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歲姑娘抗癌日記看哭無數網友: 不要等到大病來臨, 再追悔莫及

2019-09-08 22:36:57

大家好,我是圈主華川媽),育有一兒一女。曾留學歐洲,是美國正面管教家長講師。在此與您分享二胎孕、產、育兒知識,以及自家倆寶的親子教育經驗。 


點選標題下藍字“二胎媽媽圈”,即可關注我們。

來源:藍橡樹 部分內容來源:百度貼吧、吳思日記。


7月5日,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檢驗系2016屆畢業生吳思因子宮癌不幸離世。根據吳思生前遺願,家人捐獻了她的眼角膜,並將遺體捐獻給了她的母校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


在最後一條朋友圈裡,這個年僅25歲的姑娘寫道:“江山給你們,朕玩夠了,拜拜。”瀟灑決然。她的故事不僅感動了無數網友,同時也是對所有人的警示:不要過度透支自己的身體,不要等到歲月不可逆轉,不再健康時,再追悔莫及。


........................................


“江山給你們,朕玩夠了,拜拜”


6月29日,吳思已經虛弱得無法說話,也預見到了自己時日無多,她在朋友圈釋出最後一條動態:“江山給你們,朕玩夠了,拜拜。



事實上,這樣的瀟灑並非吳思最後的逞強。


2018年4月開始,吳思偶爾會肚子疼,通常是飯後出現,便以為是自己瞎吃了不乾淨的東西,沒放在心上。然而,這樣的症狀一直持續到8月份,且越來越嚴重,夜裡甚至痛到睡不著覺...


2018年9月,吳思不幸被確診患子宮未分化肉瘤(屬於子宮癌的一種,目前治療手段十分有限,難於發現,更難於治療),醫生斷定頂多還有一兩年的生命。


“因為之前有過抑鬱症,有過自殺念頭,覺得活得很累,所以反倒知道自己生病還挺開心的。”自那以後,吳思開始在朋友圈、豆瓣和貼吧裡,記錄了數段生病後的記憶。字裡行間不僅沒有悲傷,反而全部充滿了帶有黑色幽默的樂觀和堅強。



做完化療後,開始大把大把地掉頭髮,“購物車裡蓄謀已久的藍綠色殺馬特假髮終於可以開心地下單了。為了配套,又下單了藍色美瞳、紋身貼...”



晚上睡覺被疼醒,“剛剛可能是被胸疼痛醒的......我尋思著既然醒了,就去搞碗土豆粉去,馬無夜草不肥,人無夜宵不快樂嘛.......”



檢查出來癌細胞擴散,“今天結果出來了,腫瘤君喜提雙肺、肚子、屁股多地新房N座!我就說我屁股咋時不時地疼一下~”



晚上鑽進被窩後:


我:腿,你看你今天白天都不是太疼,晚上一休息肯定會更不疼的對不對,咱們好好睡它一大覺好不好?
腿:行......吧
腿:不行,我還是有點微微的疼
我:一點點而已,來我給你調整個最得勁的姿勢。放鬆放鬆,平靜平靜,忘記這回事,過會兒就沒有感覺了......
腿:好,我試試
腿:真的哎,不疼了
我:很好,開始入睡吧
我:【陷入迷迷糊糊】
腿:等等,這個姿勢久了有點累,我可不可以換個姿勢?
我:嗯準了
腿:一,二,三,啊——扭到了,好疼!
我:嘶——
........
我&腿:來,我們重新開始.......


......


沒有對命運不公的抱怨,沒有罹患癌症的哀嘆,反而從傷痛中傳達出點點滴滴的有趣和美好,令人捧腹的同時又眼含熱淚。


癌症在吳思面前似乎失去了可怖的面目,反而成了一個可以被調侃的小丑。


不僅如此,在整個生病治療期間,即便再痛苦難受,吳思都會用自己最喜歡的明星圖片做表情包,配上輕鬆調侃的文字,告訴所有家人、老師、同學自己的近況不賴。



有網友問她:會覺得不公平嗎?


她平靜地回答:“有同學正碩士畢業,外人只看見光鮮亮麗,但其實壓力大到爆,他們說都沒地去說,反而生病這種能被同情。沒有人活著是容易的,能被人理解的苦難已經比不被理解的好很多了。
既然命運給了我這樣的安排,那麼我就微笑著去接受。
“謝謝你,吳思,送給我們光明的禮物”


2011年9月,剛剛進入大學的吳思在日記裡寫到:“我第一次踏進中南大學的校門,成為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檢驗系的一名學生。我熱愛醫學,想要把自己的一生用在去除人類的病痛上。


2016年,從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畢業後,吳思就職於廣州一家公司,成為了一名醫務工作者。


然而不到兩年,也就是2018年9月,吳思就被確診患癌。她抱著一顆治病救人的心踏上人生旅途,卻沒想到病魔這麼快就降臨到她自己身上。


被確診患癌後的吳思在日記中寫到:“人生有很多次抽牌的機會,很不幸我抽到了這張爛牌……我決定捐出自己的遺體留作醫學研究,與醫生、醫學家們一起向病魔宣戰。



吳思的姨媽一直把吳思視如己出,她曾問過吳思會不會改變遺體捐獻的心願,吳思堅定地表示,“一定要讓學弟學妹用我的身體研究學習,我的肺肯定不能用了,但願身體的其他部分還沒有被癌細胞吃掉...”


2019年6月29日,已經說不出話來的吳思,以簡訊的方式給媽媽吳菊蓉傳達遺囑,其中第一條就是遺體處理:“遺體僱傭長途殯儀車,送長沙捐贈湘雅醫學院。傷心欲絕的吳媽媽含淚答應了女兒的心願,並在第一時間與湘雅醫學院取得聯絡。


吳思的母親簽署捐獻協議書


事實上,按照捐獻就近原則,她本可以留在家鄉陝西。但最終經過溝通,母校還是派出老師和工作人員驅車趕往漢中將她接回校園。歷經30個小時、往返2100公里,7月6日晚上10點08分,吳思“重回”校園。


與母校闊別兩年,這一次,吳思的身份從學生變成了“大體老師”。



7月9日,吳思的捐獻的眼角膜讓一名10歲女孩和一名17歲男孩重見光明。


其中的10歲女孩曉雨,來自湖南邵陽,曾在幾年前玩耍時因不慎將石灰弄到了眼睛,導致右眼鹼化學性燒傷,需要進行角膜移植才能恢復視力。如今等待了4年的曉雨終於成功進行了移植手術。



另外的17歲男孩,來自湖南湘潭,雙眼患有圓錐角膜的他,如不及時接受角膜移植手術,則會雙眼失明,自去年進行左眼角膜移植手術後,時隔一年,才再次等來了吳思的捐獻。



我們無法決定生命的長度,卻可以拓展生命的深度。


謝謝你,吳思,送給我們光明的禮物。


人生最重要的任務:活下去


吳思的事蹟固然令人感動唏噓,但她日記中的另一個細節卻更值得引起重視。


大學畢業後,吳思進入了一家醫學檢驗公司,有時工作會持續到凌晨,而因為下定了決心要考研的她,就算工作再忙,下班回到家也會看一看書再睡覺,甚至有時候會看到凌晨五六點。


她在日記中寫道:“我性格比較要強,所以給自己很大壓力,經常失眠,加上工作也是三班倒作息不規律,內分泌就一直各種紊亂。”


這讓我想到了此前的復旦女博士于娟。



于娟,出生于山東濟寧,從小聰穎過人,並在高考大省裡輕鬆勝出,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學。本科畢業後,又在三年半內迅速拿下了挪威奧斯陸大學的碩士和復旦大學博士。


 

無論何時,于娟都凜然一副“拼命三娘”的架勢,為了論文或者工作成果,熬夜趕工早已成了家常便飯。用她自己的話說,有時候忙得“幾天幾夜都不合眼” “幾乎沒在凌晨以前睡過覺”。


她計劃兩三年內做到副教授,並積極申請哈佛大學的訪問學者。與此同時,她與丈夫八年婚姻和和睦睦,育有一子,稱得上十分美滿。


而這樣一個天賜的劇本,卻在2009年10月急轉直下。彼時,于娟被診斷出乳腺癌四期骨轉移,連做手術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樣的晴天霹靂,不僅讓于娟感到震驚,也讓她無比困惑:“這麼多年來病歷本上的字加起來不到兩行,怎麼一出狀況就是癌症呢?”


不肯就這樣接受命運的她,開始在部落格中記錄自己的生活,並對自己曾經的生活模式進行反思:


我也曾為了一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生目標的事情拼了命撲上去,不能不說是一個傻子乾的傻事。
得了病我才知道,人應該把快樂建立在可持續的長久人生目標上,而不應該只是去看短暫的名利權情。名利權情,沒有一樣是不辛苦的,卻沒有一樣可以帶去。


曾經追逐的名利都不再重要,如今只剩下一個目標:活下去。

        


2011年春天,于娟迎來了33歲生日,這也是她的最後一個生日。

 

在生命的最後關頭,于娟已經虛弱到只能癱在床上,看著兒子給自己的生日蛋糕插上332三個數字,咿咿呀呀地說:希望媽媽活到332歲。

        

 

天不遂人願。耗盡了生命中最後一絲力氣的于娟,終究還是走了,帶著無盡的遺憾,帶著全家人的不捨與牽掛,溘然長逝。

        

 

疾病面前,人人平等。無論是吳思還是于娟,都是在用生命給我們以警示:不要過度透支自己的身體,不要等到歲月不可逆轉,不再健康時,再追悔莫及。


--------End---------

作者簡介

作者:嚴慌慌。部分內容來源:百度貼吧、吳思日記。

推薦閱讀

二胎五年,我享的福,已抵得上我受的苦

兩個孩子三份工作,我是怎麼實現的?

我的後半生,是本育兒書

傳送【方框內】的關鍵詞,領取相應文章

二胎專題:【養倆寶】【孕二胎】【備二胎】

寶寶養育:【斷奶】【輔食】【哄睡】【兩三歲】

英語早教:【動畫下載】【教程下載】

媽媽雞湯:【幸福祕籍】【倆寶媽的春天】

關注 “二胎媽媽圈”,回覆數字,可閱讀相關內容

101 為什麼要生二胎

117 哪些情況不適合生二胎

116 兩個孩子相差幾歲最合適

120 如果你生了二胎,卻未能兒女雙全

121我二胎備孕生女兒的“成功”經驗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