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世界加稅的特朗普,像極了當年的胡佛

2019-09-10 14:58:33



轉載自烏鴉校尉

微訊號 烏鴉校尉 作品

ID:CaptainWuya


上世紀30年代初,經常有美國人一邊跑一邊喊著:“抓住那隻胡佛豬!”


但是,他們嘴裡說的胡佛豬其實不是豬,而是野兔。


除此之外,他們還把一些空口袋稱為“胡佛旗”,把裹在身上取暖的報紙叫做“胡佛毯”,把用廢鐵罐和硬紙板搭建起來的破爛的棚戶屋稱為胡佛屋……


胡佛村


總之,在當時的美國民眾眼裡,一切不好的東西都能加上胡佛。


1929年10月29日,美國股票指數暴跌40%,5000億美元一夜之間化為烏有。這天后來被稱之為黑色星期四,美國經濟危機爆發了。


短短几個月內,就有5000多家銀行倒閉,8萬多家企業破產,1400萬人失去了工作。


許多底層的美國勞動者失去了工作,只能在大街上追著運輸蔬菜的卡車撿菜葉吃,躲在飯店的垃圾桶後面翻剩菜剩飯充飢。



而在此時,被美國人寄予厚望的美國總統胡佛,非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硬著頭皮向全世界發動了一場貿易大戰,加重了美國的經濟危機。


美國人把野兔叫做胡佛豬,是為了宣洩對胡佛的不滿,報復性取名。


1

史上第一次貿易大戰

居然不為貿易


1930年6月,時任美國總統赫伯特·克拉克·胡佛簽署了一條法案,宣佈對進口的3200種(佔總數60%)外國商品加徵關稅。



胡佛加關稅之後,反擊很快來了,英國迅速聯合了加拿大,動員整個英聯邦和美國打關稅戰爭。


不久,英國還把德法兩國一起拉上,聯合對抗美國。



世界上首次大規模的貿易戰就這樣打響了。


然而只要認真的回顧一下歷史卻不難發現,胡佛增加關稅的本意竟然不是保護美國本土企業,而是源於當年競選總統時立下的一個flag。


1928年,胡佛在競選總統的時候有兩個大口號。


第一個是要在美國徹底消除貧困,每個美國人天天有雞吃,每家兩輛汽車換著開。


第二個是對農民許下承諾,上臺後一定上調農業關稅,讓美國農產品更有競爭力,農民生活更好。


胡佛敢喊第一個口號,是因為那個時候美國經濟一路走好,無論是國內生產總值,還是股市,都在穩步上漲。



第二個口號,是因為當時美國農民處境很艱難,誰許諾能幫他們解決問題,自然就能得到他們的選票。


美國農民的問題源自一戰。



一戰期間,美國在兩大陣營間左右逢源,各兵工廠日夜加班,把各式武器裝備源源不斷運到歐洲。


武器之外,當時歐洲參戰國的青壯年都上戰場了,種地的人少了,歐洲的糧食也成了一大問題。


除了糧食,士兵身材穿的衣服啊,鞋啊都需要農業原材料。


歐洲的農業產品出現的大缺口讓美國人補上了。


就拿小麥來說,1913年,一戰爆發前,美國小麥產量是7億6千萬蒲式耳;而到了1915年,一戰爆發一年後,產量卻增加到了10億2千萬蒲式耳。


而且,對於歐洲參戰國來說,這些東西都是必需品,你不買是肯定打不贏的,漲價也得買。


從1913年到1920年,小麥價格價格上漲了兩倍,戰場上給傷員用的藥棉價格上漲了4倍。


美國農民覺得有利可圖,都想賺這個錢,可是人力畢竟是有限的。為了擴大生產提高產量,美國農戶買來了大量拖拉機、播種機等機械化農具。


1900年,美國農器機械的總值為7億5千萬美元,而到了1920年竟然達到了將近36億美元,都是戰爭的功勞。


可是,等到仗打完了,歐洲逐漸恢復了農業生產,不再需要美國糧食了,美國人口有限,自己也吃不了那麼多,很尷尬,美國農產品滯銷了。


到了1921年,棉花的價格跌到了兩年前的一半,玉米價格更是跌了三分之二。一直到了1928年胡佛競選總統,美國農業還是沒有恢復。


當時美國經濟一片繁榮,而農業卻連續蕭條了7年,農民希望有人幫他們解決問題,還把怨氣撒在了其他賺錢的行業上。


首當其衝的就是美國工業。那時,美國工業產品的關稅是農業產品的2倍。


農民們覺得:賣不出去就是因為政府對農產品徵收的關稅太少,外國產品就能以更低的價格賣到美國。美國工業欣欣向榮就是因為高關稅!


當時,胡佛所在的共和黨手裡控制的大多數是工業州,民主黨手中的絕大多數是農業州。


工業州的票已經掌握在胡佛手裡了,如果能去民主黨的農業州挖一些選票,就能確保當選。


於是,胡佛就抓住了大多數美國農戶的這種心理,承諾說如果自己當選,將會增加農產品關稅,恢復美國農業。


1928年11月7日,胡佛以444 :87的大比分戰勝了史密斯,成功當選了美國第31任總統。


實際上,當時只要稍微有點經濟常識的人都知道,美國並沒有大規模進口別的國家的農產品,反而是在大規模出口,如農民所說的加關稅起不到振興農業的效果。


胡佛自然也明白這一點,但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關稅還得加。


所以,胡佛就讓手下的兩個共和黨議員裡德·斯姆特和威利斯·霍利加緊著手操辦這件事。


左:威利斯·霍利  右:裡德·斯姆特


霍利花了40多天去走訪了無數工商從業者以及農場主,蒐集了11000頁資料。經過一番操作,他們通過了一個提高農產品關稅的法案——斯姆特-霍利法案。


在法案就要簽字之前,美國1028名經濟學家聯名上書,請求胡佛不要在法案上簽字。


他們中有人從農業出發,說這樣做會提高農產品價格,反而影響美國農業。


也有人從整個美國經濟利益出發,覺得這樣做會使得別的國家對美國徵收報復性關稅,影響美國出口。


這些經濟學家的說法並沒有錯,但是胡佛不這麼想。



胡佛認為,兌現競選承諾更重要,反正增加的只是農業關稅,別的國家本來也沒有往美國出口什麼農業產品,他們不會在意的。


1930年6月,胡佛執意簽署通過了這條法案。


然而,胡佛沒想到一石激起千層浪,其他國家竟然組成了“反美貿易聯盟”,貿易大戰就此開打。



貿易戰的結果一定是兩敗俱傷,1929-1934年,世界貿易規模萎縮了66%。


1932年,美國的進口額從1929年的13.34億美元降至3.90億美元,而出口額卻從23.41億美元降至7.84億美元。


從資料上看,美國虧得更多一點。這讓經濟原本就已經處於崩潰邊緣的美國雪上加霜,人們紛紛都把斯姆特-霍利法案稱為“蠢豬”般的法案。


所以,美國人民對胡佛痛恨到了極點,胡佛也成了各種“垃圾”的代名詞,想連任是不可能的。


美國人民急需一個救世主解決經濟危機。


1933年3月4日,羅斯福正式就任美國總統,美國人盼望已久的救星來了。


2

羅斯福的苦惱


1932年,美國華盛頓州的一個森林突然發生了一場大火。


搞笑的是,經過警察一番調查,發現放火的是一名青年。他的動機很簡單:他想當消防員,但是不需要消防員。


於是,青年用他高達250的智商一想,不需要消防員的根本原因就是沒需求,有火災才有消防員的需求,於是他就跑去放了把火。


這個年輕人的做法看起來很可笑,但是他的思路,卻和羅斯福為了解決經濟危機提出的新政思路不謀而合。


羅斯福的新政,實際上就是一場“縱火”。


馬克思早就把資本主義出現經濟危機的根源說透了:


商品的生產有一個公式:商品價格=工資+利潤+其他成本。


資本家們的目標是賺錢,也就是利潤越高越好,在其他成本不變的情況下,把工人的工資壓得越低,把商品價格抬得越高,他們就能賺到越多的錢。


但是,商品如果沒有人買,那任何利潤都不可能存在。


工廠為了利益一直擴大生產,可是工資工人買不起自己造出來的商品。


一直擴大生產,勢必導致大量的商品賣不出去,工廠就開始賠錢,工廠越是賠錢,就越是會開除工人保證盈利,但越是開除工人,那工人沒有工資。就越是買不起商品,商品就越是賣不出去,繼而陷入死迴圈。



羅斯福提出的解決方法很簡單——沒有需求,政府就找資本家借錢創造需求。


羅斯福開始調整農業政策,給減產的農戶民發放經濟補貼,提高農作物價格,這樣農民就有更多的錢去購買那些賣不出去的商品。


同時,釋出《全國工業復興法》,限制企業的生產規模,同時提高員工的工資標準以及降低工作時長,一來防止工廠再生產出太多的商品,二來也讓工人有更多收入去買產品。


在此之前,美元的價格和黃金是掛鉤的。羅斯福就讓美元和黃金脫鉤,並且將黃金收為國有,這樣美元就會貶值,出口量也就上去了。


除了這些之外,為了讓更多的人有工作,羅斯福政府還找資本家借錢,組建了一個“民間資源保護隊”,就是幹一些造林、修路、森林防火的工作,讓275萬無業青年找到了一個飯碗。


經歷了一段時間改革,經濟已經有所好轉。失業率下降了,產值和國民收入也逐漸提高了。



但是,羅斯福的新政觸犯了資本家的利益。


於是,一幫資本家開始資助共和黨和民主黨的保守派,他們組成了一個“美國自由聯盟”,聯合最高法院來阻止羅斯福新政的實施。


而另一方面,因為羅斯福新政限制了資本家的利益,導致一些本來就已經不堪重負的工廠破產倒閉。


到了1937年,羅斯福的第二任期剛剛開始,GDP增長率開始下降,到1938年再次變為負增長。


失業率又開始提高,到了1939年4月,美國失業率再次突破40%,比胡佛時期的平均值還要高。


圖:美國街頭找工作的失業工人


羅斯福很絕望,經濟危機這個東西是資本主義從孃胎裡帶出來的,一定會週期性地出現,除非搞共產主義,否則羅斯福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它,只能緩解它。


不到200年的時間裡,這已經是第17次經濟危機了。


羅斯福的困境,不僅是美國人的困境,也是所有資本主義國家的困境。


1927年,日本爆發金融危機,到了1930年,工業產值下降了30%,批發物的價格也比1929年下降了18%。


1933年,德國的失業人口超過600萬,每三個德國人中就有一個沒有工作。


比起老牌資本主義強國,德國和日本的情況要慘得多,因為老牌強國有別的方法緩解危機。


比如殖民地,經濟危機是貨賣不出去,沒需求,但有殖民的國家就可以把自己的商品賣到殖民地,緩解危機。


可是,在日本德國崛起之前,老牌流氓們都把世界上的殖民地瓜分完了。


他們瓜分殖民地的時候是如此地貪婪,以至於很多非洲殖民地他們去都沒去,直接在地圖上劃線就給分完了,導致非洲現在還有些國家的國境線是直線。



全世界都在經濟危機中掙扎,德國和日本還因為沒有足夠的殖民地,最是難受。


在這種情況下,擺在這些資本主義國家面前的,就只有兩條路:


1、哪個國家突然爆發一場工業革命,把人類的需求和生產力拉到一個新的水平。但是,這個可能性太小了,科技突破不是想就能有的;


2、爆發一場戰爭,侵略其他國家,在地球上放一把大“火”,把東西打爛了,人打死了,需求自然而然也就上去了。


那時的地球,就如同一個黑暗森林,每個國家就好比一個拿著槍的獵人,要想自己活下來,就得殺死其他人。


1939年9月1日,德國閃擊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歷史選了第2條路。



二戰之後,沒市場需求的問題一下子解決了,美國的工廠全面開工,工業產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美國的GDP一度佔到了世界的56%,工業產值佔世界40%以上,黃金儲備居然達到了全世界的75%,直到二戰後GDP增速才又跌了下來。


二戰後美國經濟增長率


諷刺的是,美國人奉若神明的羅斯福其實並沒有解決問題,他只是通過各種改革把美國的命拖到了二戰爆發而已。


拯救美國的並不是羅斯福,而是希特勒。


3

歷史不會重演

但卻會驚人的相似


2018年3月9日,特朗普簽署了一條關稅法令:對進口的鋼和鋁分別徵收25%和10%的關稅。



有意思的是,同當年的胡佛總統一樣,特朗普抬高關稅發動貿易大戰,居然也是因為當年競選總統時立下的一個flag——上任後減稅10萬億美元。


而之所以有很多人想要減稅,是因為08年的經濟危機。


2008,美國大量銀行由於放出去的貸款收不回來而倒閉了,次貸危機爆發,引發了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



美國採取了一個比較極端的方法——開足馬力大量印鈔票,拿這些錢去填窟窿,這使得美國經濟得以正常運轉,但卻拖了全世界下水。


與此同時,鈔票發行多了,必然會引起通貨膨脹,引發其他經濟問題。


21世紀初美國通脹率和GDP增長率


到了2015年,雖然美國經濟逐漸恢復平穩,而且失業率也重新回到了5%。


但是,美國通脹率很高,美國人的工資也水漲船高,對於企業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美國失業率和工資增長指數


為了獲得更多的選票,特朗普承諾,要在10年內減免10萬億美元的稅收。


然而等到特朗普上臺後才發現,事情遠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2017年,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收入是3.23萬億美元,而支出卻達到了3.98萬億美元,有嚴重的赤字。


甚至在2018年末,美國政府和特朗普由於在錢的問題上產生分歧,居然上演了連續35天停擺關門的鬧劇。


如果按照特朗普的方案,每年再減免1萬億的稅,美國聯邦政府每年就要有將近2萬億美元的赤字。


但是特朗普話已經說出去了,該減稅還要減的,要不然怎麼連任呢?


於是共和黨內商量,把承諾的10萬億降到5萬億。


這5萬億分攤到每年也得5000億美刀,減稅虧掉的錢該怎麼補回來呢?


加稅。


特朗普算了一筆賬:美國因為有美元霸權,稅很低,現在如果向2.7萬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收10%的邊境調節稅,那差不多每年就能增加2500億美元。


如果對中國的產品收25%的高額關稅,那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收入就能增加1200億美元。


如此操作,美國每年減免稅收的窟窿便能填補回來一大半。


當特朗普興致勃勃地掏出這套方案的時,卻被國會參議院以及共和黨人的集體潑了一盆涼水,這條提案被斃了。


他們的理由很充分:


1、隨意加收邊境調節稅,國外商品為了保持利潤一定會提價,這些錢最終還是要加在普通公眾身上,等於美國聯邦政府變相從美國人民刮錢。


2、這樣做也勢必會引起其他國家報復,也同樣加稅,美國嚮往其他國家賣東西也同樣會受到打擊。


對於第二點,特朗普如同當年的胡佛總統一樣,特朗迷之自信地認為其他國家不敢加關稅。


特朗普覺得美國一直處於貿易逆差,你們這麼依賴美國市場,我加點稅想必你們也不敢反抗。


對於第一點,特朗普覺得,把加稅換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就可以了。


如同當年農民對關稅的錯誤認知一樣,美國人對現在的中國也有著錯誤的認知,他們一直覺得是中國人搶走了他們的工作。


於是,特朗普把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說成是中國對經濟掠奪、侵略,中國人搶走了你們的工作,我們快搶回來吧!


特朗普一開始挑事,並不是出於國家利益,而是個人利益。


但是,換了個說法,就變成了為了國家利益而加稅,不僅名正言順地加起來了,美國人還特高興。


“我們剿匪的膽子是沒有的,但是藉著‘剿匪’的名義斂財的膽子還是有的,而且還很大!


但是事實上,黃老爺的貨沒有被張麻子劫走,而是自己私吞了。


所謂的“剿匪”,不過是師爺藉著剿匪的名義斂財,黃老爺藉著剿匪的名義隱瞞自己私吞煙草的事實,雙方再一起搜刮鵝城的百姓。


土匪張麻子,只是一個幌子罷了。


按照常理,黃老爺對付張麻子,需要聯合幾大家族,一起來找麻煩,然而實際上,黃老爺卻在死磕張麻子的同時,連幾大家族的利益也一起侵吞了。


2018年5月31日,特朗普宣佈要對從英國進口的鋼鐵收25%的關稅;


2018年10月,特朗普說如果日本拒絕開放市場,“將對日本車徵收20%關稅”;


2019年4月,特朗普發推說將對歐盟11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



今年6月,有美國媒體爆料特朗普還想對澳大利亞徵稅,只是被國務院、國防部給攔下來了。


和胡佛一樣,特朗普的做法加速了迫在眉睫的經濟危機。


今年上半年,美國的工業和製造業產出已經出現連續2個季度的下滑。



而且根據美國銀行的資料,從2018年9月到現在,美國的俄亥俄、賓夕法尼亞、密歇根州等以製造業為主要支撐的州平均失業率上漲5%,愛荷華州申請失業救濟的人數在此期間增長了16%!


在全世界的主要經濟體裡,今年二季度,德國的GDP6年來首次出現0增長;法國一直在1~2%左右,已經陷入停滯;英國脫歐之後,前景同樣不容樂觀;日本還在失去二十年的泥沼裡掙扎,俄羅斯才剛剛緩過勁來;美國2.5%的增速已經算不錯的了,中國是一枝獨秀。


其他發展中國家、小國家的GDP增速雖然高,但只是因為總量太低罷了。


從全世界的角度來看,世界又陷入了增長停滯中,大家都在危機邊緣掙扎。


2019上半年GDP增長率排名


美國市場的恐慌指數,已經逼近了經濟危機的時候。



歷史不會重演,但卻會驚人的相似,世界又走到了那個分叉路口,同樣的選擇又擺在眼前:


1、工業革命。和之前一樣,技術突破這個事不是必然,而是偶然,指望不上。


2、戰爭。5大流氓都擁有毀滅對方的核武器,互相制衡限制,世界大戰不會有,但是小規模的區域性戰爭並不是不可能。某些原本就動亂的地區,很可能被人為地點一把火。


世界的格局已經發展到了一個節點,在接下來的幾年間,我們熟知的世界秩序將要發生大洗牌。


只有戰爭,才會讓有些人被犧牲,有些人得到拯救。


問題只是,被犧牲掉的是誰,得到拯救的,又是誰呢?


參考資料:

陶短房:斯姆特-霍利之戰 

翟東昇:以貿易赤字之名解財政赤字之困——解析特朗普貿易戰動機

【美】傑夫·謝索:《至高權力:羅斯福總統與最高法院的較量》



- END -


首席商業評論聯絡方式:

投稿及內容合作|editor@chreview.cn

廣告及商務合作|bd@chreview.cn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