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行業的遠慮和近憂,噹噹圖書業務的新佈局

2019-09-06 11:22:35

本文約1700字,預計3分鐘閱讀完畢


商務君按:昨天,2019年噹噹出版研討會在京召開。會上,噹噹董事長俞渝在開場詞中,介紹了當當的最新組織架構調整情況和下半年的重點佈局。



“《人民日》對香港時局的報道採取抖音的方式,說明世道變了。圖書行業不自我更新、變化,時代把你拋棄的時候,連聲‘再見’都不會說”。這是8月22日,噹噹董事長俞渝在2019年噹噹出版研討會上的開場詞。



圖書行業的近慮和遠憂


世道變化迅速,微信活躍度下降,頭號“公敵”抖音、快手讓人群和時間更加碎片化。面對當天到現場的圖書供應商,俞渝發表了《圖書行業的近慮和遠憂》主題演講。噹噹19年前創業,在新華書店的年代,噹噹是先進生產力,做全品種、貨到付款、引領了電商。斗轉星移快20年,我們經歷了PC、手機、門戶、微博,到現在的微信、頭條、抖音,我們還在見人,談品、談價、談返點。噹噹要改變與出版社做事的方式。


圖書行業的痛點是什麼?俞渝繼續說到:大千世界很精彩,老百姓想不起來看書;想起來了,不知道讀什麼書。這幾年出版業的供應商和噹噹互相成就彼此,帶來雙方的增長,噹噹的稅前淨利潤,從一億增長到2.7億,3.5億,2018年是5.4億,2019年預計7億。”但是要成為先進的生產力,噹噹必須變革。


2018年6月,俞渝在噹噹內部提出,噹噹所有的行為,聚焦3件事情:觸達顧客、告知顧客、服務顧客。研討會現場,俞渝表示:“觸達:讓顧客看到書;告知:讀什麼樣的書好;服務:價格力全網最低,服務最優。



直戳行業兩大痛點:平臺化


面對圖書行業的兩大痛點,俞渝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調整組織架構。拆散之前的出版物事業部,把供應鏈放到物流,把合同放到財務;出版物事業部集體轉身,每人去尋找場景、每人去經營人群。“噹噹需要把消耗在供應商身上的時間,用在吸引顧客、引發購買上。


除了架構的改變,噹噹下半年開放共贏,加大“平臺化”。對供應商資源的分配和賦能提供具體的“方法論”。在站內資源的分配上按人群設計促銷活動,實現線上場景化;站外資源的配置,最大化將微信公號、天貓、抖音等渠道用一鍵分享工具對接,帶著圖書和促銷活動找讀者。放權供應商,打造面向供應商的補貨、運營、促銷、資料查詢等多元化和自助式運營工具;大資料驅動智慧物聯。


“五要,三不要”:全面毛保先行


以顧客為核心,噹噹與供應商共同開拓流量,用場景跟讀者互動,與出版社一起琢磨人群和新玩法,讓閱讀變成好玩兒、有趣的事,重新描述我們的“書”。


為此,噹噹提出更加具體的“五要,三不要”。


“五要”指的是:全面毛保;定價權交給出版社,噹噹只負責比價,價格全網最低;降低售斷率和加快週轉;新書優先上架,給噹噹獨家;引流到噹噹,費用噹噹出。


“三不要”即為:不要採購談判;不要跟其他渠道獨家;不要賠錢的銷售規模。這種打破原有的採購銷的營銷方式,對行業上下游影響巨大,“噹噹可以犧牲短期利潤,但必須完成轉型”。


跳出“價格戰”漩渦

打擊盜版共建信任基石


除了“五要,三不要”,噹噹還可以與出版社一起做什麼?


“價格戰”讓業內談之色變。噹噹副總裁陳立均在研討會上表示:噹噹一直堅定地反對價格戰,但整個行業真正面對的並不是價格戰,關鍵是“內容”“我們常說‘內容為王’,許多品類圖書的特性不同,有的書需要作為引流品吸引顧客購買,例如青春文學。而肆意拼湊內容的“心靈雞湯”,提供給讀者的只能是一萬個人的片段。”


圖書行業劣幣驅逐良幣現象凸出,然而許多讀者卻並不領情。年輕人傾向於微消費,這種注重消費瞬時體驗感的行為,不同於文化消費。而很多書需要被深度閱讀,更有許多讀者認為免費閱讀理所當然。


“信任”是噹噹與供應商合作的基石。噹噹願意承擔更多責任,提供資金設立打擊盜版基金,與出版社捆綁,最大誠意擁抱供應商。作為渠道方,在網路環境惡劣的當下,削尖腦袋伸向顧客,完成場景化變革,齊心協力讓上下游互惠互利。


觸達、告知、服務顧客得到與會供應商的一致認可。場景無處不在,但想要戳中顧客痛點,讓想不起讀書的人願意讀書,讓願意讀書的人讀好書,出版行業必須擰成一股繩,在這股力量的推動下,整個行業才能有更大的前景。也正因此,噹噹轉身勢在必行。



喜歡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打賞商務君喲!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