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單身邊戀愛,我真的可以

2019-09-05 09:01:38

 

現在,談戀愛已經“落伍”了。

 

我身邊有一群女孩,身體力行地告訴你,不必親自戀愛,也能享受戀愛般的甜蜜。

 

她們找到的優質戀愛代餐,叫做“嗑CP”

 

圍觀俊男靚女談情說愛,能獲得審美愉悅;

自家CP如膠似漆,多巴胺就能順利分泌;

不眠不休分析推演別人的情感軌跡,提升了想象力創造力邏輯思維能力。

 

如果哪天你聽到一句“媽媽我搞到真的了”,別緊張,不是真的認你當媽,只是嗑CP女孩快樂得情難自禁。

 

嗑CP獲得的甜,簡單環保無負擔,能抵禦加不完的班,開不完的會,排遣不完的孤獨。

 

CP女孩們旁觀一段理想中的感情,縱情投入,高呼“我的CP是真的”時,自己彷彿親自經歷了一場天雷地火的熱戀。

 

為了帶你認識這群CP女孩,我們特製這份“嗑CP女孩甜度指標”,歡迎對號入座。





三分糖:

任多少似水流年,也記得那一點甜

 

三分糖女孩,被自己的CP一害就是一輩子。

 

我有時簡直懷疑她們都是精神疤痕體質,“愛過”二字太沉重太深刻,一對幾個月的CP,能記上十年。

 

八月長安說過一句話:有些人的心是收納箱,可以分層擱放。

 

那麼三分糖女孩的心應該是一個保險箱,一對貴重的名字放進去,就咔噠落鎖。

 

我的小姐妹小白,在初中時,就嗑上了自己這輩子的第一對CP。

 

她現在成了社畜,那對曾經臉上還帶著嬰兒肥的小CP也早分道揚鑣了。

 

可是七八年來,每年暑假過半,她都雷打不動翻出糊成畫素點的老視訊和照片,反覆品味那對CP的親密互動。

 

某年某月某日,二人被偶遇一起去吃甜筒;某節目後臺,他們對視了三十秒,在一起抱了兩分半鐘。

 

這樣的細節,她如數家珍,精準得好比點讀機,點到哪裡說哪裡。

 

三分糖女孩的理智說:一切都已過去,故事沒有續集。

 

但情感說:不好意思,我不想聽。



年復一年,一開啟那堆舊物料“復嗑”,小白就立馬變回那個初識愛意的初中女生,一直惦記,始終相信。
 
嗑CP的長情莫過於此。
 
未來某一天,你喜歡過的兩個人早沒了聯絡,甚至淡出公眾視野,失去音訊。
 
可你的腦海深處,仍然忠實留存他們往日的一顰一笑,牽手擁抱,不言自明的默契。
 
你會想,原來我也見證過兩個人的彼此陪伴和共同成長。
 
在這段時間裡,我們達成了虛擬的並肩。
 
小女孩自此第一次萌發對愛情的美好幻想,第一次產生洶湧的情感體悟……甚至暗暗制定了自己的擇偶標準。
 
得以在開展一段親身戀愛前,就完成了許多功課預習。
 
人與人的相遇本身即是一種塑造,想不到曾經的你和你,竟無意間為我的愛情觀築了基。

 


五分糖:
在全部平行世界,看你戀愛三百遍

 
糖度升格,半糖女孩的日常狀態也變得輕鬆易認:
 
如果你看到一個年輕女孩,手機不離手,總是下意識地露出神祕微笑,並且對自己的笑容毫無知覺,
那麼她極有可能是在嗑CP。
 
五分糖女孩已經擺脫狂熱女友粉幻想,從夢中醒來:和哥哥談戀愛的人不管是誰,反正不可能是我。
 
那就把看他和別人戀愛,當成美味代餐好了。
 
現在的追星界,愛一個人就把ta據為己有的想法,已經得不到多少認可。
 
新的共識是:愛一個人,就讓ta在三百個平行世界,都談上甜甜的戀愛。
 
我的舍友栗子,可以現身說法。
 
她最近沉迷熱播甜劇,每天三刷打底不說,還得在B站繼續看上二十個CP剪輯;
 
下班到家最熱衷的事,就是看她的哥哥和各種型別的女生牽手擁抱眉目傳情。
並不斷髮表類似——
“看他和清純妹妹適配度多高!”
“姐弟戀我也可以!”
“和男人也很帶感啊……”的評論。
 
而且,我最佩服栗子的是,她喜歡的那位哥哥,很快又接了新劇,官宣了新搭檔。
 
這個女人就無障礙切換,立馬嗑起了哥哥和另一個人的CP,不帶走一片舊雲彩。
 
總結來說,如果她的哥哥是古代皇帝,她肯定衝在選妃一線。



所愛之人遙遠得像天上星,所以我只能抱著一顆祝ta幸福的心。
 
這種你幸福所以我快樂的奉獻精神,讓人不禁懷念起愛情當初純粹的模樣。
 
我覺得,五分糖女孩還真是蠻可愛的。
 
和日常戀愛不同的是,自私的佔有慾被淘洗,只留下“我只願你幸福”的一派天真。
 
不強求,只包容;不打擾,只想象。
 
這大概是一種“好的愛”吧,距離適度、心態平衡,就和半糖的甜度一樣恰到好處。

 


七分糖:
哪裡有糖哪裡跑,只要夠甜我就搞

 
據我觀察,熱情似火、來去如風的七分糖女孩,隊伍最為龐大。
 
她們個個都是牆頭跑酷高手,迅速投入又瀟灑撤離,是她們的集體行為特徵。
 
現在一部在播劇的熱度最多三個月,七分糖女孩就是這群“三月粉”的中堅力量。
 
她們人均心理素質優秀,在相遇時就開始為告別做準備。
 
“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宗旨,被她們發揮到極致。
 
拿我同學阿宣來說,只要熱播劇有CP,那嗑CP的人裡就一定有她。
 
做自來水安利自家CP,不遺餘力地購買雙人代言,她樣樣衝在前。
 
最好笑的是,新CP的劇每週一更新,於是她週一永遠第一個到班,然後掐點下班,速度堪比投胎。
 
我好奇得要命,去採訪阿宣:究竟是什麼,有這麼大的魔力?
 
阿宣簡明扼要地回答:甜唄。
 
劇裡對手戲眉來眼去,劇外明是互懟,實則互愛。
 
一個視訊花絮三十秒,就能點亮整整三天好心情,功效絲毫不遜於談一場甜甜戀愛。

 
阿宣的瘋狂以三個月為一週期,瘋狂的物件換了一批又一批,愛如潮水,易來易退。
 
可能前一天她根本不認識這兩個人,只看了兩個動圖一段視訊,一句“好甜啊”,就構成她入股新CP的全部理由。
 
那又怎樣?似乎這是阿宣能找到的最好方式,用來支撐自己元氣滿滿地擁抱明天的太陽。
 
劇集會完結,朋友會疏遠,人生像是忒修斯之船,無時無刻不在更換零件。
 
七分糖女孩大徹大悟:此刻相逢即是緣,能快樂時且快樂。
 
一旦不快樂了,就毫不拖泥帶水地走開,去找別的快樂。
 
這樣,在記憶裡留下的,就永遠是純粹的甜。

 


全糖:
努力努力再努力,萬物都能變美帝

 
隆重登場的全糖女孩,值得我的全部敬意。
 
別的女孩,都是故事的見證人,全糖女孩卻要做故事的創造者。
 
為了達到目標,全糖女孩不憚於從學術角度上分析自己的CP:兩個不同性格的人,要如何相處,如何靠近彼此,如何相互理解?
 
她們能拖拽出無數種可能性。
 
說到這裡,必須介紹我的發小費老師,她就是我的燈塔。
 
自從飯上一對遠隔萬里的CP,她的業餘時間全部貢獻給了b站的技術視訊。
從ps,到ae,再到編劇技巧不一而足。
 
自此CP的同框也好互動也罷,都由她一手創作。
 
為愛發電,幾經歷練,費老師竟然成為了一個同人視訊剪輯大觸。
 
她的技術越來越精緻,腦洞越來越放肆。
 
在費老師宇宙裡,不知有多少對八竿子打不著邊的CP修成正果,又有多少跨越時空和種族的不可能之戀。
 
虹貓和藍兔是患難與共,舒克和貝塔是志同道合,樹上的鳥兒成雙對,魚兒離不開水,就像湯姆離不開傑瑞。
 
費老師宛如一位創新菜神廚,不管你要什麼菜,她都能把素材拼拼接接,舊物換新天。
 
如果嗑CP是一份工作,她能豪奪三萬年終獎。

 
到這份上,“有沒有在一起”成為了膚淺的質詢,人有多大膽,這世界就多出多少愛。
 
徹底的、完全的甜,不僅來自於對各個CP的高包容度,還來自於屬於自己的,一點一滴的成就感與滿足。
 
他人的愛情,至此不再是牽繫我們喜怒哀樂的繩索。
 
比起深陷瑣碎的戀愛泥淖,解讀愛、分析愛更加吸引人。
 
藉由愛情的千萬種可能性,達到自我實現的終極目標,才是全糖女孩的遠大理想。

 


通過嗑CP,甜味女孩們嚐盡了愛的甜頭,又規避了愛的瘡孔,似乎戀愛已不是最優選了。
 
誠然,沒有人不想被愛,不想愛,不想在甜蜜的漩渦中舞蹈。
 
可同時,也沒有人願意承擔可能頭破血流的風險。
 
做感情的旁觀者多輕鬆多安全啊,起伏跌宕全由他人做出選擇。
 
就像小王子說的:“要想獲得羈絆,就必須付出流淚的代價。
 
想要用嗑CP的方式替代戀愛,還是差了點兒。
 
如果說戀愛是有血有肉,真槍實彈,那麼嗑CP就是身臨其境的全息影像。
 
雖然嗑CP有時也會心痛,但比起親自跋涉過一段感情,這點痛就是小case。
 
我們無法不貪戀這種既省力又回報豐厚的方式,無法抵禦這些快樂幻象。


海市蜃樓是很漂亮,可依賴他人所建築的幻覺,最終總會接連倒塌。
 
與其在幻想破滅時感傷,還不如自己跋涉,自己建造,再坎坷,至少留下的腳印是真實的。
 
他人的故事終會結局,你無法掌控,惟有你親手搭好一磚一瓦,才能記得哪些細微處,密密縫進了愛的證據。
 
記得點個【在看】,收穫甜甜愛情。






作者:桃罐頭
視覺:一朵魚
圖片來源日劇《中學聖日記》



# 留言說說:你嗑過哪對難忘的CP #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