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第二年,我懷著別人的孩子嫁前夫

2019-09-10 22:40:05

離婚第二年,我懷著別人的孩子嫁前夫

整理 | 真愛


1


與吳聰復婚的前一晚,我正躺在床上玩手機,突然有人說是我的學生,要加我的微信。


我通過請求後準備問TA是誰時,對方發來一條資訊:


姓楊的,我告訴你,你肚子裡的祕密我都知道,我勸你從今往後老實點,不然我全給你捅出去,要你好看。


我當然知道她是誰,也明白她話裡的意思。我心裡開始恐慌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我不住地問自己……



2


我叫楊敏,來自一個偏遠的縣城,家境貧困。


我知道女人要想改變命運,要麼靠自己努力拼搏,要麼找個有錢男人結婚。


我雖然有幾分姿色,但算不上傾國傾城,也沒有資源認識有錢人,所以通過婚姻改變命運的概率遠不如自己努力掙錢來的大。


我是學英語的,畢業時應聘去了一家知名的培訓學校做助教。


校長陸達知道我的英語水平不錯,就是欠缺教學經驗。他建議我往這個方向努力,然後升任講師。


做助教的工資不高,為了省錢,我在城中村裡租了間非常便宜的小房住,還在吃上面省,穿著也全是從某寶上淘來的廉價貨。


儘管過著極其苦逼的生活,但理想支撐著我咬牙前行。


8個月後我拿到了8.5分的雅思成績,對劍橋真題也有了透徹的理解。


我的成績被陸達看在眼裡,他準備近期升我為講師。


然而我開心沒兩天,總部直接派了一位從英國留學回來的講師到我們學校任職。


新同事叫金遠,據說跟總部的某位高層有拐彎抹角的親戚關係。


陸達滿懷歉意地對我說,由於學校的講師崗位已滿,我升職的事情只能暫緩。


他承諾,只要一有講師空缺,他一定升我。


我內心失落無比,但表面上還故作輕鬆,我心裡盤算著在這兒幹滿一年後就跳槽。


然而沒想到的是,那個搶了我位置的金遠竟然視我為眼中釘。



3


金遠的教學水平很差,不少學生都要求更換老師。而陸達拿金遠沒辦法,只好讓她去教程度差一點的班。


剛巧這時金遠不知從哪裡聽說陸達有意升我為講師,便認為我是她職場上的威脅,處處針對我。


金遠時常帶零食來學校,會分給所有同事吃,除了我。她平時和我打交道也是冷言冷語。


遭遇這樣的冷暴力,我心裡怎會好受。於是我向陸達提出辭職,陸達卻說他打算把金遠調到其他校區,力勸我留了下來。


就在我等待著金遠離開時,她卻公然找起我的麻煩。


這天傍晚上課之前,金遠說她放在辦公室的手機不見了,質問我是不是拿了。


我說沒有。金遠不信,要搜我的抽屜和包。我當然不肯。


這時其他同事聞訊圍了過來,學生也到校了,大家在一旁看熱鬧。


金遠說:“今天這課我不上了,等警察來調查吧。”


其他同事勸我道:“楊敏,你就讓金遠看看你的抽屜和包吧,沒多大點兒事兒,耽誤課就不好了。”


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憤怒的我猛地拉開抽屜,接著把包裡的東西嘩啦一下全倒在桌上。


手機自然是沒有的。同事們紛紛勸金遠去上課。


金遠說:“不行,我還得搜身。咱這兒就她一副窮酸樣,她的嫌疑最大。”


陸達出現了,他厲聲對金遠說:“你不願上課就別上,憑啥搜人家身。”


這時保潔阿姨拿著一個剛在廁所裡撿到的手機過來問,是不是我們的。


金遠接過一看,果然是她的,說道:“我現在上課去啦。”


她扭頭想走,陸達卻叫住她說:“你是不是欠楊敏一個道歉?”


金遠愣住了,然後極不情願地說了句對不起。


從小到大,我從未受過這樣的屈辱,我實在是撐不下去了,跟陸達請了個假後,哭著跑回了出租屋。



4


剛進屋沒多久,我聽見有人敲門。原來是房東家的兒子吳聰,我的追求者。


吳聰雖然是村裡人,但家裡很有錢。他家房多,一年光租金就20多萬。


吳聰爸爸在村裡開了家餐館,媽媽經營了一間浴室,而他自己在村口開了家汽車維修鋪。


我搬來這兒沒多久,吳聰就開始對我獻殷勤,時不時給我送好吃的,幫我幹些搬搬抬抬的活。


我是個內心自卑的人,不愛交朋友,所以我生命中最缺乏的就是別人的關心。


雖然吳聰是出於愛慕才對我好,但我不得不承認,他是這些年了除父母之外最關心我的人。


我打拼得很辛苦時對自己說:


乾脆跟吳聰好吧,他是獨生子,家裡有一千多平的房子,一拆遷,那就是上千萬的身家,我何苦還這麼拼。


然而這隻能是想想。


我和吳聰是兩個世界的人,他初中畢業,好抽菸喝酒打牌,言語也粗鄙不堪,他還有一個非常凶悍的媽。


吳聰媽媽只要被人惹了,便會坐在大門口罵上一天。我哪裡敢有這樣的婆婆。



5


我抹乾眼淚後開啟門,吳聰急切地說:“楊敏,你今天不舒服嗎,下班這麼早?我給你帶了份皮蛋瘦肉粥和小菜,你趁熱吃吧。”


一聽吳聰這暖心的話,我拉他進了屋,抱著他哭了起來。


在吳聰的追問下,我把一切和盤托出。吳聰氣得要去教訓金遠,我拼命阻止了他。


我說:“我辭職換個工作就好了。”


吳聰卻真誠地說:“楊敏,我的心意你應該知道,和我在一起好不好?我保證一輩子對你好,絕不會讓人欺負你。”


也許是不想錯過通過婚姻改變命運的機會,也許是被吳聰的誠意感動,我答應了吳聰的請求,也不管自己和他有沒有共同語言。


吳聰開著他的賓士送我去學校辦辭職手續。本來要一個月後才能正式離開,但陸達給我開了綠燈。


就在我跟同事交接時,吳聰卻瞞著我把一瓶水潑到金遠的臉上,他凶狠地說:“你膽兒挺肥啊,竟然敢欺負我的女朋友!”


金遠氣得要報警,聞訊趕來的陸達說:“你是不是想讓咱們學校關門大吉,一天到晚叫警察!”


金遠不敢吭氣了。


那一刻,我心裡好爽,對吳聰的好感又增加幾分。



6


吳聰對我非常不錯,他給我買了蘋果手機、漂亮衣服、名牌包包,還給我拿了不少零花錢。


這種不上班還有錢花的感覺真的是太好了。原本想歇一段時間就去找工作的我,變得越來越懈怠。


與吳聰戀愛也有美中不足之處:我們只能偷偷在一起。


城中村裡的人都希望找農村戶口的兒媳,這樣拆遷時可以多分房、分錢,而我是城鎮戶口,即便跟吳聰結婚,也享受不了這個待遇。


吳聰媽媽早就給吳聰打過預防針,如果他找個城裡女朋友,家裡絕對不會同意。


吳聰向我保證,他一定會做通父母的工作,然後風風光光地把我娶進門。


我和吳聰的保密工作一向做得很好,誰知一次去看電影,我們的親暱被村裡人看見了。她立馬告訴了吳聰媽媽。


當我和吳聰一前一後進家門時,吳聰的父母正鐵青著臉等著我們。


吳聰媽媽厲聲喊道:“你這臭小子竟然不聽我的話,你跟她好,知道會損失多少錢不?”


吳聰說:“媽,是錢重要,還是我找到自己真正愛的人重要?我只喜歡楊敏,你就成全我們吧!”


吳聰媽媽說:“絕對不行,除非我死。”


吳聰說:“媽,楊敏已經有我的孩子了,那是你的親孫子,你要不要?”


一聽這話,我驚訝地望著吳聰,吳聰父母也睜大了嘴巴。


只見吳聰從他身上掏出一張紙,遞給他父母說:“這是化驗單,白紙黑字上寫著呢,你們自己看吧!”


吳聰父母接過去一看,立馬癱軟在了沙發上。


第二天吳聰告訴我,他想來想去,覺得只有奉子成婚這個辦法能讓他父母就範,所以他找人PS了一張化驗單。


本來想找個合適的機會拿出來,沒想到擇日不如撞日,效果竟然出奇的好。



7


可我肚子空空,根本沒有孩子啊,到時拆穿了怎麼辦,我十分擔憂。


吳聰卻說:“咱們儘快結婚,生米煮成熟飯,到時把孩子懷上了,我爸媽也不會反對什麼。”


說著他單膝跪地,從兜裡掏出一枚鑽戒請求我嫁給他。


既然已經選擇了吳聰,早結婚跟晚結婚也沒啥區別,雖然有些不安,但還是答應了吳聰的求婚。


別想那麼多了,走一步是一步。


打鐵要趁熱,我和吳聰火速領取了結婚證,接著辦了一個隆重的婚禮。


婚後第十天吃午飯時,婆婆說她認識一個神醫,通過號脈就能判斷男女,要帶我去看。


我一下子慌了,臉脹得通紅,不知所措。


吳聰只好坦白道:“媽,對不起,我之前撒謊了,其實楊敏沒有懷孕,不過你放心,我們一定儘快讓你抱上孫子。”


婆婆氣得把碗筷一摔,嚷道:“你們竟然合起夥來騙我們。”


她隨即衝我喊:“楊敏,你給我兒子灌了啥迷魂湯,把他弄得五迷三道的。連親媽都騙。”


我想為自己辯解,可能說什麼呢。


吳聰趕緊護著我說:“媽,跟楊敏沒一點關係,她之前都完全不知情。媽,您要怪就怪我。”


婆婆氣呼呼地走了。


打那以後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婆婆不僅讓我幹全部的家務,還要我去浴室幫人搓背。


我堂堂一個大學生,怎麼能去幹搓背的活,吳聰讓我先忍忍,說懷上孩子就會好起來。


可麻煩的是,我的肚子遲遲沒有動靜。


我和吳聰上醫院做過全面的檢查,都沒有問題。醫生建議我們放鬆心情,順其自然。



8


婆婆卻等不及了,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動不動就摔盆摔碗。


我和吳聰只好求助於醫生。


醫生讓我們做了三次人工授精,失敗。又做了一次試管,依然失敗。


心灰意冷的我向吳聰提出離婚,可吳聰怎麼也不肯,他說:“有人做了8次才成功呢,咱們再努把力。實在不行,就抱養一個。至於我爸媽那邊,我會說服他們。”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嫁對了人。


可婆婆壓根不聽吳聰的勸,動不動罵我是隻不下蛋的母雞,說我騙婚,還要吳聰和我離婚。吳聰沒有答應。


就在我第二次試管失敗時,村裡流傳開即將拆遷的訊息,政策特別優厚。


婆婆一改往日的強勢策略,轉而天天在吳聰跟前哭天抹淚,說原本以為有孫子了,能在拆遷時少吃點虧,可現在倒好,少分了商鋪、安置費,那是多大一筆錢啊……


在婆婆不停歇的轟炸之下,吳聰變了,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冷淡。終於在某一天向我提出了離婚。


他抓著頭髮痛苦地說:“楊敏,對不起,我媽這個樣子對你我都是折磨,咱們還是分開吧。”


我只問了一句:“你如實說,你和我離婚到底是想耳根清淨,還是想拆遷時多分房分錢?”


吳聰低頭不語。


我苦笑道:“什麼山盟海誓,在金錢面前全都是空氣。”


我與吳聰很快就辦理了離婚手續,他給了我10萬元分手費,我也沒推辭。


離婚後,我開始四處投簡歷找工作,很快一家成立不久的英語培訓機構通知我去面試。沒想到老闆竟然是陸達。


陸達說他不想受制於人,選擇了創業。因為有之前的積澱,機構的招生情況不錯。


陸達履行了當初承諾,聘請我為講師。我那陰鬱的心中,終於出現了一縷陽光。



9


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上,幹得非常出色,很多學生都慕名報我的一對一輔導。


我的生活前所未有地充實起來。


這天陸達帶我去參加一個教育論壇,傍晚散會後,他非要開車送我回家。結果把我帶到了一家高檔的西餐廳,要請我吃飯。


上菜後正準備開吃時,陸達卻從包裡拿出一個禮物盒子遞給我,並祝我生日快樂。


我這才意識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晚上我回家後躺在床上看美劇時,收到了陸達發來的微信,我一看,愣住了。


陸達竟然告訴我,他第一次見到我時就喜歡上我了,但因為已有家室,只好把這份感情深埋心底。


是這次重逢點燃了他心中的激情,他不想再錯過我,所以大膽地說了出來。


我的心砰砰亂跳,怎麼可能呢?


可細細想來,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陸達都在不經意間照顧著我。


陸達溫文儒雅,又博學多才,說實話,如果他是單身,我毫不猶豫地跟他在一起。


但他有妻子,有女兒,我跟他好,不是當情人嗎,這是我絕對不能觸碰的紅線。


思前想後,我回復陸達:謝謝你送我的生日笑話,祝您和您夫人幸福。


陸達很快回道:“我和她早就同床異夢了,她仗著家裡有錢有勢,從來不尊重我,我打算離婚。楊敏,給我時間好嗎?”


我承認,我心動了,但還是理智佔了上風,我婉拒了陸達。


第二天上班,我儘量避免見陸達,結果他若無其事地找我談工作,化解了我心中的尷尬。


就這樣一個月過去了。


這天晚上我沒有課,便在家裡整理聽力高頻詞彙,突然聽見外面有人高喊著火啦,著火啦,趕緊跑。



10


我急忙開門一看,只見樓道里瀰漫著濃煙。我立刻抓起手機和鑰匙朝樓下奔去。


順利跑到樓下後,我看到樓頂火光沖天,消防車也趕過來了,街上鬧哄哄的。


我獨自站在路邊,我想回家,我期盼火趕緊滅掉。


就在我苦苦等待時,陸達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他一把把我抱住,說道:“謝天謝地,你平安無事。”


原來陸達從微博裡得知我住的這棟樓失火的訊息,便馬不停蹄地跑了過來。


我熱淚盈眶,感動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火總算被撲滅了,由於火勢比較嚴重,消防人員要調查失火原因,所以建議我們住客暫時不要回家住。


我沒拿身份證,在省城也舉目無親,今晚難不成要露宿街頭。


陸達知道我的難處,也沒徵求我的意見,徑直把我拽上他的車,帶我去了他的一套公寓。


也許是我真的愛上了陸達,在那套漂亮的公寓裡,我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惡念,和陸達在一起了。


陸達緊緊摟著我說,他一定儘快和妻子辦理離婚。


我真的想嫁給陸達,那樣我就成為了這家機構的老闆娘,以後再開分校,該是多麼令人振奮的事情。




11


與陸達的戀愛也是見不得光的。


沉浸在愛情裡的我每天都盼望著陸達離婚,然而半年過去了,沒有任何動靜。


我忍不住催促陸達,陸達說他不甘心自己辛苦掙下的錢要分給她妻子一半,要想法轉移財產,所以會慢一點。


我信了。


轉眼到了情人節,我很想和陸達一起過,但陸達滿懷歉意地說他一個至親從國外回來了,他必須去參加聚會。


我只好一個人苦悶地窩在家裡看搞笑視訊,可我怎麼也笑不出來,相反越發煩悶。我便套上羽絨服,去外面透氣。


走在街上的情侶們,女的手上無一例外地捧著玫瑰,形單影隻的我失落不已。


走著走著,我突然瞥見陸達的車停在一家餐廳的門前。


我停住前行的腳步躲在不遠處,想看看和陸達吃飯的人到底是誰。


沒過多久,我見到一個女人挽著陸達出來了,仔細一看,那女人不是陸達的妻子,居然是我口語班上的一個正在念大二的學生。


兩人走到車前時,女孩還抱著陸達親。霎那間,我的心撕裂開來。



12


我萬萬沒想到,自己愛的男人,竟然是個騙子。可這又能怪誰呢?只怪自己給了人家騙的機會。


我跌跌撞撞地繼續往前走著,冷風撲面而來,我想它把我吹清醒。


突然腳下一滑,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當我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時,一雙手扶住了我。我抬眼一看,竟然是吳聰。


自打跟吳聰離婚後,我換了電話號碼,與他徹底斷了聯絡。


不過我從曾經一起在吳聰家租房的人口中得知,吳聰後來遵照婆婆的意思跟來自外地的一個農村女孩處物件。


婆婆怕這女孩也不能生,讓兩人先同居。結果這女孩騙了吳聰家一大筆錢。


吳聰把我扶起來後,問我有沒有事。這時我才發現,自己居然走到了村子附近。


吳聰說要送我回家,我拒絕了。但他還是執意把我扶上了車。到了後,他怕我腳不得勁兒,又把我扶進了家門。


望著吳聰對我的貼心照顧,我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之前與他在一起的甜蜜時光。


如果我跟他有了孩子,我又豈會是現在這副悽慘模樣。


也許是為了報復陸達,也許是不想孤孤單單地過情人節,我撲進了吳聰的懷裡。


吳聰說想和我復婚,我問怎麼過他媽那關,吳聰沉默了。



13


第二天上班,我見到了陸達,他趁沒人時遞給我一份禮物,是一條水晶手鍊,我笑著收下了,留著以後賣錢也好。


我已經打定主意要和陸達了斷,但我不能白白讓他玩弄,我要他賠償,所以我手裡必須掌握一些籌碼。


我表面上不懂聲色,暗地裡悄悄跟蹤陸達。我拍下了不少他和那個女孩的約會照片、視訊。


在這過程中,我還發現陸達跟培訓機構裡的一位助教出去開房。妥妥一個渣男!


就在我準備跟陸達攤牌時,我發現自己懷孕了,但我無法百分之百確定孩子是誰的。


我盼著孩子能是吳聰的,這樣我就能和他復婚,我的命運也會再一次改變,儘管我知道希望渺茫。


我帶著陸達和吳聰的頭髮去香港用無創DNA技術驗血。結果出來了,是個男孩,爸爸是陸達。


我拿著檢驗結果去找陸達攤牌,我想著這可比他那些苟且照片更有分量。


我給陸達兩條路:要麼和我結婚,要麼給我一套房子,不然我就把這一切告訴他妻子。


我也打聽清楚了,陸達原本是個窮小子,是靠著妻子才擁有了現時的一切,他怕她妻子,壓根不敢離婚。


神色慌張的陸達讓我給他時間考慮。



14


沒想到第二天,陸達的妻子方瑩來找我了,她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方瑩說:“楊敏,陸達已經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我很明確地告訴你,你若把孩子生下來,我們付撫養費,你若去打掉,這裡有5千,做流產夠了。至於別的,一毛錢都沒有。”


我愣住了,我沒想到方瑩如此淡定地來這一招。


方瑩接著說:“你和陸達在一起,那是你情我願的事情,而且你也享受了。我老公的技術不賴吧,哈哈哈……你這個賤女人,有什麼資格要賠償。”


我說:“你不怕我把你老公偷腥的事情放到網上嗎?”


方瑩說:“我怕什麼,我是大家同情的物件,遭世人唾罵的不只有陸達,還有你。你儘管宣揚,你看到時還有誰敢娶你。”


方瑩說完就得意地走了,我一個人傻傻地留在原地。


我神情恍惚地回到了家中,嚎啕大哭起來,我真的是太蠢了。


就在這時,吳聰拎著我最愛吃的蛋糕上門了,看著滿臉淚痕的我,便問是誰欺負了。


我沒有回答,繼續哭了起來。


吳聰想找紙巾給我擦眼淚,結果看見了放在茶几上的之前上醫院驗孕的化驗單。


他的雙眼頓時放光,興奮地說:“你是不是懷孕了,多久了,孩子是我的嗎?”



15


那一刻,我心中生出了一個邪惡的念頭:


吳聰和陸達的血型一樣,我為何不謊稱孩子是吳聰的,而且我懷的是男孩,母憑子貴,婆婆肯定會對我好。要知道,如果一切順利,我將在這個城裡有十幾套房。


於是我擦乾眼淚說:“我懷孕兩個月了,我沒有男朋友,你自己算,是不是你的。”


吳聰說:“你咋不早點告訴我,在這裡哭什麼?”


我說:“我是感嘆造化弄人,苦苦盼望的孩子,非要跟你分開了才會來。”


婆婆得知我懷孕的訊息高興地合不攏嘴,看了個好日子要我和吳聰去登記。


我從陸達那裡辭職了,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他。


原本以為自己能和過去徹底告別,開始新的人生,沒想到這條突如其來的簡訊把我攪得心緒不寧。


我回複道:“方瑩,你到底想幹嘛,我跟你老公已經分手了,而且我沒要你們一分錢,你還想幹嘛?”


方瑩說:“你這個賤女人,竟然無恥到找接盤俠,我發信息是想警告你,以後不要再跟我老公有任何接觸,不然,我把你讓前夫當掛名老爸的事告訴你婆家人。”


方瑩說得沒錯,我的確挺無恥的。為了自己能有一個安逸生活,讓吳聰蒙受欺騙。


我突然想起自己以前的理想:靠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不由得苦笑起來……



16


我把實情告訴了吳聰,同他的婚禮取消了。


第二天我去做了流產,隨後去廣州謀了一份英語教師的工作。


我也報復了陸達。


我在網路上匿名發帖,放上陸達和那兩個女人親密的照片和視訊,標題是:XX培訓機構負責人陸某,身為有婦之夫,利用教學之便,引誘女學生和女員工”。


後來聽前同事說,這個事件對培訓機構的影響很大,很多學生的家長要求退學,陸達只好關門大吉。


我胸中那口惡氣,總算吐了出來。


現在的我,要腳踏實地地開啟新的人生。


我知道挫折、委屈肯定少不了,但我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挺過來,不再依附於人。


愛情或許會再次降臨,我要保持理智,決不再貪戀不屬於自己東西。


—— 全文完 ——



晚情簡介:百萬暢銷書作家,雲意軒翡翠創始人,致力於女性自我成長,新書《做一個有境界的女子:不自輕,不自棄》正在熱銷中,代表作《做一個剛剛好的女子》。公眾號【晚情的休閒時光】【晚情聊育兒】【傾我們所能去生活】創始人。


一個專門講述女人情感故事的公號

不聊對錯   不談三觀

每晚八點為你講述一段隱祕情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