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番丨爆款劇造星,誰和誰互相成就?

2019-09-11 08:37:00



 文 │ 骨朵星番



“7月現女友,8月戰羨走。”追星女孩這個暑期,著實有點忙。


又一次見證追星女孩的爬牆現場之後,暑期檔冒頭的新星們也好比一場豐收。


首先,第一部爆劇《陳情令》捧出了肖戰、王一博兩位新牆頭,追星女孩們當場上演大型“出軌現場”。剪輯視訊刷屏B站後,兩人也持續在骨朵藝人霸屏榜上佔據高位;七月甜寵劇《親愛的,熱愛的》則將李現捧上新高度,朋友圈人人都是 “現女友”。


家庭劇也把小演員推至臺前:


《少年派》中校園線的林妙妙和錢三一,互動如同“大型偶像劇現場”,飾演者趙今麥和郭俊辰熱度走高;《小歡喜》在暑期檔中後期持續發力,隨著劇中各種啼笑皆非的對抗和解,黃磊、海清、陶虹、沙溢等實力派演員,李庚希、周奇、郭子凡、劉家禕等小演員都在熱議中產生了熱度提升。


隨著《小歡喜》皆大歡喜落幕,爆款劇的造星也在今夏暑期檔迎來一個小高潮。


從追星女孩的新牆頭,到年輕小演員的脫穎而出,以及成熟演員的實力“再印證”,這一尖峰時刻的醞釀就像避雷針的尖端匯聚了整個大氣層的電流一樣,擠在暑期檔這段時間內統一發作。


不過,由此產生的“以劇帶人”影響,卻超越時間之上,早有案例。 


1

古裝仙俠戲:偶像派藝人制造機


《陳情令》的火熱讓市場再一次聚焦到耽改劇身上,據悉2020年耽改劇供應量明顯加大,目前已知的耽改劇專案總計59部,除了已經殺青、開機的四部外,諸如P大的《默讀》《殺破狼》、墨香銅臭的《天官賜福》等大IP也在其中。


不過從題材上看,《陳情令》與去年同樣火熱的《鎮魂》不同,在型別上更接近2014年讓李易峰、陳偉霆一炮而紅的古裝仙俠劇《古劍奇譚》。


古裝仙俠劇的捧人之路早有先例:最早有《仙劍奇俠傳1》讓胡歌、劉亦菲、安以軒名聲大噪,接下來的系列劇《仙劍奇俠傳3》則是奠定了85小花的崛起路,劉詩詩、楊冪與唐嫣都是憑著該劇進一步開啟知名度。


可以窺見的是作為古裝劇的一個大板塊,仙俠劇兼具神話的飄渺與江湖的俠氣,在捧人方式往往都是走偶像派路線。不過需要看到的是,古裝仙俠劇捧出的偶像派藝人,在熱度上實現高收益的同時,也面臨著轉型的困境。


依靠《古劍奇譚》一炮而紅的李易峰在轉型之路跨出了長足的進步,而陳偉霆則在作品後繼乏力的情況下熱度地位有所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偶像派藝人制造機的仙俠劇也在實現著更新迭代:縱觀目前造星成功的三部仙俠劇,從《古劍奇譚》《花千骨》再到《陳情令》,可以清晰的看到,從“大男主”“大女主”再到“雙男主”的演變之路。仙俠劇發展至今,在內容上不斷演進,從一開始的“捧男主”再到“捧女主”,最後進入“雙男主”階段。歸根到底,也是觀眾對於此型別劇集的要求更新換代快的緣由。而在“雙男主”階段,圈層化的特質更為明顯,被捧火的“雙男主”更多固定在某一特定圈層中。



2

甜寵劇塑造“夢中情人”,虐劇捧出“美強慘”大女主


相對於虐劇,甜劇在造星能力上顯然更勝一籌。從《杉杉來了》再到今年的《親愛的,熱愛的》,古早時期流行的虐戀情深在爆款劇中所佔比例並不算大。在一眾愛情劇裡,專注撒糖的甜寵劇很明顯更受市場青睞。而根據目前的趨勢看,甜劇在男藝人熱度貢獻上也更為強勢。


早期的《杉杉來了》雖然讓趙麗穎獲得當年第五屆國劇盛典內地最具人氣女演員獎,也讓張翰“承包魚塘”的霸道總裁形象深入人心,從慕容雲海到封騰,張翰無疑是打了一個翻身仗。因此從某種程度上看,《杉杉來了》對於張翰的重要性大過於趙麗穎。


而《何以笙簫默》的熱議讓鍾漢良一躍成為“大眾情人”,國民度被進一步開啟;《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讓胡一天的微博粉絲在劇集開播後增量達到528%,雖說後期胡一天由於後續作品不力,在熱度方面出現明顯下滑,但在《親愛的,熱愛的》播出期間,他的演技也獲得了觀眾的認可;《親愛的,熱愛的》坐實了楊紫的錦鯉體質,曾靠《河神》小有名氣的李現也成為暑期檔的7月“現男友”。



其中關竅也並不複雜,面向女性受眾的甜劇,女性角色往往塑造成“傻白甜”,人物面譜單一;男性角色則需要迎合女性觀眾的代入感與審美觀,在人物刻畫上也會更為細緻。同時,甜劇為女性觀眾提供戀愛幻想,女主角的存在更偏向工具性,更為多樣的男性角色在捧人上面更佔優勢也是不言而喻的事實。


與其說虐劇更旺女主角,倒不如說能夠捧出女性角色的劇集多是大女主向劇集。在這類專注女性角色自身成長線路的劇集裡,美強慘三因素往往都要聚齊。《花千骨》打破中國內地周播劇收視紀錄,也將趙麗穎捧上熱度巔峰;《香蜜沉沉燼如霜》讓三位主演佔領了當時B站的流量高地,而楊紫靠這部劇驅散《青雲志》的陰霾,用演技迴應了外界對於其外形不夠的爭議。



不可忽視的是,相較於甜劇的單一人設,虐劇在人設上有完整的故事邏輯線,美強慘的人設激發螢幕外觀眾的憐愛之心,對於女藝人來說,也是更為優勢的選擇。


3

人設造星,現實主義作品捧出小演員與實力派


2018年作為網劇造星的高光年,現象級作品《延禧攻略》捧出吳瑾言、許凱等新人同時,也帶動秦嵐、聶遠、佘詩曼的翻紅。到了今年,“以劇帶人”趨勢更為明顯。今夏幾部爆款劇中,一劇多星的格局湧現。較之前只有主演才能擁有姓名的情狀,《都挺好》《陳情令》《少年派》《小歡喜》都實現了主配角熱度上升。



群像格局是一方面的因素,人設塑造則是關鍵節點。從《延禧攻略》起,人設的吸粉作用就十分明顯。秦嵐飾演的富察皇后溫婉大度,以白月光的形象標籤與驚心動魄的死亡賺足了觀眾眼淚。秦嵐本人也在角色加成中,實現熱度的再度翻紅。佘詩曼飾演的繼後在人物設定上更為複雜,從不爭不搶到黑化,人物性格具備進展性,即使是反派角色也是“可恨但可憐”,塑造得有血有肉,“人設多元”是《延禧攻略》捧人之路上的祕密武器。


與此同時,爆款劇在造星格局上也出現了現實主義作品的迴流。從《我的前半生》到《小歡喜》,雷佳音憑“前夫哥”開啟國民度;《都挺好》里老戲骨倪大紅貢獻了“蘇大強”表情包,提升了在年輕觀眾群體中的知名度;郭京飛飾演的二哥蘇明成金句頻出,“圖你年紀大,圖你不洗澡”在網路上流行。


家庭劇在繼青春校園劇後,成為年輕演員的又一孵化基地。趙今麥的“林妙妙”斬獲姨母心,有望成為新的國民閨女;李庚希、周奇、郭子凡、劉家禕四位小演員也在骨朵熱度體系的新秀榜上盤桓許久。



不過需要看到的是,現實主義作品重回造星領域。除了家庭教育劇目前能有新人冒頭外,其餘現實主義劇集的“捧人”更多集中於對實力派演員的“再挖掘”,且都集中於配角陣容上。如《偽裝者》中的王凱、《我的前半生》中的雷佳音。一方面是由於爆款現實主義作品的主角一般由知名度較高的實力派演員擔演,劇集贏得熱度後,對於主演本身的熱度提升並沒有起太大作用;另一方面則是在作為實力派聚集地的現實主義作品中,配角在群像格局中往往能夠脫穎而出。


自2014年《盜墓筆記》開啟網劇元年,劇集造星的能力也在網生力量的加持下越發突出。劇火人也火的雙贏局面下,被捧出來的藝人也各有不同,老中青三代都在渠道的加持下各自圈粉。同時,隨著爆款劇越發圈層化,依靠劇集走紅的藝人在熱度表現上也呈現更為短暫的趨勢。比起一夜之間紅遍大江南北的國民巔峰,大部分藝人的走紅則更侷限於圈層。


只憑一部劇將藝人提到最高位的情況已經不在,大部分藝人的走紅都是部部作品的疊加,成功之路有跡可循。以六年為橫截面,群星璀璨下新人與老牌都迎來新天地。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