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跪在那兒給父親守靈的時候,我媽就過來和我談分錢的事……”

2019-09-06 23:47:20


“我跪在那兒給父親守靈的時候,我媽就過來和我談分錢的事,她直接說我父親的遺產到底怎麼分。25歲的江蘇男子周巨集飛痛苦地低下了頭。


這一幕發生在今年1月18日在江蘇省宿遷市中級法院審理的一起爭奪遺產案件的二審現場,原被告措辭激烈,為百萬元遺產爭奪不休。然而誰能想到,爭執雙方竟然是母子關係,這跌破眼睛的一幕,令人扼腕嘆息。(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01

拋夫棄子16年


1987年底,經媒人介紹,年僅18歲的張玉琴從四川省遠嫁到江蘇省宿遷市,與長自己5歲的宿遷市耿車鎮的青年男子周家福結為夫妻。由於張玉琴未到法定結婚年齡,兩人就沒有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只是請了一些親朋好友一起吃了頓飯,舉行了一簡單的儀式,就算把婚結了。結婚後,周家福夫妻與父親周東明一起住在幾間老屋裡。


結婚時,周家福和張玉琴的感情還是不錯的。周家福雖說文化水平不高,但十分勤快,又肯吃苦,學會了經營,操持一些廢舊塑料生意,加之張玉琴協助打理,生意做得不借,不但購置了麵條機,還買了一輛摩托車,這在當時的農村,是一件讓人十分羨慕的事情。


更讓很多人羨慕的是,3年後的1990年8月,周家福和張玉琴的女兒周婷出生,再4年後的1994年8月,他們的兒子周巨集飛也來到了世上。一女一兒活潑可愛,經濟條件也算富足,全家人的日子過得和和美美,紅紅火火。


增添了兩個人口,張玉琴還要帶孩子,沒有額外的精力幫助打理生意,家裡的費用支出徒增,生意也是每況愈下,經濟壓力越來越大,為了讓妻子和孩子生活過好,周家福硬撐了一段時間後,還是決定把生意停了,遠到外地打工,做大理石加工的工作,苦勞掙錢補貼家用。(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由於常年在外,一年難得回家幾次,夫妻感情慢慢變淡。2000年,周巨集飛6歲,一天凌晨,張玉琴帶著女兒周婷離家出走。得知訊息後,周家福立即從外地趕回家鄉,天天揹著兒子周巨集飛四處打探訊息,還多次趕到四川張玉琴的孃家尋找。經過一年多的苦苦尋找,仍杳無音訊,最終周家福也徹底死心了,決定自己獨自撫養兒子。


“我媽離開家時,把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變賣了,外面欠我家的賬也收回來,全部帶走了,大概有2萬多元。回想起當時的情況,周巨集飛內心感到十分的煎熬。之後,周家的生活一落千丈,周家福帶著兒子周巨集飛和父親周東明,祖孫三人日子過得很艱難。


為了撫養兒子周巨集飛,贍養父親周東明,周家福不能外出打工,只能在當地幹苦力,每天給人打雜工,一個月最多掙500塊錢,經濟上十分的拮据。張玉琴走後,周家福也一直沒有再娶,這一晃就是16年。


02

母子對簿公堂


2016年12月29日,操勞一生的周家福因交通事故,未及和家人吩咐一句,就不幸身亡。在處理交能事故的過程中,因涉及財產繼承問題,親戚通知了周家福的女兒周婷,周婷領著母親張玉琴回到了老家宿遷市。


張玉琴、周婷及周巨集飛共同以周家福近親屬的名義參與交通事故賠償問題的處理。經法院調解,獲賠款共計68.9萬元,張玉琴、周婷、周巨集飛一致認可其中的5萬元為精神損害撫慰金,餘下的63.9萬元為周家福死亡賠償金。


賠償問題得到了妥善處理,周家福的後事也按部就班進行。可是,在葬禮上卻出現了不和諧的聲音。“我跪在那兒給父親守靈的時候,我媽就過來和我談分錢的事,她直接說錢怎麼分,要不要給你姐買套房子?要不要給我點錢?周巨集飛事後回憶稱,他當時沒有拒絕。


巧的是,在周家福的後事辦完後不久,幾間老屋就被拆遷,獲得了拆遷款及搬遷獎勵合計近37萬元,後來母親張玉琴又找他談過一次,要求將拆遷款拿出來,連同賠償款一起參與分配,自己這邊要分得七八十萬元的樣子。(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由於張玉琴的開價太高,周巨集飛根本無法接受,就一口回絕了母親張玉琴的要求。可是,讓周巨集飛萬萬沒有想到的是,2017年5月,他卻突然接到了江蘇省宿遷市宿城區法院送達的民事訴訟狀及傳票,而將他告上法庭的,不是別人,而是他的母親張玉琴和姐姐周婷。


張玉琴和周婷起訴周巨集飛,要求分割周家福的遺產,房屋拆遷款及搬遷獎勵、周家福死亡賠償金及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要分77.5萬元。


一家人鬧到法庭上,便恩斷義絕。雙方圍繞張玉琴與周家福是否存在事實婚姻關係及張玉琴、周婷、周巨集飛就周家福遺產、交通事故死亡賠償金及精神損害撫慰金應如何進行分配等焦點,展開了激烈的交鋒。


為了支援自己的訴求,周巨集飛委託律師,就母親張玉琴這16年的失蹤之迷進行調查,終於還原了張玉琴拋夫棄子的真相:張玉琴離家出走後,帶著女兒周婷輾轉來到安徽省渦陽縣,與當地一名男子共同生活,又共同生育三個子女,男子與周婷以父女相稱。


03

狠心代價有幾何


宿城區法院經審理後認為,本案中,因周家福生前未留有遺囑,其遺產應由其繼承人繼承。張玉琴、周婷、周巨集飛雖然均為第一順序繼承人,但張玉琴、周婷自2000年離開宿遷至今,已經與周家福分開生活長達16年之久,張玉琴作為周家福的妻子亦未能盡到夫妻之間的扶助義務。


而周巨集飛自小與周家福共同生活,其生活緊密程度遠遠高於張玉琴、周婷,周家福的意外死亡對周巨集飛的打擊理應更大,故在分配遺產、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時,周巨集飛可以多分。綜上因素考慮,酌定張玉琴分得20%,周婷分得30%,周巨集飛分得50%。(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據此,宿城區法院依據法律的有關規定,作出一審判決,判決周巨集飛給付張玉琴拆遷款8萬元、給付周婷拆遷款10萬元;就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張玉琴應分得13萬餘元,周婷應分得20萬餘元,周巨集飛應分得34萬餘元。


一審判決後,周巨集飛不服,向江蘇省宿遷市中級法院提出了上訴。


宿遷市中級法院經審理後認為:張玉琴在與周家福共同生活13年之後,就帶著周婷離家出走16年之久,直至周家福去世才回來,周家福則獨自撫養周巨集飛直至其成年。張玉琴作為周家福的妻子,周巨集飛的母親,對周家福未有盡到任何夫妻之間的扶助義務,對周巨集飛也未盡任何撫養照顧義務,對家庭更無任何貢獻


而且,張玉琴在離家期間還與他人長期同居生活並生育子女,該行為給其家庭、給周家福和周巨集飛精神上造成嚴重的傷害。同時,在張玉琴回來後不久,即因財產分割問題與周巨集飛產生糾紛,由此可見,張玉琴回來的目的並非為了與其他家庭成員團聚和履行家庭義務。因此,張玉琴上述行為具有遺棄被繼承人及家庭的情形,且時間長達16年之久,故綜合考慮以上相關情節,張玉琴無權繼承周家福的遺產。


關於死亡賠償金,其實質是對受害人收入損失的賠償,所以對周家福的交通事故死亡賠償金應當參照遺產繼承進行分配。


關於精神損害撫慰金,系對死者近親屬遭受精神上痛苦的補償。張玉琴與周家福因事實婚姻組成的家庭因其離家出走而導致夫妻關係已名存實亡,因此,周家福的死亡並不會給張玉琴精神上造成痛苦,所以張玉琴不應分得該筆款項。(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對於周婷,其作為周家福與張玉琴之女,是周家福的法定繼承人,其在年幼時被其母親張玉琴帶離家庭,未能與周家福共同生活,主觀上並無過錯。但是,鑑於周婷在其成年後與其家庭仍有聯絡情況下也未能對其家庭、對其父親和弟弟盡到陪伴照顧義務,應當適當降低其遺產繼承比例。


本院酌定其與周巨集飛按照2:8的比例分割周家福的遺產。但是對精神損害撫慰金,因周婷長期未與周家福共同生活,其與周家福在感情上已經疏遠,生活上更無任何依賴,周家福的死亡不會給周婷精神上造成太大的痛苦,而周巨集飛則一直與周家福相依為命,周家福因交通事故意外死亡,對周巨集飛精神上的打擊程度可想而知,故本院認定該筆款項歸周巨集飛個人所有。


一審判決對張玉琴、周婷、周巨集飛的遺產分割比例酌定為2:3:5不當,應當予以糾正,但周巨集飛主張周婷僅應按照10%的比例分割遺產,無事實及法律依據,不應得到支援。


綜上所述,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有誤,適用法律不當,導致一審判決實體處理有誤,應予改判。(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


2019年1月18日,宿遷市中級法院依據法律的有關規定,作出終審判決,判決撤銷一審法院的判決,並判決周巨集飛給付周婷拆遷補償款3萬元;就死亡賠償金,周巨集飛應分得51萬元,周婷應分得12萬餘元精神損害撫慰金5萬元,歸周巨集飛所有。張玉琴請求參與遺產分配的訴訟請求則全部被駁回。(文中涉案人物均為化名)


編輯丨陳錄寧 肖玲燕  設計丨劉巖

文|江中帆 李二朋


本文有刪減,更多內容請關注

《方圓》8月上期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