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小歡喜》才知道,中年人可比我們難多了

2019-09-06 04:11:30



這屆年輕人,三句話不離“我太難了”。

還在上學的朋友,承擔著學業壓力的同時,經濟在短時間內還沒辦法獨立。因為尚未踏入社會,家長也是對自己的學習生活邊操心邊參與。


總得來說就要自由沒自由,要錢也沒錢。

 

開始工作的年輕人,靈魂還停留在校園的籃球場,身體就被迫奔赴命運的角鬥場。時而佛系時而焦慮,個個跟想開了似的口口聲聲說“不想戀愛,只想搞錢”。


但基本情況是,大多數人錢沒搞到,愛情也麼得。


最近看《小歡喜》才知道,其實中年人的生活可比我們要難多了。



剛開始還以為《小歡喜》是中國版《天空之城》,看了頭幾集可比《天空之城》的代入感強多了,幾個小片段就能勾起關於我的高三回憶。

 

越往後看才越發現,在《小歡喜》裡不光能找到自己高三的酸甜苦辣,更讓我看到了家長們當年兼顧事業與家庭的不易,以及獨屬於中年人的那份艱辛。


開啟彈幕,也看到很多跟我一樣“忽然覺得爸媽好不容易”的那種心情。


年輕人都在說自己上輩子可能是道數學題,生活多麼多麼難,可大家好像忽略了,中年人的生活才更加不容易。就拿這部劇來講,哪家沒有一攤子糟心事兒呢。




青春期的孩子敏感又叛逆,想到我上高中那會兒,在身邊同學的眼裡家長都是強硬又不講理的大人,沒幾個孩子和父母能夠掏心窩子的交流。

都說“一人備考,全家作戰”,其實高三不光孩子壓力大,家長更是在高考這個節骨眼上如何與孩子相處,成了父母的首要難題。


季勝利和劉靜常年跟兒子季楊楊分居兩地,因為成長時期陪伴的缺失,給楊楊帶來了不可彌補的傷害。

高三這一年,他們空降到楊楊的身邊,試圖陪伴他走過這最最重要的一年。可因為多年沒有相處,明明是與自己血肉相連的孩子,季勝利卻不知道怎麼開口表達歉意和關愛。

一家人共處一室的時候,怎麼看著怎麼彆扭,甚至季勝利剛開始跟楊楊說話必定吵架。他一心撲在事業上,卻忽略了家庭,和孩子有了距離。


宋倩和喬英子這條線是我看得最壓抑、最想快進的部分,幾乎每天都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打卡#英子今天跳海了嗎# 。


婚姻的失敗使宋倩變成了焦慮的母親,她傾盡全力地去愛護英子,英子深知母親的不容易,對媽媽不停地忍讓,就算有幾次小爭吵,也是很快相互道歉和討好。



但這都是隻是表面的和平,這幾集宋倩和英子的衝突終於爆發了。其實一直以來,宋倩對英子近乎嚴苛的要求和強烈的控制慾讓英子壓力很大。


直到宋倩全不顧女兒的愛好,以高考前途為唯一目的來扼殺孩子的夢想,英子再也承受不住了。


宋倩作為親關係掌握話語權的一方,一直都是以個人意願決定孩子的一切,所謂的溝通也是在不斷說服,而不是真的理解和傾聽。



父母和兒女是平等的,兒女是獨立的個體,而不是父母的附屬品。父母和兒女之間存在代溝是必然的,但沒法真正的尊重和換位思考,也就無法跟孩子建立聯結。

 
以前媽媽就跟我說過,自從有了家庭和孩子之後,圈子越來越窄了。

中年人尤其是女人,生活重心基本都放在工作和孩子身上了。中年人的生活基本上就是兩點一線,社交圈逐漸縮小,身邊的好朋友都漸行漸遠,可能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但其實他們也有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有壓力大的時刻,也需要情緒出口。

說到宋倩和英子這對戀人式母女,就是不健康的身份錯位



離了婚的宋倩把本應該給丈夫和孩子的愛一股腦全給了英子,英子就是她的一切。


她會認為小夢是來跟她搶英子的,看到英子跟劉靜在一起也會吃醋,屢次說英子“背叛”自己,就算為英子跟十幾年的好友鬧掰了也沒關係。


很多這個年紀的人,會把孩子當成自己的精神支柱,卻忽略了自己,而太過窒息的愛可能會起到反作用。




忘了在哪看過一句話,一個業務能力不強的中年人找工作,比一個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末流本科畢業生還要難。


已經過了黃金求職年紀,即使工作經驗再豐富、履歷再精彩,學習和適應能力也不及年輕人,還要被用人單位懷疑,重新找工作是否因為能力不夠才被上家辭退。


劇中方圓原本以為自己快要升法務總監了,然而公司併購後等來的卻是被辭退的訊息。



因為年紀大找工作屢屢受挫,去學弟的律師事務所想重新開始還被嫌棄“年紀大”。為了不讓孩子擔心,每天按時按點兒躲進商場假裝上班。

中年最大的殘酷便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妻子童文潔因為家裡的原因頻繁請假,結果被助理趁虛而入,兩人職位互換。本以為通過自己的業務能力能逆勢的時候,卻被垃圾上司性騷擾,不得不辭掉工作。



生活毫不留情的用最短的時間裡,淘汰了努力了二十年的中年人。


可事實擺在眼前,中年人職場競爭力弱,男人沒有強硬的一技之長,在職場“價效比”低。而女人又要兼顧家庭和事業,更是難上加難。



中年人不敢輕易崩潰,上有老下有小的境況讓他們不敢說放棄。健康的親子關係,處處用錢的經濟危機,癌症化療的病痛折磨,都是他們說不出口的難處。

 

小時候總是以為大人是無堅不摧的,是不能有軟弱時刻的。


其實他們把負面的情緒全都自己消化,把生活的難題自己解決和承擔,只是為了讓我們無憂無慮地學習和生活。
 
中年人不如意十有八九,面對困境,每對父母為了家庭和孩子都會選擇勇敢地砥礪前行,用劇中磊兒的話來講“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坎”。


中年危機該來就這麼來了,但只要努力,就還有十分之一二的“小歡喜”可以收穫。




童文潔和方圓討論方一凡到底該不該去參加藝考時,說過這樣一句話:“我們都是第一次做父母,我們一定是要給他最保險的一條路。

小時候我也聽過爸媽講過“父母都是過來人,聽話能少走彎路”,當時會叛逆地想“你怎麼就能確定另一條路不是捷徑,而是彎路呢?”,現在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想,又十分能理解。



第一次為人父母,家長一定都在用自己覺得好的方式對待孩子。

季楊楊與季勝利吵架時總說父親在家裡還打著官腔,對他來講,仕途是比自己更重要的事情。

季勝利也反思了自己,試著主動了解兒子的世界。


嘗試去了解楊楊的喜好,去電玩城打電動、到車場開車只為了有更多話題可以跟兒子聊。怕兒子不願與自己坦露心事,假裝成懂賽車的網友跟楊楊網聊,也會站在楊楊的立場上安慰他、鼓勵他。


最後楊楊得知真相,父子二人關係也緩和了。



與兒女的相處雖然會磕磕碰碰,但只要積極地解決問題,平和有效地溝通,每一次矛盾之後的和解,只會讓彼此心的距離更近。


換位思考永遠比“為你好”更有效。



人到中年不能說活得十分透徹,也該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了。中年人早就摒棄無用社交,圈子不求廣,但品質卻更高。

父母不只有油鹽醬醋和孩子,也該有自己舒適的小圈子。



方圓與喬衛東哥倆有固定的每週一歌時間,約在一起吃吃飯,聊聊生活中的煩心事兒。雖然跟朋友講出來不一定會有什麼實際性的幫助,但至少心裡會舒坦很多。

童文潔和宋倩這對金剛姐妹花也讓我羨慕不已。

四十多歲的她們也會為友情破裂而流淚,看到她們鬧別又扭和好,為她們人到中年還能擁有這樣的好朋友而開心。


一個人的養分和歸屬不光來自於親情,還有友情啊。




中年人面臨選擇的時候,肩負著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重任。他們知道條條大路通羅馬,更容易開啟思維去解決問題,在不斷解決一個個“意料之外”,又迎來一次次歡喜。


方圓失業後面試屢屢碰壁,在機緣巧合之下感覺做滴滴網約車司機,好像還挺適合自己的。


從“法務”化身“司機”不是身份降級,反而是成年人開啟思維,解決困境能力的提升。


以前總覺得開車是服務別人,其實做網約車司機更是對家庭有幫助,說不定還能找到更多的工作機會,也對自己更有益處。

方圓就在接單的過程中,意外拉到了一位配音導演,接了配音的活兒,也有了新的工作機會,將自己活成了“斜槓中年”。


方圓太可愛了,身邊的人都說他是自己的“理想型老公”。


他專情又幽默,是國家一級順毛選手,在孩子的教育上有想法,重要的是他不光只會耍嘴皮子。他心態賊穩,懂得變通,遇到困難也能樂觀積極地應對,會用實際行動肩負家庭的責任。


當童文潔抱著方圓哭說不想他那麼辛苦,方圓輕鬆地哄著童文潔說要一起分擔,拿出配音賺來的一千塊錢逗她開心的時候,我真實地為這對洞庭湖上的麻雀落淚了。


我就知道,只要肯為此努力,再難再苦他們也一定會一起挺過來的。


人到中年,稍微一不留神,機會就從眼前溜走了。稍微一不努力,就被這個世界拋棄了。


雖然離中年還有段距離,我有時也會想,如果栽跟頭的是我,是不是也有勇氣嘗試和改變呢。


生活就是一道接一道的坎兒,可能還沒邁過這個,就又遇到了下一個。


人生就是一個無限試錯的過程,別把困境想成是至暗時刻,這只是訓練你解決更艱難困境的能力。


懂得認清局勢,開啟思路的時候,其實就已經贏了一半兒。這條路不行,換一條試試,萬一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呢。

插圖 / 《小歡喜》

頭圖 / 阿仁


「今晚22:22的報時員」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