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番專訪丨劉家禕:生活的可能性很多,我想嘗試全部

2019-09-06 01:10:11



 文 │ 骨朵星番



“這小孩兒要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分開了。


執行導演帶著情緒,跟一個臨時被拉來片場的小孩這麼說,說完就轉頭,讓攝影師把眼藥水準備好。可就是拿個眼藥水的空檔,小孩哇地哭出來了,於是攝影師把眼藥水一扔,“趕緊,開拍!


這是劉家禕回憶的,自己的第一場戲。


“一開始是去玩,就被導演拉去說,要不你就去演個角色吧,直接就把頭剃了。


也是這場戲,讓他打開了“新世界大門”,原來演戲是一件這麼有趣的事。


就這樣,劉家禕和演戲掛了鉤。這幾年,他演過或叛逆或乖順等各種型別的角色,可似乎對劉家禕而言,這還遠遠不夠。


採訪過程中,他總是不斷重複著五個字,彷彿這是他自己的信條。


“高考的目標學校?”“還想挑戰的角色?


“我都想嘗試。


1

《小歡喜》拍攝起初,最困擾劉家禕的,是林磊兒的哭戲。


林磊兒是個比較坎坷的孩子,親情缺失的環境下,媽媽是他在當時唯一的依靠,可最終,這唯一的依靠他也沒能留下,手裡握著的,只剩一部存有媽媽照片和語音的手機。


所以,在季楊楊不小心將手機打落在地,被眾人踩壞時,一向慢半拍的林磊兒才會那麼崩潰。這場戲劉家禕醞釀了很久。


“因為對媽媽的感情、對媽媽的思念很難找,現實中我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所以拍戲前我就很安靜地自己蹲在角落裡,找狀態,試圖感知林磊兒內心的痛苦。


他一邊思考一邊說,末了幽幽嘆口氣。


“他也挺難的。


“但搬到小姨家後,他也在慢慢變化,更開朗、更活潑。


林磊兒這個角色,和之前劉家禕演過的司馬倫或林小力都不一樣,他就是個簡簡單單普普通通的高三生,但有時,往往平凡到接地氣的角色,才最難演。



他在拍攝前,專門花了時間去觀察班裡的學霸,總結出幾個特點,學霸說話特別慢,慢條斯理的那種,說著,他還忍不住學了幾句。


“然後也會加入一些自己的設計,比如他剛剛搬到小姨家時,在相處上就很不自在,於是就會加入一些比如抓衣角、摳手指、眼神亂飄這樣的小動作,去表達這樣的不自在。


劉家禕對錶演很有自己的見解,也擅長通過觀察去思考,這個場景下,應該給角色怎樣的設計,才能讓這個人物更立體。


那句在醉酒戲播出當天,便上了微博熱搜的“文潔,別慌,都是小場面”就是這麼出來的。


“這場戲不是原本劇本里寫的,只有方一凡他們模仿爸爸們,沒有模仿小姨,就我在劇場特別喜歡模仿小姨,片場找周奇的時候,也喜歡用小姨叫他的方式來找他。黃磊老師看見了,就覺得挺有意思的。


採訪現場的座位是日式的蒲團,劉家禕盤腿坐著,邊說邊輕輕前後搖著上身,回憶起片場的事,他常常忍不住就笑出來。


“然後,這個小場面,當時在網上看到了,覺得還挺有意思,我就加在了林磊兒身上。


他說著這場戲,中間還夾雜很多他們一群同齡的孩子在拍攝現場鬧騰的趣事。


“《小歡喜》的取景都是現實生活的場地,戲的劇情也很生活,所以我們會臨場發揮很多生活化的東西,老師們看了之後覺得挺好,就用上了。



春風中學、書香雅苑。


他們圍繞在幾乎兩點一線的生活佈景裡,演著聊天、玩鬧、看電影、打遊戲等各種生活戲,按林磊兒的話,他們每個人都特別有意思,他覺得自己不是在拍戲,就是開開心心的一群小夥伴和像家長一般的老師們,度過這拍攝的這段“小歡喜”的日子。


“那如果讓你重新選擇一次,這幾個孩子裡,你還會選擇出演林磊兒嗎?


“會。


劉家禕晃著腦袋,一副不經意的模樣,張嘴說出的話卻似乎很堅定。


“磊兒這個角色,他那種狀態,跟我的反差很大,和我之前演的一些角色的反差也很大,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挑戰,演起來很過癮。


他年紀輕輕,但似乎對每個“下一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思考。


如何通過這個角色學到更多,如何通過這個角色,最大程度的挑戰自己。


最後,他還是那句話。


“總之,我都想嘗試。


2


劉家禕演過很多角色,但截至目前他尚年紀輕輕的生涯裡,最讓他印象深刻的,還是《破冰行動》裡的林小力。


“當時其實拍了很多個版本,我開槍和林燦開槍的版本都有,我的那一版,拍完後我哭了很久。


那場戲的拍攝時間是晚上,現場的燈光打得十足,但抬頭看著漆黑一片的天空時,那時的劉家禕心底還是生出點月黑風高的不安。


他抬頭去看那片黑夜,是因為導演正掐著他的脖子。


“導演用手掐著我的脖子,幫助我挑起情緒。他跟我說,你要跟我對抗,把自己反抗的情緒調到最高,才能促使林小力去殺人的。


劉家禕說著,原本聊天時靈動的眼神逐漸變深了,他的嘴巴一張一合地說話,眼睛卻死死地盯著一處不動,這個狀態,像是和那個叛逆的林小力重合,最後一個詞出口時,幾乎還留著一絲那時的林小力,孤注一擲也慌亂不堪的影子。


那個晚上深深刻在了劉家禕腦子裡。



“你還是個孩子,你怎麼能殺人呢!


他說,王勁鬆老師這句臺詞,他到現在還能清清楚楚地回憶起來,連帶神情、連帶語氣。


劉家禕覺得自己很幸運,每一部作品裡,都能幸運地接到和戲骨老師們的對手戲,就如《破冰行動》中飾演林耀東的王勁鬆老師。


“王老師不說話都能教你很多東西,王老師能給我特別多內心的力量——‘你還是個孩子,你怎麼能殺人呢?’這句臺詞是王老師自己想的,林耀東是個毒販,但他也是一個宗族的組長。


也所以,在他的下一輩開槍的那一刻,林耀東的捫心自問:真是他創造的這個環境改變了人,讓所有人變得麻木不仁嗎?


林耀東在這一刻對這個塔寨絕望了。


王勁鬆在林耀東的絕望裡,說出那句自己想出的臺詞。


“這句臺詞一出來,我下面所有的戲,都是真情實感。那時候,什麼技巧啊,全忘了,就跟著感情往下走。


這段戲最終沒有被放出來,可後來這一版拍攝現場的視訊流出,被放到了微博上。從微博下方的評論來看,大多數觀眾,還是覺得這一版更加震撼。


劉家禕講著,語氣也變得微微激動。



林小力這個角色,是與林磊兒天差地別的。這時比起用自己的思考和細節、技巧去完成這個角色,不如將心思全部用到情緒之上,將自己放空,把角色的靈魂裝進去,用被調動起來的情緒去詮釋好這個角色。


這也是劉家禕在拍攝不同角色的過程中,學到的方法之一。



3

“晚上,我打著手電筒散步,累了就拿它當柺杖,我拄著一束光。


採訪的過程中,劉家禕的多數情緒是通過眼神來傳達的,那雙眼睛很靈動,尋著空還會不時的東看看西瞧瞧,彷彿對現場的一切都抱著好奇。


加上聊天時調皮的語氣,他簡直是個“現實版方一凡”。


這樣的劉家禕,在說起自己喜歡讀詩時,我稍微驚訝了一秒。


他翻出手機,熟練地找到一位叫姜二嫚的小朋友寫過的詩,於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幕。


“多有想象力!這是我們都想不到的,只有小朋友能想到。


他一邊感嘆著,一邊接著讀。


“燈把黑夜燙了一個洞。


他讀完,又抬起頭,目光相交,他不住地點頭。


“是不是寫得特別好?燈把黑夜燙了一個洞!6歲寫的。


說著他還想讀下去,但由於時間問題,這才作罷。



他感嘆著詩裡孩子們的世界,從那亮晶晶的眼睛裡也能看出來,他是真的喜歡。


或許也是因為長久浸泡在這個天馬行空的詩歌世界,劉家禕頗有靈性的眼睛後,是他無窮無盡的想象力。


“我生日的那天,發了一首木心老師的詩。


五月...


你這樣吹過,

清涼,柔和。


再吹過來的,

我知道不是你了。


“當時讀到這一段,我就覺得特別符合我的18歲,正好我的生日也在五月,生日嘛,我知道在吹過來的,就不是我了。


這種靈動的想象力,也被他用在每一個即興的表演上。


採訪結束後,劉家禕需要拍攝一段小視訊。


但內容,在場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沒想好。


劉家禕託著下巴,思考了幾秒鐘突然想起之前在微博上看到過的網友寫的段子。


他開始手舞足蹈地自導自演起來。


“這麼說,玩歸玩,鬧歸鬧,別拿文潔開玩笑。


他背過去,手繞道後面左左右右地比劃。


“你們叫‘文潔’,然後我再轉頭說,‘誰啊,玩歸玩,鬧歸鬧,別拿文潔開玩笑。小場面,別慌。’”


於是,即興拍攝的內容就這麼定了。



我突然有些悟到了“後生可畏”一詞。


劉家禕就像一波後浪,大海是他的基底。


他躍上海面,在陽光下肆意地翻騰。


有時也撲進大海里,暢快地遨遊,盡情去天馬行空,往深處探尋未知的“更多”。


總之,這個世界充滿著一切的可能,而劉家禕想去探知,嘗試全部。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