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斯迪吧 | 老薛,永遠青春的“油膩中年”

2019-09-10 12:19:27

"
30多歲的時候錄了《花擦年華》,40多的時候錄了《油膩中年》,50多歲的時候錄個啥子呢?
——優斯迪吧粉絲評論
"


聲音資源載入中...

主播:優斯迪吧(FM319265)

點選【閱讀原文】,參加回聲計劃雙億扶持活動



6 月為扶植音訊內容創業者,並幫助創作者變現,荔枝推出了播客扶持季節。在為時一個月的活動時間裡,優斯迪吧(FM319265)衝進前五,第一期付費節目“油膩中年”三小時內衝上榜頂。


說起為什麼會參加活動,優斯迪吧創始人之一的薛東輝直言:現在關注播客生態的平臺並不多,甚至可以說是微乎其微,荔枝有扶持播客的決心和態度,我們是拍手叫好的。


薛東輝已經“玩”播客十多年,對於十年來播客生存狀態的變化,對於播客的未來,這位愛音樂、愛生活、愛正經事的老炮自然有話要說。


“開始就只是覺得好玩,拿個麥克風就開始搗鼓節目”


2004年,中國網際網路播客曾迎來短暫的春天,同年一檔聊音樂的網路播客節目——糖蒜廣播開聊。


作為早期成員的薛東輝積極參與到了“糖蒜脫口秀”“優斯迪吧”“糖蒜夜話”等以語言、音樂類為主的節目中來,但由於種種原因,2014年“優斯迪吧”專案脫離“糖蒜廣播”單飛了,在播客路上狂奔至今。

優斯迪吧創始人之一:薛東輝

(圖片來自網路)


優斯迪吧成立快6年,薛東輝做播客卻已經超過十年,在這十幾年的播客時間裡,他提到過自己經歷了幾個坎坷。


10年前什麼都不會,純粹是因為好玩,和一眾朋友一起聽歌、聊天、“侃大山”就稀裡糊塗的走到了麥克風前,開始搗鼓節目,開始也擔心播客怎麼做?錄下來會有人聽嘛?後來慢慢摸到門道,情況才轉好。

與糖蒜廣播分道揚鑣後,薛東輝又開始想怎麼去獨立運營這個播客品牌的事。播客開始對薛東輝來說只是興趣愛好,因為喜歡音樂和獨立文化,和朋友也有很多有意思的聊天內容,所以想要有屬於自己的節目,在優斯迪吧的團隊裡彙集各行各業的人才。


而薛東輝自己開始是一個在外企工作的技術男,後來也自己創業開過花店,現在的創業公司是一家文化藝術公司,主要做的就是音訊、視訊和設計相關的業務,10多年的興趣慢慢兜兜轉轉變成了自己的營生之一。

“在做節目的過程中,我們也做了很多費力的事,初衷還是因為喜歡這個事。像音樂綜藝現場節目現在很火,其實我們幾年前就在做幾十軌同期錄製音樂現場的事,但是沒有那麼綜藝,很累很耗精力,所以很少有人會花大力氣去做,但是我們做了,就是想把內容做極致了,把音訊做成精品”。
 



“不想被定性分類,因為我們也談美食和風花雪月”


說到優斯迪吧是一檔什麼節目,薛東輝談到並不想太侷限,不只是音樂或者生活這些大類去涵蓋。優斯迪吧更多是主持人向的節目,主持人喜歡什麼、愛聊什麼更多的內容、風格就是什麼。

 

(圖片來自優斯迪吧新浪微博)
 

果然在優斯迪吧是可以聽到音樂、生活、美食等不同項。在【迪吧美食城】可以聽到銅鍋沙文主義的老李和大四川中心主義的的小李PK誰是真正火鍋之王,還有對下飯菜、垃圾食品、早點……都帶著優斯迪吧的味道。


在優斯迪吧熟悉的音樂領域更是不能放過任何機會,和古典音樂研究學者焦元溥老師談古典樂的“時髦“內容、古典音樂家的先鋒和叛逆。


7月,優斯迪吧【愛的系列】更是想要從下而上探索人類最原始的本能,到現在已經推出了#愛的意識#、#愛的操作#、#愛的精彩#三期節目。
 

(圖片來自優斯迪吧新浪微博)
 
這些年,優斯迪吧也開設了微博和微信公眾號,在微博拍美食V-LOG,粉絲數量不斷在擴大,但在迪吧心裡還是認為自己的團隊更適應的依舊是聲音產品,核心業務還是播客,這是最根本的東西,就像優斯迪吧微博上介紹的那樣力爭成為偉大、文明、科學的電臺。



“現在大家好像對付費這事也挺習慣”



從開始做播客到現在,薛東輝有時會感嘆環境的變化,覺得播客的世界變得更大了,中國的播客表現出的更多是“自然”的活力,它不是一種價值觀上的“反叛”,而更多的是由於內容的多樣性。


播客種類的多樣性和內容的高質量都與日俱增,太多好的作品被創造出來,整個環境更成熟,“10幾年前玩播客的人並不多,而現在整個播客市場更豐富,從事播客的人和播客的內容都變得有更多的選擇。”
 

(圖片來自網路)


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也不再敏感,就是主播客如何商業化。很早之前一種說法認為播客如果真的想要成為一門賺錢的生意,它就不得不利用廣告,但事實上“現在大家對付費好像其實挺習慣的”。


“這也是因為現在的使用者基本都是伴隨網際網路成長起來的一代,他們在網際網路上的消費習慣已經養成,對於音訊產品的付費也都不太反感。


聽眾也開始習慣把聲音當做一種內容產品,併為之付費。更多的播客擁有的不僅僅是廣告的機會,還有聽眾願意為優質內容買單,就像優斯迪吧第一期付費節目“油膩中年”可以在短時間內衝到收費榜頂。


很多人會把內容付費和知識付費兩個概念混合,其實不然,內容付費更多也可以是娛樂化、搞笑類和趣談類,可以沒有目的,只是為了放鬆,但首當其衝的是內容要過硬。


提到未來,薛東輝有對行業的憂慮,也有著對優斯迪吧的信心,而他最想做的就是能夠將優斯迪吧做到頭部播客,做成一個有影響力的IP。(在小編看來,優斯迪吧已經是了)。


想成為下一個優斯迪吧嗎?想像優斯迪吧這樣收穫一群粉絲和受到現金鼓勵嗎,荔枝面向所有內容創作者,打造了 “回聲計劃”,只要你有好內容且願意加入播客行業,億級獎金池、億元級流量等你來(點選【閱讀原文】即可參與)。




/深夜叨叨/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聽優斯迪吧的”

截止到8月30日中午12點

評論點贊量前三的聽眾

將每人贈荔枝定製Teki人偶一個

歡迎跟大家分享哦


趙艾文:黑水公園背後的那個男人

“雖然我窮,可我睡得好啊”

90後演員七夕撒狗糧:小年輕談戀愛就應該向全世界公佈!


配圖 | 網路

親愛的你“在看”了嗎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