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料曝光!結婚率創近10年新低!

2019-09-04 14:29:39



綜合:21財聞匯(ID:jiayou21cbh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南方日報、中國經濟網、21世紀經濟報道、中商產業研究院、中新經緯等


最近,有一種人出現在了大眾的視野。
寧願單身也不想戀愛
寧願戀愛也不想結婚
渴望愛情、對婚姻充滿幻想的單身檸檬精
都在風中凌亂了……


據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資料顯示,從全國範圍來看,2018年結婚率僅為7.2‰,這個數字創下了近10年來新低。

從不同省份的差異來看,經濟越發達地區的結婚率越低,2018年全國結婚率最低的上海只有4.4‰,浙江5.9‰為倒數第二,廣東、北京、天津等地的結婚率也偏低。


從2015年人口小普查資料可以看出,20-24歲的“90後”(1990-1994年)女性的未婚比例為75%;25-29歲的“85後”(1985-1989年)女性的未婚比例仍高達27%,而她們的母親輩們“60後”在她們25-29歲時的未婚比例還不到5%。

在對不同年齡、性別,不同工作、不同受教育背景的未婚年輕人採訪後發現,對於“結婚”這件事情,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想法。

“我喜歡他/她,但我現在不想結婚”“我沒有信心去維持一段穩定的婚姻關係”“我還年輕,有比婚姻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做”“結婚要買房、買車,我現在還沒有錢,先脫貧、再脫單”……

無論何種原因,都顯示出,結婚生子不再著急,甚至都不是人生的必然選項。“早婚早育、多子多福、傳宗接代的傳統婚育觀念已經成為歷史。個人主義的婚育觀正在取代舊有的家族主義婚育觀。”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李建新說。


2018年中國結婚率創新低


根據統計局和民政部的資料,2018年中國結婚率只有7.2‰,創下2013年以來的新低。2010年到2013年結婚率處於上升的狀態,2013年則是拐點,迄今仍未出現上升的情況。


2013年全國結婚率為9.9%,2014年降低為9.6%,2015年為9%,2016年降到8.3%,2017年再降到7.7%,2018年仍繼續下降。


  
資料來源:中商產業研究院大資料庫


經濟越發達,結婚率越低


從各省市自治區來看,經濟越發達結婚率越低。


隨著中國人均GDP(地區生產總值)接近1萬美元,逐步達到高收入國家水平,結婚率卻越來越低,並且越發達的地區結婚率越低。


2018年末,上海、浙江的結婚率為全國倒數前兩名,上海結婚率為4.4‰,全國最低,浙江結婚率為5.9‰。另外,天津、廣東、北京等沿海發達地區結婚率也較低。


結婚率最高的幾個地區是西藏、青海、安徽、貴州等欠發達地區。貴州2018年結婚率達到11.1‰,全國靠前。全國結婚率最高和最低的地區,這一資料相差一倍多。


2018年各省市結婚登記人數排名


2018年結婚登記人數排名前十的省市分別為:河南、廣東、四川、江蘇、安徽、山東、河北、湖北、湖南、貴州。


其中,河南結婚登記數量最多,共計80.04萬對。天津、海南、寧夏、青海、西藏結婚登記人數不足10萬對,其中,西藏地廣人稀,結婚登記人數最少,僅3.39萬對。


資料來源:中商產業研究院大資料庫

不結婚是因為“窮”嗎?


在採訪中,許多年輕人表示,不結婚是因為“窮”。一個“窮”字帶著一種戲謔,但其背後卻蘊含著更為複雜的社會因素。

一方面,有時過高的物質標準讓年輕人對婚姻望而卻步。相關調查顯示,結婚需要的越來越高物質條件,是導致晚婚或者不敢結婚的重要原因。

張 帥是一名公務員,已經工作3年的他表示,還沒有考慮結婚的問題。“我室友的爸爸前幾天專門來北京陪他看房子,說要給他買房子,讓他談戀愛結婚。我知道現在 結婚對方都要看你的物質條件,比如有沒有房、有沒有車,但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有房才能談戀愛結婚呢?”張帥的困惑其實也是大多數人的困惑,雖然不明白 婚姻為何一定要與房子、車子捆綁在一起。“大家都這麼認為,就覺得這是理所應當的了。”張帥說。

“當今社會對婚姻的幸福綁架進了太多的物質條件,比如車、房、彩禮,加之一些情感自媒體不斷提高擇偶標準,致使當代年輕人沒有能力去實現自己對婚姻的內在期待。著名心理觀察員、某高校心理學教師周若愚表示。

因此,“窮”不只是它表面所蘊含的意義,實際上更像是一種外顯的態度,包含了年輕人對當代社會的結婚花費巨大的吐槽。在許多人尤其是男性看來,只有事業有成、在社會上有地位,才有時間有成本去談婚論嫁。“事實上,如果要有房有車有學歷有穩定工作再結婚,恐怕大部分人需要到40歲才能達到某些人的婚姻標準。”周若愚感嘆。

另一方面,對於許多“單身貴族”來說,害怕“婚後復貧”、“失去自由”,是其選擇不進入婚姻關係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採訪中,不少女性表示不結婚的原因是女性獨立了,沒有必要依附於婚姻和男性而生存。李佳是一位媒體工作者,剛過完30歲生日的她在朋友圈寫到“正式加入30歲相互扶持俱樂部,感恩一切愛和美好”。

單身的李佳有著穩定的收入,平時上班、健身、讀書,年假獨自出去旅遊,她似乎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與她一樣,許多女性過著品質較高的單身生活,身邊朋友的經歷讓她們擔心婚後自己的生活水平會下降:“我自己一個人過得挺好的,為什麼要找一個人一起吃苦呢”“我特別害怕婚姻會讓我變成一個精打細算的家庭主婦”,這種觀點在受訪者中不絕於耳。

對於這一現象,周若愚解釋道,人類本性是趨利避害的,結婚的好處在於可以得到一個家庭,得到伴侶的支援和照顧,得到對方的經濟支援,以及生兒育女的權利。“這些得到的東西在社會化程序中其實是逐漸減少的,結婚所付出的卻開始大於其所帶來的:喪失個人邊界、極高的養育後代成本等。”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人口與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石智雷指出,
結婚率下降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晚婚,初婚時間進一步推遲了。


另外,結婚率的下降與人口結構關係很大,隨著老齡化的發展,結婚適齡人口的比重在相應減少,這必然會導致一般結婚率的下降。


現在結婚率下降,還與家庭觀念的變化有關,同時發展水平也會產生影響。比如很多人讀了大學,在發達城市發展,結婚時間推遲,甚至採取不結婚態度。


在大城市,人們生活節奏快,經濟壓力大,都會導致結婚率的下降。

北京市委黨校教授潘建雷指出,


中國的結婚率、生育率都會不斷下降,可以說這是一個趨勢。結婚年齡在不斷上升,結婚意願在不斷下降,包括生育意願,因為現在有這樣的社會思潮。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生活成本在上升。對於婚姻本身來講,肯定不是簡單的兩個人的結合,它實際上涉及很多方面,是各種各樣的資源的搭配,情況非常複雜。


城鎮化水平不斷上升,進入城市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城市的生活成本實際上是高於農村的。在城市兩個人結婚並不一定會減輕負擔,有孩子後會加重負擔。


同時,像北上廣深這幾個地方發展機會多,很多人為了要實現個人發展,結婚要推遲。因為生活壓力大,缺愛的人也越來越多,目前來看這個情況不會有太大的逆轉。

專家認為,婚率下降的另一個原因是選擇不結婚的人群比例在上升,尤其是女性。南開大學教授原新表示,2015年全國30-34歲女性不結婚比例在6%左右,比1990年提高了10倍左右。


你不結婚的原因是什麼?


不想結婚?不敢結婚?還是沒物件?



不要低質量的婚姻


2012年以前,辦理結婚登記佔結婚總人口比重最大的是20歲至24歲的群體。如今,25歲至29歲的群體已成為辦理結婚登記的新的主力軍。

《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25歲至29歲人口辦理結婚登記者佔結婚總人口的比重最大,為36.9%。值得注意的是,代際間婚戀觀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對於很多“90後”而言,晚婚等現象越來越常見。

28歲的徐洋(化名)很反感社會為未婚青年貼標籤,她很難想象作為“90後”也貼上了類似的標籤。在她看來,婚姻這件事並非必選項,而是可選項,而選擇的主動權應該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是我要和他共度一生,我是直接參與者,不是旁觀者,我怎麼能輕率地面對這件事呢?”徐洋說。年歲越來越大,看到不幸福的婚姻越來越多,她希望自己的婚姻可以再等一等,不必過於匆忙。

她告訴記者,自己這些年來不是在相親、就是在相親的路上奔波,但每一次都是以失敗而告終。

“我總結了,很多優質的男青年根本不用靠相親來結識另一半。”她的話雖然有些偏激,但也並非沒有道理。徐洋說:“很多男青年思想並不成熟,從言語中就能看出他們根本沒有獨立或者沒想要獨立,依舊靠著父母生活;還有的男青年不夠踏實,沒有那份腳踏實地的沉穩勁兒。”

社會轉型的必然過程


針對目前結婚率持續走低、年輕人普遍晚婚的現象,研究這一領域的學者如何看待呢?

天津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楊凡認為:這是現代社會轉型的必然階段,不僅在中國,在其他倡導戀愛自主、婚姻自由的國家和地區也非常常見。

楊凡介紹說:“過去我們是傳統社會,顯著特點就是流動性小,人們對於婚戀這件事一直是習慣性的、常態性的、穩定性的,和當時的家庭生活是契合的。隨著高等教育的不斷普及,年輕人受教育的年限也在相應增加,結婚年齡推後也是各國的普遍現象。”

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對婚姻大事表現不積極,對此,楊凡認為:如今中國的家庭逐漸細微化,細微化之後的結果就是小家庭的個性化,無論相處模式還是生活習慣,都自成體系。越來越細分的個性化家庭中,男女雙方的個性在放大,融合則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成本。

對於婚姻問題引發的兩代人之間的觀念分歧,楊凡則認為:家長應在孩子適婚年齡前就增強情感溝通,可以不具體,但不能將此視為家庭的禁忌話題。“順”其自然的方式不可取,但家長可以“導”其自然,給孩子做好情感的疏解,引導他們樹立積極向上的婚戀觀。

對待婚姻無論選擇哪種方式,一定要保持“自責”的心態,所謂自責,就是自己要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的另一半負責,對自己做出的每一項選擇負責。

婚姻不僅是個人的事


“人們的觀念越來越多元化,每個人都有自己所追求的生活,婚姻只是其中的一種。”對於正在英國讀碩士的王凡來說,婚姻涉及到家庭、倫理,也意味著更多的責任,而他更願意將時間投入到自己所熱愛的工作上。

但有的人卻是希望先成家、再立業。選擇與愛人長相廝守,共同經營起家庭,讓彼此變得更好。

小劉是一名大學教師,今年28歲,但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組建家庭、養育子女、努力工作,都是我們對於社會的責任,雖然我和丈夫都會為彼此做一些讓步和犧牲,但本質上還是希望雙方都能夠更好,共同進步的。”小劉說。

“正確的婚姻觀念在當代教育中是缺位的,而偏激的‘性別優先’思想又在各種地方氾濫,導致年輕人恐婚,再加上一個人可以過得很好,才導致大家沒有建立家庭的慾望。”在周若愚看來,這是不正常的現象。

把這種不正常的現象以及它可能產生的後果放眼到整個社會,就會發現: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晚結婚、不結婚,對社會來說是一件不容樂觀的事情。

結婚率和生育率息息相關,雖然影響年輕人生育的因素有很多,但是結不結婚對生育率的影響是較為直接的,在中國可以說是生育的先決條件。

數 據顯示:2018年與2017年相比,一方面,出生人數減少了200萬,0-15歲少年兒童人口比重也將持續下降;16-59歲勞動年齡人口減少470萬 人,比重下降0.6個百分點;另一方面,老年人口比重持續上升,其中,60歲及以上人口增加859萬人,比重上升0.6個百分點;65歲及以上人口增加 827萬人,比重上升0.5個百分點。

“人 口是社會的基礎,會‘牽一髮而動全身’。人口變化會影響到經濟可持續發展、社會和諧穩定、文明繼承傳承以及國家綜合實力競爭。”李建新表示,伴隨著人們婚 育觀念的轉變,婚齡推遲,在成婚生育的社會中,與之相伴隨的就是出生人口數的不斷減少,這使得我國已經進入一個少子老齡化的動態過程,“這是一個人口危機 的過程”。

所以,從整個社會的視角來看,結婚不僅僅是個人的事,還和社會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所以在對待年輕人的結婚問題上,一方面,社會應當尊重多元化、個性化的個人選擇,予以年輕人更多選擇的空間,對推遲結婚、事實婚姻、不結婚等給予更多寬容。

但另一方面,家庭、社會和國家也應當加以引導,幫助年輕人樹立正確的婚姻觀,建立健康的親密關係。同時也應該在教育、年輕人發展等各個方面多加考慮,為年輕人創造一個更好的婚育條件。


↓↓關注鳴金網,擁抱科技創新

已同步到看一看
在看



熱點新聞