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體育第一個十年:陳鏡開首破世界紀錄

2019-09-11 03:47:46

1949年10月1日,一個古老的民族,在歷經了百年的苦難、流血、奮鬥和犧牲之後,在世界的東方,驕傲地宣佈著自己的重生。但彼時的神州大地,不再是漢唐時令全世界為之心神嚮往之的煌煌燈塔,反而是一窮二白,形同一片廢墟荒漠。
西方世界的領跑者們,用帶著審視和鄙棄的眼光打量著全新的中國,在他們的眼中,這片亞洲最廣闊土地上的國民,依然愚昧而落後。
這種落後,不獨獨是文化和精神上的,也是身體強健上的。
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上,總共69人的中國代表團全軍覆沒,甚至幾乎無人進入專案的複賽,事後便有報紙援引了早年英國紳士文章中的那四個刺目大字——“東亞病夫”。

中國代表團參加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
可如今,全新的中國,是否會有著全新的氣象呢?

換了新天

1949年的10月26日,國家召集了原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的理事與全國24個省市各行各業的代表,共同決議,將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改組為中華全國體育總會,體育新發展的序幕就此拉開。
次年7月中旬,體育總會在北京舉辦全國體育工作者暑期學習會和體育幹部培訓班,來自全國各個行政區的271位代表們,認真地學習著此前從未涉足過的領域——如何開展全民體育運動。
會後,這271粒種子,開始撒向全國各個行政區、各個省市,各地體育總會相繼成立,新中國的體育工作框架,就這樣搭建了起來。雖然對於共和國的第一批體育幹部而言,所有的這一切工作都是全新的——但那又如何?
在這塊古老的土地上,工廠裡、田地間,那些工人和農民,從過去的愚昧和麻木,到生機勃勃、昂揚向上,他們身上發生的所有令人振奮的變化,又有哪樣不是全新的呢?
這一年的11月25日,《人民日報》發表了中華全國體育總會廣播體操研究小組的文章《大家都來做廣播體操》,第一套廣播體操便開始由體育總會所公佈和推行——本來僅僅是國家參考蘇聯與日本經驗所創編的全民健身操,意在放鬆和舒展在學習工作中疲累的身體,未曾想,這一舉措卻成為了日後一項全民風潮的開端。

第一套廣播體操(資料圖)
70年過去了,廣播體操從第一套已經更新到了第九套,動作也從簡單變成了更為科學與合理,比起只能在故紙堆中追尋的杳杳斯人,每一位中國人,從小都伴隨著廣播體操的音樂長大,而這,大概就是我們溝通和繼承體育人前輩們遺澤的另外一種方式吧。

第九套廣播體操

九州同風

1951年5月,全國籃、排球比賽大會在北京舉行,並作為新中國成立之後的第一次全國性比賽被記錄在了歷史中。
1951年12月,全國足球比賽大會在天津舉行,大家後來所熟知的張俊秀、徐福生與年維泗這些足球名宿,此時正是風華正茂的20歲小夥子,他們正是在本屆比賽中脫穎而出,和其他表現優秀的選手一起,被選為了年度全國足球手,從此開啟了與中國足球一輩子的不解之緣。

全國足球比賽大會在天津舉行(資料圖)
然而,正是一次次的實踐當中,國家發現志在普及全民體育健身的體育總會,作為一個半民間組織,並不能完全承擔起大型賽事的組織與籌辦責任,而且隨著國家體育事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專業教練、運動員以及裁判和其他工作人員等,也需要有一個更為強有力的機構進行統一管理。
1952年11月,中央人民政府體育運動委員會正式成立。在經過4年的摸索試點之後,國家體委逐漸明晰了自己的職能定位,並設立出群眾體育司、運動競賽司、國際聯絡司、教育司、宣傳司等下轄機關。
1956年,國務院常務會議批准了國家體委的《體委組織簡則》,並將之推廣到全國各地。隨著地方體委的逐一建立,整個國家的體育工作終於被統合為一個整體,而這一組織架構,也一直被沿用至今。
官方層面上有國家體委,民間層面上有體育總會,雙管齊下。不管是小學生的操場,又或者是工廠裡的體育館;不管是生產建設兵團裡,又或者是志願軍的兵營中;不管是北大荒的生產隊,又或者是大西北的採礦場,神州大地上,第一個全民健身風潮開始到來。
正如西方國家一樣,體育的熱潮總是發軔於工廠和礦山之間,體能出色、紀律性強的工人和礦工們,天生就是體育運動的好手——除了解放軍隊之外,城市化與工礦化遙遙領先全國各地的共和國長子、東北三省,一躍成為了體育大省,哪怕是數十年後的今日,無論是足球、籃球,又或者是其他專業體育專案,都在默默地貢獻著全國最多的體育人才。
體育英雄開始和戰鬥英雄、生產建設英雄一起,成為了全國人民敬仰的物件。
不管是新中國首位打破世界紀錄的舉重選手陳鏡開、來自山東的跳高姑娘鄭鳳榮,又或者是冉冉升起的足球前鋒年維泗、帶領國乒橫掃世界的容國團與莊則棟,他們在全國受歡迎的程度,並不遜色於如今的孫楊、武磊與郭艾倫。

中國首位打破世界紀錄的舉重選手陳鏡開
時至今日,我們很難想象,那個年代裡,學校中的少年人,不僅僅是在課餘時間充分參與和享受著各類體育運動,足球、籃球、乒乓球等熱門運動,更是成為小學和初中體育課裡的主修專案。

比結良朋

孔夫子曾經曰過,“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可見,從先民時期,我們中國人就喜歡通過愉快的競技方式來與朋友們進行嬉戲,這是除了吃飯之外,促進情感交流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雖然我們每個人都在小學課本里學到過,要等到好多年之後,許海峰的那一槍,才會為國家捧回第一塊奧運金牌,但事實上,新中國與奧運會的接觸,卻比大多數人所意識到的要早。
在中華體育總會成立之後,新中國便向外界伸出了友誼之手,一面向國外的朋友展示自己全新的面貌,一面在互相競技交流中認識更多的新朋友。
50年到56年間,有大量的外國體育代表團來到中國進行比賽和友好訪問,這其中,不僅僅包含了蘇聯、波蘭、匈牙利這樣的社會主義朋友,也有著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印尼和蒙古的鄰居。
1951年,渴望維護和平環境,促進各國人民之間的團結、友誼和文化交流的亞洲人民,在印度體育領導人桑迪博士的牽頭組織下,決定舉辦一個像奧運會一樣的、展現亞洲人民獨有的體育風貌的賽事盛會。
雖然國內各項體育賽事仍然處於草創中的新中國沒能派代表參與這一盛會,但依舊組織了體育觀光團赴印度新德里進行了觀摩,展現出了和平與友好的意向,並將學習到的賽事組織經驗成功地帶回了國內。
在無數國際朋友們的推動下,新中國的體育代表團開始逐一被各項國際業餘賽事組委會所承認,更是在1952年,首次受邀參加了在芬蘭赫爾基辛舉辦的第15屆夏季運動會,從此,奧運大家庭的圖譜當中,寫上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字。

1952年,首次受邀參加了在芬蘭赫爾基辛舉辦的第15屆夏季運動會
在多次對外體育交流活動中,國外的朋友所看看到的,是一段百廢待興的體育事業,是一個與西方宣傳裡完全不同的、昂揚奮發且充滿了友誼、熱愛和平的國民群體。
這也讓許多愛國體育華僑深受鼓舞,這其中,就有從日本歸來的“中華棒球之父”梁扶初;有從香港歸來的聞名全球的乒乓名將傅其芳和容國團;有從蘇聯歸來的田徑教練黃健;從印尼歸來的新中國羽毛球事業奠基人王文教和羽毛球名將湯仙虎。
這些愛國華僑們,衝破了重重阻力,克服了意想不到的困難,回到了體育事業幾乎是一片空白、積貧積弱的新中國,用自己學習到的先進經驗、用自己的青春和熱血,胸懷著為祖國爭光、為中國人正名的雄心壯志,紛紛歸國投入到新中國體育建設的時代洪流之中。

碩果累累

十年生聚。
十年前,被當成種子散播在全國各地的271位體育總會幹部,紮根一方,最終開出了何等豔麗的花朵?
籃球、排球和足球,都初步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後備選拔機制與青年培訓機制,三大球在民間開始有著自己的第一批球迷,有了自己最早的全國比賽,更是有了最早的球星。
除了三大球之外,乒乓球、田徑、腳踏車、游泳、體操、舉重,甚至是棒球、航海運動、冰上運動與馬術運動,都在全國開展得如火如荼,多種多樣的體育運動為全民健身提供了更為廣闊的選擇,也極大地豐富了人民群眾的業餘生活。
上海虹口體育場、北京工人體育場、廣州越秀山體育場、成都人民體育場……這些日後鼎鼎大名的綜合性體育場一一落成。

上海虹口體育場(資料圖)
100多名國家級的體育比賽裁判正式畢業,他們將會讓國家各類體育賽事向正規化、專業化大踏步地邁進。
華東體育學院、北京運動醫學研究所、北京體育學院、西南體育學院、西北體育學院相繼成立,高階體育人才有了更為專業的、科學理論上的培養和指導……
新的全國運動紀錄開始被體委會正式記錄和公佈,甚至有多名運動員在各類運動會上打破單項世界紀錄……
全軍運動會、工人運動會等大型綜合性運動會已經被多次成功舉辦。
到了1959年底,隨著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完成和第二個五年計劃的開啟,中國在經濟上的發展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國家的工業化改造已經基本完成,而與此同時,民眾的思想與身體素質的改造也已經初見成效。
中國人,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東亞病夫。
是時候用一場盛大的典禮來檢視這一切了!
1959年的9月13日 ,解放軍隊與全國28個省、市、自治區超過一萬名代表運動員,在北京匯聚一堂,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運動會,開幕了。

第一屆運動會(資料圖)
總共36個比賽專案裡,共有7名運動員4次打破4項世界紀錄,664人844次打破106個單項全國紀錄,數以千計的運動員重新整理了省、市、自治區的各項運動成績……
更為重要的是,參加第一屆全運會的優秀運動員裡,大學生運動員以及高學歷運動員的比例相當突出,更是凸顯了國家對青年體育人才大力培養的結果。
中國的體育人,這十年來所取得的成就,足以讓每一位參與者為之驕傲和自豪!
第一屆全運會在10月3日順利結束了。閉幕式上,體委首次向10年來打破世界紀錄和獲得世界冠軍的40多名運動員頒發"體育運動榮譽獎章"。
如今追本溯源,首屆全運會正是中國競技體育飛速發展的源頭,也正是全運會的誕生,才構建出了中國培養競技體育人才的基石。
一個全新的體育世代,正在誕生。
一個全新的體育大國,正在崛起。
掃描下方二維碼,瞭解更多體育資訊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