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存量殘殺的危險世界

2019-09-04 18:37:56


在去年關於敘利亞問題和瑞典辱華事件的文章中,我曾寫過我觀察到的一個現象:


自從2008年全球性經濟危機爆發後,理想世界的幻象破滅了,一個殘酷的世界正向我們走來(文末會展開介紹一下)。

最近我看到了盧克文的一篇文章《走向存量殘殺的危險世界》,作者和我的觀點非常契合,而且他從自己的經歷以及最新的世界各國經濟形勢進行了分析和闡述。


這些資訊都指向了一個方向——接下來世界的競爭會越來越殘酷




走向存量殘殺的危險世界


文 | 盧克文
來源 | 盧克文工作室


1980年代至1990年代初期,我老家邵陽匪幫橫行,時常各路黑幫惡鬥、或者街邊與陌生人一言不合,就會趁夜將別人拖到水庫邊,剁掉別人手指、挑掉別人腳筋,致人終身殘疾,手段十分殘忍。

 

1987年,新邵縣兩村年青人惡鬥,有小年青身綁炸藥衝向對方,最後將自己炸得粉身碎骨,“骨肉一片片落在漁溪橋下”。

 

1989年10月,邵陽塔北路跟下河街兩個流氓團伙火拼,下河街黑幫老大徐新民稱“凡是塔北路長大的青年,見一個廢掉一個”,12日上午,塔北路23歲青年顏光強正走在路上,下河街黑幫4人與他無怨無仇,只因為他是塔北路人,上前將他拖到資江河邊,將他雙手手指砍斷,挑斷左腳腳筋。

 

1989年2月,西湖路青年楊軍莫名其妙被“冷麵殺手”夏傑明(這些人取的LOW逼外號都是從港臺槍戰片裡找靈感)等6人砍成重傷,7根手指被砍斷。

 

1990年10月,黎友祥被陳天龍等7人開火銃擊傷,連中16刀,四肢被砍斷,失血過多而亡。


 

光1989年一年,邵陽市市區便發生了25起剁手指、挑腳筋的惡性流氓惡性事件。

 

最駭人聽聞的是22歲青年劉志高組建的梟雄會,由本地青年工人和無業遊民組成,主要六名成員都是二十一二歲的後生,為了練膽子胡亂殺人,1986年4月30日晚上,因為覺得廣場派出所民警劉德奇“蠻討嫌”,將他槍殺在去派出所路上的一條巷子裡。

 

梟雄會殺完人後囂張到貼告示到法院門口:“梟雄會”處決警察一名,告訴你們一聲。

 

覃文安曾在當時擔任邵陽法制辦主任,他說,那些年一到晚上十點,邵陽街頭就成了黑幫火拼的天下,連他出門散步,都要隨手帶著手槍,子彈上膛關上保險,揣在褲兜裡。

 

1987年到1989年,邵陽市查獲的犯罪團伙分子分別為307人、942人、3517人。

 

當年的邵陽,比墨西哥還“墨西哥”(這裡墨西哥的含義,可詳見《墨西哥往事》)。

 

這種恐怖景象直到1990年11月,新華社記者曹光暉、方政軍、許克敖三人來邵陽考察治安狀況,在郊區公安局檢視收繳的凶器,見到了滿屋子的屠刀、鳥銃、仿製手槍,“估計有幾千公斤”。三人又連續走訪市民,得知情況無比震驚,連寫了三篇報道以內參形式上報中央。

 

12月6日,政法委書記喬石作出批示:“觸目驚心,集中打擊一次,對重犯予以嚴懲。”

 

12月14日,湖南高法副院長和武警總隊副總隊長帶領嚴打工作組奔赴邵陽,18號就將下河街黑幫老大徐新民等流氓團伙一網打盡,嚴打持續了一年,到1990年9月,共抓獲犯罪分子6847人,槍斃172人,邵陽治安終於有所好轉。

 

後面雖然還有“小紅寶”這類土鱉型流氓出來猖狂一陣,但只是本土惡棍們的迴光返照,2004年也被執行死刑。

 

對於老家黑社會的奇特現象,我從來沒有做過深入研究,但在寫作《中國工業三十年》的過程中,我突然就想明白了邵陽治安惡化的來龍去脈。

 

因為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正是中國第一代工業系統的衰敗初期。

 

今天湖南倒數第二的邵陽市,當年曾經是三線建設的重要工業城市,湖南印刷機器廠是全國膠印機行業三強,邵陽液壓件廠效益常居全國前列,五里牌的湖南省汽車製造廠一年能造能造2029輛“湘江牌”貨車(誰都想不到這麼落後的城市過去居然能造汽車),邵陽化纖廠是中南地區唯一的粘膠長短絲企業,化工行業全省第一,最讓人驚奇的是,當時的邵陽居然有洋氣極了的半導體行業,湖南半導體器件廠能製造三極體,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上的三極體零件居然是邵陽生產的。

 

1970年,光是湖南省汽車製造廠就有5000名工人,當時邵陽市區20萬人口裡,有50%的人口是產業工人。

 

但這些中國的工業鏈,全部在1980年代開始衰退,衰退主要是兩大原因:一是外部環境安定,沒有戰爭需求,大量軍工企業只能關停,另一個是隨著全世界工業升級,中國當初在蘇聯援建下成立的第一代工廠,絕大部分都已經落後於世界,走向了被市場淘汰的命運。

 

在《中國工業三十年》裡,張瑤家的故事就屬於被關停的軍工企業,而北京電子管廠,就是因為全面落後於世界半導體產業,東西賣不出去,才落得老職工去菜市場撿白菜梆子。

 

邵陽的工業崩潰屬於第二種,在1980年代,落後的工業使邵陽的老一代工廠職工還勉強維生,但已經沒有新增崗位滿足二十歲年輕人的工作需求了,那些參加黑幫的年輕人長大後,80%是無業人口,成天無所事事,在街頭遊蕩。

 

一個沒有受過良好教育又長期失業的年輕人,最終一定會走向犯罪。

 

沒有工作就沒有生活費,大量失業人口就會去搶奪生存權,加上彪悍的民風,使當時的邵陽瞬間墨西哥化。

 

真正使邵陽治安變好的原因不是嚴打,而是1990年中期開始珠三角經濟騰飛,邵陽城市和農村的富餘年輕人終於找到了活路,紛紛奔向廣東。如果年輕人還是找不到工作,社會矛盾是無法長期壓制的,黑幫還是會一個接一個誕生。

 

我說這麼多是想告訴大家,一旦工業斷層,經濟不景氣是多麼可怕,能直接激發社會的黑暗面,而現在,世界正在朝著“越來越不景氣”的方向前行。

 

2019年你們看到的各種國際大事,包括日韓貿易戰、巴西右派總統上臺、印巴衝突、英國不惜一切代價要求脫歐、香港騷亂、新加坡經濟下滑、美國同全世界打貿易戰,都是因為經濟不景氣引起的連鎖反應。

 

世界經濟增長已經快到極限了,如果再不發生新的科技革命,產生新的財富分配,世界現有的秩序就要重新洗牌。

 

8月12日,新加坡政府釋出了新的經濟資料,預計2019年全年GPD增長率為0%到0.1%,大家都知道我剛寫完新加坡的文章,預測過新加坡經濟會進入下行通道,但這個資料未免垮得也太快了,整個上半年,新加坡經濟增長率僅為0.6%,製造業同比收縮3.1%,建築業同比收縮5.5%,新加坡政府認為2019年美國經濟增速將放緩,美國經濟的擴張期行將結束,加上美國跟各國打貿易戰,所以新加坡將經濟增長率調得這麼低。

 

要知道上半年是0.6%,而新加坡預計全年平均是0.1%,那表示2019年第三第四季度,新加坡現在就做好了負增長的心理準備。而在2018年初,新加坡已經實施了財政刺激意圖提升經濟,到現在基本都失效了。



這說明,新加坡已經認命了,根本都不打算反抗。

 

而美國為什麼現在跟瘋了一樣跟全世界打貿易戰呢?他對中國訛詐完,又對歐洲和日本要求加關稅,還直接拿德國和日本最重要的汽車產業進行威脅,同時要脅全世界各個重要政體,表現得如此出格。

 

因為沒錢。

 

2018年,美國政府全年的赤字總額是7790億美元,已經是近些年最大額赤字了,現在2019財年才10個月就超過了去年達到了8668億美元,預計全年赤字將達到1萬億美元,美國國會原本預計2019年只會達到9730億美元赤字,2020年才會達到1萬億赤字,看樣了欠得實在有點多,2018年,美國國債利息一共還了5200億美元,2019年,美國政府每天要還掉近20億美元的債務,特朗普總統每天一睜開眼,就有人提醒他:

 

總統先生,今天要還20億美元。

 

換作你是特朗普,你也要愁得睡不著覺,天天想辦法搞錢。


 

我們在《美國國債史》裡分析過美國國債的構成,裡面關乎著各種勢力的利益,特朗普如果不想坐敞蓬車,就只能做加法,不能做減法。

 

我們一直把特朗普的執政方式想得太複雜,因為我們習慣了大政治家應該有無比高超的巨集觀謀篇佈局,虛虛實實,草蛇灰線,結果特朗普總統搞錢的方式超級簡單,就是想辦法向世界各國加關稅,或者伸手向世界各國要錢。

 

大家可能搞忘了,美國收關稅第一槍並不是指向中國的,2018年1月,美國政府宣佈對外國製造的太陽能裝置和洗衣機徵收關稅。3月,開始對進口鋼鋁徵收關稅;6月,此前被豁免鋼鋁關稅的歐盟、加拿大、墨西哥也加入被徵稅隊伍。幾乎同時,美國開始對中國打貿易戰。

 

美國財政部資料,2018年全年,忙了整整一年的特朗普一共為美國政府多收了132億美元的關稅。2018年的最後三個月,美國關稅收入增加了80%,比上年同期增加了83%。2019年上半年,關稅收入較上年同期猛增73%至339億美元。

 

特朗普關稅徵收情況(截至2018年12月18日) 彭博社截圖

 

這些錢就是全部用來還國債利息用,還是遠遠不夠。

 

美國政府在全世界都布以重兵,退休和醫保的福利開支太大,錢根本不夠花,而美國的財富增長現在都在股市裡,美國股市又是世界三大泡沫之一,全世界都要提防它隨時會破裂。

 

據惠譽預計,美國2019年全年GDP增長應當是2.4%,但到2020年,會下降到1.8%。美國經濟增長已經跑不快了,而國債利息開支卻越來越讓人寢食難安。 

 

 
香港跟美國的處境一樣,就是因為沒錢,才會搞成現在這個樣子。

 

香港的財富分配早就結束了,中老年人將舊財富牢牢握在自己手心裡,掌握了所有財富管道,地產、金融、物流的收入都歸他們所有,連每年旅遊、餐飲的收入年輕人都不可能分一杯羹,沒有新財富分配給年輕人,這些年輕人長大了發現自己一無所有,也沒有任何空間獲取新財富,只有等著上面這撥人老死,難免就會激化社會矛盾。

 

香港年輕人在2019年遇到的困境,跟上世紀80年代末期邵陽年輕人遇到的困境是一樣的,都是沒有人生希望,找不到新財富,不過邵陽的經濟情況更糟糕,才會演變成更狠毒的黑幫現象。

 

現在世界各國,經濟發展速度超過5%的,只有中國、印度、越南三國,中國是世界衰退期間最頑強的火種,印度和越南起點較低,還在分享紅利,其他國家要麼增長率在1%以下,要麼乾脆進入負增長。

 

南美方面,2018年阿根廷經濟增長為-2.5%,世行預計今年為-1.2%,光是昨天因為反對派初選獲勝,就嚇得阿根廷股市和匯市同時下跌了30%,整個國家經濟脆弱不堪。與阿根廷為鄰的巴西剛上臺了一位右派總統,上來就要砍赤字,保經濟增長,削減福利措施,2018年他們只增長了1.1%,在削減赤字的推動下,巴西第一季度還是隻增長了0.5%,第二季度也只增長了0.83%,國家復甦艱難。

 

歐亞大陸間的土耳其2019年經濟增長可能只有0.6%(土耳其央行預測資料),而土耳其在2017年還有7.4%的增長,2018年第二季度土耳其遭到特朗普重錘制裁,經濟就一路下滑,部分機構甚至認為2019年土耳其經濟將負增長,埃爾多安的政治生命已經步入暮年。

 

歐洲這邊最讓人意外的是德國也扛不住了,做為歐洲最重要的國家,2019年第一季度增長率只有0.7%,第二季度準確資料要明天才出來,預計全年經濟增長僅為0.5%(現在資料已經出來了,德國二季度GDP增速為-0.1%)


2018年因為中美貿易戰,德國出口減少了8.1%,現在英國強烈要求硬脫歐,而德國是英國的最大貿易伙伴,英國一旦脫歐,將會使德國對英出口劇減57%,所以現在美國對“北溪-2”制裁和說要對歐洲汽車增加關稅讓德國十分惱火,這兩件事情就是在敲打德國,是美國從德國嘴裡搶肉吃。

 

德經濟學家一致認為“衰退不可避免”,顯得法國上半年1.2%的增長多麼可貴,而急著要脫歐的英國,2019年第一季度還有0.5%的增長,第二季度就跌到了0.3%!想想10月31號英國最後的歐脫大限,這個國家可能還要再往下跌一跌。

 

我們再看看歐洲人的老對手俄羅斯,2019年第一季度其經濟增長率是0.5%,第二季度為0.8%,俄羅斯頹成這樣好多年了,經濟一直不見好轉,普京統治俄羅斯也快20年,民眾越來越不耐煩,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罕見地連續四周出現了反對普京的萬人遊行,每次警方都會拘捕約上千人,普京高挺的支援率也少見地跌到了60%,這在奪取克里米亞之前,世界油漲高價時期是不可能發生的。

 

說起油價,因為全球經濟低迷,布倫特原油一直在60美元,紐約原油一直在55美元左右低位徘徊。

 

我們剛剛把全世界兜了一圈(日韓激烈的貿易戰已經分析過了就不講了),發現在2019年上半年,大一點的國家裡,還能維持在5%以上經濟增長率的只有中國、越南、印度,歐洲傳統強國基本在1%以內,美國在2020年開始衰退(世界銀行預測),世界貿易的中心點新加坡在下半年即將負增長,香港在下半年也有負增長的危險,韓國最重要的產業半導體正在被中國和日本聯手放血。

 

在沒有增量的世界裡,存量的爭奪戰異常慘烈,亞洲四小龍、俄羅斯、土耳其、阿根廷、巴西會成為第一批受害者,歐洲傳統強國會成為第二批受害者,大一點的國家裡,能在這批爭奪戰裡還能保持向上發展的,應該只剩美國、中國、日本三國比較安全。

 

這一次全球經濟下行,也將會把我們熟悉的一代政治家,普京、埃爾多安、默克爾送下歷史舞臺。

 

一個時代就要結束了。

 

英國《金融時報》在昨天的新聞裡說:全球經濟低迷即將來臨,世界金融危機已處在爆發邊緣。

 

全球科技已經很多年沒有突破了,如果科技再不發生革命性提升,上一波資訊科技發展帶來的財富增長即將結束,世界各國就只能在存量的世界裡撕逼,像新加坡、香港、韓國這樣在政治、地緣、產業剛好處於一個尷尬位置的國家或地區,第一波就會被狩獵了。

 

全世界都在密切等待著石墨烯、基因、虛擬現實、量子資訊、可控核聚變(最牛逼)、清潔能源、生物科技、液體金屬、人工智慧、無人駕駛等等產業的突破,再不突破,像中國這樣崛起的怪獸,就只有去搶半導體、汽車、軍工這些韓國、德國、日本、北歐諸多強國的生存空間了。

 

30年前,我老家湖南邵陽因為工業鏈衰老被切斷,造成大量的青壯年失業人口,為了爭奪存量空間,導致整座城市陷入黑幫混戰,而現在世界各國,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也將面臨同樣的現狀。

 

那些沒有即時完成工業升級的國家,都有可能在這波衝擊中,一個一個的墨西哥化。

 

在第四次工業革命完成前,世界的競爭會越來越殘酷,拿好手中的武器,去衝擊那些不思進取的國家吧。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盧克文工作室” (ID:lukewen1982),作者盧克文。


P.s

原文已經結束,接下來再補充一點我的觀點。
我們曾以為隨著文明的不斷進步,國家和國家之間可以相互平等,國際社會可以擺脫叢林政治,甚至想得再遠再美好一點,“世界大同”是一個必然趨勢(曾經我也是這麼想的)。
直到一個又一個黑天鵝事件(英國脫歐、特朗普上臺等等)發生後,我開始反思人類社會運轉的本質。
二戰以後,百廢待興,全球化的興起和技術的進步讓世界經濟經歷了一波高速發展時期。
當各個國家一起把蛋糕越做越大的時候,資源還沒有成為剛性的約束條件,於是“自由、平等、博愛”這些關於世界大同的理念成為了一種政治正確,歐盟的成立也一度讓人們看到了大統一世界的希望。
直到2008年全球性經濟危機的爆發,全球性的經濟增長勢頭受阻了。
當蛋糕不再能無限制地做大時,世界陷入到了存量博弈的衝突之中(大家不得不去搶有限的蛋糕份額)。
英國脫歐,特朗普上臺、中美貿易戰、難民危機等等,這些事件背後的底層邏輯,都是資源的分配問題。
人類社會執行的本質,說到底還是圍繞對資源的爭奪。
在這一過程中,資源越緊迫,競爭越激烈,吃相就會越難看。
這就是人類社會殘酷的本質。
而現在,這樣的世界正在向我們走來。
你做好準備了嗎?

BBC去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各國民粹政黨的得票率都有了明顯的提升。全世界正處於種族主義抬頭的階段


緩緩說(huanhuanshuo520):一個有趣有用又有溫度的公眾號,這裡會有不正經的胡扯,會有無趣的深刻,也會有熱氣騰騰的生活。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