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年度最佳,對得起“封神之作”的讚譽

2019-09-04 18:39:55

音樂資源載入中...

7月28日,FIRST官方宣佈“原定於7月28日放映的閉幕影片《寄生蟲》因‘技術原因’取消”,隨即登上微博熱搜頭條,閱讀量破億。

儘管這幾年韓國電影總是無緣國內大銀幕,
但這似乎並不妨礙這些作品在各大電影節上大放異彩。
去年李滄東自編自導的《燃燒》以3.8分(滿分4分)重新整理了戛納電影節場刊評分新高之後,
今年又有同為韓國導演的奉俊昊便憑藉新作斬獲了韓國影史首座金棕櫚——
《寄生蟲》
기생충

窮人為生活鑽營,欺騙,起壞心。富人對窮人嫌棄,漠視,用完即棄。
一切都合規合矩,理所應當。
而錢是熨斗,把這一切的褶皺全給燙平了。
電影一開始男主基宇的有錢朋友就給闊太太下了個定義:
很有錢,但為人很simple。

劇情走向也果然印證了這一點,
地下室這一家四口順順利利的全部入職成功,不費吹灰之力。
在樸社長一家外出後,基宇一家坐在客廳喝酒,他們討論女主人的單純善良,
而基宇媽媽則認為“不是有錢卻很善良,是有錢所以善良”。
「如果我有這些錢的話,我也會很善良,超級善良。

但事實真的如此嗎?接下來金家的言行就回答了這個問題。
已經成功寄生的母親說完這句話,在狗狗來吃東西的時候,她直接把狗一腳踢走;
由於樸社長的女兒多惠是戀愛腦,愛上偽裝成英語老師的基宇,給了金家“能夠跨越階級”的幻想,
所以在基宇講出自己會和多慧交往後,金家好像突然就挽回了尊嚴,
好似自己已經與樸社長一家平起平坐,並且還拿出“挑剔媳婦”的口吻來挑剔多慧;

在前任女管家乞求她每兩天甚至每一週來給她老公送一次吃食的時候,
基宇媽媽堅決回絕甚至理直氣壯要報警。

上層社會關注不到下層社會,或許是因為一種先天的無法感同身受,
但下層社會出身之人亦會遺忘自己的來處,就是諷刺了。
善,從來與金錢無關;
但對於善惡的認知與存留,卻與自身所擁有的金錢有關。
從一開始混進上流家庭的竊喜輕鬆和在豪宅裡的歌舞昇平大快朵頤,
到雨夜急轉而下的小高潮,再到生日會的凶殺和逃亡。

寄生上流的人,前一秒還在巨大的落地窗和清脆的草坪前感嘆生活的美好,
下一秒就倉皇如鼠逃回被水淹沒的半地下室,在噴湧著骯髒廁所水的地下室裡感到失落和絕望,
這一切都是在狠狠地打臉這家人:你丫在做夢。
暴雨漲水那一幕,女兒基婷坐在馬桶上抽菸的鏡頭,可以說是全片非常有代表性的經典場面之一。
同樣一場大雨,對富人而言,那是別樣的風景,在大別墅的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綺麗的景色,感受著大自然的奇妙。
孩子還能突發奇想在暴雨中躲在帳篷裡感受下別樣的樂趣,
因為他們知道這種型別的自然災害,對他們不會有任何影響,
反倒給平常的生活多了一絲漣漪。

但對於住在半地下室的金家來說,暴雨之後家就徹底沒了,只能睡到體育館裡了,
任何天災人禍面前,越窮的人總是先倒黴。

這一幕好就好在它像個驗證階層歸屬的魔鏡,
你以為有錢人真的很simple?
有錢人根本不需要費心思去揭穿窮人各種坑蒙拐騙的手段,只要本能地用鼻子一聞,
半地下的窮酸臭味想藏也藏不了。
現實就是,階層是窮人們即使拋棄良心使用各種詭計也依然難以跨越的溝壑。
你費盡心機和另一群窮人搶得頭破血流的,不過是有錢人空間裡的寄生權。
而對於樸社長老闆一家而言呢,說是善良,更像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當得知女管家有肺結核的時候沒有因為她的服務而有所關心,只是想著怎麼儘快的把她炒掉而不傷體面;

當車裡出現了來歷不明的廉價內褲,他們只想馬上去解僱這個帶來不安全資訊的年輕司機;
他們始終在意和強調著“界線”,即使給孩子舉辦生日派對準備驚喜的時候,也斷然拒絕跟司機產生人與人之間平等交流和共情的可能;

當快閃派對上基婷被砍殺,社長的第一反應依然是讓他的司機去拿車鑰匙送自己兒子去醫院......
富人對窮人的世界根本不感興趣,也不希望對方企圖窺探自己的世界。
但他們也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座令旁人羨慕的灑滿陽光的房子下面有一個黑暗的地下室,
裡面藏著的正是導致小兒子受到驚嚇的人,也是闊太心病的來源,
更是後續這一切殺戮的根源。
他們看不到,也逃不出,階級有差,但人心卻冰冷的恆常。
電影中多次描述到氣味,如果說《香水》裡的氣味,把千萬人“聯合”在一起,
而《寄生蟲》裡的氣味則分裂了兩個世界:
陽光照在草坪上的氣味,半地下室黴菌的氣味、擠地鐵的氣味,酸葡萄乾的氣味......
氣味築起的高牆,難以想象的堅不可摧。

從富豪家的小兒子聞出基宇一家的味道開始,嫌棄地鐵味但沒有表現出的男主人,
到感官覺醒後嫌棄半地下室味並搖下車窗的女主人,
連最後基宇爸爸殺人都是因為男主人面對浸淫四年的地下室味無法掩飾捂住鼻子的情景而失去理智徹底爆發。
身體是最初的邊疆也是最後的堡壘。

氣味,在這部電影裡精準表達出了上層對底層的偏見,以及底層的自卑心理。
除此之外,影片中地下室的窗戶和別墅的落地窗戶不斷的出現也形成強烈反差。
地下室窗戶和豪宅落地窗,望出去是兩個世界。

通過這些窗戶以及窗戶內外的故事,基本把上層和底層人的生活狀態都淋漓盡致的展現了出來。
這部電影結尾也設計的很巧妙,基宇發現父親在別墅地下室後暗下決心買下別墅,
且導演真的把基宇的計劃實現了似的拍出來,
但醒來後基宇依舊在地下室裡,然後電影結束。
這樣的結局很好,沒有happy ending,也沒有悲慘之極。

大概是想告訴所有人,每個人都值得擁有目標,而是否可以實現只能靠自己,
所以導演不知道基宇是否實現,所有人都不應該知道。


一個彩蛋:
(圖中是宋康昊:第一張是2019年《寄生蟲》劇照, 第二張是2003年《殺人回憶》劇照。)

全裸導演8月片單

使徒行者2亡命大畫家

德魯納酒店天使愛過界

一睜眼,三名男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