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鐳射筆“追星”的人不配當粉絲

2019-09-06 04:11:27



王一博最近很忙,繼被爆手機號私生粉奪命連環call後,昨兒一早又在機場被“粉絲”用鐳射筆一頓掃射。

 


本來憑藉《陳情令》大火成為夏日限定愛豆,挺大的喜事。現在卻受到“私生飯”和“鐳射飯”的雙重攻擊,真的挺讓人生氣的。


可最無奈的是,對於私生飯的追車跟蹤好歹能甩掉、電話簡訊轟炸好歹能換號,可是對於這種沒事兒閒的瞎晃明星的行為,不論是藝人或者工作室都很難抓到現行。



說實在的,如果不是因為#王一博被鐳射筆照射#這條微博熱搜,我還真的不知道小小的鐳射筆有這麼大的殺傷力。

 

很多人都在使用鐳射筆,甚至還有小孩兒拿它當玩具玩,但根本不明白它的真實傷害。

 


鐳射筆又稱為鐳射指示器,被製造出來的初衷本是在導遊、教學、天文觀測中,常常用它來投射光點,指向物體。

由於它的光線主要以平行光為主,因此在單位面積內若持續性投射,會引起較高能量值,引起區域性燒灼。



湖南衛視的《新聞大求真》裡就做過一期「鐳射筆是否會傷眼」的實驗。


實驗員模擬了舞臺距離,將鐳射筆和魚之間設定成相隔30米的距離,直照魚眼,不到十幾秒的時間魚眼的尾部被燒出了窟窿。


哪怕是間隔100米的距離,魚眼睛依舊會被燒焦。



鐳射筆的能量非常大,如果長時間照射眼睛,對視網膜、黃斑會造成損害,嚴重則致失明,而且這種傷害是不可逆的。


可即便如此,它在市面上還是很容易買到,上淘寶隨便搜就能有一堆,普遍批發市場也有,購買便利且沒有使用限制,大家也很容易忽視其不當使用造成的後果。



稍微關注點兒娛樂圈的人都不難發現,很多藝人都被鐳射筆這種惡臭的“追星”利器傷害過。


前幾天吳亦凡在演出時,就被不明人士用鐳射筆照射長達幾十秒,甚至照射到了眼睛。



之前蔡徐坤演出時,黑色的演出服上也有鮮明可見的兩處光斑。



蔡依林在麥田音樂節演唱時,一片鐳射筆掃出來的綠光直接遮住她的半張臉,最後只能閉著眼繼續演唱。



王俊凱、易烊千璽、王源也都難逃鐳射筆的追擊,在演唱會上被照到睜不開眼。朱一龍也曾在機場和王一博前些天的遭遇一樣,被照得眼神躲避。


不論是演出現場或者在機場,人們很難分辨出誰手中的熒光棒下藏著讓人恐慌的鐳射筆。


 

有人想鑽空子,覺得短暫的幾秒不會造成嚴重的後果。很少人能意識到鐳射筆的危害,也不難解釋為什麼這麼多藝人在被鐳射筆照射後,工作室立馬發聲明請求尊重藝人,維護晚會秩序了。


明明關乎人身安全的事,不應該有一絲絲僥倖的心態存在,哪怕產生傷害的機率只有千萬分之一,也沒人擔得起這一點點可能性的責任。



很無奈,類似的宣告一直在發,只是太多人不知道“秩序”和“尊重”這四個字怎麼寫。所以在混亂中,努力維護偶像的粉絲成為了閃閃發光的存在。

 

我還記得很早之前看到的一條微博,某次exo的站姐拿著有閃光燈的相機拍演唱會現場圖,就有好心的粉絲說:“樸燦烈做過近視手術,請不要用閃光燈對著他,光舞臺上的燈已經夠讓他的眼睛不舒服了。”之後就很少見到茶蛋粉開著閃光燈連摁快門了。


追星時學會珍惜和保護,有時候比通宵打榜、給數字雜誌刷單、在演唱會上聲嘶力竭示愛顯得更有力量。


而那些用鐳射筆照射的人呢,甭管目的是吸引注意力或搗亂,只要做了傷害他人的事,就應該先學會做人。他們根本不懂什麼是感同身受,也根本不配當粉絲。



如果每個明星都要活在避光真空罩裡才安全,這將是多大的悲哀。

說到底很多粉絲都需要懂得「追星時的界限感」,這個界限不光針對喜歡的藝人,更針對那些不太欣賞的藝人。再喜歡也要保持距離,不喜歡那就不要接近,最起碼也要做到不愛也別傷害。

而這份界限感更適用於我們普通人的生活,喜歡過度就是打擾,玩笑開錯了也是傷害。不論是哪種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快樂”,都不應該再發生了。


總結成一句話就是:請理智愛人、素質追星。

頭圖/ 阿仁Aaren

插圖 / 網路

「今晚22:22的報時員」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