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是你的一部分,不要等到老了才承認

2019-09-06 02:48:42

F小姐是我見過最認真的時尚生活藝術博主。


她不只跟你談穿衣打扮的美,也想和你分享生活細節的美感。


她喜歡逛博物館、美術館,甚至要打飛的去看展,時不時分享電影、好劇和書,有很好的審美品位。


你以為她只能談藝術吧,結果我跟她談時尚八卦和社會學照樣停不下來。


如果你急需一個美學磚家來拯救生活品味,強烈建議你關注她:F小姐。




| 永 遠 別 對 生 活 冷 感 |


 長按關注


 

不瞞你說,大晚上跑去看了《送我上青雲》,不為別的,就是為了中國熒幕史上難得的直白表露女性生理慾望的鏡頭。

 

1985年生的滕叢叢第一次當導演,“中年女人”姚晨第一次當監製,作為一部處女作,《送我上青雲》的確有生嫩、青澀之處,臺詞稍顯聒噪,但這不是我最想說的。

 

 

在當下大熒幕,這是一部難得的電影。我寫過,我渴望有一些真正關注大齡女青年的影視劇和電影。那些三四十歲的女人,不只圍著愛情打轉,重複少女瑪麗蘇式愛情。


三四十歲的女人的故事,也不必只沉融於家長裡短、婆婆媽媽。女性角色的單一,源於對女性想象的單一。

 

這麼說來,《送我上青雲》未必是最好的故事,卻是一個勇敢的故事,它剛好切到了我們文化裡被消音的主題。

 

——性慾。

 

當下的女人,能誠實地表達慾望,沉浸享受身體歡愉麼?

 

 

三十歲的博士輟學生女記者盛男,長年各地跑採訪,風餐露宿,跟女人味掛不上勾,突然某天發現自個兒得了卵巢癌,想起自己還是個女人。

 

損友告訴她,我認識一人,做了卵巢切除手術以後完全沒了性慾,再也享受不到性愛的歡愉,我勸你珍惜機會。

 

於是好幾年都沒過性生活的盛男,對死亡和未來生活感到恐懼的盛男,開始找人做那事——人在這個狀態下做的選擇,往往更有戲劇性。

 

 

導演說,這是一部勇敢的電影。

 

有多勇敢?

 

目前的輿論不時也讓我很迷,只要你說自己是部“女性主義”電影,就有人迫不及待給你掛上“女拳”標籤。有觀眾在豆瓣評論罵《送我上青雲》矮化了男性。

 

在我看來太敏感了。我看了整部片,沒有激化性別矛盾的意圖,也根本一點兒也不激進,主角只是一個普通女人,一個有正常人慾,固執彆扭,但亦有人性的脆弱的普通女人。

 

這裡的男人也跟女人一樣,大都有自個兒的憂愁和苦惱。這些憂愁,部分也與社會對男人的性別期待有關,四毛,就一個勁地追求成功、賺錢、當大老闆。

 

 

這部片排片挺少的。也許簡介讓人看上去像部晦澀難懂的文藝片。可正正沒有,它是部喜劇。照導演的話來說,“高階的敘事在我看來是悲中有喜,喜中有悲的,人生本來就是五味雜陳的

 

 

《送我上青雲》或許有不少缺點,但最難得的是,它有熒幕上少有的女性自我挖掘,也有反思與批判。

 

盛男和她媽梁美枝梁女士,兩種截然不同的對照,從她們身上,可以看到現實中的女人的影子。

 

一種是現代都市經濟獨立的單身女性,另一種是當了一輩子全職主婦的傳統女性。起碼在這一對母女身上,你看得出,她們都對對方的生活方式不甚滿意。

 

 

盛男覺得她媽很蠢。一輩子窩在家裡,沒有獨立求生能力,沉迷美容,敷面膜、打豐脣針一點不懈怠,卻神經大條,連丈夫出軌了都察覺不到,更不懂體恤教育孩子。

 

活了大半輩子了,年過50,已然絕經,卻還把自己當成小公舉,大言不慚地說要跟著女兒去看世界,要找到自我。

 

你看這種呼喊著要“找到自我”的人,通常是很難找到自我的。她是一種女性形象的極致:缺乏獨立的能力和精神,不斷地試圖從別人那找到自尊與認同感。


保持年輕或好看,在別人面前炫耀家世,又或者試圖在男人那找愛,都是為了獲得認同感。我甚至可以猜想,她曾有的性經歷,大概率也是為了所謂“女性的尊嚴”。

 

 

你又能在她身上找到“你媽”的痕跡。跟普通媽一樣嘮嘮叨叨,愛依據個人經驗給你建議。

 

對著女兒喜歡的文青,說“我看這人不靠譜。”

 

而一看滿心賺錢的損友就滿心歡喜,就說“我看那個四毛是不是對你有意思。他不錯。”

 

她與女兒的婚戀觀是她們之間最大的分歧。她19歲結婚,生下盛男,她對盛男這類大齡單身女子是看不起的:“三十歲還單著,是要旱成鹽鹼地麼。”

 

 

而盛男是完全相反的人格,是另一種女人的極致。

 

她完全不打扮,男孩子氣,和女人味不沾邊,整天穿著工裝在荒郊野嶺邊緣鄉鎮遊走,理想是當個戰地記者。


從小父親出軌,物件還是她同學,我想她不信任大多數男人,也從沒祈求從男性那獲得點什麼。

 

 

“我不需要男人。”這是一段時期女權主義過份宣揚的一點。把男性放在獨立女性的對立面。可當盛男得了絕症,面臨死亡之際,她也誠實地表達,她也需要愛,也有情慾。


遇到了罕見的讓她心動的男青年,盛男抹上紅脣,直白地跟他說,我想跟你做愛。如果不是因為絕症的契機,或許她不會邁出這一步(雖然那男的撒腿就溜了,也並不似她想的那麼完美)



我想說的是,獨立的人格和心靈、身體伴侶,並不矛盾。當然現代人都有獨身的自由,可根本不必因此標榜自己不需要愛。
 
“跟我做愛吧”,我想是這是盛男對自己的情話。


 
回過頭來,我想跟大家聊聊。關於身體與情慾這件事。
 
有時候我覺得如今的世代性觀念挺自由的,想愛就愛的例子很多很多。可有時候,又覺得整個社會的性觀念是撕裂分裂的。
 
美國70年代有性解放運動,也有保守主義回潮,在我看來我們這也有,雖然涉及面沒那麼廣。80年代、90年代初,我們這出過好一批身體寫作的女作家,林白的《一個人的戰爭》和陳染的《私人生活》,都有談論過女人自身慾望探索。
 
 
當然,那會也有不少以性為主題,在我看來挺譁眾取寵的作品,你很難辨別她們到底在宣揚性自由,還是為出名走向不顧倫理的極致。但總體上來說,那會念大學的部分女士們,性觀念說不定比今天還更先進些。
 
我看現代不少女生,依然會為所謂“貞操”而煩惱,會覺得情慾是難堪的事。保守當然並非全是壞事,反而是一種選擇自由。可我覺得,千萬不必因此而貶低自己。

 
女性在享受身體愉悅之前,先就被觀念馴化了,在腦海裡就被規範了,女人不能太享受性。我也見過一些嘴上開車,默默看過不少言情小黃書的女生,到真實男女關係時卻慫得不行。
 
中國電影裡頭,描述性經歷的鏡頭也有好些,可其中大多女人的情慾故事,要不是燃燒、一種毀滅,要不就是一種矮化。女性聽命於自己,為自己愉悅服務的情慾故事,很少,而且大都數都是為了烘托男性的故事。
 
我想,這起碼是一部足夠有勇氣和誠實的作品。女人也有正當情慾啊,為什麼不呢。

最能引燃高潮的,不一定是自詡能力一級棒的床伴,而是,身體愉悅的自由吧。
 
 
      


來聊個五毛錢的天
幾歲才敢正視情慾?
我想這話題或許比較少踴躍評論或轉發
我先起個頭:大概是20歲左右,學女性文學時

幫我右下角點個贊或“好看”
就是我好好寫稿的最大動力啦~ 


[About Miss F ]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靈感
🎨 
我是F小姐,專欄作家
在這兒,跟你分享好物、藝術和生活之美
業餘觀察繁華世象
如果你對生活冷感,請到F小姐處掛號治療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