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人才不願當老師,我們該反思什麼?

2019-09-04 17:13:30


點選上方藍字即可關注“中國教育之聲”

孫光友

蒲公英評論特約評論員

有人在網上發問:“當沒有人願意當老師的時候,我們該反思什麼?
我認為,“沒有人願意當老師”這個假設是不成立的。從每年各地各學校招聘教師的情況來看,雖然火爆態勢不如往年,個別地方甚至遇冷,但還遠沒有達到無人問津的地步。事實上,教師職位的競爭還是比較激烈的。
以我校為例,今年的教師招聘有12個職位。因為我校是中職學校,除了專業教師報考人數不十分景氣,語文、數學、英語、音樂四科報考人數都比較多,音樂教師一個職位就有上百人競爭,具有研究生學歷的也不少。可以肯定地說,教師作為一門職業,不管什麼時候,總會有人願意來做,只是門檻有高低的區別。但“一流的人才不願意當老師”,早已是客觀事實。
雖然每年應聘教師的人數不少,但大多數都是二流、三流高校的畢業生,很多人還是在找不到其他更好職業的情況下,才選擇應聘教師的,應聘教師成了很多高校畢業生最後的選擇。“一流的人才都不願意當老師,我們該反思什麼?
反思一:教師是否應該由一流的人才來擔任?
我非常贊同任正非的觀點:“要讓優秀的人才願意去當老師,讓優秀的孩子願意學師範。這樣就可以實現用優秀的人培養更優秀的人。”教育強國,科技強國,其本質是人才強國。沒有一流的人才做教師,就不可能有一流的教育。沒有一流的教育,就不可能有一流的人才儲備。教師是一個特殊的職業,過去我們只是滿足於有人來做教師,這其實是一個嚴重的誤區,給教育和國家的發展帶來了重大的損失。對教師的要求,必須堅持高標準、高門檻。
反思二:教師職業為什麼吸引不了一流的人才?
一個職業的吸引力強不強,可從以下兩個方面來衡量:一是職業是否體面,二是經濟收入是否可觀。
從自身的經驗和觀察來看,教師對其職業的認同感不高,甚至有不少教師,特別是男教師,羞於在公眾場合暴露自己的教師身份。作為校長,在公務員和其他行業領導面前,也明顯有低人一等的感覺。總體來看,教師的經濟收入也並不高。既沒有體面的身份,又沒有可觀的收入,教師這一職業怎麼可能吸引到一流的人才?
反思三:教師怎樣才能真正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
近幾年,“讓教師成為讓人羨慕的職業”經常出現在各級領導和各級教育檔案中。怎樣才能讓教師真正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呢?我以為最為重要的就是重建尊師文化。當然,重建尊師文化,並不是要恢復把教師擺在神龕上的舊文化,而是要建立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新尊師文化。
2018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頒佈了《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首次提出要明確教師的“特別重要地位”。對於“特別重要地位”的含義,我是這樣理解的,教師職業不可以也不需要再神化,但必須維護它的神聖,從倫理價值、法律制度層面,賦予其崇高、尊貴、莊嚴而不可褻瀆的地位。
其中,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給予教師一流的工資待遇。當前,相關政策檔案中有關於中小學教師工資的規定——中小學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於或高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但這並不是教育優先發展的長遠大計,無法解決讓教師成為讓人羨慕的職業、吸引一流人才來當教師的這個難題。
需要一流的人才來做教師,就要給予教師一流的待遇。如果全社會形成尊師重教的良好風尚,教師擁有特別重要的地位、一流的工資待遇,還愁優秀的人才不向教育集聚嗎?

這裡是中教傳媒智庫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ID :eduvoice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