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人為了追星,工作起來有多野?

2019-09-06 10:44:33




本文來源於微信公眾號:LinkedIn

微信ID:LinkedIn-China

LinkedIn領英是全球知名的職業社交網站,每個《財富》500強公司均有高管加入。


我老闆這幾天特別反常:


平時團建都不苟言笑的人,這幾天卻常常被我聽到在工位偷笑。


假期基本在朋友圈消失的她,最近一閒下來就捧著手機刷刷刷。


今天中午,她又突然搬了一箱果汁送給我們,看到瓶子上的代言人,我終於懂了—— 



原來老大:追!星!了!


前一秒還是雷厲風行強勢果斷的職場女強人,下一秒就捧著手機上的李現老公坐在工位上開心得嚶嚶嚶。


聽起來“人格分裂”,卻真真切切是眾多職場追星族的日常。


上個月周杰倫三天之內登頂微博超話榜首,讓全世界看到了“中老年追星族”的力量。


追星早已不是年輕人的特權,而成了更多80後、90後職場人的伊甸園:眾生皆苦,只有偶像是甜的。



而職場人追星更有一條金科玉律:工作太耽誤我追星了,所以為了追星我只能努力工作。


——這屆職場人為了追星,工作起來狠到你想不到。


1

追星之後

我的KPI有救了



我上初中時,某偶像組合風靡全國。


那時候我每天晚上早早上床假裝睡覺,實際上是縮在被窩裡打著手電筒看雜誌。


一個月下來,成績一點沒升上去,倒是近視漲了好幾百度。


沒想到十多年後到了職場,偶像卻成了KPI的救星:


活不幹完沒法追偶像的劇?——工作效率蹭蹭往上漲,多年的拖延症,一朝追星治癒。


沒時間看演唱會?——申請調休都是常規操作,為了騰出時間追星,連加班都有了動力!



甚至變成腳不沾地的“空中飛人”也在所不惜:


@Tia



週五下班飛札幌,週六看演唱會,週日飛回北京。 


@Mr. Salt



我為了all了五大dome,整整兩個月利用週末去了5次日本,看了18場演唱會中的10場。

兩個月八個週末飛了五個,另外一個週末出差,只在家歇了兩個週末。

經常週五上午上班,下午飛日本,週一上午回來,下午繼續上班,整整兩個月下來也是很刺激了。


所以說,時間這海綿裡的水,擠得最用力的就數職場追星族了。


“追星耽誤工作”絕對是個誤解。


在追星的路上,職場人個個都是最拼的。因為不拼命工作,哪來的時間和財力給歐巴打call?!


知乎使用者@Myeonnie分享:


今年目前只追過一次韓國演唱會,工作其實挺忙,請假也有波折,好不容易請下來的假而且還主動提出帶電腦晚上加班。


於是就有了在機場加班在賓館加班在民宿加班的苦逼生活。



不僅本職工作不耽誤,追星還成了眾多職場人突破自我的動力。


比如,“我這輩子學習積極性最高的不是高考前,而是我的偶像被人罵了,我卻不會幫他刷資料時。”


還有為了合格追星,自學攝影、PS、剪視訊甚至各國外語(主要取決於你粉的是哪國的小哥哥/小姐姐)……


曾有人調侃,每一個追星男孩/女孩都是一支高水平的公關隊伍,沒有他們學不會的。


憑藉追星練就的“十八般武藝”,知乎甚至有網友成功轉行的案例:


為了做好看的bbs團a簽名自學了ps,為了剪感人的視訊自學了pr,為了能畫出好看的他們自學了手繪。


結果現在憑著這些技能,做了一名公關狗。


(圖源韓劇《復仇筆記》)


有人為了更靠近自己的偶像,語言天賦“井噴式爆發”:


英語專八高分通過,考過日語學士學位,甚至一年半就拿下了韓語證書。


職場人為了追星工作、學習有多狠,你真的想不到。


2

學生黨才談喜歡

職場人都直接打錢



在追星這場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為愛發電”裡,職場人其實比更低齡的粉絲更有優勢,完全是一副霸道總裁的架勢:


話不多說,我,打錢!


其實仔細想想,工作黨比學生黨追星方便多了,正常工作的休假制度和經濟來源都是強有力的“後盾”。


學生黨追星才麻煩:請假,資金都是老大難。職場人就so easy!


而這僅僅是基礎玩家——段位高的職場追星族厲害到什麼程度,你根本想不到:


  • 等我做到總裁,第一件事就是僱助理幫我追星


幾個月前微博網友分享,自己的領導僱了一個助理幫自己追星。


這個“追星助理”說自己日常的工作就是給總裁的偶像投票、打榜,每天有什麼進展還要定時彙報。


不好意思,追星人民幣玩家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的。



網友們感嘆,一時不知該羨慕追星也能養活自己的小助理,還是該羨慕這個職場追星“王者”總裁。


  • 追星的最高境界:讓偶像成為我的員工


自己喜歡的歌手人氣下降,遭人嫌棄怎麼辦?


幫他們投票打榜?在網上鼓勵他們?


上海星團音樂廠牌主理人王凱旋決定,直接簽下他們,自己做老闆帶他們出專輯。



他簽下的樂隊,是自己十年前崇拜的“forget and forgive”。


十年後,他公司的名字和樂隊寫在了一起,將搖滾熱血傳遞給更多的人。


王凱旋說:


十年前我在臺下看你們,十年後我們並肩作戰。


做公司商業必不可缺,可我永遠也不會把情懷放下。


成年人的熱愛很實際,職場人的追星也可以更深情。


一位深圳規劃院的高階工程師是李宇春十五年的粉絲。


她“最瘋狂”的追星事蹟不是熬夜打榜,也不是翹班看演唱會,而是連續十五年響應偶像號召,給紅十字基金捐款。


用一句很俗的話來說:追星使他們成為更好的人。


3

30歲時追星

讓我重返18歲



不同於把喜歡放在嘴邊的追星學生黨,職場人的追星往往是自己的小祕密。


發狠工作,從愛豆身上得到力量的職場人們,更加擁有追星的權利。


追星不僅是職場人工作生活之餘的“避難所”,更是成年人內心那些無可寄託的夢想的延伸。


暨南大學副教授、社會學博士張蕾曾指出:


從社會學和心理學的角度來說,追星這種行為更多是滿足粉絲追求完美的心態,他們會把偶像視為自己人生目標的縮影。 



就像主持人撒貝南在節目中談到的,“追星追的是自己的影子”。


成年人的世界很殘酷,但再殘酷的世界裡夢想還是會發芽。


對於一些職場人來說,追星,就是那個夢想的伊甸園。


紀錄片《三日為期—偶像與粉絲共棲的劇場》中,在一場偶像團體公演現場,幾個白領在臺下用力地揮舞熒光棒,為偶像“打 call”。



散場後坐在路邊,剛剛還在歡呼的男生小聲地說:“可能有一部分自己的夢想希望在偶像身上實現。”

一位37歲的職場追星族也說:


“從偶像身上彷彿能照見自己的影子,以及自己想成卻成不了的樣子。”

寫在最後


幾年前,我媽臨時起意休了年假,跑去香港看劉德華的演唱會。


我當時笑話了她好久,現在想想卻無比羨慕她的勇氣。


哪怕是工作多年的資深職場人,也可以在追星中找到年輕時的熱血和情懷。


日本偶像團體嵐發表了2020年終止團體活動的訊息後,推主@tantakatatara在網上分享:


部門裡的女性同事們開始使勁兒請年假,別家愛豆的熱血粉就特別義氣地站出來說:


去吧!這裡交給我了!現在慢慢休息!等到我的牆頭出現危機時,你可也得幫幫我啊!


一群三十好幾的職場白領,上演了一出互相幫助的少年熱血劇。


追星究竟意味著什麼?我特別喜歡這個答案:


“這些經歷每時每刻都在督促我,不變成蒼白無聊的大人。”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