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才能脫單?公號女主瘋狂解讀愛情“玄機”

2019-09-06 02:22:37


甘肅省蘭州市女孩夏之美的第一段愛情因為捉襟見肘的經濟條件黯然落幕,那時,她暗暗發誓下次戀愛時,一定要實現財務自由,這樣才能牢牢地擎住愛情的主動權。為了這個目的,夏之美成為辛勤的“公號狗”,並在事業有了轉機後迎來第二段戀愛。這一次,她能保住愛情嗎?2018年11月,發生在蘭州市城關區的一起血案給了我們答案……


失戀女了悟愛情“玄機”:脫貧才能脫單


2017年7月,公號小主夏之美在個人公眾號蒸蒸日上的時候,結識了網路工程師顧遠並被他追求,這讓夏之美更加堅信脫貧才能脫單……


夏之美時年28歲,甘肅省蘭州市人。因父親患有肝癌多年,家庭條件很是拮据。夏之美從鄭州師範學院中文系畢業後,在蘭州一家報社當編輯,可報社效益一路下滑,最後發展到發不出工資。2017年3月,夏之美離開報社另尋他路。就在這時,相戀多年的男友陳志與之分手。其父母一直反對兒子交往一個有病重父親拖累的貧困女友,這次她失業,男友終於扛不住了。情場職場雙失意,夏之美悲憤交加,她發誓一定要賺很多錢,改變命運。


夏之美四處尋找出路,發現有大學同學玩公眾號居然賺了大錢。想到在校時同學的文筆還不如自己,夏之美決心把自己的公號做起來。有了這個目標,她不再尋找愛情,認為自己最重要的是脫貧,只要能脫貧,脫單自然不在話下。從此,夏之美成為公號“小主”,她的公號內容分為兩個版塊,一個是情感,一個是理財。為了增加粉絲,她從早到晚絞盡腦汁找選題、查資料、寫稿子,還到各個群裡發紅包,請大家幫忙轉發。夏之美文筆不錯,以前也跑過財經,有相關經驗。公眾號四個月後居然接了一個小廣告。夏之美大為振奮。


7月中旬的一天,夏之美在一次朋友聚會上結識了網路工程師顧遠。顧遠比她大5歲,陝西省寶雞市人,西安工業大學畢業。顧遠跟隨家在蘭州的女友到蘭州工作,可是女友太強勢,兩人最終分手。相似的愛情經歷,讓他們惺惺相惜,很快成為戀人。顧遠中等身材、長相清雅,這一點讓夏之美很滿意,甚至說在外表上,長著一副北方女孩大骨架的她自認還比不過顧遠,何況他還是個溫和而體貼的男人。夏之美為寫稿很多時候晝伏夜出,顧遠下班後就到家來給她做飯,然後陪在旁邊做自己的事兒。


9月的一天,夏之美得了胃腸型感冒,要去醫院輸液。顧遠知道後連忙趕了過來,跑前跑後。夏之美打上針後,就對他說:“你去上班吧,我自己可以。”這是緣於與陳志一起時的經驗,陳志認為把女友安頓好就完成任務了。顧遠卻說:“現在不是你要強的時候,一個人輸液很危險,我必須在。”夏之美感動又不安。中午時,她指導顧遠幫自己在公號後臺回覆粉絲的留言,卻不小心放了一個屁。她羞愧難當,顧遠卻非常高興:“醫生交代過,說這就通氣了,可以吃點東西了。”然後就笑呵呵地去提飯了。回來後顧遠一邊喂她吃飯,一邊不時寵溺地在她額頭上親一下……


夏之美活到28歲,才體味到被男友如珠似寶呵護的滋味,內心感慨萬千:原來這才是愛情應該有的樣子。之前的那段感情裡,自己如履薄冰,太卑微太弱勢了。可是一個窮苦的女孩又如何不卑微呢?她記起,在與陳志感情最好的時候,他做了一件讓自己感動的事,她很想回饋那份感動,就想去給他買個大牌錢包,卻駭然發現,她傾盡兩個月的工資,只能買到那個牌子中最低端的,只好作罷。


現在,她終於有了份更好的愛情,夏之美暗暗決定,再不能因為窮失去愛情。而要做到這一點,對她來說,唯一的希望和依仗就是公號。


為護甜愛誓做“豪門”:公號漲粉花樣百出


夏之美更加全力以赴做公號,可自己孤軍作戰,經常陷入無題材可寫的焦慮,公眾號也因疲軟而開始掉粉。這時有朋友告訴她,她的稿子被人抄襲,而且閱讀量居然上了10萬加。夏之美和對方交涉幾次都無果。抄襲者還那麼理直氣壯,夏之美很惱火。


顧遠問知原因後說:“你做公號太老實,其實你可以適當洗稿的,根本看不出來是抄襲。”原來顧遠公司同事也有朋友做公號,同事給他做技術支援,“經驗豐富”。同事平常會在辦公室講起這些,顧遠就留意了下。他告訴夏之美現在市場上已經有了洗稿軟體,他可以幫她買一款,而且經過他的改進,根本不會有版權糾紛。夏之美不敢相信地試了一下,輸入一段500字的文章後,經過洗稿軟體,已經有上百處的文字被替換,她掂量了下,如果自己再做調整,確實很難說這不是原創。夏之美大喜,從此也開始隔三岔五地洗稿,粉絲大增,她的廣告數量和費用都上了去。


夏之美請顧遠吃飯,並在他的小屋裡度過了甜蜜激情的一夜,感情也更深了一層。夏之美髮現顧遠的房子很簡陋,就自己掏錢把房子簡單裝修一番,更換了窗簾、床上用品,家裡顯得溫馨而溫暖。從此,他們開始幸福的二人世界。


顧遠知道女友做公號不易,就繼續幫她想策略。不久,顧遠告訴她,粉絲和閱讀量也可以通過網路操作來實現。他可以通過技術層面,用多部手機集團作戰,快速提高閱讀量和粉絲……


就這樣,在顧遠的支援下,夏之美的公號漸入佳境,迎來了事業的小高峰。她又租了一間小辦公室,招聘了兩個人,一個專門負責商務廣告,一個負責公號編輯。公號開始穩定正常地賺錢了,夏之美不僅每次回家大包小包,就是和顧遠一起也搶著買單。顧遠一次回老家看父母,她也是大手筆地買了禮品,顧遠無奈而又感動的眼神,讓夏之美很享受。


2018年元月5日,是顧遠的生日。夏之美早早就備好了禮物。像是補償心理作祟似的,她又到了當年想給陳志買禮物但買不起的那個牌子櫃檯前,這次她從容地買下了最高階的那款錢包。


當生日聚會上,夏之美拿出生日禮物時,大家一片驚呼。顧遠責怪她:“你瘋了,買這麼貴的錢包!”顧遠的哥們則羨慕有加,都稱讚顧遠找了個好女友。夏之美想到當初見陳志家人和朋友的情形,真是今時不同往日,不光大家對她另眼相看,顧遠的臉上也是自豪——做個有錢的女友真棒啊!夏之美更是決心把公眾號做大做強。


隨著公號業務增多,夏之美每天忙得團團轉,陪伴顧遠的時間越來越少,引發顧遠不滿,但夏之美並沒在意。她認為,公號平臺的監管是“上意難測”,不知道能否持久,抓緊時間賺錢才是硬道理。至於欠顧遠的陪伴,以後再補償就是了。


2018年5月,足球世界盃前夕,夏之美聽到不少朋友都提及網路賭球,不由眼前一亮。她要求顧遠建立一個子網站,把自己公號理財的那一部分粉絲吸引到網路賭球上去。顧遠不願意,說有難度,需要有第四方支付平臺,而且這是違法行為。夏之美簡直恨鐵不成鋼:“瞻前顧後能賺錢嗎?一個男人,怎麼還不如我的魄力和膽識?我這樣冒險是為了什麼,你沒有享到利益嗎?”確實,公號賺錢以來,夏之美負擔了兩人大部分的開銷,所謂拿人的手短,顧遠只好同意。


很快,經夏之美多方聯絡,顧遠在技術上提供支援,搞定了一切。他們在自家公號平臺大量釋出廣告,粉絲點選後可以直接跳轉賭球網站。果然,在世界盃期間,兩人狠狠賺了一筆,而且因為隱蔽,並沒有被發現。夏之美得意至極:“跟著姐兒幹,你絕對有錢途!


公號女主的瘋狂:求“成功”怎麼嚇退了愛情


8月,夏之美想和顧遠聯名購買婚房。朋友知道後提醒她,“你能保證顧遠一輩子不變心?”夏之美想起陳志,不敢肯定了。她思前想後,覺得把房產和財產都抓在自己手上,才能抓住男人,於是她瞞著顧遠獨自買了套140平方米的房子。


這時,顧遠說一個朋友準備開一家旅館,要拉他們入夥,顧遠很動心,就來遊說夏之美,想不到被夏之美當即強硬地回絕,兩人不歡而散。


事後,見顧遠幾天與自己冷戰,夏之美認為自己做事不太講究方法,於是請顧遠吃飯,算是賠罪。她定了一家高檔西餐廳,可是顧遠卻說想吃轉轉火鍋,夏之美認為那不上檔次,硬拉著顧遠去了西餐廳。顧遠火了:“你也太霸道了吧,連吃什麼都要你說了算?”夏之美覺得他不可理喻,明顯西餐比轉轉火鍋貴很多,她要多花錢,可他卻不領情,兩人又鬧翻了。這次顧遠雖主動認錯,兩人卻有了芥蒂。


不久,顧遠知道了夏之美獨自買房的事情,他很震驚:“買房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不和我商量?”夏之美有些心虛,趕緊解釋:“我是想給你一個驚喜,等房子下來就是我們的婚房。”顧遠說:“不對,你在和我玩心機,怕我要求在房產證上加名?”“不是的……”夏之美囁嚅地解釋著,但自己都覺得說不過去,最後只好實話實說:“在愛情裡哪一方善變?肯定是男人。相信我,只要你對我一心一意,我的永遠都是你的。”顧遠看了她半天,沒有說話。


9月初,公號編輯告訴夏之美,說碰到顧遠在陪一個女孩吃飯,讓她注意點。夏之美就給顧遠打電話問他在幹什麼,顧遠說在陪女客戶吃飯。夏之美認為顧遠這樣坦誠不會有問題,便沒多留意。


此時的公號運營進入平緩階段,顧遠認為這樣很不錯,又沒有風險,但是夏之美還是不滿足。很快,夏之美髮現公號金融,主要是通過拉人頭和會費來動作,很賺錢,而且有嚴格的晉級制度,這也需要網路技術支援。顧遠不同意,認為這就是傳銷。夏之美笑了:“你就是太膽小,當初賭球你也不敢,可證明我們完全無事,還賺了大筆。”禁不住夏之美遊說,顧遠同意了,做了一套嚴密的晉級流程。為此,夏之美又用朋友公司的名義註冊了一個企業公號。


新業務進展順利,很快就有幾百人入會,金額高達40多萬。但是這次,夏之美沒有那麼幸運,有幾個客戶覺察到不對和她在後臺發生爭執,聽到風聲的顧遠第一時間解散了公號,並警告夏之美即使如此,警察也可能會找上門來,要她千萬小心。


2018年11月初,夏之美的父親住院,她回家照顧了幾天,沒顧上與顧遠聯絡。一天晚上,夏之美看到電視新聞上有人用公號傳銷被抓,很是惶恐,便打算和顧遠去外地躲幾天,卻發現聯絡不上他了,手機打不通,他沒去公司上班,也沒回兩人的小家。就在夏之美擔心顧遠出了意外時,她發現自己銀行卡上近60萬的存款也不見了。顧遠也知道密碼,難道是他把錢偷偷拿著跑掉了?不可能,這不是他的為人啊!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時,公號編輯告訴她,其實不止一次看到顧遠和那個女孩一起吃飯,還逛街,很親暱,但當時不敢實話實說。


夏之美的頭嗡嗡直響,怎麼能發生這種事?自己拼命賺錢,顧遠卻拿她賺的錢和別的女人享受!憤怒的夏之美開始瘋狂找顧遠。2018年11月15日晚,經過多方打聽,她終於在城關區定西路一處出租屋裡找到顧遠和他的新女友秦曉晨,原來兩人早已同居在一起了。


夏之美氣得直哆嗦,質問顧遠怎麼回事。顧遠承認拿走了卡上的錢,但他認為那是自己應得的。夏之美氣極,質問他:“你想要錢就明說,為什麼幹陰暗的勾當?這個女人又是怎麼回事?”“你搞公號太瘋狂了,我怕了你,不想和你一起進監獄,只想找個穩妥的女人過日子。曉晨是我的同事,我們也是最近才挑明關係。”顧遠解釋道。夏之美憤怒地說:“那你怎麼不告訴我?偷錢不說還偷情啊!”顧遠臉也氣紅了:“你給我機會說了嗎?開口閉口就是公號,別的你上過心嗎?


這時,秦曉晨諷刺道:“為了賺錢都快瘋了,你是有多窮過啊!以為有錢就能控制男人,哪個男人受得了你?”夏之美氣暈了,揮手給了她一個耳光。不想顧遠衝過來護住秦曉晨,與夏之美廝打起來,一會兒工夫她就捱了兩巴掌。夏之美氣急敗壞,掏出包裡用來防身的水果刀,就朝顧遠刺去。顧遠吃驚之下躲閃不及,頸部中刀倒地……


秦曉晨見狀,打電話報警。夏之美也嚇壞了,癱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當蘭州城關公安分局民警趕到將顧遠送往醫院時,他已因頸部大動脈被刺破,失血過多死亡。夏之美當即被警方帶走,審訊時,警方才知道她就是最近被頻繁舉報的公號主。目前本案仍在審理中。(因涉及隱私,文中人物均為化名,相關資訊做了技術處理。)


[編後]目前,微信平臺利益巨大,促使不少人趨之若鶩,不擇手段,使得公眾號亂象叢生,杜之不絕。而本文女主人公因為第一段感情的失敗,更是窮盡手段用公號賺錢,以達到攫取愛情資本、掌控人生的目的,孰料反因自己的瘋狂斷送了愛情,也斷送了人生。這種急功近利、成王敗寇的成功學觀念與它帶來的現實危害,值得人們深思與警醒。 編輯/周莉


更多精彩:強勢複合“汙點”婚姻:低到塵埃人癲狂


商務合作請聯絡QQ:2916006726


碼,新增動力哥,進知音真實故事寫作群,免費教你寫故事



我就知道你“在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