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企業15種財務造假方法(收藏)

2019-09-07 05:38:55

來源:中國證券業協會《傳導》2018年第49期


保薦制實施以來,中國證監會先後對 10 家涉及財務造假的IPO 企業及其保薦機構出具了行政處罰措施,反映了部分保薦機構存在“重發展、輕質量”、“重規模、輕風險”等突出問題。在 IPO 企業造假手法日趨複雜的背景下,保薦業務風險日益提高,對保薦機構的風險防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本次研究選取了保薦制實施以來中國證監會公告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涉及的 10 家 IPO 企業作為分析物件,結合 COSO 釋出的《Fraudulent Financial Reporting,1998-2007》虛假財務報告中所列的常見財務造假手段,將這 10 家 IPO 企業涉及到的財務造假手法總結為虛增收入、虛增資產、虛減成本、費用和負債、通過關聯方實現自有資金體外迴圈、挪用資產等 5 大型別。敬請閱讀。


IPO企業財務造假手法

(一) 樣本來源、統計結果

本次研究選取了保薦制實施以來(2004 年至今)中國證監會公告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涉及的 10 家 IPO 企業作為分析物件,結合COSO 釋出的《Fraudulent Financial Reporting, 1998-2007》虛假財務報告中所列的常見財務造假手段,將這 10 家企業涉及到的財務造假手法分類統計如表 1 所示。


表1:IPO企業財務造假手法分類


資料來源: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我們將 10 家 IPO 財務造假企業的所屬行業及主營業務、接受處罰的時點進行了分析和梳理,主要情況如表 2 所示。


表2:IPO財務造假企業基本 


(二)主要財務造假手法分析

1.虛增收入

(1)虛構客戶

案例 1:新大地

新大地主要是通過虛構自然人客戶的方式虛增銷售收入,在2009 至 2011 年的前十大客戶名單中,其自然人客戶的單一銷售金額非常高,從數十萬元至 800 萬元不等。其中,2010 年和 2011年,新大地的第一客戶林昭青,三年累計實現的銷售金額高達 1474萬元。在新大地的招股說明書中,林昭青為一家名為“廣東粵青農副產品貿易有限公司”,從事茶粕、茶餅銷售的企業的法人代表,但是通過多方查詢,無法找到此人。


案例 2:天豐節能

2010 年至 2012 年,天豐節能通過虛構客戶和虛構合同的手段虛增銷售收入三年共計 9,256 萬餘元,其中:2010 年虛增11,302,460.63 元,2011 年虛增 36,642,518.14 元,2012 年虛增44,615,618.38 元,分別佔當年賬面銷售收入的 10.22%、17.54%、16.43%。虛構客戶包括安徽長彥水利工程有限公司等 74 家公司客戶,虛增銷售收入 5,823 萬餘元。


(2)虛構合同

案例 1:科大創新

科大創新主要通過所屬的中佳分公司虛構銷售合同、對方單位虛開驗收單據或收貨證明、攤薄產品生產成本的方式虛增銷售收入 933.39 萬元,當年衝回虛做的銷售收入 301.25 萬元,實際虛增銷售收入 632.14 萬元。


案例 2:綠大地

綠大地主要以現有客戶的名義虛構銷售合同。監管機構在監管檢查中發現,一家名為生態技術的公司,在與綠大地銷售合同中使用的公章與其年檢資料中的公章不一致。經過詢問,生態技術公司負責人稱,該公司不認識銷售合同中的綠大地公司代表,也沒有使用過合同中的公章。同樣,綠大地虛構合同中的昆明匯豐花卉園藝有限公司的情況也都是如此。


案例 3:天能科技

應縣道路亮化照明工程專案等三個政府工程分別為天能科技最後一個報告期 2011 年 1-9 月的第一、第四和第五大收入專案,毛利率顯著高於其他專案。當地政府在對上述工程均未履行招投標程式的情況下就與天能科技簽訂合同,這些合同從法律上來講是無效的,且上述工程在尚未完工驗收的情況下,天能科技通過偽造《工程結算書》於 2011 年 9 月末確認了收入。


除偽造《工程結算書》外,天能科技利用董事長秦海濱控制的其他公司的銀行賬戶,以自有資金製造虛假的資金流,偽造銷售回款。天能科技在 2011 年 1-9 月財務報告中,虛增收入85,641,025.64 元,虛增成本 47,489,057.48 元,虛增當期利潤38,151,968.16 元,佔當期利潤總額 53.18%。


案例 4:萬福生科

萬福生科為配合虛構銷售收入,偽造了相關採購和銷售合同,虛構了 300 多個人賬戶作為供應商賬戶。首先通過自有資金匯入事先虛構的 300 多個個人賬戶作為採購款,然後從個人賬戶轉入公司賬戶,形成虛構銷售收入入賬,通過“採購-銷售”的迴圈,無限虛增銷售收入。由於虛增的銷售收入以現金銷售的形式形成,而不是通過虛增應收賬款來虛增銷售收入,使得審計過程難以發現收入虛增問題。


同時,萬福生科還通過私刻客戶假公章、編制虛假銀行單據、假出庫單等方式,使虛增銷售收入看起來合理,並且很難通過書面資料判斷收入的虛實。同時繳納大量稅負,以使虛增的銷售額看上去沒有破綻。


案例 5:天豐節能

2010 年至 2012 年期間,天豐節能通過虛構客戶、虛構合同等手段虛增銷售收入共計 92,560,597.15 元,其中:2010 年虛增11,302,460.63 元,2011 年虛增 36,642,518.14 元,2012 年虛增44,615,618.38 元,分別佔各年賬面銷售收入的 10.22%、17.54%、16.43%。虛構合同具體包括:虛構與廣東恆耀工程有限公司等 14家公司客戶的銷售合同,虛增銷售收入 18,797,508.79 元;虛構與河南匯能建築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等 7 家公司客戶的銷售合同,虛增銷售收入 8,361,386.46 元;虛構與湖北天福建築安裝工程有限公司等 2 家公司客戶的銷售合同,虛增銷售收入 2,327,418.09元;虛構李彥斌等 6 個自然人客戶的銷售合同,虛增銷售收入4,842,082.22 元。


案例 6:海聯訊

2010 年度,海聯訊虛構 4 份合同,虛增營業收入 1,426 萬元,其中包括虛構與當期第五大客戶廣東電網公司簽訂合同 2 份,金額分別為 439 萬元、256 萬元;虛構與中國南方電網超高壓輸電公司簽訂合同 1 份,金額為 356 萬元;虛構與湖南星電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簽訂合同 1 份,金額為 375 萬元。在上述虛構的 4份合同中,有 3 份合同收入確認時間發生在“三年一期”期末的2010 年 9 月 28 日。


2011 年上半年,海聯訊虛構 6 份合同,虛增營業收入 1,335萬元,其中虛構與當期前十大客戶簽訂合同 4 份,即:虛構與當期第二大客戶山西省電力公司簽訂合同 1 份,金額為 288 萬元;虛構與當期第五大客戶廣東電網公司簽訂合同 2 份,金額分別為193 萬元、196 萬元;虛構與當期第六大客戶河南省電力公司簽訂合同 1 份,金額為 265 萬元。在上述虛構的 6 份合同中,有 4 份合同收入確認時間發生在“三年一期”期末的 2011 年 6 月 29 日、30 日。


(3)自我交易

案例:萬福生科

萬福生科的造假模式是用公司的自有資金打到體外迴圈,同時虛構糧食收購和產品銷售業務,虛增銷售收入和利潤。為完成資金體外迴圈,萬福生科借用了一些農戶的身份去開立銀行賬戶,並由萬福生科控制使用,有些個人銀行賬戶甚至連農戶本人都不知道。萬福生科首先將其賬戶資金匯至其控制個人賬戶上去,同時在財務上虛假記錄糧食收購的預付款,並相應的虛假記錄糧食收購的入賬,完成原材料採購的賬務處理。之後再把這些實際控制的個人賬戶的錢,以不同客戶回款的名義分筆轉回到公司的賬戶上,財務上對應地記錄上述個人客戶的銷售回款並衝減之前虛構的應收賬款,利用資金的體外迴圈達到虛增銷售收入的目的。


(4)違規擔保回籠貨款

案例:科大創新

2002 年 10 月,科大創新總裁陸曉明和財務總監張建生將公司 2500 萬元私自存在廣州中信銀行,並將其中的 2000 萬元違規用於對廣東中粵的擔保(違規擔保金額 2000 萬元約佔前一年度年末淨資產的 26%),並把取得的現金作為銷售回款,虛增銷售收入。


(5)虛增合同銷售單價

案例:振隆特產

2012 年至 2014 年,振隆特產以虛增合同銷售單價的方式累計虛增出口銷售收入 8,268.51 萬元。其中,2012 年、2013 年、2014 年分別虛增收入662.04 萬元、1,813.51 萬元、5,792.96 萬元,並相應虛增各年利潤,虛增利潤金額分別佔振隆特產當年賬面利潤總額的 8.61%、20.81%、67.33%。


(6)提前確認收入

案例:登雲股份

登 雲 股 份 美 國 子 公 司 2013 年 半 年 報 提 前 確 認 收 入2,398,637.03 元 , 導 致 登 雲 股 份 合 並 報 表 提 前 確 認 利 潤949,612.22 元。


2.虛增資產

(1)虛增應收賬款、預付賬款

案例 1:萬福生科

萬福生科主要通過虛增在建工程和預付賬款來虛增資產。萬福生科首先從公司賬戶打入個人賬戶款項作為預付工程裝置款,一部分預付工程裝置款用來抵付因虛增收入、由個人賬戶轉入公司的款項,另一部分預付工程裝置款則形成在建工程。


案例 2:振隆特產

振隆特產在虛增收入的同時虛增應收賬款,並通過第三方公司回款或用其他外銷客戶回款進行衝抵的方式調節應收賬款的賬齡以達到少計提壞賬準備的目的。


(2)虛增存貨

案例:振隆特產

振隆特產的存貨南瓜籽、鬆籽仁、開心果出現大額虧空。其中,2012 年虧空存貨數量為 568.57 噸,金額為 1,962.43 萬元;2012、2013 年共虧空存貨數量為 1,897.53 噸,金額為 4,941.66萬元;2012、2013、2014 年共虧空存貨數量為 3,254.13 噸,金額為 7,631.24 萬元。


(3)虛增固定資產、在建工程、無形資產

案例 1:綠大地

2004 年 2 月,綠大地購買馬龍縣舊縣村委會土地 960 畝,金額為 955.20 萬元,經司法鑑定證實,綠大地虛增土地成本 900.20萬元。

2005 年 4 月,綠大地賬面記錄購買馬龍縣馬鳴土地四宗,共計 3500 畝,金額為 3,360.00 萬元。經司法鑑定證實,2005 年至2006 年期間,綠大地僅通過昆明鑫景園藝工程有限公司匯款 170萬元給馬龍縣外資辦作為 3500 畝土地使用權轉讓費及相關賠償費。其中 105 萬元用於支付馬鳴村委員會土地轉讓費,65 萬元用於賠償雲南牧草研究所和馬龍縣農工商貿有限公司在該地塊上的設施補償費。綠大地藉此事項虛增土地成本 3190.00萬元。

除此之外,2007 年 1-3 月,綠大地對馬鳴鄉基地土壤改良价值虛增 2124.00 萬元。2007 年到 2009 年間,綠大地還通過偽造合同和會計資料,虛增馬龍縣月望鄉貓貓洞村 9000 畝荒山土地使用權、月望基地土壤改良及灌溉系統工程、文山州廣南縣 12830畝林業用地土地使用權的資產 2.88 億元。


案例 2:新大地

新大地 2009 年至 2011 年以支付工程款的名義劃款至平遠縣二輕建築公司,由此形成在建工程,並最終計入固定資產項下,但平遠縣二輕建築公司並未為其實施工程建造。由此,新大地 2009年虛增固定資產 227.68 萬元,2010 年虛增固定資產 648.73 萬元,2011 年虛增固定資產 264.5 萬元。


案例 3:萬福生科

萬福生科通過虛增在建工程和預付賬款的方式虛增資產。萬福生科首先將從公司賬戶匯入虛構的個人賬戶款項記錄為預付工程裝置款,一部分預付工程裝置款用來抵付因虛增收入、由個人賬戶轉入公司的款項,另一部分預付工程裝置款則形成在建工程。因在建工程核算的相對自由性,萬福生科對賬面在建工程進行了大量虛構。


案例 4:天豐節能

天豐節能通過虛構固定資產採購和貸款利息支出資本化,2010 年至 2011 年累計虛增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 10,316,140.12元,佔 2011 年末公司資產總額的 3.08%;2010 年至 2012 年共計虛增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 27,923,990.26 元,佔公司 2012 年末資產總額的 5.83%。天豐節能虛構資產的具體手法包括:虛構向臺灣後東機械公司和義大利 OMS 進口裝置採購交易虛增固定資產與在建工程 25,812,879.11 元,其中 2011 年虛增固定資產9,595,120.94 元,2012 年分別虛增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8,738,985.04 元和 7,478,773.13 元;通過國家開發銀行河南省分行貸款利息支出不正當資本化虛增在建工程 2,111,111.15 元,其中 2011 年虛增在建工程 721,019.18 元,2012 年虛增在建工程1,390,091.97 元。


(4)少計提各項減值準備

案例 1:綠大地

綠大地作為以綠色農業為主的高風險行業企業,應當按照《企業會計準則第 1 號-存貨》規定,在每期末終了對苗木等生物資產進行核實,按照可收回金額計提存貨減值準備。而綠大地申報文披露顯示,其未充分計提存貨、無形資產減值準備,從而虛增了公司利潤。


案例 2:振隆特產

2012 年至 2014 年,振隆特產通過未在賬面確認黴變存貨損失的方式,少計提存貨減值準備,最終虛增利潤。


案例 3:欣泰電氣

2011 年 12 月至 2013 年 6 月,欣泰電氣通過外部借款或者偽造銀行單據的方式虛構應收賬款的收回,在年末、半年末等會計期末衝減應收款項(大部分在下一會計期期初衝回),並少計提大量壞賬準備和資產減值損失,從而虛增年度利潤。其中,2013 年少計提壞賬準備 1,240 萬元,2014 年少計提壞賬準備 272 萬元,2014 年少計提壞賬準備 363 萬元。


(5)虛增銀行存款

案例 1:萬福生科

萬福生科通過操縱 200 多個虛構的個人賬戶,用自有資金以現金存、取方式製造進出資金流,假冒糧食收購款和銷售回款,偽造 1300 多張、14 億元銀行回單,虛增了大量銀行存款。


案例 2:天豐節能

天豐節能《招股說明書》存在“母公司資產負債表中 2011 年12 月 31 日貨幣資金餘額為 65,499,487.33 元”的虛假記載,實際貨幣資金餘額應為 35,499,487.33 元。

天豐節能明細賬顯示,其在建設銀行新鄉牧野支行開設的賬戶 2011 年 12 月 31 日的財務賬面餘額為 30,380,019.96 元,建設銀行對賬單顯示,2011 年 12 月 31 日該銀行賬戶餘額為380,019.96 元。為了掩蓋上述差異,天豐節能偽造了建行牧支賬戶 2011 年度銀行對賬單。此外,為了配合前述財務造假行為,天豐節能還偽造了新鄉市區農村信用聯合社賬戶自 2010 年至 2012年的全套對賬單。


案例 3:欣泰電氣

2011 年 12 月至 2013 年 6 月,欣泰電氣通過外部借款、使用自有資金或偽造銀行單據的方式虛構應收賬款的收回,在年末、半年末等會計期末衝減應收款項(大部分在下一會計期期初衝回),虛增了現金流量、銀行存款,並少計提了壞賬準備。截至2013 年 6 月 30 日,虛減應收賬款 15,840 萬元,虛減其他應收款5,324 萬元,虛增貨幣資金 21,232 萬元,虛增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淨額 8,638 萬元。


3.虛減成本、費用和負債

(1)少計、少結轉成本

案例 1:新大地

根據新大地招股說明書中顯示,生產有機肥料耗費的茶粕的最低標準為 45%,然而,在其有機肥成本計算表中,茶粕佔生產成本的比例僅為 2.53%。經過資料推算,其有機肥成本耗用嚴重不足,具有虛減成本、虛增收入的嫌疑。此外,根據新大地公司的招股說明書,其精煉茶油 2011 年的銷售單價為 52,684 元/噸,按照 36.19%的毛利率計算,營業成本為 33,618 元/噸,包含了三大部分:直接材料、直接人工和製造費用,大幅低於贛州市林業科學研究所經濟林研究室研究計算壓榨茶油的直接材料的單價35,721 元/噸。


案例 2:振隆特產

2012 年至 2014 年,振隆特產分別通過調節出成率、調低原材料採購單價方式少結轉銷售成本。


案例 3:登雲股份

2015 年 4 月 16 日,登雲股份第一季度虧損超過 1,000 萬元。登雲股份將銷售商品的單位成本手工調減了一定的百分比,經調整,主營業務成本減少4,212,385.54 元,並使第一季度財務報告由虧轉盈。


(2)前移或後推成本費用期間

案例 1:新大地

2008 年,新大地與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簽訂《業務約定書》,約定分期支付中介服務費用,新大地將已支付的 20 萬元中介服務費用記錄為預付賬款,少計 2009 年管理費用 20 萬元,多計預付賬款 20 萬元。


案例 2:海聯訊

海聯訊通過獎金推遲計入成本費用的方式虛增利潤。通常情況下,獎金正常應年末計提,次年實際發放時才確認成本費用,而海聯訊未按照權責發生制原則對年終獎金進行計提,調整 2011年跨期確認的年終獎金,少計應付職工薪酬 488.72 萬元。


(3)虛減費用

案例 1:科大創新

2001 年度和 2002 年度通過賬外報銷費用等方式,分別虛減管理費用 190 萬元和 480 萬元,並通過向控股股東科大實業借款、擔保收益和質押貸款等方式取得的賬外資金處理其公司總部、中佳分公司、科聚分公司、輻化分公司、天安分公司的管理費用190.05 萬元,股票發行費用 5.06 萬元。


案例 2:天豐節能

天豐節能通過貸款利息支出(國家開發銀行河南省分行)不正當資本化的方式,虛減 2011 年財務費用 721,019.18 元,2012年財務費用 1,390,091.97元。


案例 3:登雲股份

2010 年至 2013 年 6 月登雲股份有部分銷售費用未入賬,包括:2012 年有 5 萬元深圳市虎翼投資諮詢有限公司的諮詢服務費未入賬;2013 年有 5 萬元上海國馨會務服務有限公司的會務費未入賬;2011 年至 2013 年 6 月,登雲股份涉及一汽解放汽車有限公司無錫柴油機廠等 12 家客戶的三包索賠費未入賬,總金額9,713,764.84 元。

2013 年登雲股份存在部分三包索賠費不入賬、票據貼現費用不 入 賬 等 情 形 , 其 中 三 包 索 賠 費 未 計 入 當 年 銷 售 費 用5,020,406.98 元,貼現票據產生的利息未計提費用 2,929,311.2元。

2014 年登雲股份存在部分三包索賠費不入賬、票據貼現費用不 入 賬 等 情 形 , 其 中 三 包 索 賠 費 未 計 入 當 年 銷 售 費 用3,451,964.74 元,貼現票據產生的利息未計提費用 652,500 元。


4.通過關聯方實現自有資金體外迴圈

案例 1:新大地

新大地以成功上市後的證券溢價、資產增值為由,聯合關聯方企業,利用私下股權轉讓所得、銀行借款、政府補貼資金虛構原材料採購或在建工程,將自有資金轉出,再通過虛增收入、虛構交易等手段使資金迴流,達到虛增收入的目的。


案例 2:綠大地

綠大地共計註冊過 35 家關聯公司,其中部分關聯公司為綠大地收購的公司,如鑫景園藝等。還有部分是在綠大地公司員工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公司員工的身份證註冊的公司。綠大地通過資金體外迴圈的方式,編造自己所需要的財務資料,以土地款、灌溉系統工程款等各種名義轉出資金,利用控制的關聯公司或員工名義開立的賬戶流轉資金,最終回到綠大地。


案例 3:天能科技

天能科技董事長秦海濱在提交 IPO 申請之前,註冊了多家殼公司,包括太原酷博爾貿易有限公司、山西友為經濟開發有限公司、太原陸宇建築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山西眾晶益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四家公司實際負責人為秦海濱,均無辦公場所和實際經營業務,主要用於偽造銷售回款。例如,在和諧小區專案上,2011年 8 月 17 日,太原陸宇建築安裝工程有限公司轉出 405 萬元至朔州民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2011 年 8 月 19 日,該款項劃轉至天能科技用於偽造銷售回款。2011 年 8 月 22 日,天能科技又將這405 萬元轉回太原陸宇建築安裝工程有限公司。


5.挪用資產

案例 1:科大創新

2003 年 6 月,科大創新投入 3000 萬元(佔 2002 年年末淨資產的 18%),與深圳市德城安投資公司簽訂《資產委託管理合同》,根據安徽省公安廳經濟犯罪偵查隊於 2004 年 3 月 22 日出具的《“12.17”案件涉案資金情況說明》,該項委託理財金已被挪用,涉嫌犯罪人正是科大創新的總裁陸曉明和財務總監張建生。


案例 2:綠大地

2004 年,綠大地與五家供應商進行了數千萬元的採購和支付交易。但在其提供的會計憑證中,通過支票付款的只附有支票存根,無銀行轉賬回單,且其中有一半的支票存根上填寫的收款方與銀行實際資金去向並不一致。2009 年,綠大地與數十家供應商發生過上億元的採購業務,但其中數千萬元資金的去向與支票收款方不一致,一部分資金流向綠大地賬外銀行賬戶。


(三)主要財務造假手法總結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可以發現,為達到上市的最終目的,IPO企業最常採用的財務造假手法為虛增收入,其後依次為虛增資產,虛減成本、費用和負債,通過關聯方實現自有資金體外迴圈,最後是挪用資產。


1.IPO 企業為實現虛增收入的目標,採用最多的方法為虛構銷售合同、工程合同、收貨證明、專案結算書等,涉及到的企業數為 6 家,包括科大創新、綠大地、天能科技、萬福生科、天豐節能、海聯訊;其次,IPO 企業採用虛構客戶的方式虛增收入,涉及到的企業為新大地和天豐節能。除此之外,萬福生科採用了自我交易的方式虛增收入;科大創新通過違規擔保來回籠貨款,虛增銷售收入;振隆特產則採用了虛增合同單價的方式虛增出口銷售收入;登雲股份提前確認了部分收入。


2.IPO 企業為實現虛增資產的目標,採用最多的方法為虛增固定資產、在建工程和無形資產,涉及到的企業數為 4 家,分別為綠大地、新大地、萬福生科和天豐節能。其次,綠大地和振隆特產分別少計提生物資產減值準備和已損壞存貨的跌價準備,欣泰電氣通過操縱應收賬款回款少計提大量壞賬準備。此外,IPO企業虛增應收賬款、預付賬款,涉及到的企業為 2 家,分別為萬福生科和振隆特產。萬福生科、天豐節能和欣泰電氣以偽造銀行對賬單、銀行回單等方式虛增銀行存款,振隆特產則虛增了存貨。


3.IPO 企業為實現虛減成本、費用和負債的目標,採用最多的方法為少計、少結轉成本和虛減費用。其中,少計、少結轉成本涉及企業為 3 家,分別為新大地、振隆特產和登雲股份;虛減費用涉及企業為 3 家,分別為科大創新、天豐節能和登雲股份。此外,新大地和海聯訊通過前移或後移成本費用操縱了不同申報期間財務資訊。

除上述常見造假手法外,新大地、綠大地和天能科技企業均通過關聯方實現自有資金體外迴圈,製造銷售回款假象,最終虛增了資產和收入。科大創新和綠大地則涉及到挪用資產的問題,科大創新挪用委託理財金虛增收入,綠大地將採購資金移作他用。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