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死去3年的微信群,還是我的聊天置頂

2019-09-11 06:19:52


上大學那會兒,寢室裡有個哥們兒叫阿強。

阿強號稱自己是WAR3前職業選手,手速高達250,所有職業都精通。

剛進學校,我就經歷了人生中第一次通宵。

他拉著我們寢加隔壁寢的人,一頭扎進《魔獸世界》艾澤拉斯。

那年軍訓,我們白天在操場喊口號唱紅歌,晚上回到寢室就喊為了部落,敲碎他們的骨頭!


大三臨近考專業課那晚,誰也沒心思看書。


老大在看韓劇,老二在裝模作樣複習,我在睡覺。


為了給老大爆個觸手劍,阿強一聲令下,“咱們是做大事的人啊——今晚必須把這個死亡之翼給我幹了!”


瘋狂的死亡之翼,曾是多少玩家的執念/ 《魔獸世界》


出動了兩個半寢室的兵力,刷了一通宵,終於還是沒有刷出來。


大家都累了,老大說,開荒沒有永恆,我的兒子們。


直到畢業那晚在天台上喝酒唱歌,阿強都惦記著這事兒。


出《守望先鋒》的時候,阿強一馬當先,說自己以前好歹也是打過網咖賽的,這遊戲不在話下。


沒想到玩了兩年,只會了一手託比昂,最擅長敲炮臺,每次打架都只見炮臺不見人,絕技是人炮分離。


沒多久就畢業了。


說來也奇怪,大學四年過得比高中三年快多了,好像昨天剛上大學,今天就各奔東西。


老二說,這是個簡單的數學問題,人活得越久,同樣的時間佔的比例就越少了,相對論嘛。


 


畢業後,老二去了網際網路公司當程式設計師,雙週輪休,頭髮日漸稀疏。


據說專案來了,通宵加班是常事。


阿強做了銷售,朋友圈開始轉發怎麼喝酒能喝更多的五十個技巧。


他現在喝酒只喝白的,肚子大了一圈,成天說的最多的字是“總”,王總,李總,見人都叫總。


我留在北京,成了普通的新媒體編輯,每天為閱讀量發愁。


新華字典上說,“我們都有光明的前途”,我深信不疑。


但新華字典沒說的是,走在奔向前途的路上,我們可能再沒工夫注意從前的同路人。


上班以後,每天準時起床,出門,坐地鐵上班,打卡下班,週而復始。


寢室微信群裡開始偶爾寥寥有幾句,大家訴說各自的生活,也都是千篇一律的煩悶。


後來直接沉到了微信的底部,終於再也沒有浮上來過。


 


工作之後,除了轉發工作連結,我沒發過一條屬於自己的朋友圈。


不發朋友圈的年輕人,是真的沒有朋友圈。


同事之間,除了工作相關很少聊別的。


開啟微信,加的好友越來越多,卻不知真正能交心的人在哪。


成年人的世界,是帶著面具生活。


每個人都把自己裝進殼裡,做成蝸牛。


最真實的一面,只能向自己敞開,無法與別人分享。


偶爾開啟電腦,看到遊戲的圖示還在,但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更新過。


開啟戰網,發現好友列表裡本該亮起來的暱稱,全都變成了黑色。


沒有人再有時間打遊戲了。


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生活,時間被分割成無數個小塊,每一塊都要用在刀刃上。


聊天群沉寂了,公會解散了,遊戲更新了,人卻不在了。


記憶中的拉格納羅斯,一直是要焚盡艾澤拉斯的火元素之王/ 《魔獸世界》


想聯絡舊友,又怕自己突然的問候是一種打擾:他是不是正在加班?


換做幾年前,就是一句話:兒子,上線。


現在卻不行了,因為他和我、我們都多了很多個甲方爸爸,那才是真的爸爸。


他們一句話,我們就得停下手中的一切,上線趕工。


忙嗎?


正在忙。


那你忙你的。


編輯了很久的資訊,改了又改,覺得叫“兒子”不妥,直接叫上線也不妥。


最後只能一一退格,全部刪除。


網上有人問,最孤獨的時候是什麼時候?


得到的回答,是自己打遊戲,打出了一波驚天操作,習慣性地回頭喊,“我這波牛不牛X?”


卻發現房間裡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


張繼科身著海瀾之家X暴雪娛樂合作系列衛衣:圖片來源於《STARBOXmagazine七月刊》


 


想起大一那會,整個寢室的人一起看《猜火車》。


裡面有這麼句臺詞,“我將像你一樣:選擇工作,家庭,大電視機……選擇毛衣,家庭聖誕,養老金免稅,清理下水道過日子,一直向前,直到死的那一天。”


老二說,這太可怕了,我不要這樣,我以後不會這樣。


阿強說,那就不這樣。


但我們都知道,我們終將不可避免地變成這樣。


成年人的世界裡,沒有容易二字,更沒有放縱二字。


放假要帶著電腦,出去聚會要隨身背個包,老闆一個電話打過來,就得原地加班。


每個人都像《盜夢空間》裡小李子的陀螺一樣,不停地轉


 

畢業前夕終於爆出來的觸手劍和龍父之牙,都歷歷在目,像昨天晚上剛通過宵。


如今它們只能塵封在硬碟。


手機裡還保留著當時《魔獸》電影上映的時候,公會線下首映的活動照片。


那天的午夜十二點,電影院裡全部滿場。


開場前,有個女孩兒大喊了一聲“為了部落!”


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笑了。


好像那時候頭髮多一點,笑容多一點,皺紋少一點,孤獨少一點。


高中時學課文,蘇軾說“逝者如斯”。


當時不懂,還覺得這課文怎麼這麼長,還要全文背誦。


現在每個人都懂了,什麼叫做青春不再,逝者如斯。


林允身著海瀾之家X暴雪娛樂合作系列衛衣:圖片來源於@StreetX_




有人說,8090後的青春早該落幕。


聽到這樣的話,心裡很難沒有認同感。


的確,現在00後都成年了,連90後都奔三了。


貼吧和論壇裡在說什麼,慢慢也看不懂了。


下一秒,卻又忍不住反駁:從小到大,玩具從四驅車變成了遊戲機和手辦,但那顆少年的心從沒變過。


就像我永遠不會忘記,在那個奇幻的世界,艾澤拉斯里棲息的各個種族,不僅有戰爭,有英雄,有魔王,還有友情,有熱血,有無數個兄弟和兒子。


還有我的青春。


無法忘記,在打巫妖王的時候,我玩一個沒有裝備的貓德,全神貫注,瘋狂走位偷輸出。


有無數個瓦格里從天而降,黑水成灘,冰封千里。


霜之哀傷發動,所有人一起進到劍裡,最後靠我這一個貓德打出了全場最高的dps,把巫妖王斬於馬下。


語音裡“牛X”之聲不絕於耳。


好像又是上輩子的事了,但想起來又很近。


希爾瓦娜斯 VS 安度因烏瑞恩 / 《魔獸世界》

線上下看到魔獸的陣營battle活動,依然會忍不住湊過去看幾眼。

雖然身體逐漸走下坡路,偶爾晚睡都要擔心會不會影響明天的狀態。

但你總還會記掛著,什麼時候再上線玩一玩,或者就只是走走看看也好。

在記憶裡,那些熱情永遠都在,從沒有消退。


像一條暗河,被時間的冰川覆蓋,但它們一直都在流動。

只要一個契機,就能被重新點燃。

不然你沒辦法解釋,為什麼前幾天《魔獸世界》開了懷舊服,有無數人蜂擁而至。

排隊都擠不進去。

點選視訊,讓暴雪群雄點燃你的熱情


而這一次,就讓海瀾之家帶你一起重返艾澤拉斯大陸。


海瀾之家×暴雪娛樂合作系列 ,火熱預售中。



從魔獸世界到守望先鋒,喚醒你早該被重燃的青春熱血。


那些為了部落、為了聯盟的不眠夜;


那些無可替代的兄弟情誼;


那些專屬於青春的回憶,永不落幕,也永不過期。


☟☟☟點選閱讀原文,領取海瀾之家無門檻禮券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