和品牌策劃,都是外包給專業公司合作,因此,平時中心的事情並不多,工作相對輕閒,但薪水卻很豐厚。


中心經理威克多是一名英國人,大部分時間要回英國陪家人,他一直想從兩個部門主任當中挑選一個做他的助理。然而,沈柳燦與張躍霖兩人第一次相見就“確認過眼神”,從一開始就關係不錯,誰都沒有主動去爭權奪位的跡象,公司上下也很和諧,這件事就一直拖著。秦莉心裡卻著急了:如果沈柳燦一直不被提拔,自己作為她的助理,就一直沒有出頭之日啊!這可怎麼辦?秦莉思索了一番,計上心來——


在工作與日常交往中,張躍霖的儒雅、博學和寬厚的胸襟,給沈柳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有點暗戀張躍霖。然而,每當兩人獨處時,秦莉總會出其不意地出現,成為耀眼的“電燈泡”。一天,秦莉竟然對沈柳燦大大咧咧地說:“姐,我喜歡上了張躍霖,你幫我出出主意唄。”那一刻,沈柳燦的內心五味雜陳:一邊是自己的暗戀物件,一邊是多年同窗兼閨蜜,自己該作何選擇?最終,沈柳燦毅然選擇了友誼,果斷地掐滅了自己情感的小火苗。從那以後,她開始主動疏遠張躍霖,而秦莉則主動與張躍霖越走越近。


然而有一天,威克多讓沈柳燦去調查一起“性騷擾”事件,直到此時她才得知,秦莉把在辦公室裡拍到的一段張躍霖撫摸自己的視訊,當成證據上報給了威克多,稱自己遭到了張躍霖的“辦公室性騷擾”。外資公司一向注重聲譽,此事對外資公司來說非同小可。


沈柳燦找到秦莉,開門見山地質問她為什麼要陷害張躍霖。秦莉卻理直氣壯地說:“張躍霖是你最強的競爭對手,他走了,中心經理助理的位置就非你莫屬,如果你能晉級,對你來說非常關鍵啊!”末了,秦莉還說,自己這麼做都是為了她這個好閨蜜。沈柳燦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勸秦莉不要“劍走偏鋒”。可任憑沈柳燦好說歹說,秦莉就是不願意撤回材料,最後,還哀求道:“姐,如果我撤回材料,就說明是我捏造證據、誣告他,即使我不被公司開除,以後也很難有機會提拔,這件事,我求你別管了!”沈柳燦情感的天平,最終偏向了秦莉……張躍霖被調離工作崗位,降級使用。


不久,沈柳燦被提拔為經理助理,併兼任公司品牌部主任一職,秦莉則被提拔為產品研發部主任,這也是公司一個至關重要的崗位。後來沈柳燦才得知,秦莉與威克多有過一次談判:如果讓她坐上張躍霖的位置,她就放棄起訴張躍霖。秦莉知道,國際品牌公司最看重的就是自身的公眾形象,她認為,自己抓住了這次絕佳的機會。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沈柳燦萬萬沒想到,秦莉為了“上位”,竟然不惜採取兩人以前所不齒的行為與手段,她第一次對這個認識了多年的閨蜜感到陌生。


此後,沈柳燦雖然礙於面子沒有與秦莉決裂,但內心感覺兩人已漸行漸遠。可秦莉卻擺出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照常與沈柳燦交往。時間一久,沈柳燦心生愧疚,感覺自己這種不冷不熱的態度褻瀆了兩人的友誼。此後,秦莉再提出什麼要求,沈柳燦還是像往常一樣盡力相助,職場上的朋友本就不多,她還是不願失去這個曾經的好閨蜜。


2015年5月,公司有一款新的產品在日本做研發試驗,由秦莉具體負責。一次,秦莉從日本給沈柳燦打來電話說:“燦姐,你就忍心把我一個人放在日本啊?舉目無親,我太孤單了,你就可憐可憐我,過來陪陪我吧。”那段時間,沈柳燦也在上班,她總不能以陪閨蜜為由請假吧。後來秦莉又再三打來電話:“燦姐,你就過來吧,一來可以陪我,二來也順便幫我解決一下工作中遇到的問題。”禁不住秦莉的軟磨硬泡,沈柳燦索性向公司申請了一週的年假,秦莉得知後,幫沈柳燦訂了往返日本的機票。


在日本期間,秦莉帶著沈柳燦四處遊玩、購物,兩人玩得不亦樂乎,大部分消費都是秦莉搶著買單。後來沈柳燦試圖把錢還給秦莉,秦莉卻堅決不肯收,她說:“燦姐,你不遠千里過來陪我,這是咱們姐妹間的珍貴情誼,我們的感情比這點錢珍貴多了。”假期最後一天,秦莉拿出一份試驗報告,向沈柳燦反映了幾個問題,最後讓沈柳燦在報告上籤了字。這場“友誼之旅”結束後不到一個月,公司裡發生了一起大事件:有人舉報沈柳燦接受合作單位公款旅遊並篡改試驗資料,舉報人正是她的“閨蜜”秦莉!原來,秦莉把沈柳燦在日本的大部分消費都開具了發票,然後向合作單位報銷,而且秦莉拿給沈柳燦簽署的那份報告本身就是有問題的。


沈柳燦不明白,秦莉為何要這樣陷害自己,她感覺自己落入了秦莉蓄謀已久的一個圈套。最終,沈柳燦被公司撤銷了總經理助理職務,並降薪30%,而秦莉則很快被提拔為安徽分公司經理。


儘管被自己最要好的閨蜜誣陷,沈柳燦很快就淡然了——大公司里人事鬥爭複雜而激烈,每個人都有深深的危機感,只有不斷地往上爬,才能讓自己有安全感。這些,她都能理解,她想不明白的是,好閨蜜秦莉居然對自己也用上了這種卑劣手段。此後,秦莉在職場呼風喚雨,青雲直上,最後出任這家跨國公司中國區銷售副總裁,而沈柳燦一直在品牌中心安之若素地工作,她對職業的前途看得很淡。從此,兩個昔日形影不離的閨蜜,儘管身在同一家公司,卻形同陌路,偶爾有見面的機會,也都會刻意避開。

曲終人不散,真情是一道溫暖的“護身符”


2016年8月,沈柳燦辭職了,嚮往雲淡風輕生活的她,在廣州越秀區開了一家專賣安化黑茶的茶莊。由於她為人真誠,貨真價實,茶莊的生意越來越好。一次,她的茶莊迎來了一位久違的客人——張躍霖。


原來,張躍霖也厭倦了職場的鉤心鬥角,一年前就辭職下海了,目前在經營一家科技創新公司。此次與沈柳燦的再度相見,勾起了兩人之間的許多前情往事,如果不是當年半路殺出個秦莉,說不定兩人的姻緣早就成了。隨著交往的增加,兩人的感情迅速回暖。兩人本以為這份愛情已經遠離自己,卻沒想到又失而復得,因此,彼此都倍加珍惜。


時間是一個神奇的魔術師,它能讓人記住美好,也能讓人忘記醜陋。2016年10月,張躍霖與沈柳燦在廣州舉行了一場低調的婚禮,婚後的生活幸福甜蜜。一年後,沈柳燦生下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兒子,取名張沈默。


2018年4月的一天,沈柳燦家中來了一個人,此人正是秦莉的母親。從上大學時起,沈柳燦就一直把在大慶的秦母當成自己的母親一樣對待,即便在秦莉陷害她之後,她還多次與秦母聯絡,噓寒問暖,直到後來秦母更換了手機號碼,才失去了聯絡。


秦母給沈柳燦帶來了兩個讓她震驚的訊息:一是秦莉於一年多前因職務侵佔罪被公司開除,並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二是秦莉出獄後,被診斷出患有乳腺癌,做完手術後,她萬念俱灰,曾多次輕生未果。聽完秦母的哭訴,沈柳燦唏噓不已。秦莉,這個從她記憶裡逐漸消失的人,一下子又勾起了她的回憶。


送走了秦母,沈柳燦的心情又變得十分矛盾,儘管聽到秦莉的訊息後,她很想幫助秦莉走出目前的困境,然而,一想到丈夫張躍霖也曾被秦莉誣陷,她就不知該如何開口跟丈夫商量此事,畢竟,被人誣陷的滋味不好受,尤其是男人,更加痛恨這種不齒行徑。


一連數天,沈柳燦心神不寧,若有所思。細心的張躍霖看出了端倪,在他的再三追問下,沈柳燦這才說出了自己的顧慮。沒想到張躍霖卻大氣地說:“我們是夫妻,你想怎麼做我都支援你,我喜歡的就是你的正直和善良。”丈夫暖心的話,讓沈柳燦吃了一顆“定心丸”。


第二天,沈柳燦就迫不及待地趕到兩百公里開外的深圳市某人民醫院。分別兩年後,沈柳燦再一次見到了這個讓她又愛又恨的閨蜜秦莉。然而,病床上的秦莉對沈柳燦的出現非常排斥,特別是當她知道沈柳燦與張躍霖結婚後,就更加認定沈柳燦是來看自己笑話的,她把沈柳燦趕出房間,還把她送來的鮮花和水果都扔在了病房門外。


為了拯救昔日閨蜜,沈柳燦打電話安頓好生意和孩子,在醫院附近長租了一家酒店住了下來,每天,她都會到醫院探視秦莉,然而無一例外,每次都被秦莉趕出來。其實,秦莉對沈柳燦的抗拒,更多的還是出自一種深深的歉疚,她不願意在人生最低谷的時候見到曾被自己陷害的好友。


第5天,當沈柳燦再度來到醫院時,秦莉起初是長久的沉默,不再趕她出門;後來,面對沈柳燦遞給她的半個削好的蘋果,她突然一把抱住沈柳燦失聲痛哭,淚如雨下,情感如同開閘的洪水……她一個勁地痛罵自己,不停地對沈柳燦說“對不起”。當滾燙的淚水同時從兩人臉上流淌下來時,秦莉終於感受到了友情的純潔與珍貴,而昔日自己在職場上的爭鬥又是多麼卑劣和荒誕。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沈柳燦用自己的一腔真誠和善良,最終打開了秦莉緊閉的心扉。這時,沈柳燦從包裡拿出一個紅色的瑪瑙護身符,掛在秦莉的脖子上。秦莉對這個護身符非常眼熟,這是她們畢業那年,兩人一起去湖南衡山旅遊時,她親手送給沈柳燦的,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在自己做了那麼多褻瀆友誼的事之後,沈柳燦還保留著兩人當初純潔友誼的見證。秦莉不禁潸然淚下,發誓為了這份純真的友誼也要好好活下去。


沈柳燦用自己的真情深深感動了秦莉,讓她重拾繼續生活的信心與勇氣,從此,秦莉開始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後來,她聽從沈柳燦的建議,轉院到位於廣州的廣東省某人民醫院,經過治療,她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在沈柳燦的鼓勵與支援下,秦莉邊治療邊開始創作職場故事,逐漸成為網路上小有名氣的職場小說寫手。在她的職場故事裡,永遠有一個滿滿正能量的主人公,而那個主人公的原型人物,就是她的閨蜜沈柳燦……(因涉及隱私,文中所有人物均為化名,相關單位資訊做了技術性處理。)  編輯/塗筠


更多精彩:“奪孫”現場橫刀立馬:擅自婚變亂了父輩天倫


商務合作請聯絡QQ:2916006726


碼,新增動力哥,進知音真實故事寫作群,免費教你寫故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